洞房夜

春宵一刻值千金.

屋内红烛热烈地燃着.夜已深.宾客的喧闹声也渐渐淡去.竺幽分神听着外面的动静.一边还要应付韩无期明显很有耐心的挑逗.

“娘子在想什么.”他在她唇角亲了下.眸中染了几分红尘.在大红喜袍的衬托下.那张绝尘的脸也似掉落凡间.真实得过分.

竺幽只觉浑身似着了火.在他一再的触碰下轻颤着.明明她才是这身体的主人.她却已无力控制.

“我想喝排骨汤.”竺幽伸手抵在他的胸膛.抬头坦然与他对视.

韩无期失笑.稍稍离开了些.细致地将她发上的饰物一一除去.放在手心.待除尽了.转身放到了桌上.

“新婚之夜.却嚷着要喝排骨汤.大概你也是第一人.”他重新坐回她身旁.目光沉沉盯着她.

竺幽被他看得有些发虚.嘴里却是丝毫不服输.“当日我试嫁衣你都熬了排骨汤给我.今日我这样累.反倒沒了这待遇.果真是得到了就不珍惜了.”

韩无期被她这无理的话噎了一下.笑道:“如此说來.那日我的体贴.反倒是错了.”

竺幽眉眼弯弯看着他道:“自然不是.我只希望你待我日日如今朝.”

韩无期将她腰一揽.抱坐到自己腿上.看着她笑得有些无奈.“刚才不是说不饿了.”

竺幽忍着如擂鼓般的心跳.手撑在他胸前.厚着脸皮笑道:“不饿.可是我馋了.夫君的手艺那样好.我想再尝尝.”

或许是那一声“夫君”触动他的心.韩无期眸色转身.额头贴着她的额头.低声诱哄道:“夫君饿了.喂饱了我.才有力气给你做好吃的.”

竺幽一愣.下意识地就要答桌上有吃的.话未出口.唇就被他堵上了.他一双茶色的眸紧紧盯着她.似有海浪翻涌.偏又温柔得要将人溺毙.她突然回味过來他话里的深意.脸一红.想要伸手推他.双手就被他反剪到了背后.

两人贴得极近.只隔着几层布料.隐隐便有对方的体温传过來.韩无期一手制住她的两只手.另一手牢牢按着她的后脑.将她与自己贴得更近些.房间的温度急剧上升.他看着她微颤的睫毛.慢慢闭上眼.加深了这个吻.唇齿纠缠.无须再克制.无须再隐忍.今夜是属于他和她的良辰美景.他终于可以.完完整整地得到她.

竺幽脑中昏沉.一阵胜过一阵.只觉得体力瞬间被抽空.只能软软地依附着他.再沒有什么闲暇去注意别的.她被他带着.平躺在床上.衣物不知是什么时候被除去的.似是感受到了一瞬的凉意.可瞬间就被他的温度取代了.他极有耐心地亲吻着她.从额头到脸颊.再到耳边.顺着竺幽白皙的脖颈向下.竺幽渐渐便迷失在他温柔的触碰中.原本被拉高至头顶的手.被他牢牢握在手中.十指相扣.极亲昵的姿势.给她带來十足的安全感.

她眼里蒙了层水光.不知因何感动.或许是他极珍视的触碰.又或许是他始终小心翼翼顾及着她的感受.身体里传來异样的感觉.想逃离.又似乎想要更多.在这诸般感受的侵蚀下.竺幽只觉得整个人热得发烫.天地之间.只有眼前这个人是可以抓住的.他是她的夫君.这样的认知.几乎让她沉迷.她牢牢抱着他的背.指甲深掐进他背部的肌肤.他只沉沉看他一眼.无声笑了.

终于.他再度起身.在她唇边印下一吻.将她微乱的发丝拢到一旁.看着她的眼睛柔声道:“娘子.会有点疼.你忍一忍.”

恍若一道惊雷瞬间打破诸般幻想.

竺幽看着面前那人好看得过分的脸.柔柔笑了笑.应了声好.

韩无期稍离开一些.正要有所动作.身子却突然一软.随即眼眸闭合.无声倒在了她身上.

竺幽看着自己定在他身后的手指.方才的qingyu尚未完全褪去.身子仍有些发软.她静静地看了一会面前的韩无期.两人肌肤相贴.各自的体温仍烫得惊人.

反手将他翻了个身.安放在柔软的床铺上睡好.又仔细掖了掖被角.她如此静距离地看着他俊朗的睡颜.竟有些移不开眼.

初次见面.她好像就是这样点了他的昏睡穴.

如今故技重施.她与他之间.却早已不似当初.这一路走來.她无数次提醒自己.她所做所为皆为利用.可方才那样亲密的触碰.她竟丝毫不排斥.

或许事情早已不是自己所想的那般.有些事她一直刻意忽略.但身体的反应骗不了人.她在一步一步费尽心机诱惑他的过程中.早已反被他所惑.

可是过了今日.两人之间再无可能笑颜相对.她伸手自他眉峰处轻轻划下.沿着鼻梁.唇.再到下巴.手下是光滑的触感.周身仍是淡淡的药香味.心里突然就有苦涩的情绪蔓延开來.迅速将她淹沒.她不愿细想.也不能再细想.

猛地起身.迅速将衣服穿好.门外有轻微的布谷鸟声响起.三长一短.那是她与竺青的暗号.

深吸了一口气.她将胸腔内的郁郁之情悉数排空.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熟睡的韩无期.终是沒忍住.俯下身.落下一个冰冷的吻.一滴泪悄然滴落.落入他紧闭的眼中.

但愿今日一别.后会无期.

愿你将我彻底忘记.

开了门.竺青果然已等在门外.他担忧地看她一眼.她脸色并不大好.

“若你现在后悔.还有机会.”

竺幽强扯出一个笑.“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条路.从來沒有回头的机会.”

竺青看着那一抹红色的背影坚定地走远.喉头发苦.

她眼中.明明有那么多的不舍.可终究……罢了.选择皆在她.

府中大喜.主宾同欢.韩挚心中高兴.喝得多了些.是被人扶下去的.这会应是睡熟了.

两人走到一处沒有守卫的墙边.竺幽朝竺青使了个眼色.他点头.悄无声息地翻上墙头.自怀中掏出一个短管.这还是那日韩无期依着程复的方子配的“醉烟红”.竺青找了个由头让他多配了些.今日正好派上用场.

他的身影在墙头迅速翻飞.片刻之后.偌大一个将军府的守卫悉数被药倒.且是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

竺青再度回來.朝竺幽示意结束了.两人便向着书房的方向轻手轻脚地摸了过去.

房内一片漆黑.竺青点了个火折子.竺幽将那画上的纱帘悉数掀起.又将画卷起.以细绳草草扎好.便露出后面那一个小暗格.

她只见过这个暗格一次.倒是搬去别院前一日.得以摸进韩挚的房间搜索了一番.并无所获.因此.这一次她也在赌.赌这暗格内放的就是那军事布防图.她与竺青商议了很久.唯有大婚之夜.府内防备最是松懈.

暗格处是一扇小的移门.里面还有一个盒子.上了锁.竺幽将盒子取出.交给竺青.他接过.仔细端详片刻.从怀里掏出一根细长的金丝.

他虽武功不及竺幽.却精于此等旁门左道.

“这锁要打开并不难.可若要再锁上.却不容易.”

竺幽思索片刻.答:“要原封不动地放回去.不可露一丝破绽.”

竺青抿了抿唇.点头.坐下开始将那金丝卷成个奇怪的形状.

堪堪卷成.就见他摇了摇头.将金丝掰直了重新卷.如此重复了四五次.他唇角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将那金丝伸进锁孔中.随着啪嗒一声轻响.锁应声而开.两人心头皆是一松.竺青将那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张叠得方方正正的羊皮纸.展开一看.山河抽象.只有简单的线条将各个城池连接.而那着重标记的城镇.以蝇头小楷标明名称与兵力.此图看着粗糙.细节处却一处不省.竺幽很快从怀里拿出纸对着图细细描绘.她看得极仔细.图上每一个角落都沒有放过.

半柱香的功夫后.两人对着火折子细细对比查看两张图.竺青啧啧赞叹了一声:“你也就这画.还有点女子的样子.”

竺幽不理他.确认无误后.听了一会外面的动静.将绘好的图收好.竺青便将那羊皮纸重新放入盒中.随着咔哒一声响.锁重新落好.再放入暗格内.一切复原后.确认看不出什么异样.竺青笑道:“我们两个不去做贼.真是可惜了.”

竺幽也笑.“我们如今.可不就是在做贼.”

竺青点头.“也是.”想了想.又问道:“方才墙上那画中之人.可是韩无期的生母.”

竺幽点点头.若有所思地看着那纱帘.道:“也是一桩悲剧.”

竺青见她不愿多言.也不再问.只将所有东西收拾好.放轻步子随他出了门.

自墙头一跃而出之前.竺幽最后回身看了一眼韩无期卧房的方向.

竺青站在她身侧.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了然看向她的脸.那张美艳得不可方物的脸上.何时竟染上了这样重的悲伤.

默了会.竺幽吸了吸鼻子.扯出一个明媚的笑道:“走吧.”说完.再沒有半分留恋.纵身跃下了墙头.

那笑容明媚得.仿佛她还是原本那个带些天真的女子.可竺青能看出來.那笑容里.终究是多了几分苦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