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婚

大婚之日如期而至.

大婚前两日.竺幽已早早搬到了别院.陪同的还有沈陌璃和竺青.

在韩府中照料她起居的小柔也携着几个婢女一同搬了來.

天边刚露出几分天光.竺幽便被沈陌璃从床上拉了起來.她眯着惺忪的睡眼看了眼窗外.嘟囔了一句“还早呢……”便要倒下继续睡.无奈小柔已垫在了她身下.沈陌璃又一直拉着.她觉得格外不舒服.这才睁大了眼.

沈陌璃无奈道:“幽幽.该起床上妆了.”说完.对小柔示意了一下.沁了凉水的手巾已递了上來.沈陌璃握着手巾在她脸上擦了一把.冰凉刺骨.竺幽颤了一下.彻底醒了.

若说上一次的经历已经够痛苦了的话.显然是她想得太天真.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痛苦之外.自然还有更痛.

花了整整三个时辰才将妆容收拾妥当.嫁衣穿戴整齐.竺幽只觉腹中饥饿难忍.眼前一阵黑过一阵.

她有气无力地拉了沈陌璃一把.道:“我饿……”

沈陌璃抿唇看了她刚上好的唇妆.她那双眼中期盼太盛.实在难以拒绝.狠狠心.让人端了一盘糕点上來.竺幽见状.眼睛瞬时发光.狼吞虎咽吃了几块.这才觉得恢复了些力气.

“吃慢些.小心噎着.”沈陌璃轻拍着她的后背.待她吃完.又喝了口茶润了喉.亲自给她上唇妆.

“好了.”沈陌璃站在竺幽身后.满意地看着镜中的绝色丽人.虽上次已经见过她盛装的模样.再见仍是止不住的惊艳.

天生丽质.怕就是这般模样.

门外隐隐传來了鞭炮声.原本静悄悄的别院瞬时热闹起來.竺幽起身想看一眼窗外.却被沈陌璃按住肩膀.面色严肃告诫:“新嫁娘不可随意露脸.”

说完.不由分说便将红色的盖头罩了上去.

竺幽苦着脸.方才还只是被那一排珠子挡住些许视线.现下倒是完全看不见了.目之所及.便是一片纯粹的红.比她任何一件衣裙都要红.

门口有人轻叩.沈陌璃过去开门.是竺青.

他今日着了件天青色的锦袍.长发悉数用玉冠束起.整个人神清气爽.俊朗的面容隐隐带笑.看着她问:“新郎已來了.可收拾妥当了.”

沈陌璃淡笑着道:“都好了.”说完似突然想起來.惊道:“上花轿前应该唤你來替她梳头的.倒是忘了.”

宋齐国新嫁娘出嫁前都应让家人为其梳头.寓意吉祥.可竺幽只竺青一个亲人.他一个男子.显见得是不会做这些的.因此她也便替竺幽摘下红盖头.让他做个样子.用牛角梳子将垂落下來的发丝一梳到底.

竺青手里执着梳子.另一手拈起她的发.自上而下一路顺滑梳过.他也是第一次见她如此盛装.看着镜中的竺幽.有些发愣.

竺幽透过珠帘看他愣怔的神情.得意笑道:“竺公子可是被本姑娘的美貌惊艳到了.”

竺青瞬时回过神.身旁的沈陌璃也轻笑出声.竺青在她肩头轻拍了一下.无奈道:“一会你可千万别说话.”

长发三梳到底.红盖头再度遮盖全部视线.身旁有一只手伸了出來握住她的手.掌心薄茧密布.是竺青常年握剑的触感.

竺幽便顺着他的力度起了身.随他出了门.走向锣鼓喧嚣的大厅.

“小心些.过门槛了.”竺青小声提醒.竺幽嗯了一声.抬脚跨过门槛.就听到媒婆特有的嗓音由远及近.笑着说着些什么.她却无暇去听.

她看不清前方的状况.却能隐隐感觉到两道灼热的视线自自己进门起便跟随着自己.如影随形.

她咽了口口水.突然就有些紧张.旋即又自嘲.指尖轻掐了下掌心.时刻提醒自己要保持清醒.

很快.手心就换了种触感.虽目不能视.她却能闻到他身上若有似无的草药香.竺幽飘忽不定了半日的心神.突然就那么静了一瞬.

大婚的仪式沈陌璃已与她说过.因无高堂在上.两人便以茶带酒敬了竺青这长兄一回.

竺幽行礼时.心里还在不住嘀咕.这礼行得可太大了.日后一定要向竺青讨回來不可.

在骤然响起的鞭炮声中上了花轿.盖头随着她的动作露出些角度.恰好能看到身侧他的侧颜.

不过一闪即逝的一个瞬间.已足够她将他美好的侧颜印刻在心里.很多年后.每当竺幽想起这一日.最先想起的不是其他.恰恰是这一张侧脸.专心地注视着她脚下.唯恐她绊了.安宁而美好.足以令岁月动容.

一路平顺.

花轿在韩府门口停下.轿帘被人掀起.一只骨节修长的手伸到近前.韩无期清朗的嗓音响起.带着些不加掩饰的喜悦.道:“娘子.下轿吧.”

她心中一颤.

他素來直呼自己名字.虽偶尔也会玩笑般喊上一句“夫人”.但此刻这一句.虽只是简短的两个字.偏偏听得她心头一跳.难以言喻的欢喜随即涌了上來.

“嗯.”她低声应了.将手放到他掌心.上前一步.正要抬脚下轿.整个身子突然一空.人已被他打横抱起.

周围似有惊呼声响起.

她下意识搂紧了他的脖子.呼吸也有些不稳.只低低在他耳边道:“做什么.”

韩无期笑笑.沒答.手指在她腰间轻按了按以示安抚.便稳稳抱着她进了门.

媒婆讨好的话犹在耳畔.韩无期将她稳稳托在胸前.始终面带笑意.这是他的娘子.终于.成了他的娘子.怀中人并不重.甚至今日异常的乖巧.可他这么抱着他.隐隐便觉得.这分量压在他心头.重若泰山.

而他.甘之如饴.

这一生.便只这一人.

“一拜天地.”

身着喜服的两人一手各自握住红色绣带的两端.朝着门口的方向拜了下去.

“二拜高堂.”

韩挚面带微笑.显是极为愉悦.淡笑着说了声:“起來吧.”

堂上的客人皆为在朝为官者.见此纷纷庆贺.竺幽只觉耳畔声音众多.却轻易被媒婆那尖利的声音隔绝开來.

“夫妻对拜.”

竺幽手心有密密麻麻的汗渗出來.突然就有些犹豫.

脑子里有个声音不停在重复:这一拜拜下去.你与他夫妻名分便落了实.无论目的如何.今日天地为鉴.竺幽即将嫁与韩无期为妻.此生不悔.

虽是在犹豫.可并沒有什么不甘愿.

许是她停留的时间长了些.媒婆笑着又重复了一遍.竺幽便转过身.眼角余光能看到面前人红色的靴面.

沒再多做停留.她深深地将腰弯了下去.

“礼成.送入洞房.”

韩无期上前牵起她的手.一步一步向着洞房而去.

韩挚乃当朝大将.独子大婚.韩无期自然也要陪同一二.

竺幽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坐在洞房内.听了一会动静.确定房内无人.偷偷将盖头掀到一旁.舒舒服服地伸展了一下四肢.方才一直端着.每一步都小心翼翼.此刻放松下來才觉得.身上每一处都叫嚣着累.

桌上放着些吃食.她揉揉肚子.觉得一阵一阵饿得难受.左右无人.她便飞快挪到桌旁拈起一块糕点咬了口.一边伸直了腿上下按着.一阵感慨.

原來成亲是如此累人的一件事.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的婚礼.已算是简单了.韩挚虽官位高.但行事向來低调.此番也不曾大张旗鼓地办.

她还记得自己尚未离宫时.曾见过父皇娶妃的场景.无论排场还是声势.远非今日可比.女子皆将此事当做人生之最.无不希望极尽奢华.可她偏觉得.成个婚而已.弄了这么些繁文缛节.结果不过是成全了看客的眼福.却累了真正的主角.

因怕晕开脸上的妆容.她吃相极文雅.吃完一块糕点才意犹未尽地将唇边的碎屑舔去.想着待会所有礼节结束之后.定要多吃些.

又坐了会.门口处渐传來纷乱的脚步声.

她忙坐回床上.将盖头盖好.端端正正坐着.看着老实得很.

有好几个人的脚步声.夹杂着媒婆那想让人忽视都难的嗓音.提醒着接下來的步骤.

红色云纹的靴面停在了她眼前.

竺幽听着媒婆提醒着让挑起盖头的话.静静地等着.就听到他轻笑了一声.

竺幽疑惑抬头.奈何有盖头挡着.什么也看不到.

好在他沒有让她等太久.片刻后.眼前重见光明.竺幽看着韩无期将手中的喜秤递给身后的丫鬟.回头看着她笑.

她好奇之心愈发的重.他却始终只是浅浅笑着.讳莫如深的样子.

喝过交杯酒.又吃了些象征吉祥的果子.房内终于又恢复了安静.竺幽看着坐在她身侧含笑望着她的韩无期.终是忍耐不住开口问道:“你方才.笑什么.”

韩无期斜眸看了眼桌上明显少掉一块的糕点.轻笑道:“笑你洞房内偷食.盖头也不知道盖实些.”他做了个手势.“叠在你发髻上了.”

竺幽微囧.许是红烛暖床气氛太过暧昧.她觉得有些尴尬.便理直气壮道:“一整日也沒好好吃顿饭.若不是我底子好.早饿得趴下了.哪还有力气撑到现在.”

话刚说完.就见他起身.将那糕点整盘端过來.低眸看着她道:“还饿么.再吃些.”

他这样体贴.竺幽反倒不好意思了.推脱了几句不吃了.又喋喋不休延展到了别的话題.

“这婚礼的陋习太多.新人这样累.哪还有力气做什么……”后半句话被韩无期突然凑近的脸逼了回去.

“娘子继续说.做什么.”

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脸上越來越烫.只好偏过头去不看他.嘴里喃喃着:“我什么也沒说.”

韩无期笑了一声.语气温柔道:“那便不说.直接做.”

竺幽一愣.待想明白他话里的深意.他已贴了过來.唇在她耳垂轻蹭着.轻咬了一下.惹得她一阵发颤.他却在她耳边沉沉赞了声:“娘子.你真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