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随风

解决了温饱问題.刚才被抛到一旁的思绪重又席卷而來.

沒了由头.她便不能再如那日般明目张胆地进那书房.而韩挚若是夜里仍待在那里.她又何來的机会接近那暗格.

视线落到眼前的炖锅上.韩无期为她准备了很大的量.如今她填饱了肚子.仍剩了半锅汤.

眼波再一扫.看到了厨房角落里的黄豆.计上心來.

将碗筷收拾好.照着那日的印象.竺幽大半夜吃饱了饭在厨房做起了黄豆糕.

因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速度要快上许多.大约只花了半个时辰.五个黄豆糕已成型.卖相比上次要好.口感也不差.她拿了个盘子装了.一手执着先前那盏灯.另一手托着盘子稳稳当当朝着书房而去.

韩挚果然还在书房.

她放下灯.轻叩了叩.待里面传來一声“进來”.她才推门而入.

韩挚自书案上抬眸看她.有些疑惑.却很快掩饰过去.只露出长辈和善的一个笑道:“可吃饱了.”

竺幽点点头.将盘子端到书案上放下.道:“我今日睡得太多.此刻反倒是不困.想着将军连夜处理公务.必然也会饿.就做了些糕点.手艺不精.将军不要见怪才好.”

韩挚看着那一盘尚冒着热气的糕点.一愣.片刻之后喃喃:“竺姑娘有心了.”

似想到了什么.他突然笑道:“坐吧.我有些话想要与你说.”

竺幽面露惊讶.找了张椅子坐得端正.问道:“将军说吧.”

韩挚笑道:“竺姑娘不必紧张.你我便如寻常翁媳般说些话.”

竺幽放松了些.也淡淡笑了.

韩挚拈起一块糕点吃了一口.面上神情更是愉悦.“竺姑娘手艺不错.”说完也不待竺幽谦虚.接着道:“有些事.家丑不可外扬.但如今你也算半个韩家人.这些事对你说明也无妨.”

竺幽静静听着.韩挚将那一段往事浅浅谈來.摘去了细节.只留个基本的轮廓.但仍是听得她心里一阵翻江倒海.

这个为宋齐国立下汗马功劳的一朝大将.追忆起自己曾经的妻子.竟露出了那样的神色.浓重的悲哀.夹杂着遗憾与后悔.情绪太过繁杂.她竟一时不能分辨.

韩挚一生只娶了一人.唯一的将军夫人.韩无期的生母.并非宋齐国人.而是邻国胧月国的女子.

韩挚年轻气盛.从战场上将她带了回來.而她顺从着嫁入韩府.一朝风光无限.并为他诞下了唯一的儿子.这样的故事本该是一段佳话.但表象的背后是.那位将军夫人.从不是心甘情愿.

她有多渴望离开.便有多痛恨现今的一切.那恨绵延到韩无期身上.她甚至不惜毒害他.以换取离开的机会.

“若是我早一日接受她的不甘.也绝不会让事情演变到这样的地步.”

韩挚硬朗的脸上有遮掩不住的伤神.低低叹了一声.道:“只是苦了无期.是我对不住他.”

竺幽不知该说些什么.视线落到那浅紫色的纱帘.斟酌了一下.开口道:“恕竺幽冒昧.那日來送兵书.曾与无期不慎看到了墙上那幅画.画上的女子.可是夫人.”

韩挚愣了片刻.回头看向那纱帘.随后唇角露出一抹苦笑.道:“确是.无期当时……可有说什么.”

竺幽思虑片刻.终是摇了摇头.

韩挚脸上神情莫测.低声喃喃:“他想必永远也无法原谅……罢了.都是我的错.”

竺幽不知该劝什么.低首沉默了.

韩挚看她一眼.收敛起满脸的落寞.道:“让竺姑娘见笑了.就当我人老了.话多吧.如今我见无期如此爱惜你.我打心眼里为你们高兴.毕竟.两情相悦实在太过珍贵.”他目光灼灼地看着竺幽.道:“今日我从一个父亲的立场出发.真心希望竺姑娘也能以真心待他.无论何时.都不要再让他伤心.那孩子.受了太多的苦.”

竺幽沉默片刻.抬眸淡淡笑着应了声好.

原本借着送夜宵的由头去书房.不过是想方设法多些机会一探究竟罢了.却不曾想.竟引出这样推心置腹的一段话.

无论何时.都不要让他再伤心.

那是一个普通的父亲.对儿媳万分真心的嘱托.可如今落到她身上.却重若千钧.

那压力如此之大.压在她心头.压得她喘不过气來.

脑子被繁杂的念头充斥着.竺幽无意识地一路闲逛.待回过神來时.才发现自己站在韩无期卧室外.距离房门口.仅一步之遥.

她苦笑.今夜果然是被他的排骨汤收买得够彻底.连身子也不听自己使唤了么.

转身欲走.那萦绕了一整晚的压抑情绪便翻江倒海般涌上來.她犹豫片刻.终是回身轻轻推开了门.

仿佛只有靠他近一些.她的心里才会好受点.

韩无期早已睡熟了.

屋内是全然的黑.她略略适应了周遭的环境.借着窗外透进來的微弱光芒走到床畔.坐在床边细细看他的脸.

韩无期的睡姿极好.规矩地躺着.被子盖得严实.完全不像她.无论怎么睡被子都会在不知哪个时刻滑落在旁.

黑暗中他呼吸均匀.双眸紧闭.睫毛安静地覆盖在眼睑下.长发披散在旁.只这么看着.就让人忍不住随着他的频率调整呼吸.

她伸出手.隔着空气描摹着他的轮廓.从饱满的额头.到高挺的鼻子.再经过薄唇轻抿的弧度.绕到弧线美好的下巴.

这样好看的一张脸.她第一次见他.就轻易被震撼.

当日种种.几分作态.几分真心.而这么些日子的相处下來.他脸上的表情越來越多.很容易就笑.很容易就露出温柔的神色.

那样温柔.会让她舍不得的啊……

而方才韩挚的一番话.又让她对他生了无法克制的怜惜之心.

幼时的记忆虽模糊了许多.但她仍能清楚回忆起一些细节.

母妃总是对她笑得温柔.在自己闯了祸.父皇佯怒要惩罚时.一而再再而三地将她护在身后;每每宫里有了新奇玩意.总是要先给她挑选;自己生了病.衣不解带地守在一旁.

可面前的这个人.他原來从來沒有感受过來自母亲的温暖.这样寻常人家都能拥有的幸福.他甚至只能奢望吧.

竺幽只觉得内心酸涩一阵胜过一阵.她无法思考自己这般情绪翻涌的原委.只是看着眼前这个人.心里有个念头.一直唆使着她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

脑子里这样想着.身子也这么动了.

待她反应过來.自己已轻手轻脚爬上了他的床榻.

他似乎动了动.她僵着身子侧卧着.他却沒有睁眼.

她将被子掀开了一个角.又轻手轻脚地挪进去.被窝里尽是他的温度.暖暖的.让人想沉醉其中.

手指挪动着轻轻搭在了他的手上.与他十指交缠.这样近的距离.竺幽终于觉得心里那难抑的烦闷感消停了些.

可新的问題又來了.大半夜的.她爬上了他的床.还主动进了他的被窝.她到底是在做什么.

虽说两人顶着未婚夫妇的名义.可在她心里.事实从來就不是这样.

越想越觉得不妥.她轻轻动了动.掀开被角就想下床.手指却被人用力一握.她被惊到.下意识回过头去看他.就见到他晶亮的眼细细盯着她瞧了一会.笑了.

“夫人这样主动.教为夫好生欢喜.”声音里还带了些睡意.浓浓的笑意却遮掩不住.

竺幽的脸腾的红了.嗫嚅着说:“你什么时候醒的.”

韩无期想了想.道:“你刚进來的时候.”

竺幽无言以对.所以自己方才所有的举动.他竟全都知道.倒真的像是她夜半难抑相思.跑到他房中一睹容颜以解相思之苦.

这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排骨汤很好.我一不小心吃多了.就來你这里消消食.”

她仗着他在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脸色.尽情找借口.

温热的气息瞬间贴近了些.竺幽一僵.就感觉到韩无期柔软的唇贴了上來.亲了亲她的唇角.又试探着以舌尖在她唇上细细舔了一圈.这才沉沉笑着道:“味道不错.看來真是吃了不少.”

竺幽想笑却又不敢笑.生怕他有更多举动.可这样的行为.是挑逗吧.

她正恍惚着.韩无期突然将手横过她颈侧.将她的整个身子圈在怀里.下巴顶着她的头顶.略有些慵懒的声音沉沉响起:“夫人这样急.也只好忍到婚后.为夫定会好好补偿你.”

竺幽又是一僵.随即失笑.她哪里有.

可睡意随即袭來.她愣了一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怀抱好像就对她有致命的吸引力.每每能让她忘了所有.安心入眠.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同榻而眠.况且他明显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这样想着.她寻了个舒适的位置.安心缩着身子睡了.

她睡得很快.韩无期被她一吵.却沒了睡意.低头看着怀中女人的睡姿.即便是睡着了也不消停.手总扑腾着不安分.

印象中.她好像到了哪里都能睡得这样香甜.这样的睡眠质量.真是让人羡慕啊.

他想起得以窥见她睡姿的那为数不多的几个夜晚.唇角慢慢就扬了起來.想了许多.人也越发的清醒.到最后.明明很困.却怎么也睡不着.

他将她抱得紧些.在她额头亲了亲.低低叹了口气.对着她低声道:“今日种种.他日为夫必要你好好补偿.”

怀中女人毫无所觉.将头在他怀里蹭了蹭.吧唧了一下嘴.呼吸均匀而绵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