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机费尽(二)

秋夜微凉.本是晴好的天.到了晚上却下了一夜的雨.

早晨起來时.雨已经停了.竺幽负手站在池旁.一池枯败的荷叶.有雨水汇聚其上.被风一吹.有晶莹的水珠顺着分明的脉络流淌下來.汇入下方的水中.立时沒了痕迹.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草香味.混合着无处不在的清淡桂花香.让人心旷神怡.

她在莲池旁站了很久.远远看到韩挚向门外走去.透过朱红色的大门看到他上了马.她才回房取了那本《兵法》.径直去了书房.

她走得极坦然.甚至在看到隐在暗处的那些守卫时脸上还挂着恬淡的笑.

一路畅通无阻.

因门窗紧闭.书房内光线并不大好.她很快走到那两面柜子旁.以极快的身法各处看了一圈.并沒有看到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又小心将两面柜子中的书籍和藏品一一搬开.然而预想中的暗格并沒有出现.她只好又照着原样将东西挪了回去.

徒劳无功.难免有些失落.正踌躇间.视线扫过书柜正对面的墙上.层层叠叠的淡紫色纱帘遮挡着一小块墙面.

那夜來时.也曾看到过这块纱帘.只是当时未及细看.然而这书房太过平常.此时再去细看.却怎么看都不寻常.

她走上前.正要将那纱帘掀开.门口突然传來几声脚步声.

竺幽一凛.飞快从怀里拿出书放到桌上.回头看向门口.就见门缓缓被打开.韩无期一袭白衣.雨后格外清新的空气随着他的动作卷进屋内.气流涌动.带來一阵冷意.

“听人说你來了书房.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韩无期反手掩上门.在门口站定.状似无意地看了一眼周边.面色淡淡.

竺幽一阵心虚.却仍是勾出一个笑.指指桌上的书.献宝似的说:“这是我师父撰写的《兵法》.昨夜哥哥说他带过來了.就和我商量着要送给将军.”

韩无期走过去拿起书.简单浏览了几页.笔锋凌然.倒是与安宁寨门口那几个大字如出一人手笔.

“你师父的字很潇洒.”韩无期看向她.“可是这么珍贵的东西.为什么要拿來送人.”

竺幽低头.脚随意在地上踢着.声音有些别扭.“因为我的身份.从前在安宁寨住习惯了.长久不和外人接触.便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可那天晚上看到你父亲的态度.虽然已经掩饰得很好.但我还是能感觉出來.他并不是很能接受我的身份.”她脸上逸出一抹苦笑.“那晚和你一起來找他谈过之后.虽然他态度明显松动了些.可是啊.”她抬眼看他.吐了吐舌头.眼睛里有细碎闪动的光.“我还是希望能得到他的认可.这本兵法是师父亲手书写的.绝版哦.我猜想.以你父亲对我师父的尊敬程度.一定会很喜欢.”

屋内有些静.能清楚听见外面走过的脚步声.

韩无期许久沒做声.忽然一阵风吹來.门并未关严实.在那力道之下瞬间洞开.竺幽下意识地抬头去看那纱帘.就见那纱布被风掀起一角.隐约露出里面的画來.

色泽鲜艳.惊鸿一瞥间.她只看到一个轮廓.隐约是个女子的画像.

“那是什么.”她很自然地指着那纱帘.疑惑地问.

韩无期顺着她的手指方向看过去.淡紫色的纱质布帘一层一层折叠着.在墙面的衬托下.并不显得很突兀.就像是极普通的窗幔.

突兀的是.那个位置.并沒有窗.

他走过去.手一用力.整块布帘都被掀开.露出里面色泽鲜丽的画.

只是一瞬.两个人都愣了.

竺幽站得远些.越过韩无期的肩膀.能看到画上的女子肤色白皙.高梳着一个流云髻.唇角明明只是浅浅勾起.却极尽妩媚.尤其是那双眼睛.眼尾微微上挑.似乎只是极轻慢的一个眼神.却流露出无限韵味來.仿佛那不是画.而是真有那样一个人站在你面前.隔着时光与你遥遥对视.

她走上前.看着韩无期难得失神的样子.一时也有些发愣.

“她是.”

韩无期好像才回过神.唇紧紧抿着.半晌才回了极轻的一句:“是我母亲.”

这两个字这样陌生.他的声音突然就有些哑.不复往日的清润.

竺幽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是在我幼时.对我下毒的那个人.”他再度开口.带了些嘲讽的意味.十分轻慢的语气.却透露出浓浓的悲哀.

“想听吗.”他回过头看她.那样满含悲哀的眼神.她竟有些不知所措.犹豫了一下.竺幽握住他的手.温声道:“不想说的话.就不要说.好不好.”

下一瞬.韩无期手上一用力.本來就撰在手中的纱帘瞬息被掀了上去.整幅画完完全全暴露在视线之下.竺幽抬头.方才的一瞥.只那一张脸就已经足够惊艳.而如今得以窥见全貌.惊讶程度不输方才.

藕色上衣.淡紫色长裙.她静静站在那.如同站在时光彼岸.用一种批判者的眼光看着画前的人.什么都不在她眼中.亦或是.什么都不值得落入她眼中.

这样骄傲的一个女子啊.

或许是掌心的热度平缓了些许心情.韩无期静静看着那幅画.脸上的神情平淡了些.

“真的不想听.”

他侧眸看她.温柔得似能滴出水的眼神将背后的落寞遮挡得严严实实.

竺幽紧盯着他的眼睛.笑得越发温柔.“不开心的事.就忘了吧.要向前看.”

韩无期看了她许久.终是被那明媚的笑容所感染.捏了捏她的掌心.低笑了声.“好.”

竺幽缠上他的臂膀.有意扯开话題:“你來找我做什么.”

韩无期眼眸澄澈.方才找她找得急.这一连串的事倒是将原來的目的忽略了.

“带你去采买些东西.”

临出门前.竺幽掌风一挥.让纱帘重新覆盖下來.恰到好处的劲道.恰好将那画也掀起一个弧度.站在门口的她.刚好能看到画像后方一小块暗色的墙面.与周边明显隔离开來.

竺幽关上门.默默忍住了即将漫到唇边的笑.

果然不虚此行.

却沒想到.韩无期所谓的采买物品.竟是带她去买衣服首饰.

刚入府的那一日.韩伯招來一个府里的嬷嬷.眼光毒辣.单是一眼就能基本判定客人的尺寸.因此才会在回房时就有了合体的衣物.

这几日韩伯已经在张罗着婚礼的事.府内众人皆是忙成一团.不过她心思不在上头.所以一直忽略了.

现在想起來.还真的是马上就要大婚的样子.

婚礼的一应事宜皆由韩伯负责.并沒有什么需要他们操心的.而韩无期此次带她出來.是买些“平时穿的用的”.

韩无期带她去的是明都最负盛名的流月绸缎庄.也是大婚礼服制作的商家.

布料采买自全国各地.甚至有从别国运來的.最受官家小姐亲睐.甚至皇宫也每年要从这里采买一批布料.

三间店面.开在长乐街最繁华之处.门口是络绎不绝的人.

竺幽脸有些热.第一次与韩无期上街.竟是为了给自己买些吃穿用度.她偷眼看身边一本正经研究布料的男子.只觉得好玄幻啊……

“这匹怎么样.”

她回过神.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那是一匹绛红色的锦缎.上以淡红色的丝线绣着些云纹.一眼望过去很容易忽略.然而看上第二眼就挪不开视线了.竺幽伸手摸了摸.光滑柔软的布料.摸着很舒服的触感.

“啊.很好……”

韩无期点点头.转头去唤店里的伙计.

店里客人很多.有个妇人身姿婀娜地走过來.瞧着气质不同于店里一般的伙计.想來是管事的.

“公子.看上了什么.”

韩无期指指那批布.又指指竺幽.“给她裁衣服.”

那妇人笑得温和.“公子好眼光.这是今年新采买的烟罗绸.从云翠城运來的.只有十匹.”

她回头又看向竺幽.眼中有明显的惊艳闪过.

“这位姑娘长得真俊俏.嗯.我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见过的人也算不少了.可从來沒见过这样的容貌.”

她热络地拉着竺幽.亲自为她量了尺寸.嘴里的话始终沒有停过.指点着又为她挑了几匹布.天青色.浅紫色皆有.并不是她平时惯常穿的颜色.

她想着这老板也太会做买卖了.下意识地就要拒绝.奈何韩无期若有似无地看他一眼.竟是一口气应了下來.

林林总总.加上长裙.短衫.搭配着制成三套衣服.一共买了六七匹布.

竺幽看着老板手指如飞般拨弄着手中的算盘.只觉得心一阵阵在滴血.那么多的钱啊……这样的手段.难怪会成为明都之最.

老板娘眼角的笑纹晃得她眼睛花了一花.在她尚在怔忪之际.韩无期已拿出怀中一叠银票痛快地结了账.

老板娘看着她明显肉疼到扭曲的表情.笑得心知肚明.不知对韩无期说了句什么.韩无期回头看她一眼.竟也笑了.

一众陌生人皆成了背景.他站在人群中看着她.笑容那样夺目.

她的心猛地颤了一下.

出门时却有意外收获.

那老板娘说遇到她这样绝色的佳人是缘分.硬塞了一匹布给她.看着质量也是上乘.

两人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竺幽仍是沒耐住心里的疑惑.抬头看着他问:“无期.刚才老板娘与你说了什么.你笑得那样开心.”

韩无期瞥了她一眼.唇角漾起浅淡的笑意.眼中光芒却是极盛.

“想知道.”

“嗯.”见他一副卖关子的样子.竺幽索性拽住他的衣袖.下意识地撅起嘴唇.就做出了以往对师父撒娇的神态.“快说啊.”

“一物换一物.”

竺幽疑惑.“什么.”话音刚落.他已经俯首下來.飞快地在她唇上啄了一下.又很快离开.脸色平淡到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她的错觉.

她脸腾的一下就烧起來了.飞快看了一眼四周.幸好幸好.沒有人注意.

肇事者却一脸风轻云淡.眼里笑意依旧.悠悠地道:“她说.公子好福气.娶的娘子这样漂亮.又勤俭持家.”

竺幽跟着他往前走.脸上的热度经久不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