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机费尽(一)

夜深人静.竺幽脚步轻轻地晃到了竺青房中.

竺青刚脱下外袍.听见开门声.回头看她.似笑非笑着打趣道:“深更半夜私闯我房间.你也不注意些影响.”

竺幽不屑地撇撇嘴.走到桌旁倒了杯水.“要吃亏也不是你吃亏.你急什么.”

竺青无奈.就这一点而言.竺幽从來就不像是个女的.太过豁达.也太不讲究.

“女人啊……”他习惯性地想说几句.脑子里蓦然就闪过一抹白色的丽影.沈陌璃恬静的笑颜瞬间充填了整个脑海.

竺幽抬眼看他.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了.这可不是他的作风.而他却像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有些呆.

她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打趣道:“怎么.才这么会儿不见.就被本姑娘的美色折服了.”

竺青这才回过神.无谓地瞥她一眼.从桌上拿过茶杯喝了一口.却沒再继续之前的话題.

“这么晚过來.可是搞定韩挚了.”

竺幽点头.“差不多.”她脸上有淡淡的笑意.似乎因事情进展顺利而心情不错.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展开铺在桌面上.是那日画的地图.

她指着其中一个位置.声音压低了些.“我刚才去过韩府的书房.看着摆设挺简单.一面书柜.一面藏品柜.另有一张书桌及椅子.”

她在纸上勾画着.很快还原出一个书房的格局來.

“只粗粗看了一眼.沒能细究.”她有些遗憾.却也知道这事急不得.

竺青点头.顺着她的笔触看眼前这张越发详细的图.手指点在柜子处.“一般來说.若是有什么机关.应该藏在这样隐蔽的地方.若真的有.很有可能在这个房间某个位置有个机关.”

他认真地看着图.继续说:“那个书房看着不大.也不像有什么暗室的样子.当然..”他勾唇.“在地下的话另算.”

竺幽看他一眼.表示同意.“若只是为了一张图.完全沒必要另辟一间大的房子出來.那么.很有可能就是一个小暗格.”

“而现在的关键是.那书房的位置太过显眼.怎么避开那些守卫.是个问題.”竺青接口.

竺幽蹙眉.沉吟了片刻.抬起头看他.“为今之计.只有等.等合适的时机.进去一探究竟.”

第二日.竺幽又缠着沈陌璃学做了些黄豆糕.自己亲自尝了味道才端到韩伯处.让他分发给大家.不分主仆.就连将军府门口的侍卫也有份.

韩伯接过托盘.圆形的几十个糕点.小巧精致.因刚出炉.还有些香气随蒸腾的热气扑面而來.

“姑娘太客气了.以后这些事吩咐给我就好.可千万不要再自己动手了.”

竺幽拍拍手.甜甜一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况且我这次來也沒带什么礼.就想着给大家做些零嘴.表表心意.”

韩伯欣慰地看着她.“姑娘真是心地善良.对待下人都如此和善.公子能娶到你.是整个将军府的福气.”

竺幽摆摆手.又与他客套了几句.就回了厨房.

看韩伯这态度.韩挚那边应该是真的沒什么问題了.

心头落下一块大石.脚步也轻快了些.

谁料.沒走出几步.就被迎面而來的人挡住.

韩无期手里照旧拿着本书卷横在胸前.另一手背在身后.眼神清亮地看着她.

“我听说.某人为全府的人都做了糕点.不知为什么我却沒有吃到.”

脸上沒有什么表情.眼睛里却是满满的笑意.

竺幽噗嗤一笑.拉着他的衣袖带他进了厨房.

厨房里本來有几个厨娘.乍一见到韩无期仍是有些生疏.恭敬地请安之后就有些不知所措.

竺幽大大咧咧地摆摆手.对各人道:“你们忙你们的.不必顾忌我们.”

那几个人这才放松了一些.转过身又开始忙活.

韩无期好笑地看着她.“你这女主人的架子倒是摆得挺足.”

竺幽却不理.径直拉着他走到小桌旁.掀开桌上食盒的盖子.献宝一样捧起來给他看.“我特地给你留的.”

韩无期看她一眼.又看向食盒里小巧的糕点.看着倒是真不错.就不知味道如何了.

“你尝尝啊.”竺幽将食盒推到他面前.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然后他就一脸怀疑地伸手拿了一个出來.有些忐忑地放到嘴边.又看她一眼.

竺幽被他的动作逗笑了.“不许瞧不起人.我做了一早上的.自己也尝过味道了.还不错.”

韩无期不再逗她.轻轻咬了一口.

入口甘甜.却又不是发腻的口感.爽口中带些清香.

“你放了桂花.”

竺幽点头.笑眯眯地看着他很快将那块糕点吃掉.回过头与她对视.

“怎么样.”

韩无期回味了一会.认真地看着她道:“虽然比我的手艺差了一大截.但是以你的水平而言.”他故意顿了顿.才继续说:“已经很好.”

竺幽被他气得发笑.“你夸人的时候一定要连带着夸自己吗.这么自恋.”

韩无期又从食盒里取了一块.回头看她一眼道:“夫人教得好.”

竺幽还想争辩.就看到那几个厨娘时不时回头看他们一眼.嘴角带着笑.脸一热.只好偃旗息鼓.看着他很快又吃掉了一块.

这男人.真是别扭啊.

随手拿过他手里的书.想象中应该又是一本医书.却不曾想.竟是个话本.

她夸张地举着手里的书.“想不到你竟然喜欢看这个.我还以为韩大夫一贯好学.非医书不看.”

韩无期面色未改.十分坦然道:“小时候的.偶然看到了.翻出來回味一下童年.”

竺幽垂眸翻着.心中忽然一动.抬头笑看着他.扬一扬手里的书:“借我看看.”

韩无期挑眉.不置可否.

薄薄的一本话本.很快就翻完了.午后日光淡淡.她大摇大摆拿着书向书房走去.沿路远远看到各个守卫.可能是因为早上的黄豆糕.看她的眼神都是充满善意的.她遥遥点头微笑.一路走到了书房门口.

就见韩伯从远处走过來.

她停下脚步.笑着喊了声韩伯.

“竺姑娘.”韩伯笑得和善.就见她扬了扬手里的书.“早上无期给我一本书看.我看完了.想着换一本.就來找无期了.”她笑得无害.语气是恰到好处的柔软.

说完.像是才发现走到了书房门口.看了眼紧闭的书房门.对韩伯不好意思地笑笑.“不知道他那里还有沒有了.说是小时候看的.对了韩伯.你看到他人了吗.”

“沒见到.公子应该在自己的房里.”韩伯笑了笑.“姑娘若是待在府里嫌闷.可以和公子出去逛逛.公子小时候难得出去玩.但每次出去都很开心.”韩伯或许是年纪大了.话也多了些.尤其是对着即将成为公子夫人的她.忍不住就说些陈年旧事.

说了许久.才抱歉地看着她.“老夫年纪大了.姑娘不要嫌我话多才好.”

竺幽忙表示不会.

因为突然碰到韩伯.本來打算自然而然进书房找书的招自然不能再用.其实想想也不成立.将军的书房.怎么可能会有这些小玩意.

晚上跟竺青说起这件事.他却突然一扬眉.脸上带着诡异的笑:“你该好好感谢我.”

竺幽看他笑得莫名.趴在桌上垂头丧气.沒好气地回了句:“我烦着呢.沒空跟你开玩笑.”

竺青转身就从自己的包裹里翻出一本东西.神秘兮兮地放到她面前.她将书翻过來.就看到靛青色的封面上风骨凌然的“兵法”两个字.

她一脸惊奇地看着书.又看看竺青.不可置信道:“师父撰写的兵法.”

竺青点头.笑得更是傲然.“师父亡故后我就一直随身带着.说吧.怎么感谢我.”

竺幽爱不释手地摩挲着那本书.再三确认是师父的笔迹后.又有些不舍.“师父留下來的书……”

竺青看着她一脸舍不得.笑得有些无奈.“这本书我看了很多遍.已经熟记在心了.而且凭韩挚对师父的态度.定然会十分珍惜.你将它拿去送人情.事成之后再带走不迟.”

最终竺幽还是压下了满心的不舍.与竺青商定了详细的计划.才将书收好.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距离吃过晚饭不过半个时辰.天黑得早.沿路只有暗淡的灯光.竺幽踩着鹅卵石的石径走回去.就见到自己住的客房前那张石桌旁.坐着个熟悉的身影.

她不动声色走上前.有些诧异.“无期.你怎么來了.”

韩无期抬头看她.又看看她身后的路.若有所思道:“从竺兄那回來.”

竺幽在他身旁坐下.点点头.笑着回:“还是不怎么习惯.就找哥哥说了会话.”

韩无期点头.就见她视线被桌上的食盒吸引过去.他眼中自然而然浮现出笑意.

果然.竺幽手快.已经掀开了食盒盖子.看着里面几样精致的点心惊得嘴都合不拢.半晌.结结巴巴地指着食盒问他:“你做的.”

韩无期点头.调侃道:“让你真切感受一下差距.”

竺幽无视他.直接拈起一块放到口中.清甜爽口.纵然她刚吃过晚饭.仍是忍不住食指大动.吃了一块就有些停不下來的趋势.飞快又拈起一块.

“好吃.”她由衷赞叹.

韩无期只静静地看着她的动作.眼里笑意沉沉.

竺幽分明觉得.他脸上的笑容是越來越多了.初见时那个冷若冰霜的男子.恍若隔世.

“无期.”不知想到了什么.她的动作突然慢下來.眼睛平视着桌上的食盒.沒有看他.

“什么.”

“如果……”她顿了顿.“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了.”她偷眼看了下他.发现他面色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

她突然就有点说不出口.胸腔沒來由地一阵闷痛.

“继续.”波澜不惊的声音.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了.你也要多笑.不要整日板着一张脸.会让人觉得很不好亲近.”她一鼓作气说完.不敢看他的眼睛.

等了半天.他才凉凉开口.“如果真有那一日.我就忘了你.好好活下去.”

她抬眼看他.夜色下他的脸不甚分明.只那双眼灼灼地看着她.似是要看进她心里.

“好.”她垂眸.像是被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剜去一块肉.极细微的疼痛蔓延开來.完全不可抵挡.正要憋出一个笑來.就听他的声音暖了一些.在耳畔悠悠响起:“假设不成立.所以之后的所有都不成立.我说的是假话.”

他的手暖暖握过來.一字一句分外悦耳.“如果你不在了.我一定会很难过.所以你一定要一直一直陪着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