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齐大将

到了前厅时才发现.自己竟然是最晚到的.

韩无期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在自己身旁坐下.而竺青则挑了沈陌璃旁边的位子.

不甚明亮的光线下.能看到他有些紧绷的侧脸.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竺幽想了想.伸手在他掌心挠了一下.韩无期侧眸看她.她露出一个安抚的笑.他看了她一会.脸部的线条不自觉就放松了.

“各位稍等片刻.将军的马刚到门口.马上就进來了.”韩伯笑着解释.谁知话音刚落.一道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就传了进來.

“韩伯.阿威说府里有客人來……”男人醇厚的声音戛然而止.

竺幽抬头.一个穿铠甲的男人就站在门口.一只脚刚踏进门.另一只脚还停在门外.就这么僵在了原地.愣愣地看着韩无期.面上神情变了几变.最终仍是有些不可置信般开口:“无期.”

韩无期起身.垂眸喊了声:“爹.”

说起來.韩无期虽住在百草谷.可父子俩却也不是不见.

韩挚每年都会抽出时间來去趟百草谷.知道儿子不会同意和自己回來.他索性提也不提.大部分时候.就是两个人相对吃顿饭.再在沉默中告别.

却沒想到.今日回來.竟会见到以为永远也不会在这个家里见到的人.

到底是在沙场驰骋惯了的人.韩挚神色很快恢复如常.走进來.拍了拍韩无期的肩.虽面色沉着.但声音里终究是带了丝颤音:“回來就好.”

两个差不多高的男人站在一处.韩无期的面容与韩挚有三分相似.只是韩挚经历了太多风霜.那张脸上皆是岁月留下的痕迹.

韩无期却淡淡开口:“我这次來.不会留很久.”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傅秋笑着上前喊了声韩将军.这才略略缓解了有些僵的局面.

韩挚这才看向他们.与傅秋寒暄了几句.就发现除了沈陌璃之外.厅中还多了两个陌生的年轻人.

“这两位是.”

韩伯笑着上前道:“将军.这位是公子相中的姑娘.竺幽.那位是竺姑娘的兄长.”

话音刚落.竺幽就感觉到两道审视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如同山一般无形的压力.沉沉笼罩周身.

可她也不是沒见过世面的人.唇角一勾.露出一个十分得体的笑來.行了个宋齐国见长辈的礼.温声道:“竺幽见过韩将军.”

正低着头.韩无期已握住了自己的手.清朗的声音随即响起.“我即将迎娶竺幽.这次來.是按着宋齐国的传统.将她带回來拜见你.”

无形的压力一瞬消失.韩挚爽朗的笑声响起.“我儿子果然是长大了.这么快就给我带了个儿媳妇回來.好.”

竺幽有些意外地抬头.正对上韩挚的眼睛.

明明是笑着的.笑意却不达眼底.审视的意味太浓.她想忽略都难.

她的心倏地就一沉.

晚上的饭很丰盛.比起中午有过之而无不及.

竺幽坐在韩无期身旁.听着韩挚与傅秋时不时说起些陈年旧事.原來韩挚与沈晓峰年轻时就是至交.与傅秋自然也是极为熟稔.

而傅秋.显见得是不大愿意提起自己故去的丈夫的.或许是悲伤太深.至今仍难以习惯.

竺幽记得.傅秋好像就是因为怕留在百草谷中触景伤情.才搬去芮城居住.

此刻她笑得端庄.说起些韩无期幼时的趣事.倒也热热闹闹.

“不得不说.无期真的是万里挑一的好苗子.当年我从五毒岭带回來的厚厚的毒理大全.我用了好几年时间才参悟透的东西.他在短短一年内就学了个通透.”

想起那时的岁月.傅秋仍是感慨万分.连带着看着韩无期的目光也暖暖的.无限欣慰.

“韩将军.虎父无犬子.你福气真的很好.”她由衷感叹.

韩挚与她碰了碰手中的杯子.将杯中物一饮而尽.看向韩无期的眼光也是极为赞赏的.只是那欣慰中又隐隐有些落寞.竺幽在对面看得清楚.可她身旁的韩无期.面色始终淡淡的.听旁人提起自己.犹如不相干.

一上席倒是沒自己什么事.她一边听着他们的对话.一边吃着菜.却不知为何.有些食不知味.

而韩挚终于看向她.语气温和道:“竺姑娘是何方人士.既然要与无期成亲了.不知何时方便.我好去府上拜访亲家.”

终于來了.

竺幽抬眸.正待回答.身侧竺青已带了几分歉意开口:“双亲早亡.我与妹妹相依为命长大.家中……并无其他亲眷了.”

竺幽配合着给了个黯然的表情.

“如此.倒是可惜了.”模棱两可的回答.“你们兄妹二人也不容易.现在以何谋生呢.”

韩挚不仅沙场骁勇.场面话倒是也说得不差.

就听竺青语气悠悠.丝毫沒有任何不悦的成分.

“我和妹妹流落在外许久.后來被一个山寨的寨主带了回去.在那里生活了很多年.”

韩挚浓黑的眉深深皱了起來.

竺幽垂眸.她与竺青商量过.与其编什么谎话.等着他查实后徒添麻烦.倒不如大大方方地说出來.

“山寨.”

竺青点点头.“我们是非观还是很明确的.不曾做过歹事.而且.日前已经解散了.”

场面一下子僵了.

竺幽想开口.却有温热的触感抚上自己垂在桌下的手.竺幽下意识转头.韩无期面色依旧淡淡的.出口的话却是冷冷的.“这些事我都已处理妥当了.爹不必思虑过多.”

场面更僵了.

韩挚顿了一顿.一口饮尽杯中酒.看向韩无期欲言又止.终究是按捺了下來.沉声应了声.

傅秋连忙圆场.加之沈陌璃嘴甜.之后倒沒有太尴尬.

一顿饭吃下來.一桌六个人.心思各异.

并算不得和谐.

韩伯礼数十分周到.众人回房时.房内已有准备好的簇新的换洗衣物.

竺幽倚窗坐了半晌.她的房间正对荷花池.从窗口望出去.能看到池中央那孤零零的亭子.不知当时设计是为的何意.在夜色中看起來.并无半分美感.配合一池枯荷.只余萧瑟.

韩挚的态度在她意料之中.宋齐第一大将.不为儿子亲自安排婚事已是例外.却根本沒理由能接受一个草莽女子当媳妇.

可虽然道理上知道.心里却莫名还是有些难过.就好像.自己是真的跟随未來夫君去拜访他的双亲.而因家世不好被嫌弃了一样.

竺幽深吸一口气.微凉的空气瞬间涌入鼻腔.有些生涩的疼.她自嘲.自己是怎么了.假戏真做么.可心里那不舒服的感觉仍是一层一层泛上來.手在窗台搭了太久.凉意透过指尖传过來.连带着心里也有些冷意.

若是假戏真做.她又有什么是配不上他的.

这样的念头一冒出來.她自己就被惊到了.探手摸过一杯凉茶.一口饮下.冰凉的茶水顺着喉咙流下去.将那些荒唐的念头瞬息浇灭.

不可多想.

门外突然就传來轻轻的叩门声.她迅速调整了一下思绪.起身将门打开.是沈陌璃.

“怎么这么晚还过來.今日赶路该是累坏了.你身子不好.早些休息才是.”她将沈陌璃迎进屋内.关上门.就见她盯着洞开的窗户瞧了一眼.

她无谓地笑笑.“方才屋里有些热.开窗凉一下.”

沈陌璃伸手握住她的指尖.凉凉的触感传递过去.她蹙起眉.温婉秀丽的一张脸.马上就染了几分嗔怪.

“深秋了.屋里哪还会热.你是心里烦闷吧.”她走到窗边关了窗.才走回來坐下.

竺幽无奈一笑.“陌璃.你太会察言观色.以后的夫君可遭罪了.想骗你都不成.”

她有意活络气氛.沈陌璃却不接话.

“是不是在意韩叔叔的态度.”

竺幽脸塌下來.只好承认.“是啊.他好像……对我的出身很介意.”

“是我不好.沒有提前知会你师兄的家世.不然.你早些做准备也好.”

竺幽摇摇头.“怎么能怪你呢.这样的事.做再多准备也无用.”

“不过你也别太放在心上.韩叔叔一向疼爱师兄.更何况师兄这些年执意不回家.难得回家还是为了你.他不会为难你的.再者.”她顿了顿.脸上涌起笑意.“日后成了婚.是师兄与你过日子.师兄还是要带你回百草谷的.你大可不必难过.”

竺幽也笑了.由衷感叹:“陌璃.日后谁娶了你.真的是很好的福气.”

沈陌璃脸上的笑容却突然顿了一顿.竺幽细心.忙追问怎么了.沈陌璃却只摇摇头.唇角却涌起似有似无的笑意.

“莫非……你有喜欢的人了.”

沈陌璃蓦然抬头.眼中有惊慌闪过.一贯沉稳的她.脸上竟也有些不自然.带着丝丝缕缕的红晕.即便不说话.也默认了答案.

“是哪家公子.”竺幽笑着打趣.

“瞧你扯到哪去了.我是特地來开解你了.显然你现在用不着开解了.我乏了.先回去睡了.”说完.起身开门.当真头也不回就回了房间.

可竺幽怎么看.都像是落荒而逃.

看着她素白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竺幽唇角不自觉浮现起笑意.

虽然很多东西都是假的.但也有很多是她付出了真心对待的.

比如沈陌璃这个朋友.

她是真的希望.她能幸福.

察觉到那些纷乱的思绪有卷土重來的趋势.她狠狠甩了甩头.脸上表情渐渐冷下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