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事宜

在华山附近的客栈歇了一晚,竺幽起床时整个人都神清气爽。

下楼时,竺青与韩无期正坐着吃早餐,见她下来,竺青投以一个暧昧的眼色,而一旁的韩无期坐得端正,见她下来只深深看了她一眼。

竺青抓起一只汤包,咬开皮轻吸了口,就被烫得直吐舌头。

“吃慢些。”韩无期将自己身前凉好的茶水递给她,她毫不犹豫两口喝了个精光。

“你们在聊什么?那么开心。”

竺青已吃得差不多了,抿了一口茶,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好事将近,我这个当哥哥的怎么都不知道?”

竺幽一愣,看看他,不像说笑的样子,又转头去看韩无期,后者脸上仍是一派淡然,想要看出什么完全是徒劳无功。她只好放弃,一边咬着包子一边问竺青:“什么好事?”

竺青手指指着她,开始数落:“爹娘去得早,你就我这么一个亲人,竟连这等大事都不知会我,是想私定终生么?”

一番话说得抑扬顿挫,倒似满载失望。竺幽反应了一会,才了然他所说的“好事”是什么,脸顿时一热,随即装作若无其事道:“我可什么都没答应。”

一转头,却撞上韩无期幽深的眸子,只这么一眼,就让她有些心虚。

“妹夫,看来她不领情啊。”

“乱说什么呢!”虽与竺青玩笑惯了,但这话题带上了韩无期,莫名就让她觉得不自在。脸上的热度越来越高,她有意无视身旁那两道灼热的视线,只咬牙切齿瞪着竺青。

“真不想嫁我?”温热的呼吸突然就近在身旁。

竺青一脸受不了地怪叫:“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你们怎么忍心这样对待我这孤家寡人!”

竺幽推他一把,红着一张脸说不出话来。

所幸,他很快就坐了回去。

竺幽松了一口气,憋着满脸的红,神色傲然道:“我要三媒六聘,明媒正娶。”

韩无期又夹了一个汤包到她碗里,笑意沉沉:“那是自然。我已与竺兄谈过了,不日便会让师娘上门提亲的。”

竺幽动作顿了一顿,不动声色道:“成亲这样的大事,不是该由父母出面的吗?还是说,无期你的父母亲大人……”

韩无期脸上黯了一瞬,随即又恢复了古井无波,淡淡看她一眼,缓缓勾出一个温柔的弧度:“于我而言,师父师娘便情同父母 ,既然夫人执着于虚礼,那便依你。”

竺幽面颊染了红晕,看着韩无期,声音有些低:“我虽然一直生活在安宁寨,到底还是懂些礼数的……”

韩无期侧眸看她,她娇俏的脸上有淡淡的红晕,说这话时神色也有些不自然,倒是难得见她这般害羞的样子。

依着祖制,新婚夫妇成亲前都应见过双方父母,然而竺幽身份特殊,又面临安宁寨变故,照着传统来是不行了。更何况,那毕竟是他的家,于情于理,他都该带她去见见未来的公公。

单是这么看着她,将她柔软的手握在手心轻轻摩挲,心里就涌起很满足的愉悦感。韩无期看了她一会,终是将手撑在眉骨上,不可抑制地笑出声来。

都这么多年了,他也该放下,哪怕是为了她。

他头一次露出那样的神态,心里的喜悦都写在脸上,他也许并不愿意回到韩府,而如今……她松了口气,方才说话时一直在忐忑,可现在他答应得那么干脆,为什么心里突然就有点涩?

对面的竺青面上仍挂着笑,笑容却不似方才明朗了。

这丫头,果然还是放不下,害他白高兴一场,以为她终于动了心,愿意放下一些事。

他垂眸,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

韩无期本意在百草谷内行大礼,但竺幽这么一提,倒是要改下行程,先去趟韩府。三人先去了趟芮城,请了傅秋,再一同回到百草谷。

到百草谷的时候,正是阳光最和暖之时。

韩无期预备在这里接上沈陌璃,在百草谷过一夜,再一起上路。

吃过饭,他就带着竺幽又去了趟后山。

日光倾泻而下,远处那一大片白色的花田依然静静铺设在碧蓝的潭水旁,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副绝美的画。

日光下她眉目如画,简单的一个微笑也似被画笔精心勾勒过。

韩无期轻轻拢上她的肩头,嗅着她发间淡淡的馨香,那熟悉的感觉又涌上心头,想就这样抱着她,不,还想要更多。

他眼眸变得幽深,她白皙的皮肤那样美好,视线又落在自己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因常年不见日光,手上皮肤显得格外白皙。

他已从竺幽那里学会了如何妥当控制内力,因此不必再担忧会误伤了谁。

“我有话要对你说。”韩无期望着远处那明镜般的水面,神色淡然。

“什么?”

他顿了几秒,像是在思忖该如何开口,过了会才慢慢地说:“我爹,是韩挚。”

察觉到身边人的愕然,他很低地笑了声,有些苦涩的意味。

韩大将军,放眼整个宋齐国,谁人不知?

“你是不是想问,我身为大将军的儿子,为何会独自居住在这百草谷中,远离朝堂?”

像是自言自语一般,他没有等她回答,望着远处的眼神有点飘散,“我小的时候,曾经被人下过毒,之后我爹就把我送来了百草谷,后来师父见我有些天赋,便将我收作弟子。在这里呆久了,慢慢就习惯了,习惯到,再也不想回去。”

竺幽静静注视着他的侧脸,竟有几分落寞的意味。

手指轻轻抚上他微抿的唇,缓缓摩挲着,而后上移,将他的唇角向上带出了一个弧度。

韩无期转头与她对望,最后,还是笑了出来。

“怎么跟小孩子一样……”

竺幽展颜,双手抱住他的手臂,脸在他袖子上蹭了又蹭,声音柔软:“你现在有我。”

韩无期深深看她一眼,音色似被打磨过,低沉中透着些沙哑,看着她近在咫尺的娇颜,与她额头相贴,鼻尖也对着鼻尖。

“夫人。”

“嗯。”竺幽抬起眼与他对视,他茶色的眼眸中只有她小小的影子,像是要占满他的整个世界。

他没再开口,唇角上翘,眼中的温柔像是要将她溺毙。

最终,两个人什么也没再说,在山顶坐到了暮色西沉。

这样的时刻,竺青的心情却是极为复杂的。

他陪伴了她的整个成长过程,两人虽为主仆,但与兄妹无异。他自然是希望她过得幸福,可自小的认知也告诉她,她一旦决定了什么事,便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事情继续这样发展下去,不过两种结果。若有一天,他们成功了,她多年夙愿终于得偿,可会真的开心?或许她自己都未曾发现,她看着韩无期时,眼中满满的,再容不下其他任何。

而如果失败了,她又将如何?

于公,她是主,他为仆,他以她马首是瞻,向来习惯了大事听命于她。

于私,她虽是个女子,但主见很强,那坚韧的性子并不输给男子。他是十分欣赏她的,而她也似乎天生便带了身领袖的风骨,让人轻易就能真心臣服。

可在这件事上,他头一次涌现出深深的怀疑。

究竟是对,还是错?

无力感彻底席卷了他全身,心中烦闷不得排解,他索性抽出剑,在夜间寂静的空地上来来回回练习新学的剑谱,一套动作下来,整个人已经湿透,额上的碎发也被汗水浸染。他仰面倒在地上,心中抑郁也似随汗水蒸发出来,倒是心情酣畅了不少。

“好剑法。”身后女子一声低低的赞叹声传来,温柔而悦耳的音调让他微微一愣,很快转过头去。

是沈陌璃。

她似乎爱极白色,在淡淡的月光下,那一抹白色的身影显得她越发优雅从容,带了几分柔弱之感,让人移不开视线。

“沈姑娘,见笑了。”他坐起身,露出一贯玩世不恭的笑。

沈陌璃走到不远处的石椅上坐下,看着他若有所思,“竺公子似有心事?”

竺青眼中有光一闪而过,很快就掩饰过去,唇角笑容却越发灿烂,“妹妹就要出嫁了,做哥哥的总是有些不放心的。”

沈陌璃静静看着他,声音极其平和:“竺公子与幽幽,看着倒不似兄妹。”

“怎么说?”竺青来了兴致,从地上站起,无谓地拍拍身上的尘土,走到她身旁坐下。

沈陌璃笑了,“我一向是知道幽幽与师兄两情相悦的,只是成亲这样大的事,竺公子作为哥哥,竟全然听从妹妹的,这倒是很少见。你当真,就对我师兄这样放心?”温婉的容颜,看不出一丝试探,倒像句句发自肺腑,只是简单的疑惑。

竺青手指一下一下扣着桌面,笑容越发的深:“沈姑娘有所不知,我与妹妹自幼相依为命,她虽是个女子,主见却很强,自小大事都是自己做主。而现在她对韩大夫情有独钟,从我这个角度看,韩大夫的确算得上一表人才,且不在乎我们兄妹的身份,此番安宁寨出事,他更是二话不说陪着劫狱,上华山,就这几点而言,我很满意。”

他微微偏过头看她,“我妹妹的眼光,我自然信得过。”

夜色苍茫,如水的月光铺散一地银白,沈陌璃望着不知名的远方,唇角挂着浅浅的笑,姿态一如既往的从容优雅。听了他这番说辞,不置可否,“我也很喜欢幽幽,她生得那样美,性子又爽朗,若我是个男子,我也会喜欢她的。”顿了一顿,她脸上笑容淡了几分,又道:“师兄孤独惯了,我从来不曾见过他对哪个女子露出过这样的神情,一贯喜怒不形于色的他这些日子就像变了一个人。我是真的希望他们两人能幸福顺遂。”

是啊,幸福顺遂,这也是我所希望的。

竺青垂眸,终是没有说什么。

若天意非此,人何以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