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行径

醒来时,身旁已经空了。

竺幽揉着惺忪的睡眼起身,房间里空荡荡的,她有些发愣,又看了看窗外刺目的阳光,突然就想起了尚被关在狱中的弟兄们。

真是猪啊!她狠狠敲了一下自己的头,这样的情况下还睡到那么晚。

正火急火燎地起身穿衣服,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

她愣了一愣,看到是韩无期,背转身去飞快穿好了外套。

眼神无意瞥见梳妆台上的镜子,自己顶着一个鸟窝头,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她飞快低了头,在心里苦笑一声,这下好了,形象什么的,果然就成浮云了。

“早上看你睡得沉,料想昨日太累了,就没叫你。”

听到他清朗依旧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她极慢地转过身,却仍是低着头,低低嗯了一声。

然后,眼前就出现了一块白色的布巾。

“洗把脸吧。”顿了顿,又道:“不必不好意思,早上都看到过了。”

竺幽红着脸接过,偷眼看他,他已重新走到桌旁坐下,方才他进门时没注意,原来他端了一堆东西,清粥小菜,明明是很普通的菜色,偏偏看着让人食欲大动。

迅速洗干净脸,又对着梳妆镜草草将长发梳好,她在桌边坐下,端详着面前的早饭,正想挽回些面子,调侃几句,无奈肚子很自觉地就叫了一声。

韩无期失笑,递了一碗粥给她,茶色的眸中笑意盈然。

她仍是装得一本正经的,一脸‘既然你这么勤快我就勉为其难尝一下’的表情,接过粥,夹了些菜喝了两口,眼睛就要冒出光来,“没想到镇上的客栈连早饭都这么好吃!”激动之下,很自然就吃得快了些,差点呛了。

韩无期在一旁看着她,唇角有掩不住的笑意,明明就很想,还非要找一堆理由,这个女人,真是好可爱。

吃饱时,面前的几个盘子已经空了。竺幽看了一眼韩无期碗里,倒是也空了,就心安了些,脑子里却不由自主浮现出初到百草谷那一日的早饭,那念头越来越强烈,她狐疑地看着韩无期问道:“这顿早饭……不会是你做的吧?”

韩无期淡淡看她一眼,“不然呢?”

竺幽觉得,自己真是捡到宝了。

到底是惦记着寨子的事情,吃完饭没多久,她就想起了这一茬。韩无期像是能看穿她的想法一般,小二刚收拾了东西出门,就开口问她:“之前你哥哥信中说了会在镇上等,你有跟他联系的方式么?”

竺幽看他一眼,随即点点头,打开窗,吹了一个悠长的口哨。

韩无期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却也没说什么。

不多时,一只白色的鸽子从窗口飞进来,停在她手上,黑豆般的一双小眼睛看了竺幽一会,才俯首在她掌心蹭了蹭。

“它倒是认主。”他淡淡说了一句。

竺幽却难掩得意之色,“当然。”伸手顺了顺鸽子的毛,这才将写好的字条塞到了鸽子脚上的一个金属的小筒中。又轻轻拍了拍它的背,鸽子抖了一下翅膀,又飞了出去。

韩无期静静看着她专注看着窗外的侧影,神色莫辨。

约见的地点就在客栈内。

竺青天青色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时,正是客栈内人极多的时刻。小二吆喝着上菜,一边忙得脚不沾地穿梭在大堂中,周围喧闹声众多,并没有人注意到坐在角落中的他们。

竺幽远远挥了挥手,竺青便带着熟悉的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信步走了过来。落了座,端起茶轻抿一口,眼睛不动声色地在竺幽与韩无期身上看了一圈,随即放下茶杯,拿起桌上摆好的筷子就要开吃。

竺幽啪的打了他的筷子一下,恨铁不成钢道:“都火烧眉毛了,你还就惦记着吃。”

竺青无谓地笑笑,绕过她的筷子转而去夹另一边的菜,“人是铁饭是钢,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韩无期也笑了,按下竺幽的手,“不必急于一时。”竺幽这才瞪他一眼,自己也拿起了筷子。

竺青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心下几分了然,投给竺幽一个促狭的眼神,在遭到她一个白眼之后才收回目光。

“到底怎么回事?”

外头吵吵闹闹,反倒是留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出来。

竺青又夹了几筷子菜,这才脸色一正,娓娓道来:“事发时我并不在寨中,只是回来时经过镇子听说木苏山的山贼窝被端了,我赶回寨子一看,早已是一片狼藉。”竺青难得绷着脸,回忆起那天的情形,怎可用一个“兵荒马乱”形容?

寨子里锅瓦瓢盆散落一地,平时干净的地面上,数十个纷乱的脚印。他只思索了片刻,迅速往百草谷发了封信,就赶到了镇上,略打听一番,就知道了个大概。

“安宁寨立寨十多年,一夜之间被端了,原因呢?”

竺幽眉头紧锁,寨子成立的初衷原本就不是为了打劫,虽寨中部分人原本是附近的散盗没错,可师父将他们收入寨中后严令禁止再肆意抢夺平民百姓。更何况,每次打劫为富不仁的商贾,都是挑的离寨子很远的地方。

而她也知道,师父成立这个寨子,原本就只是为了将后山那个巨大的校场做一个完美的掩护。

她神色中探究之意明显,竺青会意,沉声道:“具体原因还不知道,寨中人全被抓了,但寨子倒是没被破坏多少。”

竺微微松了一口气,就听他继续说道:“听说是有人向官府检举,倒是有件事很奇怪——”他瞥了竺幽一眼,“有人说前几天在这里见过华山派的人。”

竺幽一愣,心头有股火慢慢烧了起来,从胸腔的位置,一直蔓延到眼中,她绷着一张脸,眼中怒气迅速聚集成熊熊大火。

“……那时竺幽以‘安宁派’的名义参赛,可后来经我调查,那安宁派根本不存在,竺幽竟是一个山贼头子,她那寨子,名叫安宁寨。”

杨一波那晚的话犹在耳畔,他原本只是想让无期抛弃自己吧,可当日被无期冷声驳回,想必是心有不甘,于是策划了这么一出。

“可恨!”竺幽一拳砸在桌子上,碗碟皆震了一震。

四周人有些疑惑地看过来,竺青脸上挂着笑,四处敷衍道:“兄妹俩意见不合,吵了几句,大家别放在心上。”

倒也没人再注意这边了,韩无期覆上竺幽的手,在她手背轻轻按了按。

竺幽冷静下来,手却仍握拳不放。

百草谷回华山的路并不需要经过这里,他堂堂一介掌门,无故出现在这么个小地方,事情已经脉络分明。

她看一眼韩无期,他似乎在思索,手仍按住她的,像是在安抚。沉吟片刻,她看向竺青道:“见整个寨子的人都抓了,官府没有贴告示抓寨主么?”

竺青摇头,“你平时不常露面,而且石柏已经将寨主之名一力承担下来,那检举的人似乎也不方面露面,官府又没有证据,就先将他们关着,还没有定罪。”

话虽如此,众人在狱中受一番折磨已是无可厚非的了。

石柏、大黑、二黑、梅娘等人的脸一一在她面前闪过,五年的时光,他们对于她早已是亲人般的所在,如今却因为她,却被无辜牵连,平白遭受无妄之灾。竺幽眼中的光芒渐渐平息下来,突然反握住韩无期的手,微微一笑道:“无期,我需要你的帮助。”

韩无期看着她,缓缓勾起一侧唇角,应了声好。

府衙内。

县令独坐后堂,手中执一杯从安宁寨中挖来的女儿红,啧啧赞叹了几声。

宋齐国向来明令规定江湖人士不得干涉朝堂事,但此次毕竟算是他管辖区内的山贼窝,山贼么,能有什么好人。况且,华山乃名门大派,有他主动提出相助,这次的行动简直是如虎添翼,很轻松就将寨中所有人捉拿归案。

而至于华山掌门说的寨主未曾抓到,要他一定要多加防范,他倒是无所谓,毕竟这是他的地盘,那杨一波第一次到这里,道听途说做不得准,更何况那一众山贼一口咬定石柏就是寨主,反正已是政绩一件,此事到这里也该划上个圆满的句号了。因此他虽答应了杨一波,却并未放在心上。

他已修书通报了上级,谁说他买来的官衔,向来无能的,这次他倒是要挺直了腰杆去请功。酒味醇厚,他喜得眼睛都弯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