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

夜里,风格外的大。木质的窗被拍打得啪啪作响,竺幽躺在床上,眼睛紧紧闭着,睡得却不安稳。

月色被乌云遮了大半,窗外骤然一片黑暗。

冷风阵阵,梦境中却是另一派光景。

耳旁有风声猎猎作响,她大口喘息着,累极,却停不下奔跑的步伐。有个念头驱使着她一路向前,跑过熟悉的街道,渐渐接近她想去的地方。脸上有冷冷的湿意,是泪水控制不住流了满脸。她依旧在奔跑,身边似乎有人在安抚,清润中仍带着些稚气的声音,一声一声响在耳畔,是在阻止她,亦或是在鼓励,她听不分明,只知道一径向前。

她终于得以停下,眼前的景致却是前所未有的震撼。铺天盖地的火光,映红了整片天空。她呆呆站立在宫墙之外,看着那熟悉至极的方向冒出的股股浓烟,想前进,腿却似灌了铅,再不能移动分毫。

有面善的嬷嬷跑了出来,灰头土脸,看到她似乎吓了一跳,语气也有些惊慌,“公主,快些走吧,离开这里,走得越远越好,宫中已经被睿王攻陷了,圣上他……殡天了!”

像是有什么轰然倒塌了,她呆呆地站在原地,任凭身旁只长她两岁的少年捂住了她的眼,“公主,别看了,走,我带你走!”身子不由自主地被人拖着走,她想哭,可眼睛干涩,任凭身旁的少年用力将她带往别处,她仍是呆呆地回头看着皇城的方向,那漫天的火光,成了她眼中最后一点光芒。

“啊!”竺幽自梦中醒转,直到眼睛适应了眼前的黑暗,才清醒过来,又做梦了。

头有些疼,她伸手想揉揉额角,一触之下,却是汗涔涔的触感,满脸水光,也分不清是汗还是泪。

心口闷闷的疼。深吸了几口气,她才慢慢平复下来。

刚到安宁寨的那几天,她几乎夜夜梦到这样的场景。随着年岁的增长,倒是不怎么会梦到了,却是在今夜,又一次身临其境。

她不想也不敢回想的场景,却也不敢忘。

若不是竺青拼死将她带离,她或许也早已是那火下的亡魂了。

下床披上外衣,打开窗,任凭冷风灌进来,将她的脸吹得冰冷,她因惊慌而燥热的一颗心,这才安静下来。

眼睛里已没有了水光,她静静看着窗外被风吹动的树枝,夜很深,百草谷内一片冷寂。许久,她狠狠闭了闭眼,关上了窗,又爬回床上躺好,却没能很快入睡。

是这些日子过得太过安逸了么。她想着,脑中不自觉地浮现那些温情的场景,他的笑,他的目光,他握她手时温热的触感,一幅一幅,皆是韩无期。手紧紧握成拳,直到掌心传来尖锐的痛意,她却似浑然不觉,淡淡睁开眼,已是一片平静。

有些仇,不得不报。

有些人,不得不负。

翌日,韩无期静坐在书房内,看着手中熟悉的字迹,眉头微不可见地蹙了起来。

“无期。”清脆的女声传来,韩无期抬眸,竺幽自外面走进来,逆着光的剪影轮廓格外娇媚。只是脸色并不太好,虽笑容明媚,终是没能遮住满脸的疲惫。

“没睡好?”他将她拉到身旁坐下,指腹揉过她眼眶下的乌青色。

她愣了愣,将脸在他掌心蹭了蹭,无限依恋的样子,却仍是淡淡笑着的,“做了噩梦。”

“这是什么?”她眼尖,一眼看到桌上的信封,是竺青的字迹。

韩无期沉吟片刻,将手中的信递给她,温热的手握住了她的。

竺幽有些欢喜,许久没有与竺青联系,乍一见到他传来的消息,整夜的压力也减轻了不少。

只是粗粗看了一眼,眉头就深深皱了起来。

“安宁寨被官府抄了。”她马上就要站起身,韩无期却紧紧握着她的手,温热的触感自掌心传过来,带了些令人心安的味道。

韩无期手上用了些力,侧眸看她,“我陪你回去看看。”

空旷的道路上,两匹马正奋力飞奔。竺幽抿紧了唇,脸上一片冷肃,手紧紧握着缰绳,任凭冷风似刀划过脸颊。

“不必太过担心。”韩无期在一旁配合着她急速策马,时不时地侧过头去看她。

竺幽的声音有些冷,“安宁寨众人虽是山贼,但自从被我师父聚到一起,已改了随意掠取的坏习惯。”有些话不吐不快,竺幽冷着一张脸,语气中有些愤怒,“虽然这样说有些矫情,可事实就是,他们一贯只打劫为富不仁者,且很少作案。”

韩无期侧眸看她,“所以,我也是为富不仁?”

竺幽心里咯噔一下,没有转过头去看他,沉吟了片刻才讷讷道:“那是寨子里太久没打劫了,所以才饥不择食……”心知这样的解释仍然太过苍白,她一面极力维持面上的淡定,一面在心里恼怒自己,居然就这样轻易说了那些话,他若是起了疑心,可怎么收场?

所幸,韩无期并没有纠结于这个话题,只淡淡一笑道:“原来,是我运气不好。”

竺幽讪讪一笑,半晌不能说话。就听他淡淡道:“竺幽,等这次事情了结,就将安宁寨解散了吧。你并不适合这样的草莽生活。”

竺幽沉默片刻,回眸一笑,淡淡应了声好。

本来,就也有这个打算的,不过是提前了一些罢了。

一路无言。快马加鞭赶到府衙外时,已是夜色深重。

两人停在大门紧闭的官府前,韩无期道:“不急于此刻,先去找家客栈住。”

竺幽目光仍紧锁着府衙大门,红唇轻抿着,僵立在原地不说话。

手心一热,她才回过神来,韩无期静静望着她,声音柔和:“想做什么?”

竺幽蓦地抬眼看他,漆黑如墨的眸子里,晶亮亮的。

“劫狱。”

在镇上一家客栈安顿下来时,天光已隐隐可见。

掌柜的见他二人风尘仆仆,只以为是赶路至此,抬眼试探道:“只剩一间房了,不知客官……”

韩无期淡淡点头,“就要一间房。”

掌柜的应了一声,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竺幽却无暇他顾,疑心想着方才韩无期在她说出那句话时的反应——

“好。”

什么也没问,什么也不劝,只说了一点,要先与竺青汇合,了解清楚情况。

她侧眸看他在灯下清俊的脸,发现她在看他,抬眸看向她,嘴角挂着温柔的笑意:“怎么了?”

她迎上去,脸在他袖子上蹭了蹭,许久才舒心道:“你真好。”

韩无期嘴角隐隐浮现一个笑容,伸出手在她头顶摸了摸,低声说:“赶了一天的路,先睡会吧,明日再与你哥哥联系。”

竺幽应了,转身看向床铺,这才觉出些不对来。

只有一张床啊……

“怎么睡?”

韩无期低头看她一眼,面色未变:“上床睡。”

她面上努力维持着淡然自若,走过去铺床,却越发觉得身后有两道灼热的视线跟随着自己。她有些不自在,动作也越发的僵硬。直到身后传来他试探性的一声:“怎么了?”

她挤出一个笑来,努力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回头说了声没什么,就脱了鞋和外衫,迅速爬上床,掀开被角钻了进去。

偌大的一张床,她只占据一个小小的角落,被子拉得很高,露出一双漆黑的眼。

韩无期开始慢条斯理地脱衣服,她这么看着,没来由的慌。除去外衣,他走到桌边吹熄了灯,月光下她只能看到一个朦胧的轮廓,仍是在脱着衣服,最后只剩一件中衣,才轻手轻脚爬上了床。

床铺蓦地一沉。竺幽下意识地往里挪了挪,才发现已然缩到了床脚。退无可退,他温热的气息就在身侧,朦胧的月光下,她紧紧闭着眼,全身僵硬。

“怎么了?”韩无期撑手在她头侧,就着微弱的月光看她,睫毛一颤一颤的,明明是很紧张的模样,却一再装作无所谓,当他看不到么?

喉咙没来由的有些痒。

竺幽没有回答,闭着眼睛装死。

然后,一只手就从她脖子下面穿了过去,一股大力袭来,将她往怀里一搂,竺幽的脸已经贴在他的胸膛,她睁大了眼,紧张得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额头突然就被弹了一下,他向来清朗的声音里带了丝沙哑,低低地响在头顶,“想什么呢。”他声音里有些笑意,“快睡。”

然后,他呼吸声渐渐均匀,就真的抱着她这么睡了。

竺幽纠结了半天,窝在他怀里不敢动,终究是撑不过沉沉袭来的睡意。

天大的事,天亮了再说。

真舒服啊。她在心里轻叹了一句,眼皮越来越沉,渐渐的就睡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