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衷情

竺幽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早就暴露了,摸了摸鼻子,讪讪地下了屋顶,还不忘将瓦片盖好。

“你怎么知道我在上面……”

“因为听到了某人咬牙切齿的声音。”韩无期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放下了手中的杯子。

“过来。”

竺幽脸一热,听话地走到他身边,却被他长臂一带,坐到了他身上。

气氛立时有些暧昧。

竺幽红着一张脸不敢看他,这些日子虽两人朝夕相处,可这样的姿势还是第一次。

“你想干什么呀……”她低着头,原本满腔的怒火慢慢平息,被他灼热的视线看着,全身都升腾起热意来。

韩无期手指在她耳边微卷,拨弄着她的一缕长发,“都听到了?”

“嗯。”竺幽立马忘了当前的处境,愤然道:“他太过分了,身为一派掌门,竟做出这等挑拨离间之事。”

韩无期依旧卷着她的头发,看着她,目光柔柔的。

“他说的话,你……真的不介意吗?”竺幽看着他,这个姿势仍是有些别扭,可她又不敢乱动,只好僵着。

韩无期长臂拢上她的腰,将她抱得紧些,感受到怀中人明显一僵,唇角又染上了笑意,声音里也透着些愉悦,“你说呢?”

竺幽脸上像蒙着一层红色的雾气,在暖黄的灯光下透着不真实的美感,由内而外的娇媚。而她杏目低垂,更添了几分羞怯之意。

这样的她,莫名地就让他喉咙一紧,手不自禁得收得更紧些,让她牢牢贴着自己的胸膛。

竺幽只觉得脸腾地热了一下,下意识地伸手抵在他胸口,想拉开些彼此的距离,可他的臂膀显得那样有力,近身相贴,她竟没能挣脱开来。

下一瞬,她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唇齿相依,他鼻尖轻擦过她的脸颊,眼轻轻闭着,长睫一颤一颤的。她猛地也闭上了眼。

他温热的呼吸喷薄在她脸上,竺幽紧紧闭着眼,任由他柔软的唇与她紧紧相贴,一开始是极轻的耐心研磨,而后力道渐渐变大,彼此的呼吸都有些紊乱。

忽的,那柔软温热的触感消失了。

“唔”,感觉到有什么被塞入了自己口中,她有些疑惑地看向韩无期,待见到他暗沉的眸色,心思陡然清明,这不会又是解药吧,这男人……

她没能来得及开口,他的唇又一次附了上来。不同于先前的温柔,他只在她唇上留连片刻,舌便长驱直入,撬开她微闭的牙关,舌尖无意间轻扫过她的上腭,感受到怀中的小女人陡然轻颤了一下,他满意地故技重施了几次,一手托住她的后脑,舌转而追逐她的舌尖,两相缠绕,深入浅出,感受着她口腔内微甜的气息,另一只手沿着她腰部的玲珑曲线游移,迫她贴他更近,全身心为他牵动。

直到感觉她气息难以为继,他才将她放开。竺幽一张脸已红成了柿子。视线扫过韩无期薄唇上隐隐的水光,她将头低得不能再低,手指无意识地绞着自己的衣角,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这男人,太坏了啊。

“感觉如何?”韩无期的声音似被打磨过,透着些慵懒,又隐隐带着诱哄的意味。

竺幽:“……你呢?”

韩无期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来对着自己,“很好。”

竺幽撑着红透的一张脸与他对视,“差强人意咯。”

然后,就见韩无期眸中闪过一抹笑,他的唇再度贴了上来。

竺幽“……”我再也不敢了……

许久,韩无期轻抚着竺幽微微有些红肿的唇瓣,轻声问:“这么晚来找我,有事?”

竺幽混沌的脑子这才有了一丝清明,想了片刻,从怀中掏出一物,道:“跟陌璃学了刺绣,我也绣了一幅,拿来给你看看。”

娇媚不可方物的脸上,是丝毫不加掩饰的自豪。

韩无期接过,那是一块素帕,上面针脚歪歪扭扭,各色线条交织,但以冷色为主。看了半天,他试探着开口:“绿色的……球?”

竺幽一张脸垮了下来,“……是柳树。”

韩无期又看了一会,将帕子往桌上一放,安慰道:“若细细体会,能得三分神韵。”

竺幽眯着眼看他,咬牙切齿道:“谢谢你苍白的安慰。”

韩无期失笑,手覆上她头顶,安抚地揉了揉,而后将她按进自己的怀里,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爬梳过她柔顺的黑发。

这么安静依偎了一会,竺幽手指抚摸着他肩膀上顺滑的布料,缓缓道:“无期,谢谢你。”

“嗯?”韩无期手上的动作未停。

“谢谢你,愿意让这样的我,来到你身边。”

感受到他身子一顿,稍稍拉开些距离,竺幽仿佛预料到他下一步的动作,抢先跳了下来,头也不回地往外走,还不忘往身后潇洒挥手,“我回去睡啦,明天见!”

骤然离开的体温,韩无期隐隐有些失落,但心里仍是满满的愉悦感。看着她绛红色的背影缓缓离去,他唇角一勾,笑了。

第二日一大早,杨一波就带着两个弟子告辞了。

走的时候面色仍然不善,但碍于自己的徒弟还要在人家这里疗伤,究竟还是忍了。

竺幽起床时,感觉谷中空气也清新了不少,四处转悠了一圈,果然是不见了杨一波那让人很有压力的视线,心情大好之下,吃早饭时都扬着笑脸。

饭吃到一半,小力进门恭敬道:“谷主,凌克醒了。”

韩无期淡淡点头示意知道了,他便退了出去。

熟人受伤,看她不顺眼的人又不在,竺幽思忖了一下,还是跟着韩无期去了凌克养伤的客房。

杨一波虽走了,但仍是留了一名弟子照顾他。

竺幽本就生得极美,加之武林大会这样的武林盛事一向没有女人参与,那弟子理所当然对她印象很深。见了跟在韩无期身后的她,他莫名红了脸,说了声:“大师兄已经醒了”,将他们俩让了进去,就站在门口当起了门神。

韩无期若有所思地回头看看竺幽,径直走了进去。

凌克果然醒了。他全身都绑着绷带,只露出一张苍白的脸,仍能看出几分俊秀的气质来。

见了韩无期,挣扎着起身想道声谢,无奈牵动伤口,倒抽一口凉气后被韩无期一个手势示意又躺了回去。

“谢谢你,韩大夫。”

韩无期淡淡点头,在他身旁的椅子上坐下,手指搭上了他的脉。

凌克这才看到韩无期身后的竺幽。脸上几分疑惑几分惊喜,交织成极为复杂的脸色。

还是竺幽先笑着打了招呼,他这才笑着点了点头。

“竺姑娘怎么在此?是受伤了吗?”仍是那般彬彬有礼的样子。

竺幽摇摇头,正纠结着措辞,韩无期已收回手,声音淡漠:“她是我未婚妻。”顿了顿,又道:“你的伤势已无大碍,这几日不要随意动作,养几日就好了。”

凌克脸上的神情更复杂了。欲言又止地看看韩无期,又看看竺幽,憋了半天,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低低道了声“恭喜”。

竺幽站到韩无期身旁,居高临下看着他,关切问道:“你怎么如此不小心,竟摔下了山?”

话一出口却后悔了。她纯粹是觉得气氛有些诡异,想找个话题的,脑中却突然闪过在屋顶上听到韩无期与杨一波的对话:“被自己敬重的师父一掌打下山去,不知他醒来该作何感想。”

果不其然,凌克的脸色一下子黯淡下去,嘴张了几张,终是以一句“意外”草草带过。

明明事情就因眼前的女子而起,他却没办法当着她的面说出口,尤其是在得知她即将嫁为他人妇的时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