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正言顺

韩无期带她去的地方,是百草谷的后山。

上一次她曾随他上山采过药,但未登顶,自然不曾想到,相隔一座山之后,会是这样的景致。

竺幽站在后山山顶极目远眺,竟一时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此时的感受。

自山脚下往前,是一大片白色的花田。她站得高,只能隐约看到个轮廓,而花田往前,是一个圆形的湖泊,蓝色的湖水在阳光下宛若一面蓝色的明镜。有风徐徐吹过,那明镜便瞬间破碎,一层一层的湖水堆叠着往前推送,蓝色中夹杂着金色的光芒,碎锦般耀眼。

这一小片景致,就被群山包绕其中。视线看得再远些,隐约能看到群山外围的层层雾气。

竺幽呼吸一滞,顿住了脚步,过了很久才回神,回头看向韩无期,却不知该说什么。

韩无期就站在她身侧,两人并肩站在山顶俯瞰山下的景致,她微红的脸颊在日光下更为娇艳,如同盛放的花,正待人采撷。他心里一动,抿唇静静凝视了她一会,缓缓勾起了唇角。

此刻她望过来,与他视线相对,日光映着彼此的容颜,两人心中皆是一荡。

“这是水晶兰。”他淡淡看着山脚下,“站在此处看最美。”

竺幽恍然,对于植物她向来是没有什么认知的。如今听他这样说,倒是隐约记起,当初石柏中毒,需要配制解药时,他便是从怀里拿出了几株风干的水晶兰。

解毒的关键药材,就在这山谷里,那么大一片,可外人绝难采撷。

看得久了,整个心神仿佛都被那一片花,一片湖吸引过去,身心舒畅,周身浊气都荡涤了去。

“好美。”她由衷感叹。

“竺幽,”韩无期突然开口,嗓音低沉悦耳,响在耳畔,对应此情此景,让人生出几分不真实感。

竺幽转头看他,愣住了。他面上是从未有过的温柔表情,眸光澄澈地望着她,纵然江河广阔,美景无数,他眼中却只有她,只看得到她。

竺幽看着他茶色的眼眸里倒映出她的小小身影,他就站在那里,长身玉立,一身白衣如同谪仙出尘,背景是纯粹的蓝天白云,而他傲然挺立于这浊世之中,对她温柔微笑。

“还记不记得赏月那夜你问了我一句话。”他清润低沉的嗓音悠悠响起,带了些笑意,极为悦耳。

竺幽瞬间灵魂归位,很认真地想了想,最终疑惑地摇了摇头。

韩无期笑意深了一些,缓缓道:“你问我,是不是喜欢上你了。”

“哦!”竺幽恍然,记忆瞬间如同潮水般涌来。那夜她潜入他房中偷看他睡觉,却一时不慎被抓了个现行。她是问过他这么一句话,但当时并未放在心上,转眼便忘在了脑后。

至于后来……她瞬间福至心灵,顺利联想到了屋顶之上,清风徐徐,略显暧昧的氛围下,她有些不自在地与他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医理,沉默片刻后,就听他没头没脑说了一句“是。”

她的眼睛瞬时睁大了。有个答案呼之欲出,在她心里不断盘旋,企图冲出束缚,从她身体里找个出口,可她只是睁大了眼看着他,看着他带着温柔的笑意,薄唇缓缓开合,说出她想听的那一句话。

他说:“那时我便回答了你,今日,我再说一次。我喜欢你。”

世界突然就安静了。竺幽愣愣地看着她,即便理智负隅顽抗,即便内心仍觉不可置信,可他就是那么清楚地说出了这句话,她想听已久的话。

然后,他眼中带了些期盼,头微微低下来一些,一双眼将她望得紧紧,开口道:“你还喜欢我吗?”

竺幽的理智已然神游在外,看着他极致温柔的俊朗容颜,心里有一股暖流迅速四处流窜开来,而后,她轻轻点了点头。

她下意识地就喃喃:“喜欢的,我一直喜欢你。”

下一刻,韩无期唇角上挑,伸手将她揉进了怀里。

温热的怀抱,不同于上次那样激动而失了章法,他将她整个身子牢牢禁锢在怀中,却避开了两人的肌肤直接接触。竺幽眼眶有些热,伸出手回抱住了他,将脸也靠在他的肩膀。

所有的不确定,突然就尘埃落定。她听见他的声音响在耳畔,“谢谢你,愿意来我身旁。”

那样认真的语气,那样动情的表白。

竺幽心里一震,然后心房的某个位置突然狠狠地疼了一下。

他有着那样孤独的灵魂,如今他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救赎,所以喜悦来得那样明显。而她明明终于如愿,让他喜欢上了她,可为什么,会突然那么难过。

“你喜欢我什么?”竺幽声音低低地问。

韩无期沉吟片刻,“全部。”

竺幽一僵,就听他继续道:“长得好,武功好,性格也好。”竺幽心里慢慢升腾起一股自得的情绪,这样被人肯定,还是第一遭。然而他轻笑一声,很快就继续:“我韩无期看上的女子,就该是这样。”

竺幽失笑,所以他喜欢的,是以他的眼光所定义出来的好,归根结底还是自恋嘛!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静静相拥片刻,韩无期长出一口气,松开她,神色是全然的放松。

“终于名正言顺了。”

竺幽愕然,就见他神色坦然地低头看她,“师娘说的,要先确定彼此心意。”见她仍有些不解的样子,很有耐心地解释:“成婚之前的必须步骤。”

竺幽的脸刷的红了。要不要这么快!才刚表白,已经在想成婚的事了吗!虽然这也是她想要的结果没错,但他的节奏也太快了吧!

她深吸一口气,在他身旁坐下,“谁要嫁你了。”

韩无期将她的手包握在自己手心里,似乎是觉得很好玩,手指在她手背上轻轻摩挲,看着她的眼却极深沉:“你不想嫁我?”

竺幽:“……”

学医的都这么直接吗?

还未回答,就听他在一旁喃喃自语,“确实快了些,我会再多给你些时间了解我,然后再让师娘去提亲。”顿了顿,又看向她,“对了,有空让你哥也来百草谷做客吧,他也需要对我多些了解。”

竺幽扶额,半晌,低低应了声好。

于是,某人继续认真玩她的手,隔着手套薄薄的布料,他的体温传递到她手上,十指相扣,竺幽看着他始终带笑的侧脸,心里暖暖的。

原来,他也有如此孩子气的一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