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塞顿开

在与韩无期的关系问题上,山贼竺幽表示很困惑。

曾经她偷看了石柏藏起来的禁书,得知男女之间若情意相投便可有亲密接触,而她在自己为数不多的相关记忆中搜寻了一番,韩无期的不着寸缕的身体她已见识过,(虽然是隔着屏风的上半身),而所谓的亲密接触,他亲过她,又抱过她,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应该算得上“亲密”。可她就是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

而男女情意相投之后又是如何走到男婚女嫁这一步的,其间的空白对于竺幽来说却太过高深。

武学上天赋异禀的竺幽,深深地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中。

师父教了自己不少东西,可是作为一个老光棍,这方面他实在没能教给她任何有用的信息。

所以这一晚,竺幽咬着被角辗转反侧大半宿,依旧没能琢磨出个结果来,一直到了鸡鸣时分,才沉沉睡去。

与此同时,隔着一段距离的韩无期卧室内。

下弦月静静挂在天边,月华似水般自窗台倾斜而入,密密实实铺满了地面,将整个房间照得透亮。

韩无期睁着眼躺了半晌,披了件外衣起身,闲闲倚在窗边看窗外的月色。

一身黑色束身衣,高扎马尾的她,绛红色衣裙姿容艳丽的她,总是挂着明媚笑容的她,故意装着委屈却掩饰不住眼底狡黠的她。许许多多个虚影在眼前一一晃过,他深吸了口气,勾起唇无声笑了。

每一个,他竟都喜欢。他甚至觉得可笑,初见她时为何竟会对她生出那样排斥的心思。

看了片刻,他又躺会床上,笔直地躺好,双眸阖上,呼吸渐渐均匀。

第二日一大早,看诊开始之前,傅秋出门,看到了不知在门口等了多久的韩无期。

他一脸认真,好像抱着极大的决心,要向她请教极为严肃的问题。令她突然想起来多年以前,那个年纪小小却整日绷着一张脸的少年。而他自拜入师门后,便再也不曾对自己露出那样少年老成的神色过。

两人在桌边坐下,韩无期沉吟片刻,道:“师娘,我要请教您一个问题。”

傅秋笑得温和,“什么?”

“徒儿喜欢上一个女子。”

傅秋刚喝的一口水就那么忘了咽下,略带诧异地看着脸上慢慢浮起红晕的徒儿。愣了片刻,心思一转就明白过来,“是竺幽?”

韩无期茶色的眼眸坦坦荡荡看着她,点了点头。

傅秋微微一笑,那姑娘她看着也挺好,长得好看,又透着股灵气,确实是个不错的小姑娘。又抿了一口茶,问自家徒儿:“那你是要问师娘什么?”

韩无期思考了一下措辞,再次一本正经开口:“徒儿是想问,在娶她进门之前,需要些什么礼节。”

傅秋又是一愣,后知后觉明白过来,自己和沈晓峰好像从来没有教过他这方面的礼仪,略略自责之余,看到一向胸有成竹的徒儿露出这样困惑的神色,又觉得有些好笑,声音里也染了一丝笑意,“这么快就确定要娶她了?”

韩无期没有半点犹豫答:“是。”

“那你们到哪一步了?”

韩无期皱眉沉吟片刻,没有作声。

“你拉过她小手了?”傅秋自认为委婉地试探。

韩无期摇头,“不曾。”又皱眉想了想,“徒儿抱过她了。”看她有些诧异的样子,又老老实实道,“也亲过了。”

傅秋一口水呛了一下,自己这徒儿,真是够直接。

“你不会……与她同房了吧?”

韩无期俊脸染上淡淡红晕,极认真地摇了摇头。

傅秋松了一口气,却突然想起个关键问题,“那……你可曾问过竺姑娘的心意了?”

韩无期皱眉,思考片刻后,老实回答,“不曾,可她曾经说过喜欢我。”

傅秋抿唇笑了,那竺姑娘看来也不是个扭捏作态的人。不再调侃自家徒儿,回忆了一下当年自己的经历,其实自己这段着实算不上什么正面教材,她与沈晓峰几乎可以算是一见钟情,而后水到渠成就有了沈陌璃,那以后才成的亲。可自己总不能教徒儿先生米煮成熟饭吧?

更何况,有些事她还没弄清楚。可想了一想,年轻人自己的事,自己跟着瞎掺和什么?有了当年师兄的教训,她是绝对不会作那般棒打鸳鸯的事的。

“男婚女嫁,自然是情意相投的最好。”傅秋看他一眼,眼中盛满了慈爱,“无期,你若确定了各自的心意,总要与她说清楚,定了关系,才好慢慢发展感情。”

想起过去与沈晓峰的一些温情的细节,傅秋又笑了,“等感情发展到差不多的程度了,师娘会为你做主,上门提亲。”

早饭时,竺幽并没有出现。沈陌璃疑惑地问了一句:“幽幽今日怎么还没起,倒是不太寻常。”

傅秋下意识看了韩无期一眼,他却镇定自若地喝着粥,慢悠悠来了一句:“也许是昨晚睡得不好吧。”

话虽这样说,可想到她也许如同自己这般辗转反侧大半夜,韩无期心里还是有些欢喜。面上却不动声色,喝完了粥就去看诊了。

沈陌璃看看师兄,又看看自己娘亲若有所思的笑。更为疑惑。

日上三竿时,竺幽才顶着乌黑的眼圈起了床。

问厨房要了两个煮熟的鸡蛋敷眼睛,竺幽坐在沈陌璃院中,一脸茫然。

“幽幽,昨夜没睡好?”

沈陌璃颇为忧心地探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没有发热。

“唔”,竺幽垂头丧气。

“做噩梦了吗?”

“不是。”竺幽两眼空空,没精打采道:“我在想人生大事。”

沈陌璃默了片刻,勾唇一笑,“莫不是我师兄昨日对你表白了?”

竺幽的眼睛瞬间亮了一下,纠结整夜的思绪霎时清明起来,表白,对了,缺的不就是这个?

她瞬间生龙活虎地站起身,冲沈陌璃感激一笑,身姿轻盈地一路小跑去了韩无期的诊室。

诊室内有淡淡的药香。韩无期时不时问病人些症状,而后用笔写下药方,嘱咐病人去拿药,并交代了后续的注意事项。

竺幽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他端坐在案后,白皙修长的手包裹于银丝手套之内,手指微弯握着笔低着头在认真写东西,同样白衣的童子则站在一旁安静研墨。见她进来,韩无期只淡淡看她一眼,神色未变,继续下一个病人的诊治。

竺幽向童子示意了一下便接替了他的位置,站在韩无期身侧安静地研墨,时不时偷眼看向他的侧脸。

房中光线明亮,韩无期一身白衣,如墨长发以白玉簪挽起,发尾柔顺垂在肩上,黑发白衣,添了几分出尘俊朗之气。从她的方向,可以看到他俊秀的侧脸,皮肤白皙,仿佛泛着柔和的光,睫毛很长,在他抬头低眸之间仿若羽毛般轻轻盈动,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竺幽很为难。

她好不容易想通了问题所在,可又不知该如何做。

在很久之前,遇见他的第一天,她好像就跟他表达过自己的心意,之后又有好几次,可他都恍若未闻。梅娘说,女子要矜持,而如今又有了这般亲密的接触,以往能脱口而出的话她却再难轻易说出口。

可是面前的他,也是喜欢她的吧,不然为何对自己做那样亲密的举动?看着看着,就有些出神。直到对上他淡淡的视线,她才微觉窘迫地低了头。

“好看么?”韩无期淡淡开口。

竺幽的脸有些热,低着头点了点。

“下午带你去个地方。”

竺幽飞快抬头看他一眼,清楚看到了他眼中淡淡的笑意,随即脸一红,又低下了头。

这是……要表白了?她低着头,脸有些红,无声地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