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眼中的我

吃过饭,在童子的指引下一路走到了一处相对僻静的屋子旁。

“竺姑娘,陌璃小姐就在里面泡药浴,你进去穿过那道门就能看到。”

“多谢。”

这是间极雅致的房间。窗幔皆为素白色,银边勾勒。红木制的桌椅一应俱全,桌上摆着一套素白的骨瓷茶具,一眼望过去,极赏心悦目。

沈陌璃给人的感觉一向如此,柔和而素净,丝毫不张扬的性子,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能让人心情平和下来。

竺幽嘴角不自觉染上笑意,走到屏风后的那扇门前,轻轻叩了叩。

“陌璃,我是竺幽。”

有脚步声由远及近,片刻的等待之后,门从里面打开,傅秋笑吟吟地看着她。

“竺姑娘,别来无恙。”

竺幽欠身见了一礼,而后随她进了里间。

偌大的一个水池,热气腾腾,水汽氤氲而上,几乎要模糊视线。阵阵混杂的药草味弥漫在空气中,她是个外行,自然是分不清其中种类的。只是那么多种味道混合在一起,竟让人莫名觉得好闻。

走得近些,水池旁是一个大的镂空屏风,几件衣物搭在上面,皆是素白之色,显见得就是沈陌璃的。而近旁还放了一套桌椅,另有一把躺椅在其侧。竺幽观察了一圈,这才看到水汽氤氲中,那素美的容颜。

“幽幽,你来了。”沈陌璃站在水池中央,只露出一截白皙的脖子。素白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温婉笑容。

竺幽走到水池边停下,也勾唇笑了,“嗯,我来了。”

寒暄了片刻,傅秋出了房,说是要让年轻人好好聊聊。

就这么一个在水里,一个大喇喇躺在躺椅上聊了起来。

“陌璃,吃葡萄吗?”她手里拿了一串葡萄,扬了扬问沈陌璃。

沈陌璃噗嗤一下笑了,“你吃吧,我泡药浴的时候不方便吃东西。”

“对哦……”她挠挠头,这才察觉到一些不好意思,便放下了葡萄端坐起来静静地盯着她瞧。

沈陌璃的皮肤白而清透,看着极薄,吹弹可破的样子,无端就让人生出几分怜惜之心。此刻被水汽熏蒸,她一双美目水光潋滟,一颦一笑都透着让人愉悦的美。

竺幽承认,即便自己是个女人,这样的一个女子也足够有吸引力,更遑论整日与她朝夕相处的韩无期了吧……

被她的直勾勾盯着,沈陌璃有些赧然,下意识将身子往下沉了一些,柔声问:“在看什么?”

竺幽蓦地邪邪一笑,手摩挲着下巴做出一副垂涎的样子道:“小娘子长得如此娇俏可人,当真秀色可餐呐!”

沈陌璃:“……”

她却突然正色道:“陌璃,明日教我做菜吧。”

沈陌璃一愣,有些跟不上她这跳脱的思维,怔忪片刻才温婉一笑,“好。”

从沈陌璃房里出来时,时辰还早。月已不似前两天那般圆,但仍然很亮。

她踩着月色往回走,脑子里仍浮现出方才沈陌璃在水中的情状,心里莫名就有些失落,人跟人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

这么低头走着路,一不留神就撞上了一个温热的东西。

她揉着发痛的额角抬头,对上一双茶色的眼。

“走路都走神,被陌璃的美色折服了?”

竺幽:!!

韩无期抱胸不动声色地看着她,见她眼中一闪而过被拆穿的尴尬,心下便有几分了然,眼中有笑意升腾起来,看着她道:“带你参观一下?”

竺幽自然是乐意的。

月光朦胧,两人并肩走着,耳边是他清润醇厚的声音,他身上淡淡的药香就萦绕在她身侧,她有些恍惚,恍惚中又有些愉悦。

“无期。”她走得慢吞吞的,也没看他。

“嗯?”韩无期侧眸,却见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竺幽依旧直直盯着前方,无视那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想了想,低声开口:“你是不是也觉得,女子就该是陌璃那个样子的?”

韩无期顿足,“也?”

“啊”,竺幽没想到他的注重点是在这里,挠了挠头道:“我哥就是这么认为的啊。”

“你认为陌璃是什么样子?”

竺幽想了想,“温柔,大方,善良,矜持……”说到最后一个词,她好像咬了舌头般突然住了口,明明之前梅娘还教她要矜持,可这些日子她对着他怎么越来越随意了?

将她窘迫的神色尽收眼底,韩无期地地笑了一声,“陌璃她很好。”

男人果然都喜欢那样的!竺幽的肩膀垮了下去。

“可世间女子姿容万千,性格自然也不一而足。原本就没有什么标准可言,而何来比较?”

一番话说得有些饶舌,竺幽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神色突然就放松了,“哦,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月光倾洒一地,面前女子肤色白皙,弯弯的柳叶眉下一双杏目灵动有神,鼻尖有点红,红唇微微扬起,像是在虚心求教,却又带了太明显的期盼。

微一沉吟,他瞥她一眼,“毫无疑问,你也是个女人。”

竺幽愣了,什么话,她当然是个女人!

“还有呢?”她不死心地追问。

“没了。”

所以,他对她的所有认知,就仅仅是,她是个女人?!

真是好高的评价!

她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愣愣地看着他,却见他的脸慢慢凑近,他身上的药香越发浓厚,就连他温热的呼吸,也似要喷薄在她脸上。

她仿若被点了穴,定在原地一动不动,有些紧张,有些忐忑,又有些期盼,可在期盼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心房的位置,渐渐有暖流涌上来,那些凌乱的思绪渐渐平息下去,她整个身心都舒展开来,红唇微微嘟起,静静地等着他一亲芳泽。

却只感觉他微凉的指尖在她脸上一触即收。

猛地睁开眼,韩无期一脸探究地看着她,眼中笑意满满。

他将一枚白色的颗粒举到她眼前,“这是什么?”

竺幽定睛一看,顿时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是刚才吃葡萄留下的籽,居然黏在了脸上!可她还以为他要亲她!

猛地一把拍掉了他手里的葡萄籽,她若无其事道:“你看错了,什么都没有。”

韩无期静静看了她片刻,直到她脸上有红晕晕染开来,“那……你刚才在等什么?”

紧紧闭着的双眼,许是因为紧张,睫毛都一颤一颤的,而红唇微微嘟起,本就是姣好的容颜,那模样,要多好看有多好看。

可那一粒葡萄籽着实碍眼了点。想到刚才的场景,他又沉沉笑了。

竺幽一张脸涨得通红,眼神有些飘,声音却极理直气壮,“都说了你看错了……”

她无法再开口,因为太过震惊。韩无期的脸就近在眼前,他微凉的手指拈着她的下巴,鼻尖自她脸颊蹭过去,而他的唇,慢慢地贴了上来。

似乎有一股热流直冲上头顶,竺幽愣在当场,瞪大了眼睛不知作何反应。而韩无期茶色的眸定定看着她,有极浅的笑意掠过。

那是完全陌生的触感,他的唇温热而柔软,与她亲密相帖。而他的指尖,也仿似带着火,被他触碰的地方慢慢发热,竺幽看着他近在咫尺的眼,蓦地闭上了眼。

他很快松开了她。沉沉的笑声响在耳畔,竺幽睁了眼,却不敢再看他,低着头绞着手指,一张脸通红,就连耳垂也泛着淡淡的红色。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吃我豆腐!

“你刚才不就是在等这个?”韩无期好整以暇地盯着她,声音里有些诱哄的意味。

竺幽从来没想过,看着如同冰山一样的这个男人,竟然有比她还流氓的一面!唇开合几番,却一时找不到话来反驳。

“不早了,送你回房。”

“……哦。”

直到看到她关了门,脸上还有些出神的样子,韩无期转身,勾起了唇角。

果然跟他想象的一样美味。

躺在舒适柔软的床上,竺幽满足地叹了口气。手指不经意抚上唇畔,方才那一幕又浮现在脑海里,不自觉的,脸又烫了。

将头埋进被子里,有闷闷的声响传出来。过了很久,她的呼吸渐渐均匀下来,窗外夜色迷蒙,树影婆娑,而室内熏香袅袅,这个夜,格外地宁静。

梦中,竺幽好像又看到了韩无期,长身玉立,一身白衣衬得他越发风姿卓越。他就站在那里,唇角泛着温柔的笑,看向她的眼神也似写满了千般情意。

他遥遥向她走来,清俊的眉目泛着柔和的光,长臂一身,就将她拢入怀中,唇顺势而下,软软地与她的贴合。

竺幽抱着被子,闭着眼缓缓地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