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日再会

“师兄,我们今日就走?”

“嗯。”韩无期背着手站在院中,视线在不远处聚焦,那个绛红色的身影,忙活了一早上,又是解毒又是找人的,大概是习武的缘故,整个人身姿轻盈而灵动。看着看着,他无声笑了。

沈陌璃走到他身旁,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只看到对面的客房走廊。心思一转,试探着开口:“要不,把幽幽喊上?”

虽已经听她这么称呼竺幽有些日子了,可还是不可避免地心上一麻。韩无期没有转身,音色却极柔和,“喊她做什么?回去给你调理身子要紧。”

沈陌璃垂眸,沉默半响,声音低低的,“我这身子,大概也就这样了。师兄,其实你不必过于……”

察觉到他的视线看过来,沈陌璃住了口。

“这些话以后别说了。”韩无期静静看着她,“我答应了师父要照顾你,自然要对你负责的。何况你只是身子虚弱,并不是什么大病,师兄一定会想办法让你痊愈。”

沈陌璃不再说话。

大约是在五毒岭,傅秋中毒时毒素进了她体内,再加上早产,她出生时脉象极其微弱,几乎是吊着一口气,硬是被沈晓峰用药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但命虽捡回来了,仍是整日弱不禁风的。

沈晓峰为她在百草谷特地辟了个温泉,长年累月投放大量滋补药材,她每月都要在其间泡上五日,才能向正常人的方向靠的近些。

而作为沈晓峰与傅秋的女儿,她虽喊韩无期一声师兄,却是从来不碰医书的。

沉默良久,她低低开口:“师兄,谢谢你。”

韩无期回头,茶色的眸温柔而澄澈,“我是你师兄,自是要当得起你这一声。”

两人在窗前站了一会,视线尽头有个绛红色的影子一闪而过。

沈陌璃侧眸,看到韩无期唇边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眉眼也缓缓舒展开。

收拾完毕后,沈陌璃去客房找到了竺幽。

这还是沈陌璃第一次来找她。竺幽有些错愕,随即笑着迎上来,“陌璃,你怎么来了?”

“我们准备走了。”

“今天就走?这么急?”竺幽脸上的笑意垮下来。

沈陌璃看着她脸上骤然失落下来的表情,拉着她的手问:“幽幽,你是舍不得我呢,还是舍不得我师兄?”

竺幽脸上一烫,不自在地别开脸,“别瞎说。”

“既然如此,我们这就走了,我就是特地来跟你道个别的。”

竺幽看着她起身,欲言又止。

沈陌璃站在原地看了她一会,拉长了音调:“那我走啦。”

竺幽憋红了一张脸,看着地上声音低低的,“你都知道了啊。”

沈陌璃装傻,“我不知道啊。”

竺幽抬起脸,本就娇艳的容颜添了几分红晕,更显娇媚动人。嗔怪地看她一眼,才慢吞吞地开口,“你就别逗我玩了。”

沈陌璃重新走回来拉着她坐下,就见她似极纠结,咬着下唇露出几分窘迫,良久,叹了一口气,“可是你师兄好像不喜欢我。”

沈陌璃不动声色,“你怎么知道?”

竺幽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将她第一次遇到韩无期时他的冷淡说到最近,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对她无意的意思嘛。当然,那些令她脸红心跳的场景,她一概略过了。毕竟即便是现在想起来,仍有些不好意思。

沈陌璃笑了一声,目光真挚地看着她:“我师兄习惯了喜怒不形于色,他那个样子也并不是不喜欢你。”

竺幽眼睛微睁,仍是有些不可置信,“真的?”

沈陌璃想了想,淡笑着开口:“我们今日就回百草谷了,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回去玩玩?”顿了顿,又道:“我师兄也是这么个意思。”

竺幽轻打了一下她的手,“别哄我了,他才不会这么说。”

眼珠一转,又笑吟吟开口:“那我过几日去找你玩。”

这么说定了,竺幽将她送下去,韩无期和傅秋已经等在大厅,行李等物也已搬上了马车。

韩无期仍是一身白衣,逆着光站在厅中,身边不时有人擦身而过,他就那么静静站着,却仿佛与整个尘世的喧嚣隔离开来。

竺幽的心,就突然那么静了一瞬。

一声柔婉的女声响在耳畔,竺幽回神,却是傅秋。

“竺姑娘,难得你与陌璃投缘,有空来百草谷玩,带着你兄长一起。”

竺幽心里有一丝异样一闪而过,但很快被她忽略了。

“好。”她笑得乖巧,眼角的余光看到韩无期的眼神若有若无地朝这边飘过来,又拉着傅秋母女热络地说了会话,才目送着他们出门 。

韩无期走在最后,袖子与她身上的布料相擦。他低头看她一眼,就捕捉到她偷偷看他的眼神。

“偷看我做什么?”清润的嗓音带了些揶揄的语气。

竺幽梗着脖子一脸坦然,“我哪有!”

然后额头上又挨了一下。

竺幽扁着嘴委委屈屈看着他,声音有些低:“夫人和陌璃都邀请我去百草谷玩,我能去吗?”怯怯的,带了丝试探。

韩无期茶色的眸静静看她一眼,有点点笑意点缀其中,“既是她们邀请的你,问我做什么?”

转身欲走,衣袖却被人拉了一下。

他回头,看到她一脸认真地看着他,“你同意,我才去。”

韩无期看了她一会,轻轻点了点头。

竺幽立时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既然你这么盛情地邀请我,我就勉为其难去看看你们好啦!”

韩无期失笑,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看着她那般生动的笑脸,忍不住就伸出手,又在她额头弹了一下。

直到他们的马车消失在视线中,竺幽才走回客栈内。

竺青调侃的语气响在耳畔,“舍不得他?”

竺幽推他一把,“去你的!”

竺青却不依不挠,跟在她身后进了房,“是谁望着那马车都快变成望夫石了?”

竺幽回身,作势就要开打,他忙喊停,神色认真起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竺幽走到桌边坐下,也安静下来,静了一瞬,抬头时眼睛里绽放出坚定的光,“师父的人总共有多少?”

竺青伸出一只手,“五万。不过目前都分散在各个城镇,要全部召集起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竺幽点点头,“我们先回安宁寨。”

花都的景色渐渐远去,马蹄声阵阵,扬起尘土无数。一声一声有致的马蹄声下,竺幽一身绛红色纱裙端坐马上,长发在风中扬起,她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睛直直看着前方的路,仿佛只是在专心看路。

竺青行在她身侧,与她并肩策马而行。

他脑中浮现出那晚看到的场景。一白一红两道身影,并肩坐在屋顶,远远看着明亮的月色,竺幽低垂着头,偶尔抬头看向韩无期的脸。也许她自己都没发觉,她看着他时,总是带着笑的。而韩无期就在她低头的间隙,垂眸看着她安静的侧脸,目光专注而温柔。

“小小。”他突然开口,看向策马疾驰中的红衣女子,“其实我觉得韩无期不错。”

竺幽愣了一下,手中马鞭高高扬起,甚至脸都没有转过来,紧抿着的唇缓缓吐出冰冷的话,“做戏而已,不必当真。”

竺青只好沉默。

良久,他眼睛看着前方,语气温柔:“无论什么时候你想喊停,都可以。”

竺幽只紧紧抿着唇,没回答。

傍晚时分到了安宁寨。又热闹了一番,吃过晚饭,两人拎着灯笼走向后山。

木苏山本就地处偏僻之处,而因山上有这么一个寨子,更是少有人经过。走过狭长的山道,树木越来越密集。而后他们停了下来。

竺青伸手拨开山壁上密集的缠绕不休的藤蔓,露出一个石门来。气沉丹田,力集于掌中,缓缓转动石门旁同样被藤蔓遮盖的一个小机关,一阵轰鸣声后,石门缓缓地开了。

穿过一段阴暗的甬道,视线豁然开朗。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校场。这是一处空阔的谷底,可容纳万人训练。

竺幽看着眼前的景致,缓缓露出一个笑,“这个地方,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竺青与她并肩站着,这是师父留下来的校场,当年他被贬官之后,追随者甚众,他遣散了一部分,最终跟随他的仍有五万人。一群人藏在深山中,修建了这个地方,却一次也没有使用过。后来,师父又让那些部下各自回了家。

而如今,他们终于要用到这个地方,用到这些人。

“竺青,我们一定会成功的,对吗?”像是在问他,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竺青看她一眼,缓缓点头,“是,我们一定会成功。”他同样平视着前方,声音柔下来,“我们等你的好消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