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仇旧恨

因出了这场意外,为沈陌璃的身体考虑,回百草谷的日期被延后,韩无期预备将她的身子调养好了再上路。

而竺幽二人也在客栈多住了几日,竺幽每日都找着借口去看她,竟十分投缘。

这一日竺幽又去了后院,沈陌璃身子已经调养得差不多了,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一个人一壶茶,悠哉地晒太阳。

见她来了,面带微笑站起来,视线落到她手里的盒子,有些疑惑。

竺幽献宝一样把盒子打开,里面是几块精致的糕点,色泽金黄,其上点缀几粒芝麻,看着就让人很有食欲。

“这是珍味斋卖得最好的黄金酥,你尝尝。”

沈陌璃素手拈起一块,日光下那糕点泛着柔和的光,层层酥皮有致地堆叠起来,光是外观就能引人食指大动。

“听说珍味斋的糕点一向有很多人排队的,你排了很久吧?”

竺幽也笑,“没多久,今天正好人少,去得早不如去得巧。”

沈陌璃便不再多言,咬了一小口,酥中带脆,香味浓郁却不腻。如水墨画一般雅致的眉眼舒展开来,竺幽在一旁看着,感慨颇多。

她怎么能什么时候都那么好看优雅!

“好吃吧?”

“嗯。”点点头,沈陌璃又从盒子里拿出一块递给她,“幽幽,你也尝尝。”

女子之间的友谊来得十分快,这样亲昵的称呼一度让竺幽有肉麻的感觉,可那肉麻中,又有些微微的愉悦感。

她接过糕点,正要大快朵颐,手已送到了唇边,却突然一顿,学着沈陌璃的样子小口小口地咬着。

沈陌璃笑,“幽幽,其实你很好,不用做这些改变。”

被人撞破心思的尴尬一瞬袭上她的脸颊,竺幽欲盖弥彰般大咬了一口,含糊着道:“没有啊,怎么会。”

沈陌璃只是笑。

过了一会,竺幽有些犹豫地开口:“陌璃,你能不能教我做菜啊?”

上次回了安宁寨,她又心血来潮做过一次菜,看着石柏僵化般的脸,她好奇之下自己尝了口,果然……很xiaohun。

再想起那次做早点给韩无期吃,她顿时有冲动找个地洞钻进去。

“好啊。”沈陌璃温柔地看着她,“有空你来百草谷做客,我教你。”

“有空有空,我很空!”

沈陌璃又笑了。

“竺姑娘来了。”

二人抬头,傅秋慢慢走过来,仪态端庄,嘴角噙着笑,与沈陌璃依稀几分相似的脸上是同样温和的表情。

“夫人。”竺幽起身,眉眼舒展。

三人坐在一处聊些无关紧要的事,傅秋有意无意地问了句:“竺姑娘,不知令尊是否安好?”

这话问得没头没脑,竺幽未多作犹豫,语气淡淡答:“家父已经过世了。我与哥哥流落在外多年,五年前才被安宁寨寨主所救,现在在安宁寨生活。”

傅秋若有所思地看她一眼,“是我唐突了,竺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竺幽淡笑,“无妨,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很多事我都不记得了。一直跟着哥哥生活,家里的事,我并不知晓多少。”

傅秋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她一会,唇角扬起笑意,“竺姑娘既然与陌璃如此投缘,以后可以常来往。”

“嗯!”竺幽抬眼看她,眸中晶晶亮亮的。

这母女二人,都很上道嘛!

傅秋心中疑惑渐深,竺青的脸,与故人太过相似,可据他所知,那个孩子倒是没有什么妹妹的。

此事略过不提,三人一直坐到日暮时分,傅秋盛情邀请竺幽与竺青二人一同用餐。

五人坐在同一张大圆桌旁,桌上菜肴精致,气氛算得上融洽。

竺幽时不时地就看一眼韩无期,经过这几日的相处,沈陌璃与韩无期看着好像就是寻常的师兄妹关系,但沈陌璃于他无意,不代表韩无期也无情。

毕竟他在沈陌璃面前,向来是那样温柔。

而他这些天的态度,又实在令她琢磨不透。

她想起两天前的一个午后,她与韩无期一同出门买药,回来的路上她装作无意地问:“陌璃那样的女子,该有很多人喜欢吧。”

当时韩无期脸上的表情,她至今想起来心里仍有些堵。

“嗯,陌璃长得好,性子也好,来提亲的人数不胜数。”

竺幽有些闷闷的,“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女子吧?”

韩无期眸中有探究的神色,又带了点笑意,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点了点头。

此刻他坐在她对面,俊朗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时不时地拿起筷子夹菜,像是察觉到她的视线,淡淡地朝她的方向看过来。

竺幽忙低下头装着认真吃菜。

过了片刻再抬头,韩无期仍定定地看着她,眼中笑意盈然。

竺幽的脸很没出息地烫了。

而一旁的竺青,看着他们俩之间奇怪的互动,疑惑地看看她,再看看韩无期,撇了撇嘴正要移开视线,目光却突然移到韩无期身旁的沈陌璃身上,她一如既往一身白衣,小口小口地吃着菜,动作乖顺而优雅。

像一只猫。

察觉到他的视线,朝他看了一眼,温柔地展颜。

竺青愣了一下,生硬地移开了视线。

自然就没有意识到,一直静静观察着他的傅秋。

太像了,太像了。

饭桌上,众人心思各异,还是竺幽最先察觉不对。

门口有人进来,短暂的喧嚣后,她敏锐地察觉到一股冰冷的视线。

这感觉,太过熟悉。

她缓缓转过头去,果然看到了一身黑衣的程复一行人。

程复的眼细细眯起,冰凉的视线扫过桌上的每一个人,在傅秋身上顿了一顿,最终与竺幽视线相接。

死女人,又见面了。

而后,自发自觉地走到她身旁,手下立刻搬了张椅子过来,他很自然地坐下。

先前来花都时有些事没办完,所以留了几个手下在这里处理,当他得知韩无期一行人出现在花都时,心情复杂难以言喻。于是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新仇旧恨,是时候算清了。

因这不速之客的到来,饭桌上的气氛一时有些诡异。

傅秋最先开口,语气有礼,“不知这位是?”

程复冷冷看她一眼,但还是开了口:“医仙堂,程复。”

傅秋点点头,这医仙堂她是听过的,狂妄得很。这人也一如传言般傲慢无礼。不过他此番动作,倒不知为何。

竺幽已经习惯了他这样的做法,好整以暇地看着他道:“上次荡秋千没玩够?想再试试?”

程复的脸一黑,看向她的眼神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但终究是忍了。

他直直看着傅秋,语气冷冷:“这位是?”

傅秋报了名号,而后看着程复脸上骤然闪过的复杂神色。

“你是傅秋?”

傅秋略略皱眉,但涵养极好的她还是选择无视他的无礼。

他却又开了口:“你可还记得程漠南?”

傅秋一愣,看向他的眼神带了些锐利的光。

“你是?”

“我是他儿子。”

傅秋愣了。

面前这年轻人眉眼细长,狭长的眼微微眯起,眸光闪动,视线似乎都是阴沉沉的。细细看,是有点那人的影子。

程漠南。

“他……还好吗?”

程复不动声色,一双眼紧紧盯着她脸上的每一个细微表情,想从中看出些端倪来。

“他死了。”

傅秋面上突然涌现出淡淡的忧伤,但也只是极快的一瞬,很快就没了痕迹。

“你不问我他是怎么死的么?”

傅秋对上他的眼,那双眼与程漠南很像,先前没注意,如今上了心,却是越看越像。

“他……是怎么死的?”

程复面上涌起一丝玩味的笑,冷冷地看着傅秋道:“他一生不得志,郁郁而终。”

傅秋垂下了眸。

晚饭不欢而散,傅秋很早就回了房,最后只剩下竺幽竺青与程复坐在桌旁。

看着她唇角灿烂的笑,程复往边上挪了挪,得意笑道:“死女人,我全身上下都沾着毒粉,你休想再碰我半分。”

竺幽也笑,手向腰间摸去,“收拾你,何须用手?”

程复眼明手快闪开,身后几个手下已聚了上来。

竺青也自座位上站起,向程复抱拳道:“在下竺青,是竺幽的哥哥,久仰医仙堂大名。”

程复看向他,心情愉悦,这男人倒是很有眼色嘛。

当下也回了个礼,语气虽傲慢,态度却是极好的。

“喂,他可是欺负过你妹妹的人啊!”

竺青侧眸瞥她一眼,谁能欺负得过你?

程复却看不懂他们之间眼神的交流,站在远处对竺幽喊道:“我们的恩怨来日再算,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大厅。

竺幽疑惑地看了他半晌,他这样无聊的人,还能有大事要办?

而此时的傅秋,独自回了房中,面对一盏孤灯,往日种种尽皆涌上心头,一时唏嘘无限。

执拗如他,终究没能挣脱心魔。

这又该算是,谁的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