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斯

韩无期坐在床边,床上的女子静静躺着,苍白的脸上有不自然的红晕,眉心微蹙,她紧紧闭着眼,睡得却不安稳,羽睫轻颤,好像在做什么梦。

浓黑的药汁已经熬好,他耐心将药汁吹凉,再用勺子送到她唇边。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中药味,勺子停在她唇畔,却无法再进半分。她紧紧抿着唇,黑色的药汁自她唇角流淌而下,又被他以锦帕细细擦去。

韩无期看了她半晌,紧抿着唇不说话。

门吱呀一声打开。

他反手将药碗放到一旁的桌子上,身子被人猛地一推,退开两步站定了看向来人。

竺青眸光清冷地仔细看了竺幽一会,抬眸冷冷地望向他。

“抱歉,我并不知道她会这样执拗。”

竺青有些想笑。

她在雨里淋了一整夜,就换来他一句不知道?

视线又落到沉睡着的女人身上,既然这么辛苦,为什么还要坚持下去?

值得吗?

在床边坐下,他端起药碗,手上微微用力,将她的下颌往下拉开一些,一勺一勺,细心而温柔地将药汁悉数喂了进去。而后用锦帕将她唇边残留的药渍擦去。

再次转身面向韩无期,他依旧是那般云淡风轻的样子,只一双眼定定看着床上的女人,薄唇紧紧抿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正想下逐客令,身后突然有一丝微弱的声音传来。

“无期……对不起。”

竺青愣了一瞬,同时看到面前那一贯面无表情的男子眼中,终于有了些不一样的情绪。

在心里低低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起身,走过他身边时说了句:“你陪陪她吧。”

头也不回地就出了门。

室内又恢复了安静。

韩无期静静坐在床边,她只是受了点风寒,此刻身子有些烫,因身体底子好,喝上两次药就会好。

刚才说完那句梦呓般的话,她又沉沉睡了过去,嘴唇有些干,一道道唇纹过于刺眼。

他将帕子沾了水,在她唇上轻轻蘸了蘸。

许久,床上的女人睫毛一阵颤动,紧闭的眼慢慢睁开。黑眸中带了些迷茫,仿佛适应了一会,才与他的视线相接。

“无期……”

韩无期握住了她的手,轻轻摇了摇头。

竺幽的眼睛一瞬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握着自己的手,黑眸转动,突然就不能言语。

“你怎么这么傻。”韩无期这句话,再次让她心头一震。

他从不曾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也从不曾用这样的语气与她说过话,她是烧糊涂了么?

虚弱地抬起左手,抚到自己脸上,缓缓的,用力地掐了一下。

“好疼……”竺幽痛得呲牙咧嘴,同时看向他的眼神充满了疑惑。

可他的脸上已恢复了波澜不惊,刚才的一切仿佛只是她一个人的幻觉。

“她……怎么样?”竺幽听见自己有些沙哑的嗓音。

韩无期侧眸看她,“已经没事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陌璃从小就爱钻研厨艺,这次是研制了新的调味包,想让我尝尝看的,故意没当着我的面,也是想看看我能不能分辨出来。”他面色淡淡的,竺幽却突然觉得心里有点涩。

陌璃……是了,他提起她的时候眼睛里有笑意,她马上想起,昨日在雅间门口透过帘子看到的,韩无期脸上淡淡的笑意。

她垂下眼眸,声音有些低:“她是?”

“我师妹。”

师兄师妹,这样的身份,好像古往今来就是感情的催化剂。

“嗯。实在对不住,我会去向她道歉的。”竺幽抬起脸看他,虽然心里有些难受,但毕竟是自己闯的祸,她不会躲避。

韩无期起身,深深看她一眼:“你好好休息。”转身之前,眼中似有微光一闪而过,“以后别再这么傻。”

门口的人影已经看不见了,竺幽仍有些恍惚。

刚才那个,真是韩无期?

怔愣间,门又被推开,竺青冷着一张脸进来,也不看她,径直在床边坐下。

她有些心虚,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后者纹丝不动。

“咳咳……”有些沙哑的嗓音,咳嗽声都带了虚弱的味道。

竺青转头看她,她苍白着一张脸,扁着嘴委委屈屈地看着他。

又来了,每次都用这一招,这个女人。

俊脸仍绷着,眼神却软了下来。竺青笑得无奈,在她额头狠狠敲了一下,故意冷着声音道:“不许再有下次。”

竺幽睁大眼,双手举起来,认真道:“没有下次了,我保证!”

每次都是这样信誓旦旦的答应的,可每次……

竺青看住她,眼神里有探究的意味,“你该不会真的喜欢上他了吧?”

竺幽一愣,飞快出声狡辩,“当然没有,这是苦肉计,苦肉计懂不懂!”

他没再问她,只看着她低头生硬地转移话题的样子,抿紧了唇。

其实他何尝不想,她能放下那些担子,开开心心地,做心之所想。

无妨,她要怎样,他都会陪着。

午后服过药,竺幽又躺了一会,舒展了一下筋骨,就感觉身子好多了。

因她一直坚持,竺青只好陪她去了沈陌璃住的后院。

院子里栽着几棵桂花树,微凉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桂花香,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药味混杂其中,从前方紧闭着门的屋内传出来。

脚步顿了顿,调整了一下心情,竺幽深深吸了口气。

诚心诚意地去给人道歉,这样的事还真是第一次啊。

唇角挂上浅浅的笑意,正要举步,面前的房门吱呀一声开了。

傅秋站在门口,疑惑地看了二人一眼,在视线触及竺青俊朗的脸庞时,微微一愣,而后不动声色转开。

“夫人,我来看看陌璃。”

竺幽坦然地看着她,语气真诚,心里有浅浅的自得,也不是那么难嘛。

来之前,她想过很多,对方生得那样柔弱,想必性子也该是温婉可人的。往坏了想,就算对方蛮不讲理,拒绝接受她的歉意,大不了让人还回来就是了,她这身板,受人一掌还是没有问题的。

傅秋朝她淡淡一笑,将房门开了,做了个邀请的姿势,转身进了房。

绕过一道屏风,就到了里间。

沈陌璃半躺在床上,一身素白纱裙,衬得脸色愈发苍白。

见到他们,明显一愣。

竺幽心里突然就没了底。

面前这个姑娘与她是完全不同的类型,水墨画般清新雅致的一张脸,只消一眼便能让人生起怜惜之心。

她昨天到底是在什么样的心态下,对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下了狠手?

原本预想好的话突然就说不出口了。犹豫了一瞬,面前的女子却突然笑开,笑意如同水光潋滟,在她眉目精致的脸上缓缓晕开,让人移不开眼。

“竺姑娘,昨日是个误会。”

竺幽的脸突然就红了。

她知道是个误会,不然还来道歉干嘛……可是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了啊!

身旁一声清润的嗓音响起,竺青彬彬有礼地向沈陌璃行了一礼,语气歉然道:“都是舍妹太冲动,冲撞了姑娘,还望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竺幽瞥他一眼,忙跟着表达了歉意。

沈陌璃好听的嗓音再次响起,带着些笑意,仿佛一道暖流涌过竺幽心头。

“师兄已经跟我解释过了,竺姑娘性子直爽,才会有昨日那一出,我已经没事了,倒是竺姑娘,身体可好些了?”

沈陌璃看着她的眼神,温柔而真诚。

竺幽脸又是一红,连带着出口的话也有些不连贯:“好了好了,都好了,你……还是要跟你说声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门口又有脚步声响起,沈陌璃刚想说什么,抬头看了一眼,柔柔喊了声“师兄。”

竺幽背脊一僵,突然有点不敢抬头。

“身子可好些了?”

沈陌璃笑,“好多了,有师兄在,还有什么好担忧的。倒是竺姑娘,昨夜淋了一夜的雨,师兄要好好照料着些。”

竺幽立时感觉到两道灼热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

韩无期的声音里有淡淡的笑意:“她没事。”

言下之意仿佛就是:她身子硬朗,淋了场雨而已,不碍事。

竺幽手紧了紧,斜眸瞥到身旁竺青有些不悦的脸色,忙开口:“那沈姑娘你好好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了。”

拉了拉竺青的袖子,竺幽朝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傅秋行了个礼,退了出去。

出了门,竺青脸色有点冷。

“他过分了。”冷冷的语气。

竺幽有些无奈地笑着看他,自小他们俩便打打闹闹的没有一点主仆的区别,但向来他便是最见不得她受委屈的那一个。

“这件事是我不对,要是换成你见我被人无缘无故打了,怕早不是这样的态度了。”

竺青略想了想,也释然了。

“不过那个沈姑娘,真的是我见犹怜,女子生成这般模样性子,真是难能可贵。”

语气里竟有些若有若无的艳羡之意。

竺青斜眸看她一眼,声音已恢复了玩世不恭:“这才是女子该有的样子。”

竺幽尚沉浸在见了沈陌璃之后的惊叹中,待回过味来时,立马抽身追逐竺青而去,两个人笑闹着跑远了。

一旁的屋子里,韩无期静静站在窗口,看着走远的两人,眼中渐渐有笑意升腾起来。

还是这样没心没肺的样子。

“无期。”

傅秋沉稳的嗓音传来,韩无期收了笑意,回头等她开口。

“那两个孩子……是什么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