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故人

两日后,木苏山。

暮色沉沉,夕阳将最后一点光芒无限拉长,斜斜照在木苏山顶,投落下一片巨大的阴影。

竺幽负手站在寨子门口闲步走了片刻,时不时抬头望一眼。

不多时,一个黑色的影子渐渐出现在视线中。

她唇角微微上勾,弯起的眉眼透露出淡淡的喜意。

竺青自马上跳下,风尘仆仆的脸上挂着那熟悉的玩世不恭的笑,径直走到她面前,手搭在她头顶使劲揉了揉。

第一下没躲开,竺幽很快反应过来,闪身向一边的同时两指并拢,飞速点向竺青的身体。

渐渐暗淡下去的日光下,两道影子在地上缠绕片刻,又分开。

竺青俊朗的脸上有些无奈的神情,勾起唇角似笑非笑看着她,凉凉吐出一句:“就韩无期碰得,是吧?”

竺幽没好气地扫了他一眼,闹够了,站定在原地,拿起一旁椅子上凉好的茶水递给他,眉眼弯弯。

竺青毫不客气地接过,仰头喝了几大口,再看向她时沉默了片刻,故作高深地看着她,直到她等得没了耐性,才不慌不忙开口:“事情差不多已谈妥,云公子这几日会来花都,他要见你一面。”

竺幽一愣,旋即点头,这么大的事,原本就应该是她去的。

竺青却一把扣住她的肩膀,头凑过来,手在她肩膀上按了按,清润的嗓音响在耳畔:“伤好了?”

竺幽一愣,笑着点头:“早好了。”

他这才重新站直身子,脸却仍绷着,语气也有点沉:“不要再有下一次了。”

竺幽乖巧点头,心里暖暖的。

吃过晚饭,两人坐在屋后的杏树下,闲闲聊起这段日子的见闻。

程复那段她草草提了一下,但竺青仍是抓住了关键点,“他在你全身绑了铃铛?哈哈哈!”他从未见竺幽吃过瘪,那程复简直是个人才!

竺幽斜眸扫他一眼,抿着唇不说话。

他这才坐直了,敛了笑意让她继续开口。

语毕,有短暂的沉默。

竺青嘴角抽了抽,抬手拿了茶杯润润喉,真心实意说了句:“他好惨。”又看了她一眼,再次真诚道:“最毒妇人心。”

竺幽毫不在意,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向远方看了一会,语气淡淡开口:“我们进展如何了?”

竺青正容,看向她的眼神里少了些玩笑的成分,随即开口:“已说服了先帝在世时的三位得力部下,其中淮南大将张文远手里有一支三千人的队伍,而原兵部大臣莫元许表示,他可以联络到以前的部下。另外还有皇城侍卫官徐海,他可以调动皇宫内全部侍卫,但人数不多,大概只有两百人。”

竺幽点点头,“云公子那边怎么说?”

竺青脸上又浮现出玩味的笑,淡淡开口:“他说他可以援助我们十万人,至于条件——”

他顿了顿,“条件要跟你当面谈。”

竺幽一愣,点点头示意知道了,而后垂下头,不知在想什么。

“你跟那韩无期如何了?”

带了些戏谑的声音响起,竺幽低垂着头把玩手里的杯子,声音淡淡的:“没怎么进展。”

耳边传来一声低笑,竺幽有些恼怒地抬起头,却见竺青敛了笑容静静看着她,难得的正经样子。

“我还是那个意见,不必走这么曲折的路,我们可以想别的办法。”

她眼睛看着远处,眼神却空茫茫的,半晌,与他视线相接,目光沉静道:“这是最稳妥的法子。”

竺青不再说话,看着她方才不经意流露出来的一丝惆怅,心隐隐沉了沉。

最稳妥么?

又过了一日,竺青拿了张纸条来找她,“云公子明日到花都。”

竺幽点点头,交代石柏料理寨子的事情,两人策马,于第二日中午到了花都。

仍是那间悦来客栈。

竺幽二人进了门,上了二楼,由小二带着进了雅间。

掀开门帘,露出里面一个身着浅紫色锦袍的侧影。

滚银镶边的宽大袖袍口,露出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指节分明,随意摩挲着手中的骨瓷杯。视线往上,乌黑发丝用玉冠束起,两根玉白的丝带垂落下来,与垂落的发丝一起柔柔披在肩上,他只是很随意地坐在那里,可他身上慵懒华贵的气质,掩也掩不住。

听到声响,他淡淡侧过头来,长眉微挑,略略上挑的眼中有澄澈而温和的光。视线相接,他好看得过分的唇角微微一勾,黑眸中已有笑意蔓延开来。

竺幽一愣,回头看向竺青,后者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她再次回头对上面前那人的眼睛,有些难以置信,默了片刻,有些不确定地开口:“云歌?”

男子起身,缓步走到她面前,视线胶着在她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好久不见,小小。”

事情变得很微妙。

竺幽从不曾想过,那位云公子,竟会是她幼年时一同玩耍过的云歌。

事情要追溯到十年前。

正赶上宫女出宫省亲的日子,她换了身宫女服,混在如潮的人群中,踏着大理石的地板轻快地出了宫,甚至没有喊上竺青。

虽身形小了些,到底人太多,竟没有人认出来。

在集市上东看看,西看看,买了不少小玩意,直到最后再也拿不下。

天色将黑,她却还不想回宫。多难得的出宫机会啊,要好好玩玩才是。可是回去太晚了若是被发现,竺青会被罚。

上一次她闯祸,竺青可是被打了二十板子的,最后血肉模糊的背,她捂着眼睛根本不敢看。

心情明显低落下来,她沿着出来的路往回走,日影渐渐西斜,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走出太远,自己迷路了。

正四顾间,突然听到一声细细的**声。

她当下将买的一堆东西丢在一旁,猫着腰轻手轻脚走过去看。

狭窄的弄堂里,光线昏暗,两个人弯着腰对着地上的人说着些什么,形容凶恶。

又走近了些,她才看清,其中一人揪着地上那小小的人,嗓子有些尖利,听得人格外不舒服。

“再不松手老子可就不手软了!”

定睛看去,地上那人蜷成小小的一团,被尘土弄污的衣服依稀还能看出原来的料子,价格不菲。低着的头发丝凌乱,看不到脸,只能看到他手紧紧握着,保持着那个僵硬的动作动也不动。

想来是哪家的公子哥独自出门,被人盯上了。

眼珠转了转,她走得远些藏在屋子底下,沉着声音喊了声:“这里有人!”

而后将手掩住唇,鼓着腮帮子动作了一番,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巷子里那两人慌了,伸手狠命拽了一下地上那人,仍是没拽出他手里的东西,只好骂了声晦气,拿起地上从他身上抢来的钱袋,从另一个方向跑了。

过了半晌,地上那人动了动,抬起一双亮若星辰的眼,却对上一张好奇的脸,愣住了。

竺幽蹲着看他,小小的少年,脸上沾了尘土,看不清原来的相貌,那双眼却是极亮。

她抿了抿唇,眉眼弯起,向他伸出手道:“坏人跑了,你安全了。”

将他从地上拉起来,她才发现少年长得很瘦弱,手臂细细的,看着她的眼神中有些防备。

她跑了出去,将刚才扔在一边的一堆东西又抱了过来,蹲在地上挑了半天,拿出一袋糖递给他,眉眼弯弯:“请你吃糖!”

少年愣了一会,伸出手缓缓接过糖。

渐渐黑下来的天色下,两人坐着吃手里的糖果,竺幽心情很好,看着远处,嘴里鼓鼓囊囊的,说话也有些含糊。

“你刚才死死抓在手里的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吗?”

少年愣了愣,将手心缓缓摊开,一块通透的玉佩。

“是啊,很重要。”

他将玉佩放进怀里装好,看着认真吃糖的竺幽,声音细细的,“刚才没有人过来,对吗?你……”

竺幽转头看他,腮帮子飞快动作,将嘴里的糖咽下,用手掩着唇发出一阵脚步声。末了,露出两颗小虎牙看着他笑,“这个叫口技,最近新学的。”

小小的云歌认真看着她弯起来的眉眼,蓦地就笑了。

此刻两人坐在宽敞的包厢里,日光温柔,空气里还有淡淡的花香。

竺青坐在一旁闲适地剥着瓜子,时不时看看两人。

见到云歌的时候他也愣了,故意留着不说,就是想给竺幽一个惊喜。

不过,既然云歌的身份如此,那当年……

他斜眸看了云歌一眼,淡淡将视线投到窗外——今时彼时,追究无益。

“这些年,你受苦了。”云歌的声线一如他温润的外表,温柔中透着些暖意。他用眼神勾勒着面前女子的容颜,这么多年没见,她竟出落成了这样绝代风华的样子。

乍见故人,竺幽心情显然也很好。

他变了很多,当年瘦瘦小小的少年,已经长成了高大俊朗的样子。只是那双眼,依然如当年那般璀璨夺目,仿佛蕴育着万千光华。

“还好。”她淡淡回答,许是多年未见,终究是多了些生疏。

“我从来没想过,你竟就是云公子。”

云歌微微展颜,温和地看着她道:“当年身份尴尬,实在不适合对你说。”

竺幽点头表示理解,再次看向他的眼神里少了几分随意,多了些认真,“竺青已经与你说过了吧。”

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伸过来,将她面前的茶杯满上,清清淡淡一声“嗯。”

放下茶壶,他抬头看她,眼中仍是化不开的笑意。

“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好。”

云歌微微挑眉看向她,声音里也浸了笑意,“你不问我?”

竺幽端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看向他的眼睛清亮逼人。

“不需要。”

不是不好奇,而是,她还有什么好失去的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