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不乖的小子

程复在半空甩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而后缓缓滚落在地。

捂住酸痛的肩膀,他面容扭曲地抬起头,面前站着的女子,手执长鞭,红衣乌发,一双杏目闪着危险的光,。

不是竺幽又是谁?

因疼痛而眯起的眼越发阴沉,程复冷冷开口:“死女人,做什么?!”

竺幽蹲下身,黑色的鞭身柔韧性极好,在她纤细的手指间变换着各种形状,最后弯折成一个圆,刮擦在他脸上,竟是光滑的触感。

程复怒极,一把挥开她的鞭子,双眼迸出恼怒的光,几乎要将她吞噬。

“你下的药?”空灵的声音,隐隐有些笑意。

不知怎的,程复却好像听出了些危险的讯号。

但人虽受辱,风骨仍在,他扬着头与她对视,黑眸中几多戏谑,唇角一弯,沉沉笑开,“滋味如何?”

竺幽唇边的笑更深了几分。

“你可还记得我说过的话?”

若是我不放呢?

我本来想说,等我恢复了功力,定要将你吊起来打。

所以她现在已经恢复了……

听手下说过,她的武功很高,甚至可以跟武林盟主对上很多招……

程复默默往旁边挪了挪,声音低了些:“你不是说不计较了么……”

竺幽静静地看着他挪得越来越远,眼中笑意愈发地深,“本来是这样,可是你怎么就是学不乖呢……”

话音未落,她向一侧猛地一闪身,躲开迎面而来的一蓬灰色烟雾,她轻嗤一声,手腕一转,手中鞭子一挥,程复整个人又被卷了起来。

很快,程复靛青色的外袍被脱掉。

这个女人,怎么战斗力这么惊人!他手脚并用地爬起来,自怀中掏出各式毒药向身后挥洒出去,可她手中鞭子舞得极利落,他只看到面前黑色的光影缭乱,待一切沉寂下来,她娉娉婷婷站着,敛了笑容安静看他一眼。

不慌不忙地将他的外袍撕成长条,再打了几个结,用手拉了拉,不错,很结实。

她向他的方向逼近,娇俏的脸上是全然无害的笑容。

“你、你做什么!”程复步步后退,直到后背碰到身后粗粝的树干。

一阵天旋地转,再睁开眼时,整个世界已经翻了个个儿。

他动了动,头一阵晕似一阵,抬起头微微向上望,脚被她用衣服撕成的绳结绑着吊在了树上。

“死女人!你放开我!”

竺幽倒置的脸在面前言笑晏晏,看着他眉眼弯弯背着手欣赏了一会,满意地举起了手中的鞭子——

“啊啊啊!你到底是不是女人!赶紧放我下来!”程复大喊,身子剧烈动作,整个人在空中晃荡不休。晃了片刻,自己也晕了,仍是睁大眼死死瞪着她。

竺幽似浑然不觉,唇角弧度依旧,眼睛亮亮的,心情愉悦地用鞭子卷住了他的肩膀。

“啊!”

在一阵撕心裂肺的嘶吼声中,程复整个人被卷着,以被绑的脚为固定点在空中转动了十圈。

凉风阵阵,远处隐隐传来鸦鸟“啊、啊”的叫声。

竺幽满意地收了鞭子,而被吊着的那个人在终于停下晃动后一脸惨白,扁了扁嘴,微微偏过头,吐了。

竺幽掩着鼻站得远些,一边将鞭子盘回腰上,一边笑容甜甜地道:“好自为之。”

程复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忿忿地看着她背转身离开的身影,一时心头火气,恶向胆边生,颤颤巍巍从怀里掏出一个粉末包,然后用尽全力向她兜头一甩——

竺幽像是背后长了眼,绛红身影翻飞开几丈远,又走了回来,眼睛细细眯起,唇角又勾起了那瘆人的笑:“怎么办呢,你还是学不乖……”

程复下意识要后退,可身子被倒吊着,根本退无可退。

面前女子唇角的笑意加深,他还未反应过来,天地又是一阵反复旋转。

十五圈。

最后,他整个人已彻底没有了力气,恍惚中竺幽弄断了绑着他脚的绳结,他扑通一声坠落在地,扬起一地灰尘。

“再玩下去我怕你这小身板吃不消,下次吧。”

拍拍手,她步履轻盈地向马车走去,高高扬起的发尾在风中扬起愉悦的弧度。

死女人,此仇不报非君子……程复看着她越来越模糊的背影,用尽全身力气嘶吼了一声,然后晕了过去。

再坐回马车内时,竺幽的心情非常好。朝韩无期微微一笑,语气温柔地对马车夫说了句:“我们走吧。”

韩无期茶色的眼默默盯着她,心里百转千回——

方才她要求在这里停下,还要他保证不回头看,径直下了马车。

他没有看,可听着后面的声响,也能隐隐猜到些什么,再看一眼马车夫惊慌不定的脸色,唇角微抽了抽,有些犹疑地问:“你……对他做了什么?”

竺幽正对他坐得端庄,闻言嘴角勾起一个笑,梨涡深深,大大的眼睛明亮而澄澈,声音柔柔回:“让他荡了会秋千。”

韩无期眼神复杂地看她一会,默默拿起了手里的医书。

这女人,究竟是什么做的?

像是自言自语,她语气低了些,“师父教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如今忍无可忍,则无需再忍。”

有些意外地一顿,韩无期目光依旧胶着于书卷,头也没抬地应了声:“嗯。”

车厢里又默了半晌。

空灵的声音响在耳畔,她声音里透着些温柔的笑意,极认真地看着他道:“无期,我会努力变成你喜欢的样子。我会对你很好很好。”

握着书卷的手莫名紧了紧,韩无期没有抬头,微垂下的眼眸里有细碎闪烁的光。

“你喜欢我什么?”

半晌沉静,女子柔软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好看。”

茶色的眸中有一丝讥讽闪过,视线重新落回书卷,不打算再理会,她却又开口。

“……还有,看着你故意做出一副冷淡的样子,仿佛什么也不在乎,会心疼。”

像是有什么轻轻握住了心脏,很轻很轻的力道,轻得他甚至都感觉不到,可那触感却真实而自然。他微微抬头,对上她极认真的神色,看着她红唇翕动,一字一句郑重而坦然:“我想让你不再孤单。”

竺幽忍着皮肤表面一阵一阵麻麻的触感说出那一番话,而后看着对面的男子眸色沉沉看着她,淡然无波的眼中,突然就有笑意缓缓逸出,眼角眉梢,陡然温润。

愣了半晌,他收回目光继续看手里的书卷。

垂下目光,她弯起唇角,这么一番话,终究是打动他了?

确然是值得高兴,所以她的心才兀自跳动不休吧。

一定是这样。

抬头淡淡看向窗外,远山青翠,如绿色的缎带蔓延向不知名的远方。清澈见底的溪流宛若银色丝绸,日光倾洒在水面,点点银光荡漾,跳跃不休。

韩无期看着书卷,书上的字却一个也没看清,抬起头看向她安静的侧脸,映着窗外如画秋色,真真赏心悦目。

不知过去了多久,程复慢慢醒转过来,全身上下如被人抽筋剥皮般的疼。

被撕成绳结的外袍散落在一旁,已看不出原来的质地。

发丝凌乱,全身上下沾了尘土,整个人灰扑扑的,狼狈不堪。他忍着痛挪到谭水边洗了把脸,待精神好了些,坐在水边吭哧吭哧喘粗气。

然而,连呼吸都带动全身散之不去的酸痛感。

秋风微寒,拴在树上的马有些躁动,对着他的方向疑惑地看了一眼,忽的将头转了过去。

程复气结,转头看向水中自己的倒影,自己这番形容,竟连这四条腿的畜牲也嫌弃了么?

那个该死的女人!

日暮时分,马车到了木苏山脚下。

上了平缓的山道,马车内气氛便陡然沉寂下来。入耳唯有他沙沙的纸页翻动声,以及马车轱辘在路上滚动发出的些微声响,偶尔碾压过一颗小石子,车身晃动一番,又归于沉静。

“先前你受伤,你哥哥因事离开,修书将你托付给我照顾,虽耽搁了些时日,总算也不负他所托。”

她想起他淡淡的音色响在耳边,看着手中书卷的视线不偏不倚,淡然自若地靠坐在那里,看不出情绪。

欲速则不达,她如今其实已取得了够多的进展。

她抬起头看一眼他安静的侧脸,乖巧应了。

马车稳稳停下,掀开帘子,利落地跳下,将将站稳,一道熟悉的嗓音响起:“寨主,你回来了!”

嘴角不自觉勾起,竺幽抬头看向前方,正是晚饭时分,许是听到了马车的声音,二黑出门查看,看到她,嘴咧得分外的开。

再然后,寨子里的兄弟慢慢都从议事厅走了出来,一时间气氛热闹非凡。

她站在人群中回头看韩无期,他就站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静静地看着她被众人簇拥,目光沉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