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动

车行了一个时辰。

随着马车一阵颠簸,竺幽的头猛地磕了一下,豁然睁开眼,尚有些迷茫。

头上的痛渐渐散了,她却觉出别的不对来。

怎么这么热?

深秋的天,虽偶尔会有回暖的时候,但气温还是一日比一日冷。

明明方才在医仙堂的时候还觉得挺凉爽的,怎么车内车外,温差这么大?

她掀开帘子,让凉风自车窗灌入,以缓解脸上越来越重的热气。

许是风大了些,韩无期睁开眼,见到的便是女子几乎将整张脸都探到窗外去的侧影。

“怎么了?”

竺幽回头看他,脸颊上一片酡红,目光也似不甚清明,愣愣地盯着他看,片刻之后才答:“有点热。”

那红的色泽深了些。

突然有个念头闪过,韩无期不动声色搭上她的手腕,两指轻扣,眉渐渐蹙紧。

程复,你时刻在刷新卑鄙的下限。

察觉到他扣着她的手腕,她有些迷茫,昏昏沉沉的脑子里有片刻清明,自己莫不是,又被程复暗算了吧?

这念头一闪而过,她已无暇顾及。下一刻,她顺着韩无期搭在她脉上的手握住了他的。

隔着布料,他身上微凉的温度浸润过来,好舒服啊。

她上前一些,让自己更靠近他。离他近一些,周身的燥热好像就能减轻一些。

韩无期僵住。

片刻的怔忪,女子已柔弱无骨地贴了上来。

手自他清逸俊朗的脸上一寸寸划过,带着热度的指尖,游移过他的额,又慢慢向下,自脸颊,到唇畔,停在他微微抿起的薄唇上,突然不动。

他低头看她,醉红的脸,就连脖子处的白皙皮肤都隐隐透出淡淡的红色。指尖在他唇上摩挲一番,她抬头看他一眼,长而卷翘的睫毛似羽毛般刷过他的下颌,眼波流转,带动风情无限。看了他片刻,她唇边突然绽开一个笑容,梨涡深深。下一刻,温热的触感贴了上来。

随之而来的还有她低低的叹息声:“别动,你身上好凉,好舒服……”

韩无期自茫然中骤然惊醒,竺幽整个人趴在他身上,闭着眼,唇也紧紧贴着他的,略带薄茧的手,缓缓自他领口伸了进去。

他握住她的手,阻止她继续造次,另一只手托着她的后颈,迫她与自己分开。

竺幽面上一片迷茫,却仍是带着淡淡的笑意,伸出另一只手继续往他领口探。

他微微后仰避开她的触碰,声音沉沉:“你被下药了。”

女子继续坚持不懈地将脸凑向他,音调柔软细腻,“嗯。”

“你还有意识吗?”

竺幽迷迷糊糊觉得,面前这冰块怎么会说话,话还那么多?

不管了,冰块嘛,自然是用来降温的,基本功能还在,其他的暂且不追究。

想伸手,两只手都被制住。

她微微疑惑,安静了几瞬,手上稍稍用了力,那抵抗就弱了下去。

哼哼,跟她比功力?

韩无期是真的有些无语。

本来就克制着内力抓着她的手,谁料她轻轻松松就撤下了他的禁制,反而制住了他。

这女人,是故意的么?

茶色的眸子细细观察面前的女子,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她应该是,一点意识都没有了吧。

腰带已被解开,女子热度惊人的脸紧紧贴在他微凉的胸膛上,满足地喟叹。

片刻之后,像是觉得不满足,开始胡乱地扯自己的衣服。

挣扎了一瞬,他朝马车外喊了声“停车!”

马车夫很纠结。

方才驾车时便听到一些奇怪的声响,他眼观鼻鼻观心认真驾着马车,心里却止不住地嘀咕。

韩大夫不辞辛苦跑来救这个女子,想必两人是伴侣吧?

倒是不曾听说过。不过名医的生活,又怎是他们普通人能知晓的。

那女子长得颇好看,两人站一起倒也登对得很。

可是在马车上就……这么迫不及待,看不出来韩大夫也是性情中人啊!

年轻人的世界真是精彩万分,他在马车外坐得四平八稳做出一副认真驾车的样子,一张老脸倒是红了个透。

此刻听韩无期在车内喊他,这又是什么桥段?女强男弱,韩大夫受不了了?

啧啧。

第二声“停车”响起的时候,马车夫终于将车停了下来。

韩无期率先下了车,衣衫凌乱,清朗俊逸的面上有些不自然的红晕。

马车夫低着头,默默走远了些。

“这附近可有药房?”

马车夫蓦然抬头,韩无期一贯淡然的脸上隐隐有些焦躁,时不时回头看一眼马车,声音也急了些。

“这……最近的镇子也要一个时辰才能到,韩大夫这是……”

韩无期望一眼四周,静静的小路,面前有一泓清泉,路边野花野草颇多,景致倒是不错,可放眼望去,哪里有房屋的影子?

茶色的眸子在触及面前的水潭时微晃了晃,而后向马车夫道:“我们在这里休息片刻。”

马车夫愣了愣,而后识趣地走远了些。

看来是嫌马车里太狭窄了呀,啧啧,性情中人啊性情中人。

将女子从马车中抱出,她的手仍不安分地在他身上乱摸。

韩无期低头看她一眼,为今之计,只有……

片刻之后,伴随着扑通一声响,水花四溅,马车夫远远坐着,捂住耳朵不听。

啧啧,花样真多啊。

韩无期手中握着自竺幽腰间取下的鞭子,面色自若地站在岸上看鞭子那头拴着的人在水里扑腾。

沉下去了一些,便又将鞭子收紧些把人拉上来一些。

这么着几次,竺幽从水里浮上来,睁大了眼看他。

他面色淡淡,语气沉着:“你被程复下了**。”

先前支离破碎的记忆被一点一点连缀起来,竺幽的脸腾的一下红了。

饶是她一贯表现得大大咧咧的,却也没做过这般出格的事。

“清醒了就上来吧。”

韩无期声音淡淡,将鞭子一扯,她顺着力道上了岸,因不好意思看他,自然没发现他脸上可疑的红色。

韩无期其实,并非真能如此淡然处之。

佳人在怀,何况又是如此绝色,他若没有点正常男人的反应,反倒不正常吧?

眼神划过她红润的唇,那柔软的触感历历在目,他不动声色偏过头,不再看她。

待她在马车里换好衣服,再出来时,低着头不敢看他的样子,闷闷的,异常安静。

茶色的眼眸盯着她看了半晌,心里有些柔软的情绪涌上来,她这么乖巧的样子,真是好。

那厢,竺幽挣扎了许久,终于还是抬起头,红着脸,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道:“方才你也知道我是被下了药,你不要放在心上。”

说完又装作看风景,将脸转向了别处。

韩无期也垂下眼,遮盖住眼中沉沉的笑意,淡然道:“好。”

上了马车,气氛依旧尴尬。韩无期淡然翻着手中的书卷,宽敞的车厢内,只剩书页翻动的声响。

竺幽盯着他有一会了,她依稀能想起自己方才的情状,面前的人居然能这么气定神闲,她当真如此没有魅力?还是说,他有隐疾?

韩无期头也没抬,声音淡淡道:“看够了吗?”

竺幽一惊,随即装作若无其事般绞着手指,半晌,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口:“就算我是被人下了药……可你怎么能……把我扔进水里……”

韩无期抬头,茶色的眼眸无声看着她面无表情的脸看不出情绪,声音里有些微微的磁性,响在车厢里,分外的动听。

“此处找不到药材配制解药,若不用凉水降温,你难道希望……”

竺幽的脸腾地又红了,脱口而出一句:“当然不是!”

话虽这么说,可是把她扔进水里这样的事……她为什么总觉得别扭?

书页翻动声响了一会,竺幽再次开口,有些别扭,有些不自在。

“你该不会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病吧?

韩无期眸色转深,索性放下书,眯着眼盯着她细细地瞧,不同于以往平淡的声线,微带磁性的声音里带了些蛊惑的意味:“需要我证明什么吗?”

竺幽慌忙抬起眼,接触到他过于亮的眼睛后又慌忙错开,义正言辞道:“你听错了,我什么都没说。”

车厢内重新安静下来,竺幽却突然听到了什么声响。

屏气凝神,她将耳朵伸出车窗外听了一会,又迅速掀开前面的帘子,观察了一会后对马车夫嘱咐了些什么,再坐回去,娇俏动人的脸上漾起浅浅的笑意。

韩无期抬眸看到她眼中那熟悉的狡黠光芒,略一思索,突然就同情起某人来。

马车后方数十步远处,程复不紧不慢地跟着。

其实估摸着药效发作的时候,他很想上前些看看清楚。

可过了没多久,马车突然停下,他只好隐在一旁。

再偷偷上前时,就看到了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韩无期手里拽着根鞭子,竺幽被卷在鞭子那头,在水里不停扑腾。

他古怪地看了一眼前方面色淡然的韩无期,默默咽了口口水。

这个男人……有病吧?

等马车再上路,他有些不甘心地跟着,反复思考,得出的结论是,韩无期必然不举。

有了这样的认知,他因输在他手上多次带来的阴霾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

前方是一个山体转角处,他慢悠悠地上前,冷不防一道绛红色的身影从天而降。

一道鞭子缠在他腰间,等他反应过来之时,人已被巨大的力道甩飞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