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绑架了

毕竟是受了重伤,竺幽精神有些不济。吃过小二送上来的饭,窗外天色尚未黑透,她倚在窗边闲闲看了一会花都的景致。

第一日来时,她曾与竺青逛了逛。

果然是闻名天下的花都,景致之秀美,就连向来对风月无感的她也深深沉醉其中。

从城门口开始走,将整座城绕了一圈。竺青背着手走在她身侧,见她无言,便也静静陪着。

手指拂过路边的花朵,她忽而开口,语声低低道:“御花园里的花,如今应该也是盛放的时候了。”

竺青低头看她,她手指流连在一旁的花上,隔着虚空勾勒着那美好的弧度,头往旁边歪着,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她乌黑如瀑的长发自肩膀斜斜垂落下来,一阵风过便是发丝轻扬。

她并不常表现出这样的一面。大多数时候,她总是笑着的,仿若这世间永远也没有让她烦心的事,明媚如三春暖阳的娇颜,永远有着让人舒心的力量。

可他知道,她其实并不是这样。

她心里也有苦。

初初搬到安宁寨时,他在她房门外守过几夜,因睡不安稳,她房里的灯彻夜亮着,橘黄色的暖光自窗纸透出来,投落到屋外空旷的地面上。

月上中天之时,寨子里全然安静下来,那几声拼命忍着的断断续续的呜咽声便变得清晰起来。

他坐在屋外,背靠着门,听着她低低的声响,暗自将拳握得紧紧。

可白日,她脸上总是挂着笑。还未长成的少女,稚嫩的脸庞已有了些美丽的影子。她会指着他眼眶下的乌青肆意嘲笑他,而他也反唇相讽。

她待他,其实从不是主子对侍卫的态度。

此刻站在空旷的街道上,空气微凉,他看着她脆弱的侧影,心里突然就闷得难受。

他定定看着她,一字一句缓缓道:“我一定会让你得偿所愿。”话语铿锵有力,短短的几个字,是他活到如今唯一的意义。

竺幽回过头来看他,像是还没有听清,漂亮的眼睛里有迷惘的雾气。

她蓦然想起很多年前,初次见到竺青时,他明明满身伤痕却目光坚定地站在她面前的样子。

分明是年纪那样轻的少年,却给了她极大的安全感。

她忽然就笑了,唇角勾起一个温暖的弧度,露出颊边两个深深的酒窝,杏目里是全然信任的光芒。

她将视线自窗外收回,唇边依旧漾着笑,有暖意自心腔逸出,沿着全身血脉,逐渐蔓延至四肢百骸。

竺青,我信你。这个世界上,我只信你。

“叩叩”

节制而有规律的敲门声,竺幽走到门前,门吱呀一声打开,伴着门外暮色落入屋内的,是男子长身玉立的轮廓。

她自然而然弯唇,看着他,不说话。

韩无期依旧是那般面无表情的样子,扬了扬手里的东西,淡淡开口:“给你换药。”

昨日刚受伤时因情势紧急不觉得什么,此刻屋内只剩两人,窗外天色渐渐黑了下去,屋内只剩烛光驱散一室黑暗。

他有些冰凉的手指落在她温热的肌肤上,她莫名觉得脸有些热。

刘如是那一剑刺在她肩头,剑尖没入数寸,饶是坚忍如她,当时也痛得差点晕厥。

上台前,她曾让竺青绕到医术大会那间屋子的另一面,暗中观察里面的比赛情况。

得知下一个伤者会直接送到韩无期手里,他自人群中挤上前来,遥遥向她比了个手势。

刘如是不愧是上一届武林盟主,与他对了好几十招,她其实很吃力。

当下露了个破绽,长鞭故意往旁边一卷,刘如是身形一闪,躲过她的攻势,下一刻剑已顺着她即将迎上来的方向刺向她。

却不曾想,会让她受伤那么深。

不管怎么样,他总算保住了这个位置,不至于像华山掌门一样,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偷偷松了口气,他将因疼痛而面容扭曲的竺幽迅速送到了医术大会的门口。

韩无期突然的停顿将她的思绪拉回,她低头,自己外罩的绛红纱衣已被褪下,再脱,便只有里面的抹胸了。

韩无期一贯没有表情的脸,此刻却也有些不自在。

昨日她被急急送来时,肩膀处的衣服沾了血,被他用剪刀悉数剪了开来。夜间回房时她才换上了干净的,用剪子剪开,留出肩膀处白纱的空隙。

她犹在尴尬,他已转身取了条白布,将眼睛细细缠上。

竺幽“……”

韩无期淡淡开口:“我看不见,你便不用在意。”

微凉的指尖又触了上去,将边缘处稍稍覆盖的中衣解开,再一层一层解下纱布,她伤口处草药味浓厚,倒是没有新鲜的血渗出。

意外熟练的姿势。用沾了水的布巾擦净伤口后,他取过一边研磨好的草药,细细敷在伤口处,再次摸索着,重新用纱布缠上。

整个过程里,竺幽安静地看着他蒙着白布的脸,几缕发丝垂落在脸颊处尚未来得及拢起,薄唇轻抿,神情专注仔细,微凉的指尖没有任何随意摸索的迹象,她看得痴了,脱口而出:“你练过很多遍?”

蒙着白布的脸愣了一愣,随即点头,语气有些不自在:“男女授受不亲。”

竺幽突然就起了捉弄的念头,声音微扬道:“可是……不是说病不避医么?”

韩无期语塞,薄唇抿得更紧,声音也冷了几分,“如此为姑娘考虑,倒是韩某的错了?”

竺幽慌忙摆手,动作牵扯到伤口,疼得她一阵呲牙咧嘴,但随即想起他还覆着眼,看不到自己的动作,急急开口:“无期,我是跟你开玩笑的,你不要生气。”

韩无期心里却莫名有些烦闷,草草为她拢好衣服,他背转身,留下一句“明日可以正常穿衣了。”解开覆眼的白布,他继续道:“早些休息吧,明日还要赶路。”

刚要举步,衣角却被人拉住。他回头,竺幽一手拽着他的衣角,委委屈屈地看着他,声音也软了几分:“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般……轻浮。”

她近来……怎么如此惯常露出这般委屈的表情?

顿了顿,他将语气放柔下来,轻轻地嗯了一声,收拾了东西离开。

竺幽看着被细致包扎好的伤口,心头一阵跳,与竺青玩闹惯了,说话便没了分寸。她怎么能忘了,他韩无期,向来就对她印象不大好,若是因为她几句玩笑话对她有了误解,今后可怎么办!

明日又该以什么理由,让他不要将她送回安宁寨?

纵然有千般需要筹谋,但熬不过睡意沉沉袭来,她草草洗漱一番,换了干净的衣服就上了床,很快呼吸就均匀下来。

几个黑影轻轻推门而入,驱散一室暗红色的烟雾,其中一个到榻前检视了一番,又走回来对着为首的一个恭敬道:“堂主,人已药倒了。”

领口袖边处暗红色的纹路在照进来的月光下显出几分妖异,程复遥遥看了一眼睡得酣甜的竺幽,唇角缓缓勾了起来。

韩无期,你以为,这便结束了么?

没有。

还远远没有。

竺幽是被马车的颠簸惊醒的。有了上次的经历,她睡觉的警醒度高了许多。只是看着车内完全陌生的装饰,她仍是有些迷茫。

难道昨夜又有贼?

头脑有些发涨,试着挪动了一下身子,全身都软绵绵的。她这才惊觉出不对来。

气沉丹田,试了很多次,内力竟然一点都提不上来。她费力挪到车前,掀起帘子,车辕上坐着个黑衣男子,玄色的布料上,隐隐能看到暗红色的纹路。

她立时想起那张阴沉的笑脸来。

转头看向四周,还有几个相同衣着的人骑着马走在前头,仿佛感知到她的视线,最前方的一个突然转过头来,朝她阴冷一笑。

竺幽顿时觉得头很疼。

骑着马走在前头的人已经放慢了速度,到了马车边上。

“醒了?”

一阵寒意袭来,竺幽下意识地拢了拢衣服。

“那个,我怎么会在这?”

程复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了她一会,嘴角边噙着一抹轻嘲的笑,“韩无期的眼光,也不过如此。花瓶而已。”

被那毫不掩饰的目光所激,竺幽怒气冲天,梗着脖子瞪向他,中气十足地喊道:“你有什么资格嘲笑我!韩无期的手下败将!”

程复脸上的笑骤然收敛,面色沉沉地看着她,“你可知道,如今我为刀俎,你为鱼肉?”

再次试图提了下内力,原先充沛的内力却仿似在一夜之间散尽,她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低着头思索着,头顶又响起程复标志性的冷笑,“听说你武功不错,还大败了华山掌门,为了将你安全带走,我只好用了些手段。”

卑鄙!下流!说什么为了将她安全带走!竺幽腹诽着,转瞬便抬起头对他绽出一个无比明媚的笑:“程公子放心,我无条件配合!”

程复终于满意地看了她一眼,嘱咐驾车的黑衣人将她看紧些,又骑着马到了前头。

向他的背影射了几个眼刀,竺幽放下帘子忿忿地想:还用得着看紧么,都把她弄成这副样子了是要借她双翅膀才能飞走吧!

悦来客栈内。

韩无期在门口敲了有一会的门了,屋内却还是没有动静。

眼风一扫,却看到门缝中有些暗红色的粉末。用手指摸了放到鼻尖轻嗅了嗅,他皱眉,推门而入,屋内果然已空无一人。

桌子上孤零零地放着一封信。

“姓韩的,若要救回你的相好,就来医仙堂!”张牙舞爪的笔迹。

韩无期扶额,这个程复,果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么。

信内另附地图一张,画风之粗糙,标识之模糊,实在不堪入目。

可是相好么……下意识地,韩无期就想置身事外,可脑中突然闪过那样一张脸,委委屈屈地看着她,平日明媚无双的容颜,眼见得就要落下泪来。

默默叹了口气,他收了信,提步走了出去。

马车已等在客栈门口,掌柜的为他另请了位车夫,这次是个货真价实的汉子。

将手中的地图递给车夫,他淡淡开口:“去图上用朱砂标出来的地方。”

车夫接过,嘴角微抽了抽,线条简单的地图上,只用寥寥数笔标出了几个主要城镇。若真要全靠这东西找到目的地,他这么多年也是白混了!

所幸,医仙堂,他认得路。

伴随着嘹亮的一声“驾!”马车稳稳上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