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探

这是到目前为止,两人在一起吃过的最和谐的一顿饭。

因一边肩膀受了伤,竺幽有些费力地侧着身子坐着,尽可能地靠近桌子,用另一只手举着筷子。

淡淡的视线飘过她有些狼狈的姿势,她似毫无所觉,独手吃饭吃得欢愉。

谁也没有说话,气氛却也不尴尬。

那筷子忽的一停,竺幽抬起脸看向面色淡淡的韩无期,有些欲言又止:“那个……”

茶色的眼眸抬起,静静等她开口。

沉吟了片刻,她斟酌着措辞,“那个程复,与你有仇?”

举办方宣布了本届医术大会的最终胜出者后,那个一贯面色阴沉的黑衣男子照旧用那阴森的眼神看着韩无期,过分阴柔的脸上挂着刻意挤出来的笑,自齿缝间开口问他:“你这毒,何解?”

那厢韩无期已经洗干净了手,重又戴上银丝手套,掸了掸衣服下摆不存在的浮尘,面色淡淡看向他:“无可奉告。”

她清楚地看到了程复阴沉地能挤出水来的脸色。

声音更冷了几分,他看着韩无期一字一句缓缓道:“我不会认输,你等着。”

言罢,愤然拂袖而去,留下看得目瞪口呆的竺幽与一脸事不关己的韩无期。

不知为何,心里有一股快意莫名窜了上来。

身侧男子淡淡扫了一眼忽然展颜的女子,艳若桃花的脸上,幸灾乐祸的神情毫不掩饰。

……又是在想什么奇怪的事。

此刻面对女子的疑问,他认真思索了片刻,而后眸光淡淡扫向她,“不曾。”

又夹了一箸笋尖放进嘴里嚼了片刻,到底是美食的力量比较大,她很快忘了方才纠结的问题,脑子一转,又想起另一件事来。

“无期。”飞快地瞄了一眼他的脸色,但面前的人向来没什么表情,稳妥起见,她飞快改了口,“韩公子。”

韩无期安静地吃菜,淡淡看她一眼。

“不知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故意装作不在意的神色,小心翼翼的语气。

竺幽面上的神情被他尽看在眼里,手中动作未停,他面上没什么表情,语气也是淡漠的,“有一些事情要办。”想起先前竺青留给他的信,又补了一句:“顺道送你回去。”

“我可以跟你一起吗?”竺幽选择性地忽略了后半句。

如水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片刻,他继续面无表情,“不可以。”

“哦。”气氛陡然变得沉闷,竺幽蔫蔫地坐着,桌上的食物都很精致,可吃进嘴里却没了味道。原以为他已对自己有所改观了,之前还朝她笑的不是么。

陡然觉得周身的空气变凉,竺幽下意识抬头一看,这熟悉的感觉……果然是程复。

玄色纱衣罩在外头,暗红色的束带将腰身勾勒出精瘦的形状,领口袖边都绣了暗红色的繁复花纹,就连束发的玉冠,也是黑色的。

她第一次认真看他,额头饱满,鼻梁挺直,似刀削般尖瘦的下巴,分明是很好看的一张脸,偏偏生了双险险上挑的丹凤眼,眼帘半阖之间,其间迸射出的寒光让人没来由地感到阴冷。

竺幽默默低下头认真吃饭,他到底是有多喜欢黑色啊。

眼观鼻鼻观心地坐了片刻,他到底还是过来了。带着一身足以凝固别人的冷空气,自然地在他们桌的空位上坐下,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扣着桌面,而后缓缓开口笑道:“你那碧落砂,我解出来了。”

语气里是满满的傲慢。

可惜韩无期看也没看他一眼,淡淡应了声“恭喜”。

竺幽仿佛闻到了空气中一点即燃的火药味。

程复恨恨地握了握拳,又转向竺幽,像是才发现她一般有些疑惑地道:“这位是?”

竺幽是真的不想招惹这人。而这个问题问得实在让人难以回答了些。程复想知道的显然不是她姓甚名谁,家住何处,他想知道的应该只是——

你跟姓韩的什么关系?

偷偷瞥了一眼韩无期的脸色,正在琢磨该怎么回答,一声嘹亮而粗犷的声音自门口响起:“竺姑娘!”

三人皆顺着声音望过去,正是包着黄色头巾的罗峰。

那张长着络腮胡子的脸上满是笑意,似乎是走到近前才看到另外两个人,礼貌地抱拳道“这两位是?”

方才纠结的问题被忘在脑后,心情愉悦之下,竺幽看了一眼程复,继而回避道——

“这位是黄城派罗峰,这位是百草谷的韩无期韩大夫。”

罗峰并不是孤陋寡闻的人。韩无期这名字,他早有耳闻。当下一抱拳恭然道:“原是百草谷谷主,恕在下有眼不识泰山。”

韩无期略略颔首。

竺幽心情愉悦地看着程复的脸黑了下去。

罗峰转向竺幽,语带关切道:“昨日未来得及探望姑娘,姑娘的伤可好些了?”

长满络腮胡子的脸上是好不作伪的关切。

竺幽唇边泛起笑意,语气里也带了真诚:“不劳罗大哥费心,昨日韩大夫给我治的伤,已经无碍了。”

罗峰笑得宽慰,看向韩无期的眼神也带了几分感激,“素闻百草谷韩大夫医术了得,果然名不虚传。”

似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又问:“这次医术大会也定是韩大夫得了第一吧?”

见他淡然颔首,罗峰感叹道:“早前听闻江湖上有个什么医仙堂,狂妄地很,一开堂便扬言要取代百草谷的位置,果然话还是不要说得太满,如今这结果,以后可怎么在江湖上立足啊。”

语气里是满满的担忧。

竺幽已经偏过头,憋笑憋红了脸。

对面程复骤然射过来一记眼刀,罗峰并未注意到他的脸色,疑惑地四下望了望,“我怎么觉得有些冷?”

没等到回答,程复已经愤然起身,拂袖而去。

罗峰一脸迷惘地看着他,又回过头看看竺幽,目光里是全然的疑惑。

竺幽早已憋不住笑了出来,剩下一只完好的手指着程复的背影笑得前仰后合,待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她拍拍罗峰的肩膀道:“罗大哥,你真是太可爱了,哈哈哈。”

罗峰有些摸不着头脑地看看她,再看看一旁的韩无期,后者依旧面色淡然,吩咐小二加了双碗筷,看着面前笑得没有任何形象可言的女子,眼里闪过一抹笑意。

罗峰是个很善谈的人。

虽然韩无期一直面色淡淡,但他一向对他极为崇拜,百草谷的名头,放眼整个江湖,谁人不知?

他说起坊间的种种传言,传闻那百草谷谷主性子颇为古怪,每日只诊十人,超过名额的,即便是倒在百草谷口,他也不闻不问。

他伸出手拍了拍韩无期的肩,言辞间豪爽非凡,“今日一见,韩大夫待人亲和得很嘛,那必定是江湖谣言吧?”

显然在他眼里,为他加了双筷子这样的行为,可与朋友划上等号。

韩无期淡淡扫了一眼罗峰拍他肩膀的手,像是意识到了面前这人的身份,并不是一般豪放的江湖儿女,罗峰讪讪地将手收了回去。

茶色的眼眸却骤然扫向她,韩无期开口,声音淡淡,听不出情绪:“不知竺姑娘又是何时得知我就是那万恶的百草谷谷主的?”

罗峰顿时有些尴尬,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想起先前他看过来的淡淡眼神,竟有些不知怎么开口。

竺幽确然有些囧。

她还记得初见的那一日,她从镇上请来的大夫说起药方上的那味水晶兰的出处时,韩无期说的是“我正好从那谷中来,身上带了几株。”

那语气,显然是不想透露自己身份的。

以她一介山贼头目的身份,偏居一隅,怎么会认识闻名天下的百草谷谷主,这件事却叫人如何解释?

她抬头迎向他的目光,一双杏目掺着笑意,坦坦荡荡,不闪不避:“医术大会第一轮的时候。”

见他眸色沉沉望着她,目光里尽是探究,她低下头,声音有些低:“本来想着你也懂医术,说不定会来参加这医术大会也未可知,到了现场,听围观的人议论才知道,你竟然就是百草谷谷主。”

“……那时我怕你讨厌我,躲在人群后面的。”

韩无期了然,无怪乎当时抬头,只看到了抱臂闲闲观看的竺青。

那时候,她原来就隐在人群中。

抿了一口茶,手指缓缓摩挲着杯沿,他的目光又飘过来,“怎么想起来参加武林大会?”

竺幽忽然安静下来,眼神望向不知名的远方,侧过去的脸隐隐带着一丝惆怅,“那是我师父的愿望。”顿了一顿,她解释道:“就是我同你说过的前寨主。”

像是触碰到什么伤心的回忆,那张鲜活的脸突然就冷寂下去,韩无期不动声色观察着她的表情,脑中一闪而过当日在安宁寨门口时,女子脸上无意流露的黯然。

微微点了点头,他没再说什么。

一旁的罗峰不懂他们的谈话内容,又开口问了起来。

一问一答,话题已被带得老远。

竺幽在心里偷偷松了口气,师父啊,拿你作借口,对不起你老人家了。

与罗峰告别,并邀请他日后得了空来安宁寨作客之后,竺幽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预备第二日同韩无期一起出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