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动天下

午时,下午的比试正式开始。

上午擂台赛的前三甲与名门大派一起抽签,抽到签相同者进行比试。比试共分六个小组,每个小组间决出的第一进行下一轮抽签,以此决出前三。这前三甲之间再进行最后一轮抽签,抽到比试的两人决出胜者,再与未抽到比试者进行最终决战。

抽签处,罗峰挤过人群找到竺幽,有些羞赧般挠了挠头,长满络腮胡子的脸上浮现出与他的粗犷气质全然不同的红晕。

竺青已背转身忍住了笑。

“那个,竺姑娘,上午的事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罗某不是故意看轻你,只是……”

竺幽嘴边噙着笑,看向他的目光温和而坦诚,出口的声音也如流淌过山间的溪水,清澈而灵动:“只是看我是个女子,下意识地就判断了高下。”

罗峰的脸更红了,支支吾吾着不知该说什么。

竺幽噗嗤笑了一声,在他肩上拍了拍,神色间全无女儿家的扭捏,倒是比他这大汉更多了几分豪气。

“罗大哥不必过虑,女子习武本就不寻常,我可以谅解的。”

罗峰露出一个憨厚的笑,抱拳道:“姑娘果然非寻常女子,罗某佩服,若是赛后有时间,罗某想请姑娘吃顿饭,不知姑娘可否赏脸?哦,当然,还有令兄也一起。”

这长相清俊的男子一直站在她身侧,关系亲密却又无男女之间的暧昧,罗峰便想当然地觉得,那是她的兄长。

看一眼一直憋着笑的竺青,竺幽爽快应了,随后告别,各自抽签去。

抽到的是第三组五号。竺幽的视线略过黑压压的人群,正扫到不远处举着签挥舞的罗峰在向她微笑示意。

不跟她一个组,他很是兴奋嘛。

“这里的比试可不同于上午,各大门派掌门人也会参加,当心些。”竺青清润的嗓音响在耳畔,她抬头,他与她对视一眼,仍旧似笑非笑地看向远处。

“嗯。”

对自己的武功,她向来自信。因悟性极高,很早的时候师父就开始教她习武。幼时同伴少,竺青便与她一同习武,然后与她对招。变故之后,她更勤于此道,这么多年下来,虽少与人比试,她也有足够的自信。那自信,来自于对师父的信任,他那样严苛的人,也频频流露过对她的赞赏,那么自己必然不会差。

从竺青站的位置,能清楚看到第三小组的比赛。

此时与她对战的是个华山派的弟子,身形高挑,抱着剑站在台上,颇有那么几分名门大派的风姿。

见到竺幽的一瞬,也是明显的惊讶,但到底是名门弟子,很快就收敛了,相互打过招呼后,礼貌出手。

还是能看出,那男子手下留了情。竺青抱胸站着,手指一下一下敲击在臂膀处,又是一个被她外貌欺骗的人……唉。

他想起自小陪她练武的那些日子,仗着自己是个男孩,力气上有优势,他便下意识地让着她。而她却从不留情,在看出他的意图后,眼神中闪过一抹狡黠的笑,而后使巧力,让他一次又一次败在她手下。

后来,他已能清楚地捕捉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那绝对是危险的信号啊。

就如此刻,他在她脸上看到了熟悉的表情,在心里为那华山弟子默哀了几分,在心中报了个数字。

三招。不出三招,这弟子必会为他的错误决定而后悔。

伴随着砰的一声响,他再抬眼看去,台上那华山弟子一脸不可置信地摔落在地,面前的女子优雅地收回长鞭,精致的瓜子脸上一双大眼忽闪忽闪,看着他温和地笑着,那笑容干净而美好。

“安宁派竺幽胜——”

男子有些黯然地站起身,自己勤学苦练多年才得到了这次随师父参加武林大会的资格,没成想竟败在了一个女子手里。

但他也不是小肚鸡肠之人,自然懂得人外有人。收起脸上的黯然,像竺幽隔空互见了礼,挺直了背脊走下去。

下一场是别人的比赛。

竺幽与竺青在旁边酒楼找了个位子坐下,喝茶嗑瓜子。

“第一次参加武林大会,感觉如何?”竺青手中托着茶盏,两指并拢握住茶盖时不时地擦过茶杯边缘,修长的手指与手中淡青色的骨瓷杯,仿佛浑然一体。

看了这么多年,竺青的手还是这么好看啊!飞快地在他手上摸了一把,她若无其事地望向窗口。

竺青有些哭笑不得,他家小姐的咸猪手,可真是越来越光明正大了。

见他没反应,她才托着腮缓缓开口:“那些所谓名门大派,其实也不是那么强,而那些被他们看不起的小门派,也有厉害的。”

她将视线淡淡投落下去,远处的四号台上,罗峰正舞着短刀与一名青城派的弟子比试。

纤细的手指迅速拨开瓜子往嘴里一扔,她面上隐隐有一丝笑意,“喏,他要赢了。”

午后的阳光格外耀眼。两人坐的是靠窗的位置,因背着光,视力又极好,几乎能看清远处台上比试的两人的一招一式。

果不其然,又过了四招,那青城派的弟子捂着肩部,像是受了伤,罗峰的短刀稳稳地架在他脖子上。

“这个罗峰,倒是个人才。”竺青淡淡扫过她的脸,抿着唇喝了一口温热的茶。

“嗯。这个朋友,交得。”竺幽娇俏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低头剥瓜子,神情认真而专注。

很快就到了她的下一场比试。

对战华山派掌门。

拿着签的手有一瞬的停滞,竺幽失笑,这是徒弟吃了亏,师父要来讨回公道了呀。

未及多想,她已一个纵身跳上台,稳稳当当地停下,眼角的余光似乎还能扫到,方才败在她手下的那个华山弟子,正一脸期盼地看着对战的方向。

对面是个硬朗的男子,有些花白的胡子,剑眉星目,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她恭敬地抱拳,自报了名号。

那华山掌门却是不领情,哼了一声,显然不将她放在眼里。

他倒要看看,能让自己的得意弟子三招之内落败的,是怎么样一个人。

然而在看到她的一瞬,他便自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怒火。女人,一个女人而已,自家弟子定是被对方的皮相迷惑了。心意一定,他沉下脸,手中剑朝对方直直攻了过去。

竺幽灵活闪避,她不知道这掌门何处来的怒气,但略一思索也明白了,于是嘴角噙了笑,不慌不忙地躲避他凌厉的攻势。

这笑在华山掌门眼里看来,又是另一种意味了。

攻势一滞,他右手执剑横过肩膀上方,左手两指并拢在剑身上缓缓滑过,眼里闪过一丝锋芒,再出手时,是与之前全然不同的狠厉。

是,狠厉。台下的弟子暗暗心惊,师父竟然,下了死手。他掌心有薄汗渗出,看向台上那姑娘的眼神里充满了担忧。

小心啊。

竺幽也注意到了这华山掌门陡然狠厉起来的攻势,每一剑都对着她的要害而去,每每她一躲,对方便在她预备闪身的下一个位置等着他。

不愧是华山的掌门!

可心胸却着实窄了些。她眼中闪过一丝嘲讽,身子高高跃起,稳稳站于台子的一角。

左手温柔拂过鞭身,右手腕一翻转,劲气凝于鞭身,下一瞬人已朝着华山掌门飞掠而去。如同一尾绛红色的鱼,姿态优美而从容,台下人呼吸均是一滞,这是什么武功路数,从来也没见过。

华山掌门看着女子飞速而来的身影,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哼,花拳绣腿。举着剑迎了上去,直朝女子面门而去。

那女子却突然一个闪身,手中的鞭子也似有灵性一般,软软地向旁边偏了过去。他很快转了个身,朝方才掠向自己右侧的女子刺出一剑。隐约有女子的娇笑声传来,他听到台下人们的惊呼声,下意识地一转头,女子已不知何时站在了自己左前方,身形快如闪电,他脚下一滞,欲再攻时,脖子上异样的触感迫得他停下。

那个唤作竺幽的女子,俏生生地站在那里,巧笑嫣然,看起来全然无害。可自己,却败在了这样一个无名小卒手下,况且,还是个女子。

“前辈,承让。”

鞭子松开,女子轻快地步下台子,华山掌门的脸,已黑成了炭。

华山派,于当天下午便踏上了回程。而安宁派竺幽这个名字,在人群中迅速传开来,传言越来越夸张,到最后,竟演变成了她竺幽拥有盖世神功,一招之内大败华山掌门。

韩无期处理着面前弟子的伤势,听到他的描述有一瞬的愣神。

竺幽。

门外响起举办方的报数,他继续着手上的动作,淡然的脸上看不出情绪,很快就将这个弟子的伤势处理好。

心房的某个位置,却好像被什么挠了一下。

视线微微向外,不经意撞上某道阴冷的目光,程复一脸阴鸷,此刻也与他一样没有伤者需要诊治,两道视线在空中相撞,那张有些阴柔的脸上,悄然勾起一个冰冷的笑。

到目前为止,两人诊治的伤者仍是一样的。

有下一个伤者进来,韩无期淡淡移开视线,全心投入进去。

这般无所谓的形容,落在程复的眼里,与挑衅无疑。

眸光浮动,更多了几分阴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