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

翌日,医术大会第一场。

来参赛者约有五十人之众,每人抽取了三十个号码后,回到屋子内为他们各自准备好的隔间,计时开始的同时,被抽到号的病患依次进入。

两个时辰,每人三十个病患。

比赛地点外人山人海,屋内虽有隔间,却是简单一道屏风将各个大夫隔了开来,而站在外间的人,可以清楚看到整个治疗过程。

竺幽二人赶到时,里面已挤得密不透风。费力拨开人群挤了进去,她一眼便看到了韩无期。

盘膝端坐于其中一个隔间内,依旧一袭白衣,长长的黑发被一丝不苟地束起,落发柔顺地垂下来,白衣乌发,衬得那沉静面容分外出尘。

竺幽不懂医术,但见他有条不紊地将手中薄刀在火上烤过,戴着银丝手套的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灵活翻转,她甚至没来得及听到那病患因被刀切割皮肉而发出的惨叫声,他已遥遥举手示意。

有举办方的人过去查看,然后是一声嘹亮的“韩无期,一人。”

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

因有时间限制,比赛选择的病患皆为当场即可见效的,以方便查看效果。

“这韩大夫果然名不虚传,看他手法之精炼,气势之沉着,不愧于天下第一的称号啊。”

“就是就是,我家妹妹脸上长的痘子不知他能不能给治好,我要早点去排队了。”

“那百草谷的名额可是难抢得很呢,每日只诊十人,这规矩也忒严苛了些。”

“名医嘛,总是要有些架子的。”

耳边是人们窃窃私语的声音,竺幽双手抱胸看着他的方向,眼睛一瞬也不瞬。

“竺青,你说他这次能拿第一么?”

男子站在她身侧,眸光微动,微微勾唇道:“不一定。”

她有些疑惑地看向他,耳边却猛地传来与刚才一致的嘹亮声音:“程复,一人。”

竺青低头,明澈的眼睛里有光芒一闪而过,竺幽看清,他是在说:“看吧。”

人群中又爆发了一阵新的窃窃私语。

“程复?”

“是江湖上新兴的医仙堂堂主,开堂之初便扬言要取代百草谷的位置,狂妄地很。但其实力确实不差,谁胜谁败,尚是未知数。”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与韩无期相距较远的一个隔间里,坐着一个满身黑衣的人。透过阳光照射下来的光线,隐隐能看到他身上暗红色的纹路。

只一眼,就让人有很不舒服的触感。那是与韩无期完全不同的气场,他坐得很随意,完全不似一个大夫的做派。可人们向来只看重医术,至于个人举止之类,在他们模糊的认知里,统统归于“特色”。每个大夫,都有自己的特色,这与求诊者无关。

一个时辰到,举办方报了个数字,韩无期目前成功诊治十五人,程复十五人,另有同和堂莫天,成功诊治十人。

这是目前领先的三位大夫的成绩,向来独占鳌头的韩无期,如今被放在与另一人并排的位置上,这场比赛无意中以勾起了观众极大的兴趣。

不时有人说,经过这一场比试,医界指不定要有大的变动。那个号称要取代百草谷的医仙堂,说不定真的能颠覆百草谷的位置。

没有中场休息时间,竺幽目不转睛地看着场中无声交战的两人,一黑一白两个身影,白的儒雅沉静,如出尘谪仙,虽性子冷了些,但只一眼,就能让人产生信任。

而黑的那个,她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就这么被身边的人带入了比赛的氛围,她心中甚至开始紧张,最终结果如何,她很紧张。

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这种比赛看看便好,你别太入戏。”

抬眼对上竺青似笑非笑的眼,她心一虚,猛地将自己从这紧张的气氛中抽离出来,嘴硬道:“才没有!”

再抬眼看向韩无期,正是先前的患者离开,等待下一个患者进入的间隙,他似是累了,目光似有似无地向远方空望一眼,而后精准地落到了她的方向。

竺幽忙一矮身,躲过了那两道冷沉的视线。

现在还不是时候。

韩无期收回视线,方才分明有很强烈的预感,可他望过去时,只看到一个面容清俊的男子站在那,似笑非笑的眼神,轻易与旁人隔离开来。

下一个病患已到,他收回视线,开始下一轮的诊治。

结果很快出来,举办方宣布了第一轮比试的结果,通报了前十名的名次及成绩,遥遥领先的两个,韩无期与程复,成功诊治人数均为三十人,但因程复比韩无期快了那么一点,最终的第一名为程复。

人群中有短暂的静默。

而后是群众热烈的议论声。

自九年前扬名,韩无期在世人眼中一向是个医界第一的代号,可如今,竟被看似狂妄的医仙堂比了下去,虽只是第一轮比试,可这样的结果带来的震撼,无异于晴空乍响的惊雷。

而那当事人,却如没事人一般,起身拍拍衣袂上沾染的尘土,缓缓走出屋子。

一双手拦在了他身前。

韩无期抬眼,是笑得阴沉的程复。

“恭喜。”平淡无波的声音,配着一张没有表情的脸。

“呵呵……”程复低声笑,“韩无期,我会让百草谷,身败名裂。”

冷沉的眼中眸色不变,他静静看着面前狂妄的男子,缓缓开口:“那便放马过来。”

两人距离极近,从竺幽的位置,并不能听清对话。

竺青淡淡开口:“这程复,倒有点真本事,说不定可以为我们所用。”

低头看向身边的女子,她娇俏的脸上却是凝重的神色。

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她依旧直直地看着远处的两人。

下意识地,就不喜欢那个程复。

见她不作声,竺青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嘴角轻轻勾起一个弧度,他家小姐,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第二日,武林大会的第一场,医术大会的第二轮。

因是以个人身份参加,竺幽需先参与擂台赛。

先前扮作车夫时为了效果逼真,她没有带剑,于是这次,改用更趁手的长鞭。

按照报名先后进行笔试,竺幽二人在台下观看了片刻,擂台赛几胜几败,到目前为止,守擂时间最长的人,也不过守了三场。

下一场,一个头戴黄巾,满脸络腮胡子的人上场,豪气干云地一抱拳:“黄城派罗峰。”

这装扮,这气场,竺幽忽的笑开,倒是跟他们安宁寨很像嘛!

似是听到了那一声笑,罗峰望下去,台下一个绛红色衣装的娇俏女子直勾勾地看着他,笑得毫不掩饰。

脸蓦地一热,琢磨着那笑声的含义,想起先前与青城派的人偶遇。

“黄城派,要模仿我们也做得高明些,还这么个装扮,其实你们是山贼吧?”

当时见遇到了名门大派,还客气地与他们打招呼的罗峰一愣,火气暴涨,那几人已走远了。

青城派,我一定要将你们打得溃不成军。

因此此刻看着那娇俏的姑娘,他心里又涌上些暴戾之气,连带着对青城派的不满,悉数化为手里凌厉的攻势。

二十招。

先前那辛苦守擂三场的擂主被踢飞下去,急急被送往举办医术大会的屋子。

罗峰挑衅地看了竺幽一眼,那眼神像在说:“笑什么笑,小爷会让你看到我的厉害的!”

竺青捅了捅身边的女子,“嗳,那人恨上你了诶。”

竺幽有些哭笑不得,她明明是很赏识他的好嘛!

新一轮擂主,罗峰,目前已守擂五场。

于是,当名单上最后一位参赛者竺幽上场时,底下观看比赛的人皆在窃窃私语,今日的擂主,是罗峰无疑了。

唯有竺青含笑看着她,低低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下手轻些。”语气里满是幸灾乐祸。

竺幽明媚一笑,一个腾身,人已如轻盈的燕子,稳稳当当地停在了擂台之上。

罗峰眼中全是震惊,方才她在台下笑话自己,他不过以为她是个看客,他便好胜心起,想要在她面前表现一番,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也是来参赛的。

这么个千娇百媚的小娘们,他可怎么下手?

在他犹豫的当口,竺幽已笑着抱拳:“安宁派,竺幽。”

台下哄地一声响,安宁派,这个名字委实秀气了些。

罗峰心情有些复杂。

他原以为女子嘲笑他的原因与青城派是一样的,可如今,她自己也被人嘲笑了,他又生出些同情的情绪来。

心思几番周转,他也抱拳,对竺幽道:“姑娘,我让你十招。”

竺幽挑眉,心里暗暗笑话他,一转眼却接触到台下竺青一脸戏谑的笑,那笑容是在说:“十招,人家是个老实人,你可别欺负人家。”

随即肃容,面向罗峰道:“你这是看轻我?不若这样,我让你十招,若你能打赢我,竺幽随你处置。”

罗峰脸又是一热,这姑娘,脾气还挺大。只好抱拳抱歉道:“是在下唐突了,我们公平比赛,谁也别提让。”手中短刀在位,人已摆好了姿势。

竺幽将腰间长鞭抽出,纤细的腰身,层层盘绕的长鞭,一双纤纤玉手握着鞭子一端,潇洒利落地一甩,鞭子在空中一声炸响。

绛红色的娇俏容颜,映着暖暖的日光,落下一个动人心魄的影子。

未再多言,两人已交上了手。

短刀映着日光,折射出耀眼的光芒。罗峰虽身形魁梧,却灵活得很。那女子自不必说,身轻如燕,明明看着那么娇媚的一张脸,手中长鞭却舞得凌厉无比。

两个身影纠缠了片刻,竺幽唇边噙着一抹笑,长鞭已牢牢卷在罗峰颈上。

十招。

罗峰收刀抱拳,面上是全然的敬佩,“罗峰认输。”

那女子背着光站在台上,袅袅婷婷的身姿,细长的柳叶眉下一双杏目闪着灵动的光,不管怎么看,都是一道绝美的风景。听了他的话,女子展颜,姿态潇洒地抱拳,“承让。”

台下已是一锅沸腾的水。

初时她上台,人们只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想嘲笑这女子的不自量力,可如今她那么轻松就赢了守擂五场的罗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啧啧,果然,人还是不可貌相啊。

下午的比试,有得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