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无期此人

平安镇,同福客栈。

那抹天青色的影子踏进客栈大门的时候,竺幽面前已经堆起了三个碗。

“吃这么多?也不知道给我留点儿。”

清润的嗓音响起,向小二要了双筷子,又加点了几个菜,乘着上菜的间隙,骨节分明的大手握着筷子毫不犹豫地伸向尚未被竺幽吃完的盘子。

啪地一声脆响,另一双筷子将他的打开,狠狠地夹住面前的肉,送入自己口中,表情愤怒。

男子却锲而不舍地迅速夹起另一个盘子里的肉,满意地看着女子狠狠瞪着他的眼睛。唇角勾起一个戏谑的笑,他将夹到的肉送到她碗里,口气中是毫不掩饰的戏谑,“人家不领情?”

竺幽放下筷子,一脸懊丧地趴在桌上。

热气腾腾的菜一道一道被端上桌,看着面前男子气定神闲地开始吃菜,她心情更加不爽。

“我要吃这个!”

竺青眼里有淡淡笑意,将盘子往她那里推了一下,“喏,给你。”

说着将筷子伸到另一个盘子。

“这个我也喜欢!”

他却不再停顿,嘟囔了一句“别闹,好不容易赶过来,我饿着呢。”大手握着筷子夹起菜就往嘴边送。

狼吞虎咽地扒拉了几口,他终于停下来看她,女子娇俏的脸鼓成了一个包子,秀气的柳叶眉皱到一处,满心的烦闷悉数写在脸上。

猛地伸出手弹了一下她的眉心。

竺幽吃痛,伸手捂住眉心,猛地坐直了身子,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面前这个人恐怕已被她凌迟了。

罪魁祸首却只是笑着看她,清朗俊逸的眉眼间,是满满的嘲讽之意。

“竺青!”终于忍不住大喊,女子整个人蓄势待发,犹如一只随时准备攻击的兽。

“好好好,不逗你了。”被唤作竺青的男子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只是那张脸却全然看不出求和的意味,唇角始终上翘,还不忘语重心长地与她道:“早跟你说了这招行不通,明明有更简便的方式,你非要绕远路。”

竺幽趴回桌上,懒得与他争辩,闷着头用筷子戳碗里的肉,沉着脸不说话。

顿了片刻,抬眼看他,“我长得丑吗?”

“不啊。”慢条斯理地品尝着碗里的饭菜,男子的神色相当认真。

事实上,她是他见过最美的女子,没有之一。即便是放到整个宋其国,怕也无人能出其右。这话他当然不会对她说,面前这女子相当经不起夸,若是他说了这话,保不齐她能得意到天上去。

他陪伴在她身侧十余年,亲眼见证了她从一个黄毛丫头长成绝世美女的全过程。她本不该是这样的人生。她应该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被人养在深闺,习些琴棋书画,然后嫁个不错的人,安稳地过完这一生,而不是像如今,整日混迹于山贼之中,脾性举止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发展。

“可为什么他会不喜欢我呢?”女子似乎仍在纠结。

他脸上又绽开了戏谑的笑,“我听到一个八卦。”

自小,每当他说出这句话,她总会停下手头的事,凑过来带着一脸求知yuwang地竖起耳朵。

果然,竺幽一扫之前的沉闷,向他靠近了些,一双杏目亮闪闪的。

“老规矩。”竺青悠闲地夹了一筷子青菜,看也不看她。

像是下了决心,竺幽扼腕,咬牙切齿扔下一句,“给你捶背!”

竺青这才满意地点头,对着她娓娓道来。

对于韩无期此人,他搜集了多方情报。

宋其国大将韩挚之子,自幼被送往百草谷学医,九年前在其师沈晓峰的陪同下第一次参加了医术大会,一举夺得头筹,震惊了医界。其后沈晓峰正式将百草谷交到他手上,他从此成为年轻一代神医的代名词。

“我听到的八卦是关于他幼年时期的,也就是他未被送到百草谷时。”

修长的手指在桌沿轻轻叩了扣,竺青目光沉静,语气也放缓下来。

“据说,韩无期被送到百草谷,是因为他的亲生母亲对他下了毒。”

竺幽瞪大了双眼。竺青的能力她向来不怀疑,如此隐秘的传言,他必定是费了很大力气才得到的。

可是被亲生母亲下毒,这却实在令人难以接受。

她想起韩无期看向她时始终清冷,没有情绪的眼神,以及她化身车夫时他收敛了冰冷之气的样子,突然就觉得有什么东西被串联了起来。

“所以,你想说的是,他因为憎恨他的母亲,讨厌上了所有的女子?”

清亮澄澈的眼神望向她,竺青一脸不置可否的笑,“所以,你一直在做无用功。”

女子娇俏的脸却渐渐焕发出了光彩,她缓缓绽开笑容,颊边的梨涡若隐若现,“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美人计这一招原本没有错。虽然对象不喜女色,但这却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他应该没有过分亲密的女伴,这个认知让她的心情莫名轻快了不少。

没有什么人是会一成不变的,她竺幽,偏偏要做那个让他改变的人。

韩无期,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

竺青看着她骤然明媚起来的脸,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他家小姐,从来都是有了决定就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人。

这么多年了,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

心情好了些,吃饭的样子自然也优雅了点。竺幽夹起几片青菜叶子,一扫之前满脸的萧瑟之意,看向他的眼神中也融了笑意。

“你那边进展得如何了?”

竺青也看向她,狭长的眼微微上挑,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来。

“对我,你永远不必担心。”

心里蓦地有一股暖流涌上来,四肢百骸暖洋洋的。

竺青,有你,真好。

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执起杯子送到唇边,轻轻将水面上漂浮的茶叶吹开,清润的声音也似被水润过一般,听进耳中似乎都有湿漉漉的触感。

“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自窗外透射而入的光线洒在女子明艳的脸上,半边光影半边暗,白皙的脸上几乎每一根汗毛都纤毫毕现。她眼睛亮亮地看着他,弧度美好的红唇缓缓开合,逸出几个字眼。

“武林大会。”

虽性子冷了些,韩无期却不是一个冷血的人。

将马车停到客栈时,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后。秋高气爽的午后街头,到处是行色匆匆的路人。摊贩不住地吆喝着,熙熙攘攘的街头人头攒动。光线自远处低矮的房屋洒落一地金辉,满眼灿烂的景致里,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眸色稍收,依旧面无表情地,踏入面前的悦来客栈。

来参加了三次医术大会,每次都住的这家客栈。掌柜的遥遥见了他便迎上前来,口气热络而不过分殷勤,“韩大夫,已经为你留好了房间,这一路可顺利啊?”

一旁已有小二接过他的包袱送往二楼房间,他礼貌道了谢,一如既往淡漠的脸上看不出情绪。

顿了一会,才轻道:“嗯。”

见惯了他这般清冷的性子,掌柜的也不以为怪,招呼他在大厅坐下后,照着他以往的习惯,为他上了几道菜——这样玲珑的性子,大概也是他能在花都经营至今的原因。

悦来客栈是花都最大的客栈,每三年一次的医术大会及武林大会期间,客流量极大,往往需要提前一月左右的预定才能在悦来客栈留到房间。韩无期作为医界龙头的百草谷主人,自然是有特殊待遇。不过坐了片刻,已有多拨没有预定的客人被掌柜的婉拒,骂骂咧咧地出了门。

隔壁坐的是几位头绑黄巾的人。其中一个络腮胡子喝了点酒,显得格外兴奋。“今年的武林大会,我们黄城派一定要拿个头筹!”随之而来的是豪气干云的几声附和。

韩无期独坐一桌,神色自若地安静吃着饭,恍若未闻。

黄城派,近年来新兴的一个派别,他并不了解他们的实力,但其头戴黄色头巾的做法,总让人有种山贼的即视感。

说起山贼,他脑中闪过一张娇俏的脸,笑容甜美,姣好的容貌和身姿,只是那双弧线美好的眼里,似是永远看不到半分真心。

门口闹哄哄的,似是又有人进来了。

他没有抬头,耳朵却敏感辨别出了几个字眼。

医仙堂。程复。

微微抬眸,进来的几个人皆是一身黑,细细看,那衣服上依稀能看出一些暗红色的纹路。

为首的一个静静站在一侧,面无表情的脸,身边貌似是他手下的人在跟老板交涉。

冷冰冰的语气。

像是感知到了他的视线,那张没有表情的脸冷冷望过来,穿过坐满了大厅的食客,精准地与他对上。

视线交接,犹如蛇一般冰冷的触感。

那张脸,缓缓绽开一个冰冷的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