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毒(三)

回了山寨,交代了一系列需要用的物品,韩无期一头扎进了刚为他收拾出来的客房。

殷勤而无害的脸充满期盼地看着他,手紧紧抓着门沿,“无期,我给你打下手吧。”

见他不言语,忙不迭举起手认真道:“我保证,绝不添乱!”

门砰的一声在她面前关上,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

竺幽摸了摸鼻子,在门口等了片刻,屋内有橘黄色的光线透出来,将门外的她拉出一个淡淡的剪影。

夜有点冷,那个影子,有点落寞。

大厅里,竺幽坐在主座之上,手握着茶杯,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一双杏目微阖,看不清情绪。

“寨主,你喜欢那位白衣公子吧?”梅娘走到她身侧,笑容温和。

五年前,竺幽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眼见得是在深闺养惯了的,见到什么都觉得新奇。

初来的那一日,跟在前寨主身后进了门,身边还伴着一个年纪相仿的少年郎。犹带着稚气的脸上,有着那个年纪不该有的悲恸。但即便是那样,小小年纪的她还是撑起笑脸,向在座的各位一一打了招呼。

从那第一眼起,便是打心眼里的喜欢。

她在武功上极有天赋。

或许是之前学过,自来了安宁寨,得了前寨主的指点,一日一日愈发勤奋练功,从前寨主偶尔流露出的欣赏目光中,大约能知道她进步神速。

每每她看了心疼,端了做好的点心去喊她歇会,那个小姑娘总是简单擦下额上的汗水,笑着吃几口,而后回去接着练。

本应该被养在温室里的花,却小小年纪便得了一身的伤。那双握剑的手上的老茧,甚至比她这做惯了活的人都要多。

接任寨主的那一日,豪气干云地将大碗中的酒喝尽,随意一抹唇边的酒渍,将酒碗往地上一摔,笑着说:“各位放心,日后我会罩着安宁寨,有我一日,便有寨子一日。”

那张脸上,永远扬着明媚的笑。

此刻她却只是静静坐在那里,不言不语,将石柏安置好了,在等待韩无期配解药的空隙里,只手抓着茶杯,半天未曾喝上一口。

她知道的,每每有了烦心事,她便喜欢一个人静静呆着。

见她不言语,她笑着开口:“那公子我看着也很好,寨主的眼光真不错。”

竺幽脸上神色有些不自然,却仍是笑着放下了茶杯,“梅娘,你别取笑我了。”

她便只当她害羞了,用一个过来人熟稔的口气说道:“寨主,若是真喜欢那公子,也没什么好害羞的,我们安宁寨的人,向来做事光明磊落,不必藏着掖着。”

见梅娘越说越起劲,她无奈地起身,“梅娘,这些事你不要管啦,快去睡吧。”

温厚的手握住她,“寨主,男子大多喜欢矜持些的女子。”

竺幽一双眼瞬时放光,顺势握住她的手,“当真?”

梅娘脸上是过来人理所应当的自豪感,语重心长地开始了为期半个时辰的演讲。

半个时辰后。

“寨主,记住梅娘说的话了?”

“嗯!”她左思右想了半天都没想出来韩无期为什么对她如此冷淡,原来是自己用错了方式。

双手握拳,议事厅的灯火映着她白皙的脸,竺幽嘴角渐渐弯起,露出脸颊旁浅浅的两个酒窝。

韩无期,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的。

将近夜半时分,客房的门吱呀一声打开。

韩无期拿着手里装解药的瓶子出门,迎面便撞上一直守在门外的二黑。

“韩公子,解药配好了?”二黑自见面起就不待见他,此刻却是难得的好态度。

轻轻颔首,由着二黑在前面带路,两个人径直走向了议事厅。

石柏已等在那里。

手臂上密密麻麻扎着银针,乍一眼看过去,有让人毛骨悚然的功效。

自骨瓷瓶中倒出一颗墨绿色的丸药交到竺幽手中,看着他就着水吞了下去。

而后是将银针一根根拔掉,替他解了穴,再换几个穴道将银针一根一根扎下,耽搁了这么些时候,手臂处血流不畅,需要疏通一二。

半柱香的功夫过后,石柏手上的黑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消退。

“谢谢。”换上一身绛红色曳地纱裙的女子看着她,语气里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没事的话我先回去睡了。”收好瓶子,面无表情地说完就要往回走。

“对了,无期,你先前说要我答应你一件事,是什么事?”小心翼翼的语气,仿佛怕又惹他不开心。

刚迈出的脚步停顿了片刻,韩无期淡淡开口,“帮我准备一辆马车和一个车夫,我的马车被你毁了,最迟明日下午,我还要赶路。”

“那个……”略带着些犹疑的声音。

他驻足,等身后的女子开口。

“还是要跟你说声抱歉,耽误了你的行程。”

心中有些异样的感觉,按照他对这女人的认知,难道接下来不该是各种撒娇卖萌?顿了片刻,什么也没说,他径直回了客房。

却没注意到身后女子骤然绽开的笑颜。

马车和车夫,嘿嘿。

石柏和二黑愣愣地看着自家寨主,对视一眼。

寨主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该不会是疯了吧……

我看八成是被那个娘娘腔勾走了魂魄。

这男人留着绝对是个祸害,要不趁着月黑风高,咱们先下手为强?

眼神交流完毕,石柏默默看了一眼自己还有些麻木的手臂,抬头看向二黑。

还是算了吧。

二人齐齐看向竺幽,后者显然心情很好,仍看着韩无期消失的方向,嘴角的笑都未来得及收。“石柏,明日一早你去镇上买辆马车。”

“寨主……”我大病初愈,啊不是,大毒初愈啊……

“今日也忙了一整天了,回去睡吧,啊……好困。”

旁若无人地伸了个懒腰,竺幽连连打着哈欠走出了议事厅。

不过话说,矜持这种东西要怎么学来着?

在客房里刚脱下外衣准备睡下的韩无期,莫名打了个喷嚏。

因为有认床的习惯,虽然住宿条件并不算太差,韩无期仍是一夜没怎么睡。

第二日一大早出了房门,这木苏山上的景致倒是不错。

一轮红日自远处冉冉上升,渐渐变成耀眼的赤白色。地面上仍是有些湿,能看到叶尖滴落下来的露水。沉睡了一夜,漫山遍野的植物都似渐渐苏醒,隐约有些雾霭的山间,到处充斥着新生的喜悦。

心情没来由的好,一夜的疲惫也一扫而空。

“韩公子,请来饭堂用膳。”

是昨日那梅娘。

跟上她的步伐,慢慢踱到了所谓饭堂。

熟悉的布置,就连椅子上的兽皮也与昨日一般无二。

韩无期嘴角抽了抽,这不是那议事厅么,一厅多用,还说什么饭堂……

不过毕竟是山贼窝么,不必这么计较。

偌大的厅堂里只有他一人,桌上摆了几样清粥小菜,看着挺可口。

试探性夹了一筷子笋尖炒肉,线条分明的下巴刚咀嚼了两下,韩无期默默放下了筷子,优雅地将口中的食物吐出。

他果然,不该对山贼抱有任何希望。

“喂喂喂,你小子什么意思啊,这是寨主一大早亲自下厨为你做的!”二黑从侧门处出来,一大清早的中气十足。看着他面前吐出来的菜,一脸愤怒。

她亲自做的?韩无期恍然,难怪,想来那梅娘看着也不像是能做出如此难吃饭菜的人。

十几个人从侧门中走出,一早便被寨主的行为吓到了,但迫于她的恐吓,他们虽羡慕却不敢言,只好躲在侧门处偷看,预备那小子若是不识相随时出来揍他一顿。

虽然他好像一身是谜,不过好歹人多力量大么。

一众山贼越逼越近,大有昨日扬言要将他碎尸万段的气势。

韩无期却只是坐着,耐不住饥肠辘辘,拿起勺子,试探性地喝了一口粥。菜不好吃,粥总不见得还能做烂了吧。

微微抿了一口,再次优雅地吐出。

这个世界上,还真就有人能在粥里放上大量的盐。

厅里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人人脸上带着士可杀不可辱的愤然,如果韩无期当真是个柔弱书生,此刻恐怕已经死了几千次了。

淡淡地扫了一眼群情激昂的众人,韩无期转向二黑开口:“这位兄弟,你可尝过你家寨主的手艺?”

二黑的脸立马涨得通红,这是寨主第一次下厨,早上他也腆着脸想要尝上一口,被寨主一个恐吓的眼神吓了回去。但不想输在气势上,他梗着脖子喊:“自然是尝过的,寨主人长得好看,更兼心灵手巧,做出来的东西自然十分美味,你小子不要太猖狂,白费了寨主的一片心意!”

依旧是淡淡的神情,手却往边上一指,“那坐下来一起吃吧,一个人吃饭有点孤单。”

一众山贼面面相觑,这男人,今日态度怎么这么好,还邀请他们一起吃早饭?

但寨主做的早饭,只这简单一点就让人没了抵抗的力气。别扭着在桌旁一一坐下,二黑最急,拿出了筷子就伸到了面前的碗里。

这可是寨主亲手做的啊。一脸幸福地用舌尖品尝那想象中的美味,一张充满期待的脸,由一开始的享受逐渐黑了下来。

不行,这是寨主做的,一定不能浪费!

满脸纠结地将口中的食物咽了下去,却再没敢尝第二口。

竺幽正赶在这个当口端着最后一样菜出来,有些疑惑地扫了一眼在座的各位,明明早上说了是给韩无期做的,这些货怎么这么不识相?

“一个人吃饭没胃口,我让大家一起尝尝姑娘的手艺。”清冷的声音。

竺幽的脸立时转柔,唇角微扬,绽出一个温柔的笑,放下盘子站在一旁温情脉脉地看着他,“既然如此,大家就一起吃吧。”

转而又向众人道:“吃吧!”

二黑颤颤巍巍地将筷子再度伸到盘子里,突然好羡慕那男人刚才敢于吐出来的勇气啊……

看着竺幽一脸期待的脸色,悲从中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