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顿饱揍

到了南院,让众多随从们把东西都放下,雨涵柔声说:“好了,你们先回去吧,东西我自己会慢慢整理。”

看着他们都出去了,雨涵突然一把抱住星星激动万分地说:“小胖子,真的是你吗?”

星星近距离地看着她,这样的眉眼,这样的神态,绝对是没错,就是她:“你是细妹?”

“是我,小胖子。还记得我们原来偷偷去湖里采荷花的事吗?”雨涵柔声说。

星星笑着连连点头说:“当然记得,你妈总是不让你玩水。你从小就像个小公主一样,穿得漂漂亮亮的,衣服头发永远是一尘不染。我就不同了,爹娘从小不太管我,每天都是满世界地疯跑。经常回家的时候像个泥猴,结果回家被娘一顿饱揍。”

雨涵搂着星星一起坐在塌上,像儿时一样,把头倚在她的肩头说:“小胖子,我一直最爱荷花,喜欢她的洁净高雅。你就先摘了一片荷叶,让我当伞,在树影里等你。你总说我白,生怕我会晒得像你一样黑,说那样就不好看了。我想起原来你每次潜水下去,瞬间就不见了玩人影。去那湖的深处,采摘白莲和粉莲。你只要几个莲蓬,其余都给了我。每次捧着一大束的荷花回家,我都感觉特别幸福。而且我心里特别羡慕,像你那样无拘无束地生活,该有多好。”

“我才真的是羡慕你呢,你娘是我们村子里最清爽的女人和女孩,而且非常雅致。看着她手把手地教你琴棋书画。”星星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我有时候会想,一样是娘。为什么你娘永远是那么轻言细语的,我娘永远是咋咋呼呼的?甚至小时候,我也很想有一个这样的娘。这样我也可以圆下我的公主梦。”

你也有公主梦?雨涵不由莞尔一笑说:“我娘也很喜欢你,她让我多和你在一起。说你是个阳光热情的人。让我多学学你,千万不要像学她。这一辈子,总是郁郁寡欢,不能释怀。”

说到这里,她不由黯然地低下头。

星星隐约从别人的风言风语中,拼凑起一个故事。知道他娘是某达官贵人的最爱,却为他的妻子不容,带着孩子隐居在他们村子里。原本是投奔父母,没想到他们因病去世。肩不能挑,手不能抬,做不了农活,只得在村子里,做一些针线会维持生计。日子过得非常清苦。

记忆里,每次去细妹家见到她母亲。虽然轻言细语,温柔相待,但是从未笑过。似乎陷入太沉重的苦难,根本没有任何快乐可言。星星总觉得非常遗憾,还会偷偷想象她笑起来该有多美。真的没想到唯一看到她的笑容,竟是她死后。别的人过世,样子总是很恐怖,而她却是脸上带着一抹浅笑。就像是睡美人,终于放下世间的一切烦恼,安心地沉睡不醒。

“你不是被你爹派人借走了吗?怎么会当了张叔叔的义女?”星星很好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