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他给杀了

男人二话不说,对着刘轩就是狠狠一拳。正中刘轩的脸颊,他的脸顿时高高肿起。

他捂住脸看着男人: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蛮横不讲理的男人。

台下的人顿时发出一片惊叫声。

你怎么打人呀?

你是不是疯了?

罗丝见刘轩被打,顿时急了,挡在他面前,对男人大声咆哮着。这是哪个疯人塔倒了墙,跑出来的疯子呀!

你以为你是什么,大歌星呀?就是个贱货,老子看上你是给你面子,你还吊老子胃口。今天老子,连你一起打。

男人想起自己为了捧罗丝的场,花了那么多钱,不由非常生气。有这些钱,可以有很多其他姑娘了。越想越生气举起手,照着罗丝的脸上就是狠狠一巴掌扇了过去。

见这种情景,台下又传来一片惊呼声。

罗丝当心!

不能打罗丝!

住手。你这个疯子!

突然他的手被抓住了,彪哥看似温和,其实手中暗暗用力,男人顿时连声呼痛。

彪哥笑里藏刀地说:兄弟,你是黑虎堂的吧?

老子是黑虎堂的,算你有点眼力劲。我们黑虎堂,是本地最有名的堂口。识相的让我,把罗丝带走。不然我叫我们老大,分分钟灭了你的场子。

彪哥撇嘴说:你老大,不就是钱通吗?他和我可是铁杆兄弟,你不相信,可以回去问问他。如果他知道你来我的场子捣乱,肯定会对你重罚。到时候,你就给我吃不了兜着走。

你忽悠我?老子不信。男人怒声说

这个你认识吧,是你老大送给我的。

彪哥把戴在手指上的玉扳指伸到他面前说:前两天和他一起喝茶,随便说了一句好看,他就立刻摘下来送给我了。

男人一看,真的是老大每天戴在手上的玉扳指。那可是老大的心爱之物,没想到给了彪哥,可见他们交情不一般,想到这里不由吓坏了,脚一软,噗通一声跪下来对彪哥说:我错了,您别和小的计较成吗。

彪哥淡淡地说:这头,还是给刘少爷磕吧。如果他能原谅你,我也就不和你老大提这事了。

男人连忙转向刘轩一边磕头,一边说:少爷,您行行好,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刘轩没头没脑被打,自然生气,不过听他又说得可怜,叹了口气说:算了吧。

男人如获大赦,赶紧跳下台逃走了,后面传来一阵哄笑声。

彪哥对台下的观众笑容可掬地说:刚才出了一丁点小事,希望没有影响大家。现在由罗丝为大家唱首歌吧,请大家继续欣赏。

我为大家唱一首歌,希望你们永远快乐。

罗丝一边对台下说,一边不放心地看看刘轩,彪哥对红姐说:姐,你带着刘少爷下台去治疗一下。

好的。红姐恭顺地说。

如今彪哥黑白两道,都很多朋友,不再是往日自己旁边那个摇尾乞怜的小男人了。

他心肠手段都非常狠毒,她亲眼见他害死了很多人。如果不是自己还有点利用价值,怕是早就被他给杀了。所以现在他说东,她绝不敢往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