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我跪下

周家武馆

这就是你原来学功夫的地方?

看着那门口两个石狮子,很有气势,刘轩轻声问。

星星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是的,准确来说,是我偷学的地方。周先生是从来不收女弟子的,我进来是打杂的。

都做些什么?

刘轩忍不住问,他很想了了解她多一点。

星星不加思索地回答:也没什么,就是做饭,洗衣服,劈柴,挑水,还有扫地,抹灰。

可怜的娃,一天要做这么多事吗?怪不得手成了这种样子,你这手哪里像女孩子的手,全都是老茧子。刘轩心疼地握住星星的手说:我们刘家的丫鬟都分工明确,不要做这么多事。尤其是这些劈柴挑水的事,都是男人的事。

这有什么可怜的,我们武馆哪有难得讲究。其实说起来,周家的管事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照顾我。给我安排的活,总是最少的。星星不以为然地笑着说。

刘轩笑着说说:这都是因为我家小胖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哈哈哈,说得也对。星星大笑道: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原因了。好了,别贫了,我们进去吧。哦,对了你知道和你在一起有什么好处吗?

什么好处?

只会被吵死,不会被闷死。

星星说完就径直走了进去。

看来武馆的人都和她很熟,一路上不停地有人和她打招呼。

这时有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一看就是练家子,长得英俊魁梧,目若朗星。看见星星,他迎上来笑着说:妹子,你来了,不是已经嫁人了吗?

管事大哥,我今天和丈夫,想拜访周老先生。星星说明来意。

他在书房里呢,你直接过去找吧,反正也不是外人。妹子,你现在越来越好看了。

哈哈,真的吗?星星爽朗一笑说。

你哥我骗过人吗?好了,你们去吧。我去厨房看看,他们菜做得怎么样了?

好,我信你。终究是女孩子,被管事大哥夸好看,也是有那么一点点窃喜的。

看着他的背影,刘轩酸溜溜地说:这就是管事,还是你哥?

他还以为管事,是个中年人呢。

是的,虽然不像张远那般青梅竹马,也是很好的兄弟。星星想起原来朝夕相处的日子,唇边不由浮现出一丝笑意。

兄弟?你是男的吗?一个女孩子也没个好姐妹,这一个两个都是称兄道弟的男人朋友。刘轩嘟嘟囔囔地说。

星星看着他气呼呼的样子,不由搂住他的胳膊说:好了,不要生这种莫名其妙的气。兄弟再好,也只是兄弟,不像你,是我最亲最爱,最在乎,最心疼的相公。

你现在跟着我久了,也会说点话了。刘轩满意地点点头说:孺子可教也。

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现在脸皮比城墙都厚。

你又拐着弯骂我了。

好了,我们去书房找周先生吧。他午饭后看一会儿书,就要午休的。

书房在哪?

就在那里。

到了书房门口,星星轻轻地敲门,里面传来一个宏亮的声音:谁。

赵星星。

好的,进来吧。周先生在里面说。

拉着刘轩走了进去,刘轩看见眼前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不由肃然起敬。

周先生。星星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句。没想到周先生突然把桌子狠狠一拍说:星星你给我跪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