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掉他的骨头

黄包车停下之后,星星看着眼前被称为梅园的房子,不由惊叹道:“太漂亮了。”

这个客户,应该是很怀旧而且很风雅的人。所以整栋房子,都充满了古典建筑的美感。廊腰漫回,檐牙高啄,雕梁画栋,巧夺天工,雕栏玉砌,她用尽自己所有的形容词,也不能准确表达这种感觉,只能在心里狠狠点一个赞……

只是和这种美轮美奂的环境不符合的,是里面传来嘈杂的吵闹声:“太欺负人了,兄弟们。这件事情不给我们个交代,我们就不给他们刘家卖命了。”

刘元三步并作两步走,来到里面。只见小工们都聚集在一起,没有一个在做事的。他顿时一个头两个大,看来他们还蛮团结的。个把工人闹事好办,这么多人抱成团,事情就难解决了。一双筷子容易折断,一把筷子就是无法动摇的力量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刘元上前说。

“王发太欺负人了。”

“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活没法做。”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着,让刘元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皱了皱眉头,大声说:“大家安静,还是选出一个代表来和我谈。”

“我来说。”一个中年男人朗声说,小工们好像很听他的,都渐渐安静下来……

“二叔。”星星上前招呼道,他是爸爸最好的结拜兄弟陈信。

看了星星一眼,陈信说:“孩子,如今二叔知道你嫁进了刘家。很多事情夹在中间为难,你就不要多嘴。”他又转向刘元说:“事情是这样的,刘老爷一向待人宽厚,如果小工们生病请假,是不扣工钱的,我们有个兄弟病了半个月,做了半个月的事情,工头王发居然扣了我们所有人的工钱,说是影响了进度。”

“王发呢。”刘元环顾四周,不见这里工头王发的踪影,不由问道。

“那个小兔崽子吓得躲起来了。”陈信撇撇嘴说。

开始他还嚣张跋扈的样子,见众人发怒,就一溜烟跑了。这是没抓到他,不然骨头都要拆掉他的……

刘元冷冷地看了王福一眼,这个王发是他的亲弟弟,这捞钱也捞得太明显了。你扣个把人的钱,还可以遮掩得过去,克扣这么多人准备养家糊口的辛苦钱。俗话说,断人衣食,犹如杀人父母,犯了众怒,就只知道一溜烟跑了,留个烂摊子给自己收拾。只是王福和王发是自己的亲信,无论对错,都必须力保。不然以后,还有谁为自己卖命……

“是这样的,他并没有做错。因为你们其中一个人影响了进度,你们作为一个整体都是要扣钱的,不只是你们,连王发自己都向我要求扣工钱。”

听了这话,旁边的王福感激地看着刘元,二老爷真的是够仗义,出了这样的事情,也没有丢车保帅,以后自己和王发就是给他卖命也是愿意的……

“自己要求扣工钱,你骗小孩吧。”陈信嗤之以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