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他们撕票

老爷把她拥进怀里说:“当然记得,你是我真心爱上的第一个女子。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和我风风雨雨这么多年,都是不离不弃,我说过我今生绝不负你。只是没想到还是辜负了。”

他自然知道自己每一次纳妾,虽然大太太强颜欢笑,却是心如刀绞……

“没有辜负,至少你还在我旁边。”大太太柔声说:“好了,陪我去做桂花糕吧。”

南厢房

“二太太,老爷又去大太太那里了。”丫鬟丽儿小心翼翼地对二太太说。

“行了,退下吧。”二太太无力地挥挥手说。

老爷把那两个太太都看了个遍,唯独把自己给漏掉了。也许在他心里,自己原本就是个微不足道的存在。她呆呆地坐在桌旁,看来自己在刘家,也是快没有立足之地了……

这时候,丽儿又走了进来,她烦躁地刚想说什么,丽儿连忙说:“这是老爷让人送过来的桂花糕,是他和大太太一起做的。

“老三那边送了吗?”二太太若有所思地问。

“没有,只是送给您了。”丽儿笑着说。

“难得他在大姐那里,还会送桂花糕过来。行了,桂花糕放下,你退下吧。”二太太脸上浮出一丝淡淡的微笑。静静地夹起一块桂花糕,吃了一口,然后自言自语地说:“难得你还记得有我,这个二太太的存在,也不枉我真心爱了你一场。”

那时候,她只是个小丫鬟,为大太太所不容。都是老爷护着自己,才能最后被纳为妾室。老爷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这些年,对自己也不薄。只是老大和他是结发夫妻,老三又是狐狸精转世。自己好像是夹缝里的一根小草,很努力地生存着,却总是最不被关注的那个。只有这一碟甜点,才暂时地带给她一丝的甜意……

第二天

“我们怎么这么早出发?爹。”刘轩奇怪地问。

“省得你那三个娘,又是拉着我哭哭啼啼的。好像我要死了一样,让人心烦。”老爷头也不回地说。

来到和土匪约好的地方,顺着羊肠小道走着,老爷看了看地形说:“这个地方果然是地势险峻,易守难攻。难怪警察厅,这么多年,也拿他们没办法。看来今天警察厅的援兵,对我们帮助不大。这条路只能容纳一个人走,他们就是进来,也是十分被动。看来只有靠我们自己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钱财是身外之物。我答应你们三个娘,要平安回去的。我们也必须放弃,只是这次真的损失很大。”老爷若有所思地说。

“爹,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刘轩和星星异口同声地说。

老爷哈哈笑着说:“你看你们小两口同声同气的。”

这时候地势渐渐开阔起来,远处传来了马蹄声,老爷神色凝重地说:“他们来了。”

一群人骑着马飞奔过来,尘土飞扬,他们瞬间被一伙土匪团团围住。有两个土匪下了马,用两把枪对着老爷和刘轩的脑袋,对一个背对他们的彪形大汉说:“老大,要么就把这送上门的两父子当人质,狠狠敲他们一笔。万一刘家舍不得钱,就把他们给撕了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