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我的小祖宗,嘴上的胭脂都吃没了。”看着狼吞虎咽的星星,赵氏也不敢说什么。从小这孩子脾气就倔,难得肯上这个花轿。要是惹火了她,自己铁定没什么好果子吃:“行了,你饿了就吃吧。吃完赶紧把胭脂补补,饿死鬼投胎似的。”

“怎么样?我亲手为你准备的鸡腿饭,味道还不错吧。里面有碧绿的青菜,金黄的鸡腿,大红的辣椒,粉红的猪肉,颜色是不是很养眼。慢点吃,别噎着。来,我给你倒点水。”张远一边说,一边倒了杯水,递给星星。

星星接过水,一饮而尽。一边继续头也不抬地吃着,一边说:“相当地可以哦,以后谁嫁给你,真的是好命。什么行医做饭算账,男人会的,女人会的,你是样样精通。”

张远半真半假地说:“星星,既然我这么好。要么你把这该死的衣服盖头给丢了,哥哥带着你私奔去吧。”

如果星星肯,他是真的无所畏惧,天涯海角都随着她去。他是无亲无故的人,了无牵挂。当然还要带上这个,胡同里出了名的泼辣丈母娘。

听到这里,赵氏急了。忙不迭地把他给推了出去,这个人能不捣乱吗?

好不容易等到星星吃完了,她赶紧催着她补妆,然后给星星盖上盖头。在盖头下面的星星,表情非常平静。从小到大,目不识丁的爹,常对她说一句话:“一个女娃,只要端端正正地生活,自然就会有好日子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听到了稀稀落落的鼓乐声,赵氏心里顿时乐开了花,笑着说:“来了来了。”

“终于来了。”星星重重地叹了口气。

刘府

“夫人吩咐了,从边门抬进去。”喜娘咋咋乎乎地说。

进门之后,喜娘过来搀扶着星星,隐约间走了很久,才来到一处房子。星星心中暗想,看来真的是庭院深深的人家,只凭双脚丈量,便知道这大门和后院,是何等遥远的距离……

喜娘把一杯茶放在星星手中说:“给大太太敬茶。”

恭恭敬敬地敬过茶之后,只见一个红包丢在自己面前。跪着的星星心中顿时百感交集,不带这样欺负人的。自己也是爹娘疼大的女儿,在他们刘家就成了什么小猫小狗不成。居然要匍匐在地上,去要一点施舍。见她跪在原地不动,三太太微微一笑,故意挑拨道:“儿媳妇,婆婆给你的红包,你居然不要吗?”

听了这话,大太太脸上更难看了,她是看不得这种市井小女子,生怕脏了自己的手,才把红包扔得远远的……

星星心里不痛快,但是不想在刚进门,就和他们起冲突,于是上前捡起红包。只看这一个举动,这个人家就不是什么外面传闻的积善之家。

这时候喜娘叫着:“给二太太敬茶。”

二太太见她被如此欺凌,想起自己刚进门的时候,大夫人也是百般刁难。一时间起了恻隐之心,等星星给自己敬完茶后,把红包塞在她手心说:“这是给你的。”

“谢谢二太太。”星星由衷地说,难得有个人能够正常地对待她。

“给三太太敬茶。”喜娘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