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牙舞爪

这时候一个女人冲了过来,抱着地上的尸体放声痛哭,然后一把揪住刘老爷说:“刘老爷,你还我家老刘头的命来。我的老头子死得好苦。”

女人已几近癫狂,揪住刘老爷开始乱晃。她的手刚才碰到了丈夫的鲜血,又揪住自己。让天生有洁癖的刘老爷不能忍受,连忙挣脱她的手。女人不依不饶地上前,重新揪住。旁边的家丁,见状连忙上前强行把她的手掰开,架在一边……

“大家给评评理,我好好的老头子,帮他们刘家盖房子。就这么摔死了,就是工地上防护做得不好。现在他走了,剩下我们孤儿寡母的,可怎么活呀?他们现在还欺负我这个寡妇呀,我不活了。”

见她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众人也唏嘘不已……

刘老爷也理解她是丧夫之痛,示意家丁放手,上前温和地说:“大嫂子,出这样的意外,大家都不想的,我们刘家会负责的。”

听到负责两个字,女人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看了看周围的人,她轻声说:“去你府里谈。”

让痛苦流涕的女人上轿,刘老爷对看热闹的人说:“我们刘家一向是讲信义的人家,我们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大家都散了吧。”

坐在舒服的轿子里,女人眼泪一擦,开始盘算起来。那个死鬼既然已经死了,就乘机狠很敲刘家一笔。不对,这样还是不够。再多钱,也有用完的时候。最好是能借这个机会,让刘家当永远的靠山才是。反正这工地死人的事,如果家眷不肯私了,他们刘家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东厢房

“不行,我们最疼的小儿子娶个小工的女儿,我坚决不会同意。”一向温文尔雅的大太太,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

看了看旁边诚惶诚恐的红儿,老爷示意她出去,别吓着人家小丫头,然后温和地对夫人说:“秀贤,你也不要这么激动。怎么说也不是妻子,只是先娶进门当妾侍。日后我们还可以给轩儿,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

“他们家真的想要高攀我们家,就悄悄地领进府里来,做个陪房丫鬟就好了。还当成小妾吗?那个泼妇要多少钱,我们给她就是。你看她揪住你张牙舞爪的样子,就知道她的女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想起刚才那个女人在府中的张狂样子,一向淡定的大太太此刻都说了粗话。只是她奇怪的是,老爷一开始也不肯答应,不知道为何和那个泼妇在书房里密谈了很久之后,突然改变了主意……

老爷皱了皱眉头说:“夫人,你也不能说人家张牙舞爪。一个女人依赖相公生存,此刻顿失依靠。有些过激行为,我也是可以谅解的。男人就是女人的天呀,此刻已经是天塌地陷,怎么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呢。我们做人,要多体谅别人的难处才是。更何况你也是日日吃斋念佛的人呀,难道就是给庙里捐些香油钱就够了吗?她家的这个女孩子也是可怜,好好地遭此变故。你若是把她当成亲生女儿看待,她必定会感念你这个婆婆的好处。老二倒还好些,老三那张利嘴,我还真怕人家孩子受委屈。”

“老爷,你也知道老三是个不饶人的主呀。”大夫人幽怨地说。

因为自己嫁进刘家,多年无所出,老爷就这么一个两个地往家里娶。如果早就有了轩儿,那该多好,长子嫡孙也不会被老二占了去……

“好了,我心里都像明镜一样,只是家和万事兴,你作大姐的,就宰相肚里能撑船。”老爷温和地说。

“我知道的,老爷。”大太太恭顺地说。

老爷这些年对自己还算是尊重,凡事都护着自己。再加上那件事情,她也知道老爷是真心对自己好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