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诡异柴夫

姬大东心下颇为感动,虽然铁云灵的实力很强,但是怎么说也是养尊处优的圣姑殿下,现在却跟他们一起吃这种苦头而且就连米娜那个野丫头都已经开始叫苦她却是一声不吭地紧跟着队伍。同时更明白铁云灵心中的疑惑,他们今早虽然很早就离开了恶龙要塞。

但是却也是光明正大地离开,至少要塞城门的守卫们全都看到了,那么塞利城主只要对他们有所关注那么肯定也已经接到了他们离开的消息。而现在已经一个半时辰的时间过去了。如果塞利要有所动作,而且也早有准备的话,那么没道理到现在还没有追上他们啊。

现在这条绝龙小径已经快走到尽头了,如果塞利的杀手们现在还有出现的话,那么再过去不到三里路,他们一旦出了这所谓的绝龙小径,那么便可御剑飞行,如果姬大东他们再像现在这样走路赶路的话,那么就算是傻子也能猜得出他们的行动有阴谋了,又怎么可能还会上当呢。

“不到最后的时刻我们还是不能调以轻心,我总觉得这一路起来一切都太正常了,而且也太静了,就连商队也不过是三三两两,虽然是有时间太早的原因,但是这也太像是一个“早上”了。现在可是暴风雪会议期间,恶龙要塞内的人员近倍几倍于平时的时候,单说增加的食物供应,也不可能只见到这么点儿人吧?”

铁云灵笑道:“人家都是事若极反必为妖,你倒好,一切正常反而能看出妖来了。只是,真不知道对方的埋伏地点儿到底在哪里呢?我们已经全神戒备了一路了,我看后面有几个战士的注意力已经不怎么集中了。如果对方真的没有埋伏,那我们岂不是弄巧成拙?”

姬大东沉思道:“我在第一次见到塞利城主的时候,的确感觉不到他那时候就想要对我们动手的意思。那或许是因为塞利有着其他的考量,而在暴风雪会议上,我也能确定地感觉到当我们破坏了他的整个计划时,塞利对我们起了杀机。”

“而且虽然后面大家都一直忙于商量如何进行重新布署,而且都在为自己抢到那些轻松的工作而唇枪舌战,但是直到会议结束我都没有感觉到塞利对我们的杀意有半分的减弱。最后昨晚的时候塞利是不是回心转意这个很难说,但是依他当时的态度的话,如果说没有半点儿准备那是绝不能可能的。”

铁云灵头痛道:“你说得没错,我也是认为塞利肯定是早有安排,至少昨天会议一散就会立即做出准备,所以才会提议今早一早我们就出发以通过对方对我们的埋伏袭击来验证我们的猜测。”

“而且之前的路上,虽然我们一起没有御剑飞行,但是一方面对方突然接到我们有所行动的消息,不可能这么快就作出严密的埋伏计划,另一方面,到了这绝龙小径才知道路如其名,想来塞利的那些杀手们对这一带的地形也都会非常了解,就算是让我们换了他们折位置也一定会把埋伏地点儿安排在这里的啊。”

一边说着姬大东自己也暗自叹了一口气,“其实说起来,对方最合适的埋伏地点就是在我们刚刚进入绝龙小径那时候,突然出现的险要地形让我们都措手不及,那时候对方如果突然杀出来的话,至少仅凭我们露在表面上的实力是应该抵挡不住的。但是连那么好的机会他们都没有抓住,连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打得是什么算盘了。”

“咦?你们看,那边好像有人过来了。”正说着,米娜突然发现前面有隐约有人影闪现,不由指着那边提醒道。

“哦?”姬大东顺着米娜的手指凝神望去,他的眼神可比米娜要锐利得多了,虽然天色不好隔得又远,但是依然可以勉强辨得清,“没错,的确有一个人,不过看他的样子好像不是什么刺客,倒像是个柴夫。”

铁云灵喜道:“这样正好,他从这绝龙小径的另一边过来,想来是知道另一边发生过的事情,我们去问问他看有没有异常的地方,这样我们也好早做准备啊。”

米娜见自己立此大功——其实就算她没早一步发现人家也是会慢慢走过来的——胸膛立即比平时还高了三分,雀跃道:“好!这样的话让我去叫,啊不,去请这个柴夫过来吧。”

不一会儿那可怜的柴夫就被米娜“请”到了姬大东的身边。只不过那方式不够温柔而已,连拖带扯,等到了姬大东身边,看那样子身体都快散架了。

“老人家,您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一个人在这山岗上砍柴?这可太危险了。”姬大东狠狠地瞪了米娜一眼,连忙把那老柴夫从米娜这个魔女手中解救了出来。

那柴夫听了姬大东的问话,却是没有力气接着回答,先是在那里“哎哟哎哟”地喘了半天气,才心有余悸地回瞅了米娜一眼,结果被那小魔女又一个“你要是不老实回答看我怎么收拾你”的恶霸般的眼神回瞪了回来。虽然米娜天性不坏,但是毕竟也是做惯了盗贼的人。

“这位,这位小,呃,大人!”那柴夫误以为自己碰上了恶贼,连忙一边哆嗦着一边扒扶到了地上,“请可怜可怜我这一把老骨头,孤苦伶仃度日不易啊!全身上下除了这一担柴就只有两个饼了。求你们放过我吧。”

“老人家,老人家你快起来。”姬大东又好气又好笑地把这柴夫给扶了起来,没想到米娜作起恶来也这么可怕,看这柴夫吓成这个样子,还不知道刚才米娜把他扯来的时候跟他说了些什么呢。“我们并不是想要打动你,只不过有些事情想要问问你,只要你如实回答,我们绝不会为难你的。”

那老柴夫也发现姬大东比那个米娜要和善得多了,听到姬大东这么说,心里重新燃起活下去的希望:“这位大人,您这话可当真?那,那您问吧,我一定如实回答,如实回答。”

姬大东指着绝龙小径远处问道:“老人家,我想请教,这绝龙小径要到另一边的出口还要多远啊。您刚才从那边过来,请问有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比如说有些奇怪的人出没?”

“奇怪的地方?”那老柴夫摸了摸后脑勺,回头望了一眼想着道:“我也,我也没见有什么奇怪的人啊?不过奇怪的地方倒是有一处。”

“哦?”米娜又来劲儿了,完全无视姬大东警告的眼神儿,凑上前来问道:“老头儿我问你!那奇怪的地方在哪里?奇怪在哪里?你给我们详详细细地说一下,少不了你的好处!”一边说着还一边拍了拍自己的腰间,一副本姑娘有的是银子的款儿。

“嗨!看你们的样子应该也是佣兵吧?怎么连绝龙小径的绝龙屏也不知道?”那老柴夫倒是没把米娜许下的“重赏”放在心上,只要这魔女放了自己一条小命也就知足了。

“绝龙屏?”姬大东跟铁云灵对望了一眼,都对这个地方引起了注意,光听这个名字,就知道那一定是比他们所经过的绝龙小径更加险要的地方,而且这个“屏”是什么意思呢?

“老人家,实话不瞒您说,我们几个是在神州道门里实在活不下去了,只得凭一身本身到这无际大山一带来混口饭吃,因为刚刚才到恶龙要塞,所以对这一带的地形还不熟悉,您给我们讲一下这个绝龙屏它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所在呢?”

“这样啊,”那老柴夫看了看他们这些人,尤其是像米娜和铁云灵这两个可爱的小姑娘还要长途跋涉,历尽艰辛地逃难来到无际大山,心里也是起了同情之心,刚才米娜对他的各种威胁也就先扔到一边了,给姬大东他们介绍道:“那好吧,我就给你们说说这个绝龙屏。”

“这绝龙屏呢,其实还是那些修魔的高人们给它起的名儿,在于绝龙小径的另一头,有一个地方,地势比这里还要险要得多!更重要的是,凡是经过那个地方的不管是人,还有是兽,经常动不动就失去控制,被困在那里一直到死,所以那里堆起的白骨简直就像一座小山。”

“其实连天上飞的魔兽都不能幸免。听过路的高人们都说,那里有一道绝龙屏,能击破魔……哦,魔元!让魔兽和人身体里的魔元混乱,从而失去控制。所以在那里一定要气定神闲,心无杂念地走过去,如果自觉不自觉地动起了魔元,那么就会被那道绝龙屏攻击,轻则重伤,重则立毙当场!”

“哎哟,当时把我给吓得啊!我就请教那几个高人,有没有办法把这个绝龙屏给作个法收了去啊。他们说,像我这样不懂魔功的人反而没事儿,影响不大。主要还是他们那些修魔的还是很厉害的魔兽,一遇这绝龙屏,是运不得魔元的。”

“而且在每次黑潮期间也多亏了这道不知是何人布下的绝龙屏,才让恶龙要塞以西压力大减少,否则的话仅靠绝龙小径的险要地势也是很难拦得住那些魔兽群的。那样恶龙要塞四面受敌的话,说不定都要沦陷几次了。所以这道绝龙屏不能撤,而他们会负责通知其他的修魔高手,只是让我们这些山民在经过这一带的时候要小心,不要被突然从天上栽下来的魔兽给砸着了。”

“竟有此事?”姬大东倒吸了一口凉气,扭头对铁云灵道:“看样子,这就是为什么在绝龙小径的入口那里也没看到塞利城主的杀手的原因了,如果我们没有提前准备的话,在那里突然遭遇到对方的杀手,势必要被杀得溃不成军了。”

铁云灵同意道:“没错,塞利城主的人对这一带的地形比我们要熟悉得多,肯定早就已经知道了绝龙屏的存在,而因为他们看到天凌不在,所以就想赌一把我们并不知道那个绝龙屏的存在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姬大东心有余悸地道:“还真让他们给赌对了!这个天凌也是,这么重要的情报竟然都忘了给我们说一声,幸好现在遇到了这位老人家,否则我们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那老柴夫听到他们的对话却是吃了一惊:“呃,这位大人,您,你们不是佣兵团吗?怎么刚才听您说塞利城主大人要派人来杀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啊?”

“呵呵,您老人家的耳朵真是尖啊。不过你误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