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谁能出手

说不定塞利就会让他亲自来充当刺客——他不正好是做护卫长的吗?那反过来对于刺客常用的那些本领应该也是很熟悉才对吧?——那他姬大东真是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而且想必事后也没人能找得到什么线索。

除非你能证明在魔界除了这个落风以外再没有人能使用他的那一招凭空出现或者凭空消失之术。

虽然现在大家包括塞利城主在内对于改变原来的暴风雪计划,改而采用姬大东新提出的,其实是人家苏拉儿和雷克蒙德的新计划。但是那并不代表一切都没有问题了。事实上真正转到了细节方面,真正的问题才开始突显。

最大的问题则是“不患寡而患不均”了,每个佣兵团的情况都不可能一样,有的是整体实力较强,有的是一个无比强悍的团长带领的一群绵羊,还有的则纯粹是以人数取胜,虽然也有几个压箱的高手,但是却根本拿不上台面的。

不同的情况也造就了不同的借口,谁都想出工不出力,而最后分配成果的时候又能尽量拿出多。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应该是来给塞利出难题的佣兵工会会长铁弗嘉诺大人这次来也是给塞利帮了一个大忙。

不要看他上了年纪甚至有点儿老眼昏花的迹象,但是在无际大山能把各个佣兵团的大体情况全都记住而不会被那些团长们信口胡扯出来的东西给蒙骗的,也就只有这位老爷子了。当然了,如果把佣兵工会那里的统计资料让姬大东看上一遍的话,凭着他那过目不忘的本领也可以做到,但是如果没有这个一特殊本领的帮助的话,姬大东绝对只能对着那些记录哀叹而已。

从这种角度上来说,包括姬大东在内的所有人,听到铁弗嘉诺随口就可以把一个根本不出名的佣兵团的大体情况准确地说出来,足以令大厅内的所有人对他肃然起敬了。

所以在这一项上,进行的大体还算顺利,有几个打定主意不想出力的,当然是讨不了好去。今天的塞利可是已经憋了一肚子的气,对着这些无足轻重的小角色,他可不再管什么适不适合动手的考量了,直接亲自出手抓着他们的衣领直接从大厅后面甩出了大门口。

而那几个佣兵团长甚至连魔元都来不及运起来,弄得姬大东都有种不忍去看的感觉——别看这些修魔者魔功多么强横,事实上身体软得一塌糊涂,在没有运起魔远的情况下,说他们被摔了个残废恐怕都是轻的了。反正在塞利有意不让护卫们去把他们抬走的安排下,一直到会议结束,外面的惨叫声就一直没停下。

不过这也有它的好处。不要看这些小佣兵团团长们对于不管是塞利提出的暴风雪计划还是姬大东新提出的围猎计划都是举双手加双脚赞成的,但是那并不妨碍他们在其中做小动作的心思。

而大门外那不停传来刚刚还站在自己身旁之人发生的惨叫声,却是从骨子里提醒了他们,在这里,说话作主的虽然不一定就是塞利城主,但是也绝不是他们简单的联合,或者以为法不责众就能混过去的,最好还是老实点儿好。

经过简单的商议,决定除了少数以战力强大著称的佣兵团之外,一般佣兵团都按照一定的比例:小型佣兵团出四成战力,中型佣兵团不超过百分之五十,大型佣兵团不超百分之七十。

而一些特例比如说姬大东他们的玫瑰佣兵团——没办法我们佣兵团实力虽然不弱,但是毕竟也是没有站稳脚根啊,就说这粮食吧。人数比大型佣兵团还多,但是粮食一点儿没开始采购,更惨的是现在粮食涨了三成,而我们因为还没有进行狩猎活动所以根本没有囤积足够买粮的魔核,本身用金币买就已经亏了三成了,再让我们去当主力,那岂不是要亏死!

最后塞利也是有点儿心灰意冷的感觉一般,并没有在这方面太过于为难姬大东他们,让他们出一千名精锐战士,并且再出两千名战士负责后勤保护工作才算是揭了过去。双方都能够接受。

当然了,战力抽调的比例虽定,到最后的时候由哪些人去冲锋陷阵,由哪些人在后面吃香喝辣,那还得经过一番角力才行。

“啊!终于解脱了!”当姬大东走出雪云城主府的时候,因为跟那些大小佣兵团主勾心斗角——因为姬大东玫瑰佣兵团的这个特例在,所有佣兵团出起力来都不是那么起劲儿了。

一有什么不顺心的地方就拿玫瑰佣兵团作“榜样”弄得姬大东尴尬之余也不得晃奋起抗争,既不能过于得罪他们让这个新计划胎死腹中,又不能太过于软弱让他们诡计得逞。——而有些头晕眼花起来。

“呵呵,没想到啊没想到,就这么短时间不见你比起在神州道门皇城的时候更加成熟了。”冯忻雅一副很是对姬大东刮目相看的样子,赞叹道。

“也不能说是成熟了吧?那样说好像我已经变得很老了一样,”姬大东抗议道,“只不过现在玫瑰佣兵团上上下下都在看着我,需要我为他们负责,所以考虑的问题比以前多了而已。倒是你,怎么大业魔尊会派你这个半大姑娘来?他真的放心吗?如果真的担心铁云灵的话,那至少也得派出像梓叔,破刃这样的高手前来吧?”

“跟你说话真的很累,刚刚才夸了你,怎么现在就变得这么肤浅。”冯忻雅头痛地揉着脑袋,刚才对姬大东夸赞的眼神一瞬间消失不见,“本姑娘是半智不斗力明白吗?像梓叔他们,实力是够了,经验也丰富,但是对于无际大山一无所知,在适应能力上却是跟本姑娘差远了。”

“再加上上次你们从破刃的眼皮子底下溜出了蛊族苗疆,虽然有长老故意纵容的关系,但是也说明让他或者梓叔来的话容易让你们有逆反情绪,而我本来就跟你们是一路的啊?有什么事你们也不会瞒着我,所以更容易配合明白了吗?”

“明白了!……才怪!你把问题弄得这么复杂,却又说我太笨跟我说话太累。太过分了吧?再说了,现在有我还有铁云灵在,是根本不缺才智方面的人才的,反而更缺少能跟高手或者高级魔兽对抗的高手明白吗?”姬大东的脸色凝重起来。

“刚才你也看到了吧,那个塞利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真魔初期,非同小可,已经不是我们简单的算计能解决掉的对手了。而今天我们又大大地得罪了他,跟我们之前的计划完全错开了。将来有得我们头疼。”

“他啊,没关系,我知道不管那个塞利有多利害但是一定没有另一个大高手厉害。”

“谁啊?难道不是你怎么来的,你不要告诉我米吉尔主祭祀也跟过来了。”

“当然不是啦,想知道是谁那就跟我来吧。”

“南,南宫先生!”任姬大东跟冯忻雅来的路上再怎么猜,也万万没有想到她要带自己见的人竟然是南宫正。“您怎么会在这里的!自从在逆天皇宫之外一别,再没见到您,不是说您要回无际大山去找昆仑云修的吗?怎么又会跟忻雅姐姐在一起的?”

“没找到,所以我就回去了。”南宫正还是一如既往地不爱说话,尤其是现在这里人还不少,米娜和天凌更是他不认识的人,说话便更是简练了,“不过那时你们走了,据说往无际大山而来,但是你们的行踪隐秘不好找。而我又在路上巧遇了冯祭祀,就跟着一起先过来让他们派人去打听你们的行踪了。”

虽然南宫正说得简单,但是听到他在这么一个月的时间里来返无际大山与洛水皇城两次,而且还在是多方打听他们行踪的情况下,可知他为了找姬大东他们是废了多大的力气。姬大东心中感动,不过现在他却是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感情了。

别开脑袋,不让其他人看到他那微红的眼圈:“忻雅姐姐呢?我们几个来恶龙要塞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吧?更何况在那个什么广途佣兵团那里一闹想必整个恶龙要塞都已经知道我们是在蛟龙佣兵团的驻地住着,你怎么不早点儿安排南宫先生去看我们呢?或者早点给我们一个口信,我们来找你们也好啊。”

“是啊,早点儿去找你们,让你们早点来串串门儿,好让塞利城主早点儿知道我们的关系吗?”冯忻雅白眼一番,果然这个姬大东是经不得夸的。

“呃,这个倒也是啊,不过,那时候我还没想到会跟那个塞利城主这么早绝裂呢。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还是差上许多,最重要的还是我们对这一带的情况还不熟悉,更没有站稳脚根,跟其他的大小势力搞好关系。如果塞利吃不下这个亏,怀恨在心之下,只怕对我们玫瑰佣兵团不利。”

铁云灵笑道:“不过现在却是不用担心这个了。以现在的形势对方绝不敢明目张胆的进攻我们的驻地,否则的话被大家看出塞利铲除异己的用心,不要说什么暴风雪计划了,便是今天会议之上新达成的围猎计划也肯定无人敢去响应。尤其是天雪佣兵团和蒙克拉佣兵团更是会对塞利小心提防。所以如果出手他也只能派出精锐高手在我们回到驻地之前人单力孤之时突袭我们罢了。”

冯忻雅一拍姬大东的肩膀道:“而如果那样的话塞利将会发现他严重地错估了我们的手段。有南宫先生一柄魔剑在,便是大祭祀索伦现在再来截击我们只怕都要好好惦量一番。而根本不知我们隐藏了这么一个大高手的塞利绝对要吃个大亏。”

姬大东一愣,转头看到冯忻雅亲昵的样子,心里不由升起一阵暖意。在神州道门皇城最为危险的时候,一直并肩作战的同伴又回来了!一股自信的情绪感染着姬大东,令他的眼光正加明亮,脑海中一个模糊的计划清晰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