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决定合作

“那么我们就打个赌如何,请两位团长大人耐心地听完铁云灵的话,如果最后两位团长大人还是认为我们是在耍你们的话,那么姬大东愿代铁云灵凭两位处置如何?”

雷克蒙德眼神一动,道:“姬大东团长似乎还是对你的这位手下很有信心的样子。好。苏拉儿,我们不妨也给姬大东团长一个面子。听听这位姑娘的全话吧。”

“要听你听,我是不会听的”苏拉儿看样子对雷克蒙德也是另眼相看的,虽然嘴上还是说得不让步,但是却也乖乖地坐回到了座位上去。

“铁云灵姑娘,请!”

“苏拉儿团长大人的耐心还真是有限,好了那就说正经的。两位团长大人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我之所以说塞利城主大人是疯了,并不是说他的神智不清楚,而是他的野心太大,一个人的欲望如果太大自己又不懂得如何去控制那么这个人跟疯了又有什么区别呢?只不过一个是疯子的疯一个是疯狂的疯而已。”

“之前我说过,塞利的立足之本已经改变,再不是靠着在众人佣兵团之间的威望来抵抗神州道门的压力。为什么呢?因为据我们所知,再过不了多长时间,神州道门就已经再没法给塞利任何的压力了。”

这下连苏拉儿也知道铁云灵是言之有据了,的确也正如她所说的,对无际大山之外的情况了解太少就是他们最大的软肋。

“神州道门对于无际大山的野心从来都没有减弱过,更不用说现在无际大山雪云城名义上仍然是神州道门的国土,就算只是冲着面子他们也不可能对雪云城放手不管吧?却不知铁云灵姑娘所说的是什么情况呢?”

“当然不是神州道门对无际大山失去了野心,说实话,对于雪云城这里的巨大交易额和财富,就算是其他魔界强国也都非常垂涎,神州道门近水楼台先得月,又怎么可能会放弃这个肥肉呢?”

“一旦被其他国家如北面的黑鬼魔族,南面的陷地王朝乘虚而入,神州道门再想收回就难上加难了。实在是我们这次逃来无际大山,正是因为洛水皇城发生了极大的变故,而天逆魔帝本人也因为心痛而病倒。”

“铁云灵姑娘是说神州道门三圣子与四圣子被杀之事?那件事不是已经解决了吗?听说洛水皇城已经恢复了秩序呢。”虽然对于神州道门知道的不多,但是这么大的新闻他们还是不可能没听说过的。

“那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铁云灵苦笑道,“事实上洛水皇城的形势比之无际大山这里更加复杂,我们也被一股神秘的势力给陷害,所以才逃出来的。而对方的目的很可能就是为了灵,我是说铁月灵圣姑殿下。”

“而就算神州道门的形势能稳定下来也没用,据我们的消息,神州道门东部战区的图尔凡将军几次向洛水皇城递交军情,神州道门那边已经对我们虎视眈眈,随时都有可能大举犯境,而此时神州道门的大部分军力都还集中在北部战线给黑鬼魔族施加压力。”

“东部战区仅有图尔凡将军的万人之众防守,形势极不乐观。试问在这种情况下,神州道门又哪里有时间和精力能腾出手来对无际大山施加压力?塞利在这种情况之下当然可以为所欲为了。”

苏拉尔和雷克蒙德听得一愣一愣得。这倒怪不得他们,在无际大山一带他们是勿庸置疑的霸者,但是在整个神州道门乃至于整个魔界却根本是无名之辈。所以在这种牵整个神州道门变动的大形势下他们都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太够用了。

半晌,苏拉尔才心虚似地摸着后面有些发凉有脖子道:“这个,怎么听说说得这么玄乎呢?好像如日中天的神州道门内忧外患,马上就要完蛋了似的。那,那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呢?”

铁云灵从容一笑,一下子把话题引入到了这么大的领域那他们这两个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家伙就只能跟着自己的思路走了。想让他们往东他们绝对没法往西,更不用说自己的这些分析很可能已经接近真相了。

“确切地说,应该是对塞利的影响是什么?因为神州道门的乱局对你们来说最大的影响不过是从属于神州道门的几个商会无力再跟你们采购魔核,反而是各大势力为了防止将来的会派人不断来大规模地购进魔核而已。”

“但是塞利那里就不一样了,之所以说他现在的立足之基已经不是在佣兵团中的无比威望也正是因为他不再顾忌神州道门的压力。那么要反制塞利我们就必须要弄清楚,现在他的根基是什么呢?先容我作出结论,现在塞利的野心就是对于无际大山各佣兵协和的绝对控制之上!”

“我还是不明白,那几乎是不可能做得到的。呃,对了对了,所以他才会提出家个庞大的暴风雪计划来消耗我们的实力啊,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苏拉儿刚要提出自己的疑议又被自己给推翻了。

反而雷克蒙德不同意道;“铁云灵姑娘这说得是不是太夸大了一点儿?对无际大册的绝对控制?塞利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凭他现在的威望,虽然说我们四大巨头佣兵团不会像天河,天雷两大佣兵团那样对他马首是瞻但是,一般情况下也不可能跟他对抗的。”

“现在他就已经是无际大山的无冕之王了,又有什么必要再加强对佣兵团的控制权呢,就算是有这个暴风雪计划,但是真要惹起了所有佣兵团的反感,说不定我们真的会发起第二次抗争把这个塞利也从他的宝座上掀下来的。毕竟他的实力比之以前有神州道门作后盾的雪云城主还是要差上很多的。”

“他最担心的不就是这个喽。”铁云灵理所当然地道,“你也说了,真惹起你们的反感的话你们还有能力推翻他,换句话说他的位子一直都坐得极不稳当啊。但是凭着所谓的威望的话他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但是如果能把佣兵团控制在自己的手中就不同了,那时随便他怎么呼风唤雨还有谁能制得了他呢?更不用说他那个疯狂的野心了。”

“疯狂的野心?”苏拉儿和雷克蒙德浑身一震,隐隐约约猜到铁云灵的分析是什么了。

“没错,疯狂的野心。既然神州道门现在的形式并不乐观,那么到底最后能走到多坏谁也无法逆料,但是不能排除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天逆魔帝死后整个神州道门两位圣子,一位圣姑殿下还有各路封疆大吏四分五裂群雄争鹿,到了那时已经把无际大山控制在手上的塞利也同样是实力雄厚,谁敢保证他就不会是新一代的天逆魔帝呢?”

“这,这绝不可能!”屋子里反应最大的不是苏拉儿和雷克蒙德,反而是姬大东,“天逆魔帝何等样人物,更兼实力强悍,怎么会突然死掉的?只要他在一天,那么大圣子和二圣子又能掀起什么风浪来?逆天重臣更是不会叛变天逆魔帝。”

铁云灵叹道:“自从离开洛水皇城之后我们反而旁观者清,我越想越是不妥当。表面上看,杀死三圣子和四圣子的最大嫌疑人无非是大圣子和二圣子之一,但是你想想,以他们的实力真的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得把两位圣子连根拔起吗?”

“你想想看两位圣子的死法,尤其是三圣子,其王府之中的五大高手同时遇难,连个逃出来的都没有,如果不是绝对压制着场上的局面又怎么能够做得到?最让我不放心的是对方为什么这么急不可奈地把我们赶出了洛水皇城。”

“没错,他们的目标绝对是铁月灵圣姑殿下,但是问题是一天天逆魔帝还活着又有谁能动得了她一根汗毛呢?所以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既然对方真的对我们下了手,那就至少有万全的计划能把天逆魔帝置于死地!明白了吗?”

姬大东仿佛全身力气都被抽尽一般一下子坐到了椅子上,剧烈地喘着气,理智告诉他,铁云灵的分析极为有道理,就算天逆魔帝绝不可能没有还手之力,但是也绝对不是绝对安全的。

“那,那我们应该赶快去通知铁月灵才对啊。一方面让她早做防备,另一方面让她也提前给天逆魔帝长老提个醒啊。”

“放心吧,”铁云灵安慰道,“这件事情我早就有安排,让米罗找了几个绝对可靠的人混回到洛水皇城中去,而且也给亚瑟公爵带去了消息让他对铁月灵圣姑殿下妥为了照顾。”

“好了,再回到正题上来。通过上面的分析,塞利城主大人的意图也就显尔易见了。那就是借着暴风雪计划之机,大幅削弱所有能给他造成威胁的势力,加强自己对那些中小佣兵团的控制权,以增强自己的直接实力。”

“如果神州道门有变,那么他则可以进取中原与神州道门各路诸侯共取天下,如果神州道门的情况最后稳定住了,那么他至少也去除了侧反之忧,以后其他的佣兵团再也没有谁有能力推翻他了,他就可以不必像现在这样么战战兢兢,可以为所欲为了。”

最后这几句话其实已经不用铁云灵来总结,苏拉儿和雷克蒙德都能想象得出了,但是两人现在还都沉浸在刚刚铁云灵的大胆推测中拔不出来。

大胆,但是,却非常准确。

那么,塞利这家伙竟然是想成为神州道门之主?真的假的?这也太疯狂了!

对了,难道之前铁云灵姑娘说塞处是疯了呢。看来自己真是错怪她了啊。“这个,铁云灵姑娘,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对于塞利什么,想去争神州道门的天下还只是留于猜测吧?这个,毕竟没有直接的证据……”

“雷克蒙德团长大人,请恕我说句无礼的话,你们之所以推测塞利想要在这个暴风雪计划里作手脚不同样也只是推测而已的吗?呵呵,我的推论虽然也是没有什么证据做支撑,但是同样的,也是合怀合理不是吗?”

“而且人的野心是与他们的实力成正比的。或许之前塞利并没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一旦他真的以暴风雪计划把无际大山一带的实力都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之后,而神州道门又真的向最坏的方向发展,那么谁还能控制得了他的野心呢?所以或许我所说的并不是他最根本的目的,但是一旦形势发展到那个程度之后,谁都无法控制塞利的野心了。”

苏拉儿猛地明白过来了:“等,等一下,这么说起来,姬大东团长和铁云灵姑娘是同意我们的计划,决定与我们合作了?”

姬大东苦笑道:“不跟你们合作又怎么办呢?被铁云灵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是虚得很,看样子这无际大山的麻烦得以最快速度解决,好让我能腾出手来,否则的话这局面可真是无法收拾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