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七大巨头

“正是,现在三位团长大人应该可以告诉我们那些在背后玩弄小动作的宵禁小之辈到底是谁了吧?”

米泰斯罗德和马长在都把目光投资在了何泳的身上。何泳沉吟一下,叹道:

“光看姬大东团长对这些人的称呼便知你对他们是一无所有知了。事实上这么在北后搞动作的人可绝不是什么宵小之辈。如果我现在告诉姬大东团长,这些人就是除天雷佣兵团和天河佣兵团以及百流佣兵团以外的四大佣兵团团长,却不知姬大东团长作何感想?”

姬大东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半天都没反应过来,良久,才苦笑着摸摸自己的鼻子叹道:“如果你真的这么说的话,说不定我会以为是你发疯了,又或者是你想来害我们,挑拨我们与那四大巨头佣兵团之间的关系。”

何泳竟然完全没有半点儿生气的感觉,反而点头赞同姬大东的意见道:“说得一点儿不错,如果我是你的话说不定也会有这种想法的。只不过,我们这次来既不是拿姬大东团长开涮更不敢空口无凭来挑拨你们玫瑰佣兵团与飞狐,百胜,天雪,蒙克拉四大佣兵团之间的关系。”

“呵呵,如果让他们知道我们在背后造他们的谣的话,那么就算是我们十二大准巨头佣兵团也未必能吃得消他们的怒火。更不用说一次给四个巨头级的佣兵团造谣了,姬大东团长觉得对吗?”

姬大东沉吟道:“这个恐怕不能作为说服我的依据吧,所谓虚虚实实,两者相生,说不定你们正是利用我的这种心理跑来造谣啊。只要你们把事情说得严重一点儿,说不定就可以唬得我们小心翼翼不会把今天的谈话说出来,这样的话我们又能找谁去求证你们对于飞狐佣兵团等四大巨头佣兵团的指责是不是有道理的呢?”

马长在肃容道:“说实话,我们的确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得了确是他们在背后玩什么小动作,如果有的话,我们几个也不用来寻求姬大东团长的支持,真正就可以到雪云城主府云把他们搬倒了。但是只要姬大东团长听完我们所说,无论坛信与不信皆取于姬大东团长,如果您觉得我们说得有道理,然后我们再开始开展紧密的合作,姬大东团长以为如何呢?”

姬大东回头看了铁云灵和米娜,两女均无反对的表示,向马长在道:“如何就有劳马团长给我们讲解一下,如果飞狐他们四大佣兵团确实如此两面三刀,那么我们玫瑰佣兵团也就羞与之为伍了。”

姬大东说得十分的大意凛然,实质上却是知道马长在他们三个尽管列他们的确证据,信与不信却是取决于姬大东自身的。

马长在却似是已经看穿着了姬大东心里所想,见姬大东愿意洗耳恭听之后却反而并不急于劝说,反而慢慢悠悠地回到座位坐好,向一脸疑惑的姬大东问道:

“其实我们倒是不如反过来说这件事情,那就是,为什么姬大东团长在听到是这四大巨头佣兵团在北后玩小动作,会不相信我们的情报呢?”

姬大东再次沉吟了一下,缓缓道:“这个应该还是很好理解的吧?姬大东来无际大山时间再短也知道七大巨头佣兵团与塞利的城主府一共构建了现在无际大山的这整个秩序。可以说像是暴风雪计划这么庞大而需要动员无际大山几乎所有力量的计划,如果得不到这四大巨头的支持,恐怕是根本成不了事的。”

“事实上,现在塞利城主大人不也正在为了吵得不可开交的飞狐佣兵团和百胜佣兵协而头疼着吗?光凭两大佣兵团就已经可以完全破坏掉塞利大人的暴风雪计划了,更不用说刚才三位团长指责是还包括天雪佣兵团和蒙克拉佣兵团在内的四大巨头对这一计划进行阻挠了。”

“以他们的实力根本不需要做得这么偷偷摸摸吧?只要表明态度进行反对,我想塞利大人也不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自己打击自己的政治威信吧?”

“但事实上是没有,飞狐佣兵团和百胜佣兵团是因为情况特殊,一个是杀弟之仇,另一个则是被人欺负上门式的受污辱感。偏偏这两大佣兵都又都是无际大山里最有头有脸的势力。”

“所以说就算是心里已经完全消了气,为了不让自己的形象落于下风,他们还是会继续硬顶着,直到对方先开口讲和。而另外的两家巨头佣兵团,天雪佣兵团和蒙克拉佣兵团则自始至终都没有表示过任何的反对意见。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这个还不好解释吗?正因为他们不方便明着反对,把以我才说他们是想要背后里搞小动作嘛。自塞利城主大人提出这个西讨计划之后,整个无际大山各个势力无论大小一片赞讼之声,原因何在,真的就只是因为塞利城主大人的这个计划是正确的这么简单吗?”

“不是因为这个的话,那还请马团长大人恕在下鲁钝了,那还会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很简单,人们在发泄着这百余年来只知内斗,不思进取的窝火气!其次,塞利城主大人的这个计划,虽然初期我们各个佣兵团的人都会受到不小的损失,但是只要坚持下云,把这个计划完成,那么最终它会是一个造福整个无际大山中所有势力的伟大行动。”

“虽然平日里大家在饭桌上聊的全都是美女和赚钱,内斗非常激烈,但是因为塞利的这个计划,却让大家看到了斗志和未来。所以在这种大民心的背景之下,即使以七大巨头佣兵团的影响力,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也绝不敢公开反对吧?”

“更何况七大巨头佣兵团里,天雷,天河两大佣兵团根本就是控制在塞利的手中,而百流佣兵团一向都是不停地向西在荒无区一带活动,这次的暴风雪计划最得益的恐怕就是它了,从此,荒无区至藏锋山脉之间的地带要比现在安全许多,他们再也不用每年牺牲那么多的战士来获得财富了。”

“这样就已经只剩下他们四个了。试想,如果姬大东团长来控制这四大佣兵团,本来违背民意,尤其是这样汹汹的民意就已经是极为可怕的事情了,再加上还要把无际大山的最高统治者塞利给往死里得罪,谁能有这种魅力?”

“这样一来,他们也就只能在背后搞搞小动作而已。也就是飞狐佣兵团和百胜佣兵团,竟然在这么个节骨眼儿上弄出这么一出闹剧来,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什么,你说飞狐佣兵团和百胜佣兵团这次的冲突是他们自导自演的?”姬大东不可思议地看着马长在,何泳,还有米泰斯罗德三人。

“你们没有,呃,没什么。我的意思是,听说在这次冲突中,百胜佣兵团的副团长,李百胜的亲弟弟都战死了,这种事情也是可以导演的吗?”

马长在不屑地道:“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也正是因为在这一役中,李百胜的弟弟都死掉了,所以才没有人会怀疑这是一出自导自演的闹剧不是吗?当然我不是说这真的是李百胜自导自演还陪上了自己的亲弟弟。”

“但是如果在这么个时机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飞狐佣兵团和百胜佣兵团都极有默契地抓住这次冲突不放,死活不肯和平解决,这总是有可能的吧?前面说了,就算是巨头级的佣兵团想要公开反对或者不肯响应塞利城主大人的这次计划也必须要有一个非常合适的理由。而现在他们不是抓住了一个合适的理由了吗?”

“真是天衣无缝啊!”马长在最后感叹道,“借着这个机会,只要用一个拖字诀,那么不论天雪佣兵团和蒙克拉佣兵团能不能从中脱身,他们两个佣兵团至少是不用去前线打死打生,而且理由也是非常的冠冕堂皇,自己的后方有个这么强化大的敌人整天盯着自己,他们谁还敢离开驻地远涉数百里跑到荒无区去做战呢?”

“说句实话吧,我还真是觉得他们这次的冲突,尤其是百胜佣兵团李百胜的弟弟的死亡里面有些奇怪。要知道当时的飞狐佣兵团已经是剧战之后,不但伤亡不小,而且筋疲力尽,就算是跟百胜佣兵团拼命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干掉了他们的副团长大人?不过算了,我想,现在已经没人能找得到证据了。”

“但是为什么啊?你之前不是也说了,这次的暴风雪计划是对整个无际大山所有佣兵团都有利的事情吗?那么当然更应该包括七巨头佣兵团才对。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还会在背后耍小动作呢?”

“当然是因为利益,不过不是为了无际大山的大利益,而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小利益。”马长在想了一会儿,道:

“这种事情干说不太好说明白,我给你举个例子吧。如果能把一个佣兵团的实力量化出来,那么,如果说天雪,飞狐,百胜,蒙克拉佣兵团的实力定为十的话,那么我们这十二大准巨头佣兵团的实力为五。这样,天雪他们四大佣兵团的实力对我们就有压倒性的优势对吗?”

这个道理简单明了,虽然还不知道跟那个暴风雪计划有什么关系,但是既然他说得对,姬大东他们当然不会反对。

“好,那么现在我们和他们这些巨头级的佣兵团的实力都有了发展,比如说飞狐佣兵团的实力达到了二十,而我们的实力达到了十五,那么现在飞狐佣兵团对我们还有那种压倒性的优势吗?”

“如果没有的话,那么在利益分配的问题上,他们就无法完全作主,因为如果不充分地照顾到我们的利益的话,那我们这个“十五”可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接着再来看七大巨头的形成。这七大巨头无不都已经有百年以上的历史了。其实力的聚集非同小可,而且越来越稳定,如果不发生大的变革的话,恐怕再过一百年度也还是这七大巨头脑轮流坐庄,继续把持着整个无际大山财富之中最庞大的那一部分。”

“没错,现在这个暴风雪计划是对于所有人都有利,而同时也给所有大型,甚至是中型的佣兵团一个机会,把无际大山旧有的利益分配打破,成为下一个塞利的机会!到时候,没有人包括实力最强大,同时也是提出这次计划的雪云城城主塞利在内都无法再控制局势的发展,至少是不可能完全控制。”

“那样的话变数可就多了!七大巨头作为无际大山所有佣兵团的表率,在暴风雪计划之中担当主力,牺牲最多那是板上钉钉的事,不然的话别看现在一个个都热情得不得了,真到了关键时刻他们看你不上也就直接散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