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实力不俗

“但是你们可是要想好了,那个何奋天出手一向狠辣,几次比武都非要把对手打得手残脚残的。可不是闹着玩,过家家。你们去可以,但是姬大东团长,你得告诉我你的实力到了何种境界,不然的话,我可不放人!”

姬大东知道熊姥姥过去肯定是没少在那个何奋天手中吃过亏,现在只怕多少也有些心理阴影了,只得实话实说道:“在下不才,资质鲁钝,前几天才在机缘巧合之下达到了魔丹期,虽然算不上多么厉害,但是自保至少还是能做得到的吧。”

熊姥姥听说姬大东年纪轻轻就到了魔丹期的境界这才明白他的口气为什么这么大。“唔,也罢,以魔丹期的实力虽然不见得能胜得过那个何胜天——听说他的实力也已经达到了魔丹后期,但是想来自保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了。”

“只是姬大东你一定要记住,事不可勉强,以你现在的年轻就有这样的成就,等再过两年还怕超不过那个何奋天吗?天凌,你去之后万不可意气用事,要好好盯住姬大东团长,必要时你一定要拉着他回来。”

天凌一笑,不过也还是答应了。他还没有告诉熊姥姥旁边那个文文静静的铁云灵的实力更是已经达到了魔丹后期。而且姬大东团长的魔丹期可是绝不能能一般修魔者的标准来衡量,这可是一个在外化期时便能够与魔丹期的高手相对抗的绝世怪胎啊!

算了,跟熊姥姥说了这些说不定还会把她给吓着,更说不定还以后他是说大话在安抚她。那就更不放心他们去找那个何奋天算账了。

熊姥姥本来听说他们今天才到的恶龙要塞还想让他们休息一晚养好精神再去战那个何奋天的,但是姬大东却认为事不宜迟,那个何奋天今天才刚找上门来,堵得蛟龙佣兵团连门儿都出不了,绝想不到立刻他们就会打上门儿去,所以此时前去正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更何况姬大东的计划中玫瑰佣兵团才刚刚安顿好,百废待兴,要做的事情更多,可能没多少时间在这里磨蹭,第二天他就想直接投贴登门拜访那个塞利城主大人的。今天如果能做点儿什么出彩的事情也正好抬抬自己的身价,明天在塞利面前也有说话的资格不是?

最后双方达成妥协,熊姥姥还是派人领着他们前往那个平雪园,但是姬大东也得同意她选出十名精锐手下陪同他们前去,一旦有事立即杀回来再从长计议。

“本来我还想给落风护卫长一个面子,顺便看在你小子刚回无际大山的份上,至少让你跟熊姥姥那个老不死的有时间交待后事,但是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嫌命长,这么快就找上门儿来送死了?”

看样子熊姥姥的情报因为她的主观情感所以多少有些缩水,光看这平雪园的规模的气派就能看出来,何奋天的广途佣兵团比起熊姥姥的蛟龙佣兵团来可真不止强了那么一星半点儿。

当然了,也绝称不上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大佣兵团,否则的话,这个何奋天也不会只能凭那个风雷魔剑榜的名次才能得到一张特别请贴了。

“姬大东团长,这次就让我来吧。”看到何奋天指名点着自己,天凌毫不示弱地站出身来,在姬大东身边低声请战,见到姬大东点了点头这才扬声道:“何奋天,我们之间的恩怨已深,光说这些出气的话又有什么意思呢。大家都是出来拿令混的,不如直接爽快一点儿,真刀真枪的拼个输赢如何?”

“真刀真枪的拼个输赢?”何奋天冷笑一声,“没想到啊没想到,我的手下败将也有一天敢这么跟我说话了?问题在于你有这个资格吗?就连你那个熊姥姥也曾经在我手下吃了败仗,你有几斤几两该替她来出头了?”

“我可没说过是来替熊姥姥出头的,何奋天你最好不要转移视线,”天凌撇清道,“我这次来只是听说以你的实力竟然还混到了一个什么风雷魔剑榜上的名次,甚至还得到雪云城主的赏识单独发下了一张特别请贴,心中不忿,不知你敢不敢拿那张名贴出来跟我赌斗一声?”

“赌斗?”何奋天一愣,没想到天凌竟是冲着他那张特别请贴来的。一时间也分不清他说的是真是假,“没错,我是有一张雪云城主特别发下了特别请贴,那是蒙塞利大人他看得起我。”何奋天说这几句话时特别扬高了声音,让那些围观的人群也都能听得清。

在听过了何芬天这一番话之后,人群中爆发了一阵骚动。要知道风雷魔剑榜可是叫人热血贲张的啊。更何况,作为无际大山的佣兵团成员,又有谁不对那风雷魔剑榜是心向往之。因此在某种程度上,这风雷魔剑榜在佣兵心目当中的影响那可是比什么暴风雪计划来得直接而且具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尤其是那些觉得自己本事不错早已经混到了魔丹期的高手,更是不会在跟自己同期的家伙面前给失了面子的。

只是这风雷魔剑榜才出世没有几天,所有人都还没有缓过劲儿呢,不然的话早就有挑战者对于现在那些在这风雷魔剑榜上面排名较为靠后的家伙都大打出手了。

而现在不但这何芬天自己亲口证实了这个确实存在的风雷魔剑榜而且还亲自证实了他已经登上了这个风雷魔剑榜。

这下子本来就围绕着不走的几个好事之徒顿时哗然,四下里的气氛一下子比之先前热烈了好几倍。

当然这个何芬天敢于公然宣扬自己已经登上风雷魔剑榜的事情也是吃准了天凌在实力上还是跟他有着不小的差距呢。

嘿嘿,要是能够借着今天这个大好时机,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把这个天凌给彻底击败了,嗯,那可就不但是报了自己的私仇,使得天凌这小子在这无际大山里面是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了。

而且还可以趁着这么好的机会,把自己的声望抬高很多,这样的话那就更有利于把自己的广途佣兵团给推广出去了。这可真是一箭双雕的好机会。

不过也不能就这么把这个天凌给放过了。否则的话,那要是每天都来上这么几波挑战者的话,那自己不是疲于应付了啊。

如果事情真成了那个样子的话,那估计自己每天吃了饭也就不用干别的事情了,光是应付这些人就够了。

想到这里,何芬天决定狠狠敲诈一下这个不知死活的天凌好了。“小子,你看看,我这边都拿出那么多的赌注来了,你可有什么相应的赌注来表达一下你的诚意啊。”

“要知道我可是一团之长呢,这本来就比你这个不知道成天在哪里流浪着的,咳咳,那啥……,这一片都是很文明的人们呢。我们不想把话说得太过难听了呢。”

何芬天本意是想骂天凌乃是四处流浪的野狗来着。可是看到这周围那群热切至极的观众们,他突然意识到还是斯文一些好,不然的话,他们这广途佣兵团的名头还有形象什么的可就全都毁在了他的这一张嘴上面了。

然而何芬天如此高调的想要引起大众的注意却换来天凌一句咄咄逼人的话来。“哼哼,伟大的何大团长,你丫的不是怕了吧?你亲爱的杀弟仇人可就站在你的跟前呢,却不想你还在跟他折腾什么劳什子的赌注。老子狠狠地鄙视你——”

说完这番话,天凌很是嚣张狂气的对着那何大团长比划了几下中指。极尽侮辱之能事了。其实天凌很清楚,无论于公于私,自己跟这个何大团长实在是不可能化干戈为玉帛。

既然如此那么何不把他给彻底激怒了,从而借着这么好的机会把他给除之而后快呢。所以今天的天凌一改往日作风,一开口说话就把这个何芬天给逼到了绝路上。

听到天凌这极尽侮辱之能事的话,再看看那象征着耻辱的手势,就算是他何芬天城府再深,也不禁是恼羞成怒了。只见他把两眼一开一阖,滔天的杀意从他的眼缝里汹涌射出。

“小子,你找死!”

“哈哈,老子会不会死,你说了不算的。”天凌才不会理会何芬天眼中那滔天的杀意,在他看来,这何芬天被自己是给激怒了,可是还没有怒得失去了理智呢。

“老子贱命一条,有本事你倒是拿去,给你那死去的弟弟报仇哇。”天凌这个时候丝毫没有退却,反而继续变本加厉的激怒何芬天道。

“真是天堂有路尔不走,地狱无门却来投。老子今天就成全了你吧。”何芬天被天凌彻底激怒了,猛然间怒吼一声,两只手在衣袖中那么一圈,强大的魔元霎时爆散开来,直把周围那些人给震得是东倒西歪。

一些修为差的人干脆就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一时间,人群轰的一下子就乱起来了纷纷怪叫着四散躲避起来。

就凭刚才这一下啊,人们也算是明白为什么何芬天会登上那风雷魔剑榜了。如此实力,确实够份儿。

眼见这何芬天露了一手不俗的实力,不光是那些四散奔逃的人们就是铁云灵和米娜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如此实力的何芬天,我看天凌不是他的对手。”铁云灵虽然觉得自己出手拿下这个何团长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可是事情已经演变成了何芬天跟天凌对决的局面,自己现在出手不是把天凌给弄得上不上下不下的了吗。

在听了米娜的担心之后,铁云灵却安慰其道:“米娜妹妹,你就放心吧。这次的比斗情况跟我在图尔凡将军的军营当中与那个黎统仁比武的情形很相像。如果是正式比武的话,无论是我还是天凌,那都是输定了。可是如今天凌弄出来的那个赌注却是使得这场比试演变成了一场生死之战。这样的话,我相信天凌必定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说完,铁云灵为了给米娜增强信心,还特意拉住了米娜的小手,紧握了几下。然而正所谓关心则乱。

这米娜一听铁云灵的分析,却更是急道:“怎么可能啊?要知道天凌的实力可是跟这个何团长差了一大截呢。如果是生死相拼的话,那就更没有取胜的可能了。难道你以为他还会像你一样具有不怕魔元杀伤的独特本领不成?”

姬大东很是奇怪的看了米娜一眼。他知道这个米娜向来都是不理会那些俗套的。因此她绝对不会因为自己曾经从血魔手中把她们解救出来就会对自己格外的尊敬。

恰恰相反,在米娜看来,能够把自己当作是最好的朋友就算是对自己救命之恩的最好报答了。

当然由于米罗的缘故,这个米娜对自己还是很注意礼节的。

可是如今为了这个天凌,她却大失分寸,这不得不叫姬大东心里暗暗嘀咕起来。以如今的情形来分析,分明是担心天凌这小子都给担心的急坏了。丫头改不会是喜欢上天凌了吧?

一想到热恋中的男女其智商几乎为零的至理名言,姬大东急忙不等着米娜说出那些失去理智的话之前急忙解释道:

“米娜,你以为我是叫天凌送死去的吗?而且你应该对天凌十分了解了呀。你觉得以天凌自身的头脑,他要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去打击那个何团长的话,又怎么可能一反常态的冲上前去?”

看看米娜的表情有所缓和,姬大东继续说道:“实话告诉你吧,自从长望亭之战后,我进阶到了魔丹期,我就一直以天凌、米罗还有布罗坦尔为训练对象,看看这样的话,大家的实力究竟能够进步多少。”

“那时候,我们之间可是交代好了的,彼此之间谁都不许留手,因此打到最后基本上所有拼命的招式都给用上了。现在我完全可以说,就在这几天的时间里面天凌已经完成了一次脱胎换骨的转变。”

“或许他的实力没有进步多少,但是如今的天凌却再也不是那个书生气十足的天凌了,你一会儿就能看到他那悍勇之气了。”

“就凭这一点,如果那个何团长还是用老眼光来看待天凌的话,嘿嘿,那么他铁定是要吃亏的了。更不用说,如今的何团长早就被天凌给刺激的接近了疯狂的边缘。”

“如此一来,就算是天凌实力再不济,难道还吃不下这么一个莽夫一样的何团长么?请相信我吧,这一次天凌那是绝对赢定了。而那个何团长也彻底地败在了他自己的盲目自信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