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各取所需

恶龙要塞,城主府。

与上一任的雪云城主不同,塞利绝对是一个天生的冒险家。以他的性格就连位于无际大山中间位置的雪云城都不像去呆,更不用说“安全无比”的入云要塞了。对他来说,生命便是各种挑战,只有呆在这最靠前最深入无际大山的恶龙要塞,才能让他有一种真实感。

对无际大山各种势力,各种情况能第一时间了解到他们最真实形态的感觉!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其实塞利绝不像别人认为的那么胆大包天,相反,他比所有人都更谨慎更胆小。

所谓“挑战”只不过是在未来的危险还没有变成真正的危险之前,就将其消灭于萌芽状态的一种态度。当那真的成了威胁之时,也就不再会被称为“挑战”了。

看着周围那些护卫们对自己又敬又畏的神态,塞利满足地叹了口气,最近能让他“挑战”一下的东西实在是越来越少了。而这也实在应该归功于他塞利的演技越来越高明,现在无际大山一带上至神州道门驻雪云城御史台,下至各大大小小的佣兵团们谁不知道他塞利大人心系百姓,不惜与逆天神州道门硬抗!便是那些天天看自己不顺眼睛的御史大人们,背后里也不得不对自己竖一个大拇指。

现在无际大山这一带真正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恐怕也只有那些不识时务的乡马佬了。不过,那对于现在的塞利来说,已经远远称不上是什么“挑战”了。

这让塞利在心满意足之余,多少也有一些寂寞的想法。

自己比起那什么“十方魔帝”来还差得很远吧,为什么现在的自己就已经有了这种感受了?

“报!十四号情报站急秘飞报!”外面护卫的声音打乱了塞利的感慨,这让他微微有些不高兴。不过算了,既然是急秘飞报,那自己还是可以原谅这一点儿小小的“错误”的!

塞利新组建情报网时,规定将情报分为几个不同的类别方便自己分别处理,而“急秘飞报”的意思如其字面基本一样,绝秘,紧急,飞报。

能把这三个词联系在一起,可以想见这份情报是何等的重要。事实上“急秘飞报”那已经是雪云城最二重要的情报了。而且是只能直达塞利由他亲自处理的情报。

而这种情报当然不能由这传信护卫当众念出来。塞利一伸手接过一柄小飞剑,将其放于掌内,一股神识由他的掌心传入脑海之中。

“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

其他的护卫们当然不可能知道那急秘飞报之中都是些什么内容,因此一个个都万分奇怪地看着突然放声狂笑,笑得几乎连身体都直不起来的城主大人,什么事情能够让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他如此失态?不过算了,至少那肯定是个好消息,这样自己就不会被迁怒吧。其他的……

让老天去管吧!

“城主大人是收到了什么好消息吗?我隔着大老远都能听到你的笑声了。”

在塞利面前能够如此随便,不经通传就直接来到塞利身边的也只有他的亲弟弗得格尔了。众护卫听到这个声音无不心中一惊,站得比刚才塞利独处之时更加笔挺——费得格尔的脾气可不像他的哥哥那么好。

“还记得十几年来让一直在神州道门兴风作浪,几次都让逆天大军为之束手的玫瑰盗贼团?”看到自己的弟弟,塞利眼中厌恶之色一闪而逝,立即露出亲切的笑容。

“玫瑰盗贼团?”弗得格尔微微一愣,低头想了一会儿才想起的确听说过这么一个名字,“不管它在神州道门掀起了多大的浪跟我们总没什么关系吧?大哥你该不会是真想给那些驻虫们卖命,去消灭那个什么玫瑰盗贼团吧?”

“我再问你,前一阵子因为出使神州道门而在国内拿下好大名声的那个姬大东堂医奉你可听说过?”

“他呀,当然听说过,据说大业魔尊击破黑墨族落,他在里面立了大功的。”这种最新的情报弗得格尔倒是不用想太久就能想得起来的。听到弗得格尔平日里花天酒地之余倒也没把正事儿给忘了,塞利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不过弗得格尔下一句立即就把他给气得再也笑不出来了。

“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去捧他,就一小屁孩子,据说实力也不咋样,谁信他能立下这么大的功劳啊?依我看,还是因为冲了铁月灵圣姑的面子,我可听说了,这臭小子跟铁月灵圣姑亲热得很,说不定早就有一腿了……”接着就喋喋不休地说起他从那些狐朋狗友那里听来的最新八卦新闻了。

塞利刚想开口训斥,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这个亲弟弟就算胡涂了一点儿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反而如果他太聪明了,自己岂不是要天天提心吊胆?万一一个没忍住干出杀掉自己亲弟弟的事情来,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啊!

想到这里,塞利反而恢复了刚才亲切的笑容:“好了,别在那儿说这些没用的了。为兄当然也不可能拼了咱们兄弟的老本儿去给神州道门去他的心腹大患。只是情报组送来了最新的急秘飞报,那个姬大东应该是跟玫瑰盗贼团勾结在了一起,而且为了避祸,跑到了我们的地盘上来了。”

“跑来就跑来呗,有什么大不了的。”弄了半天自己的大哥就是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情大笑,听得弗得格尔直想打瞌睡,“他们来就来呗,跟咱们有什么关系?我也知道那个姬大东最近成了什么通辑犯,但是那也用不着咱们去出头啊,神州道门要是有本事,就让他们自己派人来拿人好了。每年来无际大山这一带躲祸的通缉犯还少吗?”

“这个通缉犯可不同其他人,至少那个姬大东绝不可能像你想象的那样简单,我查过了,那些对这个姬大东的吹捧可都是由神州道门那边传过来的。你想想看,大业魔尊是何等的眼界,如果不是这小子的确有过人之处,那他会白白替一个无名小辈吹捧吗?哼!要被人吹捧也是得讲讲资格的,尤其是对于大业魔尊这种人。”

弗得格尔听得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就算是这样,那个姬大东真是有真材实料的人,我还是不明白,那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大哥你总不会指望着这么一个毛头小子能帮我们击败逆天大军甚至登上天逆魔帝的宝座吧?”

“他当然是没有这个本事了,”说到这里,塞利自己也露出了一丝轻蔑之色,“不过那并不代表他对我们就没有利用价值了。现在洛水皇城因为长老之位之争弄得风起云涌,我甚至怀疑这个姬大东之所以突然成为了通缉犯也是跟这次的长老之位之争有关系。”

“而一向给人虽然顽皮却从来没有对长老之位有非分之想的铁月灵圣姑也免不了被抛到风口浪尖上去,别忘了,铁月灵圣姑才是天逆魔帝最喜欢的孩子。”

“而且绝不可能是杀害三圣子与四圣子的凶手,相反除非有一天真的找到真凶,那么大圣子和二圣子就永远都洗不脱凶手的嫌疑!你想想看,我们堂堂魔界大国神州道门怎么可能有这么一位有着杀弟嫌疑的凶手登上帝位呢?”

弗得格尔听得直挠头:“可,可是大哥,那个铁月灵圣姑,她不是没有实力吗?”

“没错!”塞利眼前一亮,赞许地道3A“你这句话才算是真正说到了点子上去了。那铁月灵圣姑殿下是没有足够的实力的!所以,我们才有机会将现在神州道门的形势加以利用。如果计划得当,是理想的结果当然把整个神州道门理得国人五裂!而到了那时候,姬大东这颗棋子就显得万分重要了!明白了吗?”

弗得格尔骇然道:“要把神州道门弄得四分五裂?这,这,凭我们的力量真的能做得到吗?”

“当然不可能,”塞利淡淡道,“但是你不要忘了,在神州道门,甚至于在整个魔界,还有很多实力远在我们之上的大人物,也是抱着跟我们一样的心思,神州道门的强大对他们都是没有好处的。否则你觉得会是谁去把三圣子与四圣子给干掉的呢?这件事情根本就不用我们去操心,那些远比我们强大的多的势力都会把它解决得好好的,我们只需要作好万全的准备,一旦消息传来,那么就是我们独霸无际大山的时候了!”

憧憬完了美好的未来,塞利转过头来教训弗得格尔道,“你也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少跟你那些狐朋狗友来往了,好好办好自己的事,带好你的兵!”

“是。”弗得格尔可不笨,就算是真笨这么长时间也能摸得清自己大哥的性子了,一般他这种态度说话的时候那就是下结论,你就只能听,不能反驳。

“下去吧。”懒得再跟自己这个笨弟弟说废话,见到弗得格尔老老实实地答应下来,塞利一挥手,把他打发出去,一个人在大厅之中深思起来。

良久,塞利猛地抬起头来,似是对着面前的空气自言自语般地道:“你回来了?那么跟他们接触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这里叫做长望亭,不要看无际大山之中多的是山山水水的,但是实际上风景很是一般,不但大都是些歪树枯石,更有许多魔兽的尸体没有好好处理散发出来的恶臭。而这长望亭便是无际大山这一带里为数不多的美景优美之所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