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三千年传说

木家老大听到两个弟弟这么称呼对方,心中不由大讶。他们的实力自己是再清楚不过了,连那强大的五级魔兽踏天兽都能由他们两人合力根本不用自己帮手地干掉,一般的困境又怎么能够难得住他们?更不用说给对方一个“救命”的机会了。

“二弟,三弟,你们两个刚才发生了什么危险?二弟,你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倒是可以慢慢说啦,但是大哥唉,你这么对待我们的救命恩人,是不是有些太过于有违我们木氏兄弟以义字为先的精神了啊?所以,大哥啊,您就勉为其难给人家先道个歉呗。”木震完全没有要帮着自己大哥解释一二的觉悟,反而一脸有热闹可看的可恶神态,站在姬大东身后笑嘻嘻地起哄起来。

姬大东心中暗奇,刚才听木震和木应说起他们大哥来,似乎并不是一个和霭的角色吧?更何况看到刚才他与铁云灵战斗的场面。更可见此人的火爆。但是,现在看起来,木震似乎并不怎么怕他的大哥啊?

更让姬大东惊奇的是,听到木震在那里瞎起哄,那木家老大竟然一点儿生气的意思都没有,只是瞪了木震一眼,然后就“乖乖”地对着铁云灵猛一躬腰行礼:“这位姑娘,刚才我不知道您就是我兄弟们的救命恩人,多有得罪,还请姑娘大人大量不要跟我计较才是。有什么对不住的,木天在这里跟您陪不是了。”

这一下,倒是让刚刚走过来的铁云灵很不好意思了:“这位大叔,您可别这样,云灵消受不起呢。”

大叔……

包括一旁挑起这个哄的木震在内,木氏三兄弟全都被雷翻在地。

“好了好了,云灵,他们不是已经道歉了吗?你就别再作弄他们了。”姬大东也是一头的冷汗,刚才自己还跟木应木震两兄弟称兄道弟的呢。要是他们都成了大叔,那自己岂不是也跟铁云灵乱了辈份?

铁云灵摇头微笑道;“好了好了,刚才是我不对,既然我们已经化敌为友,那么,米娜,出来吧。”

铁云灵话音刚落,众人一旁空气一阵扭动,一道火红色的人影隐现出来,蹦蹦跳跳地跑到了铁云灵的身旁:“唉,真是没劲儿!原来我还以为终于能好好打上一场。弄了半天竟然是自己人。”

看到米娜的突然出现,木应木震倒还罢了,木天却是大吃一惊。没想到刚才还有这么一个强手埋伏在身旁。这两个小姑娘年纪虽轻,但是那个铁云灵的实力就已经不在自己之下了,而那个米娜看身手虽然比铁云灵稍弱,但是也不是自己可以等闲视之的,更是擅长突袭之术。

试想刚才自己跟那铁云灵打得正难解难分之时,这个米娜突然杀出,自己岂不是凶多吉少?想到这里,木天的冷汗都有往外冒的趋势了。

“对了,木应兄,刚才听你们说狩猎了踏天兽而且把它身上的材料弄下来,是有什么特别的用处的吗?”

“那倒不是,我们也是人也得要吃吃喝喝的啊,冒着这么大风险去对付踏天兽,当然是为了弄钱了。姬大东兄弟怎么突然问这个?”

姬大东奇道:“听你们刚才的说法,你们也是常年在这无际大山之中狩猎魔兽的佣兵才对吧?而且依你们的实力也应该不是无名之辈才对,但是为什么刚才碰到那些流星佣兵团的人却似乎根本没有听说过你们木氏兄弟的名字呢?”

木应解释道:“我们其实并不是真正的佣兵,在无际大山这一带还没有出现佣兵这个职业和各色大大小小的佣兵团时,我们的祖辈就已经开始在这里生活了。准确点儿说我们应该算是本来在这无际大山边缘地带的土著民。”

“那时候我们就开始以狩猎魔兽并把它们身上珍贵的材料还有魔核由村子里每月一次派出人前往大城镇里换回日用品。到后来黑潮渐渐有减弱的趋势,再加上魔界十国之间的纷争逐渐扩大,对于这些珍贵材料和魔核的需求大幅上升,所以才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到这无际大山里来碰运气,并慢慢发展出了佣兵和佣兵团组织。”

“原来如此,”姬大东点点头,旋又问道:“刚才你说的那个黑潮又是指得什么呢?”

“所谓黑潮,就是指每五年一次,那些居住在无际大山最中央,一般情况下绝不会到外来来晃悠的强大魔兽群,在第五年的冬初时分,会突然往无际大山的边缘地带涌出来,所到之处一片毁灭和死亡。”

“而在无际大山这里历史最悠久的雪云城,当时就是为了抵御这五年一次的黑潮所以才建立的,而恶龙要塞和入云要塞,更是对黑潮的出现起到了减弱和以防雪云城也被攻破的危险而建。”

“第一次的黑潮,都是上至逆天神州道门,下至各佣兵佣兵团们最为头疼的事情,尤其是那些有名号有固定的地盘和货源的大佣兵团。要知道,一些独立佣兵和小佣兵团实在不行,还可以直接走人,等黑潮退去之后再回来,但是那些大佣兵团却不可以这么做,否则的话一旦等到黑潮退去,而又被别人抢了先的话,那他们的地位可就保不住了。”

“更不用说,越是大的佣兵团人员就越多。一个多月什么也不干,又拿什么来减少这么多人呢?还不如留在恶龙要塞和雪云城,虽然不可避免会出现人员损失,但是击杀那些来入侵的魔兽的魔核和材料照例也是由这些大佣兵团来均分的。”

“只要伤亡不是特别大,那这些所得不但足以支付那些抚恤,还略有得赚。但是有些东西并不是能赚钱还是赔钱说得清的,毕竟在那种危急时刻谁也不能保证要塞和城市就一定不会被攻破,一旦出现意外,那么就算你实力再强,在这连边都望不到的魔兽群里也只会是全城皆亡。”

“而且人员的死亡带来的力量损失也不可小视,一旦出现强大的外来势力,那些损失最大的佣兵团往往就会被毫不留情地清出局去,那时候可没人关心你为抵抗黑潮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姬大东皱眉道:“不是说这些魔兽都是根本没有智慧的吗?更不会有领导层级,就算是那些存在于传说中的九级魔兽虽然足以让其他的低级魔兽感到畏服,但是也不可能指挥得动它们啊。更不用说这么庞大的魔兽群了。这黑潮又是怎么产生的呢?”

木天摇头道:“这个恐怕连昆仑云修也无法给你一个确切的答案,毕竟虽然公认的在魔界以昆仑云修进入到了无际大山核心地带更为深入,但是却离无际大山真正的核心还差得远。这也是无际大山被人认为根本无边无际的最大原因。”

“而各种各样流传出来的说法又实在太多,让人根本无法去分辨真伪。不过我们村子里故老相传着一种说法,不知姬大东你愿不愿意听呢?”

姬大东还没答应,米娜就已经迫不及待地道:“当然愿意啦,木天大哥你快说说啊。”

“根本我们村子里的传说。在这无际大山之中,隐藏着一只十级魔兽!而它一直居住在无际大山的最核心位置,当然没人有能力闯进去招惹它,同样的,它也没有兴趣到外面来进行毁灭和破坏。”

“更重要的是,每五年一次便会有一次天降大劫,来对它这种超乎所有力量之上的存在进行惩罚,这也是它一直没到外面来作恶的最大原因。那次天劫的威力远远超过所有人的想象!跟它比起来,我们修魔者到了渡劫期之时所受到的天劫根本就是挠痒痒的小儿科了。而黑潮便是在这可怕的天劫降临之时,那些受惊的魔兽们纷纷往无际大山之外逃蹿的结果。”

铁云灵动容道:“这种猜测确实是很有道理呢。看样子你们的祖辈们都是些非常有智慧的人。”

木天摇头苦笑道:“那又有什么用呢?就算是再合理也根本就没有人能证实这一点。而魔界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十级魔兽,谁会去相信它的存在,更不用说用它的天劫来解释黑潮了。”

铁云灵道:“并不是魔界滑出现过十级魔兽,在我们神州道门的皇族,事实上也有同样的传说,那就是在黑海之中的深海处,隐藏着一只有九只脑袋的可怕魔兽,实力强达十级,而且跟这个隐藏在无际大山里的魔兽不同的是,它还曾经确实地为祸一时。”

“而初代大业魔尊,就是率领着神州道门的所有顶尖高手与那九头魔兽剧战之时受伤而死的。据初代大业魔尊的手札中记载,在与那魔兽的最后一战中,当时神州道门高手这边伤亡极众,虽然也同样重创那可怕的九头魔兽,但是情况也已经十分危急了。”

“而就在这时,突然天地变色,风云而作。连续降下了近百道紫雷最后云翻凝聚,聚合而成一股强大到超乎所有人想象之外的紫雷正中那九头魔兽,而它在与众人激战之后,再加上本身受伤多处,再经不起这道可怕的紫雷,直接被劈回到黑海中去,生死不知。”

“但是初代大业魔尊一直深信以它的防御能力说不定还是没有死掉,而是一直潜在黑海深处养伤。而那时黑鬼魔族却乘着初代大业魔尊重伤不治的时刻大举入侵,其在九头魔兽肆虐之时让我们顶在前面,而后又做出如此不义之事。我们与黑鬼魔族的梁子就是这么结下来的。”

姬大东愕然道:“竟然还有这么一回事?为什么我在神州道门呆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听说过呢?”

铁云灵无奈地一番白眼:“拜托,那已经是三千多年以前的事情了好不好?先不说会有谁会整天没事儿把三千多年以前的事情挂在嘴边,就说那么久的事情还有几个人能记得清楚呢?事实上大魔神的传说也是那时候流传开来的。”

“当时的巫医和祭祀们都认为这是仁慈的大魔神大人被他们的斗志所感动所以出手击退了那只九头魔兽。再加上当时正值黑鬼魔族入侵的危难时刻,所以朝庭也就默许了这种说法用来激励士气。直接造成了大魔神殿在神州道门如此庞大的影响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