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木雕飞鸟

“罢了,”姬大东收拾起自己内心的不甘,下令道,“西门丁,带所有人回房间收拾一下,不要带太多东西,只带一些必需品,分散开往城外逃,我们就在南城门外五里的小风亭会合。”

老陈很是不舍地道:“这个,这个姬大东啊,我们都已经在洛水皇城住了几十年了,这个,我们也得逃吗?”

西门丁这个时间终于展现自己老大的威势,猛地一拍老陈的脑袋气道:

“老陈你个笨蛋!就算我们不怎么读书,但是说书你总听过吧!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这句话都不懂吗?咱们虽然是御卫,但是禁卫军那帮混蛋早就不把我们当自己人了!姬大东真要跑了,你以为那群龟养的会对我们客气吗?不把咱们拖进禁狱去让我们脱三层皮才怪!”

老陈听得一哆嗦,不过他虽然一向和善,却并不是个怕事的主儿,只不过在这神医府,他所花费的心血,不管是厨房,还是打扫清洁,或者是房间的布置都要比其他人的更多,所以当然也属他最是舍不得。

然后经西门丁一下点醒,老陈当然也明白无论如何这神医府也是不可能再保得住的了。

众人中以姬大东最明白老陈的心思,冲着西门丁摇了摇头,走到老陈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好了老陈,就算我们全都离开了,也并不代表神医府就会没有了。毕竟这座府院可是铁月灵圣姑殿下的。”

“所以对方来到这里找不到我们,也不可能用彻底得罪铁月灵圣姑殿下的代价来毁掉这座府院只为泄愤。不要太担心了,对神医府没有人能比你更熟悉了,快去指挥着西门丁他们,看应该先带走什么东西。去吧。”

“是!”老陈长吸了一口气,重新振作起精神来,大喝一声:“跟我走!”便当先一步带着众人往大厅外走去。

西门丁很委屈地看着姬大东:“姬大东!你好像忘了我才是他们的头儿啊,你这么宠着老陈,总有一天他会爬到我的头顶上的,那时候我还怎么带他们啊?”

姬大东大笑道:“好了,西门,你当我一回来就这么抓紧地训练你们是为了什么?很快你就不会只带着他们八个人出去混,而他们七个也不会再跟着你了!好了,别发牢骚了,要不是你平时只知道捡现成,老指使人家老陈,能自己落到这地步吗?快去跟老陈干活去。”

“对了,铁月灵,你跑来给我们通风报信,有没有谁知道吗?”等西门丁老陈他们全都走出客厅,姬大东的笑容收敛起来,转过身神色凝重地向铁月灵问道。

“只有易腓一个人知道而已。”铁月灵摇头道,“这个你们放心好了,易腓在宫里很吃得开,有他给我打掩护一般人是绝不会发现问题的,更何况为了避人耳目,这次我可是连小可都没带出宫来。”

姬大东点了点头:“这样就好,有易腓在应该出不了什么差错,不过现在你也不能多待了。如果长老已经派出了御卫的话,那么现在应该也已经快到了。无论如何也绝不能让他们看到你在这个时候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铁月灵一掐腰,双眼一瞪气乎乎地道:“什么叫不能让他们看到我在这里出现?那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本圣姑现在就在这里坐着看他们能奈我何!更何况,我在这里万一你们逃之不及的话,我还能出面帮你们挡住他们。”

看到姬大东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铁月灵又软下来向铁云灵求助道:“云灵姐姐,我可是很担心你啊!如果不让我亲眼看着你们出城的话,我怎么也不会放心的,你就让我留在这里吧——”

“好了灵儿,不要闹了。这次是姬大东说得对。如果是一般的情况的话,天逆魔帝伯伯当然会宠着你,可是听你刚才说的情况,只怕对方陷害姬大东的可是跟两位圣子争嫡有关系的。面对这种问题有时候天逆魔帝连任何人情都可以不讲,所以你现在必须要快一点回去才行!”

“那,那好吧。”看到连铁云灵都不站在她这一边,加上现在自己的长老还真是有些喜怒无常的,铁月灵自己心里也虚得很,所以铁月灵也只得听他们的劝告先行离开。

“可是你们一定要小心哦,如果真碰到什么意外,记得至少掩护一个人逃出来,我会再想办法救你们。而如果你们真的顺利逃出去也一定要派人来给我报个平安。”

看来铁月灵没能听着他们一起到城门真的是很委屈的——姬大东严重怀疑这小姑娘根本就是心怀鬼胎,现在是说只到城门,而等出了城门之后又不知会找什么借口跟着他们一起走了。

几个人一直都絮絮叨叨个没完。而此时神州道门的御卫们还不知什么时候就要杀上门来了。

“灵儿!”姬大东几乎是已经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你到底是帮我们的还是害我们的?”

“好好好,我什么也不说了,”铁月灵也知道自己耽误了太多的时间,尴尬地一笑,“我这就回去了,你们保重。”

“灵儿你也要保重,”没想到经历这么多患难之后,眼看刚刚柳暗花明,她们现在这么快又要分开,铁云灵也是强忍着泪水,“现在我们除了易腓之外都不在你身边了,而逆天伯伯又不知听了些什么,不知还能不能像以前那么护着你,你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我知道的,那我走了。”铁月灵跟铁云灵挥泪洒别,很是一副姐妹离别的感人场面,就连姬大东都要忍不住掉下几颗眼泪了。哪知铁月灵刚刚走到大厅门口突然又回过头来:“对了我还有一句……”

“月!灵!儿!”姬大东气得眼睛都红了。

“呵呵,别激动嘛。姬大东,我就只说一句,就一句。”为了增强自己的说服力,铁月灵还伸出了一根手指头,拼命地冲着姬大东上下晃动,“就一句!”

“一句也不行!”姬大东态度异常坚定地作势要去直接赶人了。

“等洛水皇城的风声不是那么紧了,你们记得要在第一时间回来看我啊。”虽然姬大东也不见得会对自己怎么样,但是铁月灵也发现最近的姬大东是越来越让人吃不准了。所谓好女不吃眼前亏,铁月灵一边喊着自己的最后一句,一边一溜烟儿飞奔而去了。

“这个铁月灵!”姬大东看着客厅之外,无奈地摇了摇头,“好了,铁云灵,现在老陈他们应该把东西准备得差不多了,我们出去看看吧。”

“姬大东大人,这里就是你去神州道门之前让我看护的东西,我把它们藏到了四个地方,现在已经都在这里了。”老陈指着摆在地方包袱中的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略带得意地在姬大东面前邀功道。

“太好了。姬大东随手拿起两个小瓶,打开瓶盖闻了几下。嗯,保存的不错,看样子老陈是严格按照自己跟他说的贮存丹药的注意条件去进行的存放。”

“这些小瓶里的应该都是丹药吧?”铁云灵倒也是第一次见,甚至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些姬大东的“宝贝”,好奇地走上前来,细细打量着地上的东西,“可是那些东西都是些什么呢?那块很黑却很有光泽的,还有那个不过是普通树根模样的。”

“这些都是我整理的炼掉丹药,或者是将来炼制法,呃魔器所用的材料。不要看他们的样子好像不怎么起眼,但是它们却绝对都是一些非常稀少,更重要是现在人家都已经不知道了解它们的物质的药材材料。”

先回头跟铁云灵解释了一下,姬大东从那堆“杂物”之中选出了一块颜色发紫的木头,又拿了一把小刀,在那紫木之上东刻一刀西刻一刀,不一会儿工会就做出了一只“木兽”来。

“姬大东,你这时候雕这么一只鸡是要做什么?我们的时间很紧啊。”那些来抓他们的御卫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就能赶到了,而现在这个姬大东竟然还在这里浪费时间,铁云灵不由劝道。

“喂喂,就算我不怎么弄雕刻你也不用这么讽刺我吧?”姬大东满头黑线,无比郁闷地看着铁云灵,“我知道现在时间很紧。西门丁,给大家分派一下,每个人都不要负担得东西太多,免得影响我们跑路的速度。然后你把那些金子弄出来,你和我每人身负三四十锭就够了。”

一边说着,姬大东一边摆弄着手中的“木兽”。

不理会西门丁他们在那里忙头忙尾,铁云灵好奇地盯着姬大东,不知他又要搞什么鬼。不过现在铁云灵也沉下心来了,以姬大东的头脑当然不可能在这么紧张的时候里做些没用的事。

很快,铁云灵的眼睛很快因为惊奇而瞪了起来,而她现在也知道了姬大东那到底是雕了一只什么东西出来。

只见姬大东手上的“木鸡”,呃,好吧,应该是“木鸟”突然闪过一阵白光,然后两只短小的翅膀竟然自己振动了两下,接着铁云灵眼前一花,那木鸟竟然就这么像一只真鸟一般腾空而去!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铁云灵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姬大东,发现这个家伙真是越来越让自己看不透了。

“什么怎么做到的啊,刚才我弄的时候你不是一直都在旁边看着吗?”姬大东也同样睁大了双眼――无辜地大眼睛――很是神棍地回道,扔下这么个话,立即又教训着西门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