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达成协议

这就是易腓最大的优点,虽然他人非常孤傲,但是却从不会因为周围所有人对他这少年天才的吹捧就把自己看到了天上去,对于敌人的优点和长处他从来不回避,只不过天下没有打不败的敌人,认识到敌人的长处那是为了避开它或者克制它。在这一方面,易腓绝不像某些人一样比缩头乌龟也好不到哪里去的。

“好了,不要激动,我年轻的易腓统领。”看到易腓对自己的防范之心如此之重,蓝婷姑娘举起双手,重新退回到了醉兰居的窗前以示自己绝不会轻举妄动,而且更不想与易腓为敌。

“既然你已经接受了我的邀请来到了这醉兰居,那就代表你在杀死我之前至少想跟我聊一聊不是吗?我可以保证,至少一个时辰之内绝不会有其他人到这后面来打拢我们的。这样你看行吗?”

易腓冷冷地打量了蓝婷许久,才终于慢慢放下了手中的魔剑:“蓝婷姑娘似乎搞反了一件事情,刚才是你想要跟我聊了下,而不是我主动想要跟你废话,所以不管你有什么遗言,趁着现在赶快说吧。”

“唉!算了,其实在第一眼看到易腓统领的时候,我就知道像你这样冷傲的人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也不会对奴家怜香惜玉的,恐怕这整个洛水皇城中的年轻男子,易统领虽是唯一一个能登得上蓝婷的醉兰居的,而且也是唯一一个能狠得下心来杀死蓝婷的,对吗?”

“你知道我想听的不是这些,如果你再废话的话那我再没有兴趣听下去了。”易腓眼中杀意重新开始浓烈起来。

“好的好的。我知道你想听什么,今晚不管你想听什么我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你好吗?”蓝婷似乎是真怕了易腓,见到易腓一下子不耐烦起来连忙说道。“不过,奴家还是不知道易大统领到底想先听听什么呢?”

“所有!你可以自己挑着说。你的真正身份,你来自哪里,你潜藏在洛水皇城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你的同伙都在什么地方,当然还有……”

易腓眼睛微微闭了一下,因为说到这里,他实在无法控制自己心内狂涌上来的杀意!“还有那一天你为什么要派人在洛水皇城之外袭击铁月灵圣姑殿下。”

“好好好,真不愧是易腓统领,我记得铁月灵圣姑殿下在洛水皇城之外遇到袭击没多久,你就已经随着使团前往神州道门了吧?”

“而且易腓统领才刚刚回到洛水皇城不过两天的功夫,竟然就已经查到了我的头上了,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快,佩服,佩服。那天在姬大东神医的府上,我果然没有给你留错线索啊。”

“什么?那天你是故意留下的破绽?”易腓微一错愕不过立即又恢复了杀意,“你为什么这么做,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还是死得不够快?”

“哈哈哈哈,易腓统领难道想不明白吗?”在易腓这么强烈的杀意之下,蓝婷仿佛根本不受影响一般地放声大笑起来,“那当然是因为把你,易腓引到这里来主动找我才留下的啊!否则的话,你真以为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就能查到我的身上来吗!”

“找死!”本来易腓只是皱着眉头看着蓝婷在那里“疯笑”,但是等她说到最后一句,却是直接把易腓彻底击怒。不管还有有大堆事情要问蓝婷,易腓猛地一剑刺出,直取对方的要害部位。

这个蓝婷的媚功实在可怕,自己绝不能给她再次向自己施展媚功的机会!

“当!当!”蓝婷不闪不躲素手藏于云袖之中迎着易腓那快捷无伦的魔剑直搭了上去。便是以易腓的愤怒和狠心,也不得不从心底里生出不忍不感觉,仿佛那一双完美无暇的玉手断在自己的魔剑之下也是一种罪过啊!

然而让易腓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不管蓝婷使了什么魔功,被这一击而断的不是蓝婷的玉手,而是自己手持的魔剑!第一声响,易腓的魔剑被从中折断,第二声响,易腓只觉手上一股大力传来,直接把他的手给震麻掉。蓝婷直接以手捏的那截断剑将易腓的魔剑击飞出去!

易腓眼睁睁看着那半柄魔剑从自己的手中飞出划过一道幽暗的弧线落于地上,一切都好像做梦一般。

好,好可怕的实力!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易腓终于知道为什么蓝婷看到自己是来杀她的还敢如此放肆,让自己进入这醉兰居,并走到她的身前。

因为蓝婷根本就不把他易腓放在眼里,对她来说,杀掉自己并不比捏死一只蚂蚁来得困难。可笑自己在对方在那么远的地方发现自己之时还没有觉悟,刚才出手的时候,竟然还以为对方已经是必死之局。

其实自己根本就是一只被对方拿来逗乐的小丑,从头到尾都丑态百出!

易腓不是没有败过,但是他却从来没有败得这么彻底过。当然更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可怕到能把自己当成一只玩偶般玩弄的敌人。

她到底是谁?易腓猛地抬起头来,死死地盯着蓝婷姑娘,如果不能在死前知道自己是败于谁的手中的话,那他易腓必将死不冥目!

“怎么?很不敢相信吗?”蓝婷慢慢走到易腓的身前,将手中的半截断剑抛了出去——要杀易腓,她根本用不着动用魔剑,连半根都不用。

“不用这么绝望也不用这么吃惊,我会让你知道我是认谁,而且我也不会杀死你。所以,你现在大可以站起来,除非你是一个喜欢被女人踩在脚底下的男人。”

“哼!你又在耍什么花招!”易腓猛地醒悟过来,他堂堂七尺男儿,就算死,也要站着死,怎么可能死在女人的脚下?

“我既然败在了你的手中,那要杀要剐就随你的使好了。怪只怪在我易腓太过于轻敌,以为自己一个人就能把你杀掉。但是如果你想耍什么花招的话,我劝你还是免了!我易腓宁愿一死,也不会受人利用!”

“漂亮!漂亮!”蓝婷转身在窗前踱着步子,一边拍手称赞,“我又忍不住要说一句,真不愧是易腓统领,是我蓝婷看中的人。只从我一句要免你死的话就知道我要利用你。”

“临死之时还能有易腓你这样冷静的人,这世上真是越来越少了,而如你这般年纪之中,则只有你一个而已。不过易腓你似乎忘了我还有威力惊人的媚功在身,如果我真是想要控制你的话,那我为什么不对你施展媚功呢?”

“哼!谁知道你这种女人心里想些什么!”其实不用蓝婷说出来,易腓心里也已经在奇怪这个蓝婷为什么不再使用刚才对自己用过的可怕媚功,那样的话根本不用跟自己在这里浪费口舌的啊。

“我这种女人?”蓝婷无奈地摇了摇头,“易腓,让我再教你一点儿,任何时候,哪怕是已经毫无希望的绝境,也绝不要蒙蔽住自己的双眼,在绝望的情绪之下去激怒对方对你绝没有半点儿好处。你最好永远记住这句话。”

“唉,我这种女人。呵,没想到一直伺候着铁月灵圣姑那种女人的易腓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样子现在的年轻人的口味都变得很快啊。”

“闭嘴!我不许你提起铁月灵圣姑殿下!”听到铁月灵的名字从蓝婷的嘴里说出来,而且还是那种很轻蔑的“那种女人”的称呼,让易腓再次愤怒起来。完全忘记了刚刚自己才同样地称呼蓝婷为“这种女人”的。

“不许我提吗?”蓝婷冷笑道,“你现在又有什么资格不许我来提铁月灵?凭你的力量吗?凭你的实力吗?凭你现在拿剑指着我的脖子吗?很遗憾!现在是你的生死操于我的手中!或者说,”

蓝婷故意顿了一下,死盯着易腓的眼睛,嘴角露出了一丝似是温柔,又似是残忍的微笑,“你是铁月灵的什么人?还是铁月灵喜欢你,让你有足够的身份来对我说‘不许’这两个字?”

“你闭嘴!”蓝婷最后的话直接刺伤了易腓心底最脆弱的神经,使他再也无法保持自己的理智,整个人如同发了疯一般冲向蓝婷。不过被蓝婷轻轻巧巧地一躲,便闪得易腓直接摔到了地上去。

“看看你现在这可怜的样子!你又有什么资格令铁月灵圣姑那种天之骄女看得上你?”蓝婷毫不留情地继续打击着可怜的易腓。

“你知道为什么你对铁月灵如此痴迷,但是人家却根本连看都不会看你一眼吗?你知道为什么一个突然出现,名不见经传的臭小子姬大东现在却在铁月灵的心目中比你还要重要吗?要不要我来告诉你?那就是因为你的无能!”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易腓刚才用力过猛直接在落地时竟直接把地板都撞裂开来。

但是易腓此时也绝不好受,不像姬大东那样对镇狱破天诀有专门的特长,那一下对身体的伤害直接让易腓受了内伤。

但是此时这些都不重要了,易腓死死地挣扎着想要堵住自己的耳朵,不想要再听从蓝婷嘴里冒出来的那世上最恶毒的语言,但是现在他已经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了。

蓝婷优雅地一耸肩走到最靠近窗口的那张椅子上坐了下来,用极度冷漠的眼神看着易腓。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易腓终于慢慢恢复了平静,只不过那剧烈的喘息声,还是让显示着他此刻的内心深处并不如他表面上那么平静。

“好了,现在我们的废话才算是终于说完了。我再多说一句,说完之后,要如何选择息随尊便,我可以保证,不论你做出何种选择你都可以活着离开这里,我对你这条小命根本就没有兴趣。”

易腓仿佛没有听到蓝婷的话一般,仍是趴在地上剧烈地喘息着。虽然他绝不想在这个女人面前露出这种虚弱的样子,而且刚才的那一下撞击也根本不可能把他伤成这个样子。但是无论易腓怎么努力,他全身的力量都好像被抽光一样,根本无法凭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