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强夺小可

姬大东走得倒是足够早,所以回到洛水皇城的时候,天至少还没有黑下来,不过西门丁他们的训练已经结束了,一个个正在那里惬意地晒太阳。只有老陈又开始忙里忙外地张罗晚饭去了。

今天看样子西门丁他们的进步又非常大,就算是在那里躺着休息,也排得整整齐齐,这些家伙再会耍无聊,毕竟也狠不过易腓的铁腕,再加上铁月灵圣姑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整人玩意儿。

而易腓对于铁月灵圣姑殿下的提议又是言听计从,还没到中午的时候,他们八个就已经开始相信昨天的时候姬大东那“温柔“的训练方式了。

不过说来也怪,虽然易腓对他们的训练更加严格,但是效果却远不如昨天姬大东训练他们时好用。不用想想昨天就已经恢复了七八成的水准了,今天要恢复那剩下的两三成,怎么也会慢一些,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而客厅他们却是万万不敢进去的了,昨天的时候姬大东对他们的警告还言犹在耳,他们可还想保住自己脖子上的那颗脑袋好好地多活几年呢。而一看到他们都在外面躺着,就已经猜到了铁云灵甚至是铁月灵易腓他们还没有走,正在那客厅里面聊天呢。

西门丁他们看到姬大东,一个个条件反射一般地站起身来朝姬大东行起礼来,倒是把对他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姬大东唬得不行了。

别别扭扭地跟他们见完了礼姬大东让他们继续休息,自己先跑进了客厅里来——姬大东虽然根本他们对军容军礼要有严格的遵守,但是姬大东自己就是野路子出身,他对那些繁复的军礼都没完全弄懂呢。只不过借着主人的威风来压着西门丁他们罢了。

进屋子里来一看,果然,铁月灵和易腓还在。不过这也不是很难猜,既然他们都不敢进来,那至少铁云灵还在,而铁月灵和易腓不在的话,她一个人闷在屋子里又有什么意思呢?

“姬大东你干嘛去了,害我们一直在这儿等着你。”看到姬大东终于回来,铁月灵一下子就想起了今天早上的时候自己在大门外叫姬大东,这家伙却跑得更快的“新仇”来,立即气就不打一处来,把跟铁云灵正在下的那盘棋一推,站起身来双手掐腰,大兴问罪之师。

“是吗?铁月灵圣姑其实不用这么等着我嘛,我有手有脚又不会跑丢了,只是出去办了点儿事情而已。我都以为你和易腓已经回到皇宫里去了。”

虽然事实被自己给猜中了,但是那完全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姬大东硬着头皮往大厅里走,面对着铁月灵咄咄逼人的攻势,而铁云灵和易腓又摆明了只会在旁边看热闹,姬大东只好使用装傻战术。

“少跟我来这一套!”铁月灵冷哼一声,依然抓着他的错处不放,“我倒想听听你到底是想要办什么事能比本圣姑叫你还要重要?难道你对云灵姐姐变了心,有个大美女把你的魂儿给迷走了?”

“这种话可别乱说啊。”姬大东连忙否认,虽然他自信铁云灵还不是那种听风就是雨的女人,但是俗话说三人成虎,这位铁月灵圣姑可是有事儿没事儿就总喜欢跟铁云灵泡在一起,连姬大东也不知道她们两个整个在那里叽叽喳喳地聊些什么。

万一铁月灵真铁了心地挑唆,十遍百遍地狂轰滥炸,那时可就保不准铁云灵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保持住自己的理智了。

“那时候我是真的没有听到你叫我啊。不然的话,天大的事情我不是也得先放到一边去吗?不要生气啦,大不了小可先借给你玩几天总行了吧?”

一旁的小可一听,毛都炸了起来,一个劲儿地蹭着姬大东的大腿,争取着那万分之一的希望姬大东不要把自己送进那个女魔头的手里去。

不过很遗憾,现在姬大东自保都做不到,更不用说去保住它了。为了爸爸的大计,只好让它牺牲一下了。

“哦——这样啊。”虽然现在小可长得太快,已经没有以前那乖巧玲珑的样子那么可爱了,但是铁月灵也已经跟小可结下了“深厚”的友情,所以眼球子转了两圈之后很为难地道。

“哎呀,谁让本小姐就是这么心软呢?好吧好吧,那我就暂时先高抬贵手,不把某个人看到大美女就把我们云灵姐姐给忘到脑后的事情给说出来了。小可!来吧,我来带你回家去!”

刚装了没两句,铁月灵还是忍耐不住对小可的喜爱,一下子趁着它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把它扑住,任它如何挣扎也逃不出铁月灵的手掌心了。

“唉!慢点儿,不要那么用力!小可会疼的唉!”看到铁月灵那粗鲁的动作,姬大东的心都疼了,几次看着小可那可怜汪汪的眼神,想要心软把它留下来但是看到铁月灵那表情,那眼神儿,姬大东知道现在就算自己想反悔把它留下也已经是无能为力的了。

“放心吧,现在小可可是非比寻常了,这样的力道还伤不了它,而且稍微小点儿劲儿的话它可就跑了,到时候你还有第二只小可来赔我吗?”铁月灵也是一大堆的道理,虽然都是歪理居多,但是你硬要跟她辩的话还真是辩不过她。

铁云灵看姬大东实在心疼得很,只得也跟着帮腔道;“好了灵儿,你就不要再做那夸张的样子了,那盘棋都被你推散了再也复原不了了,就算我们下成了和棋还不行吗?”

“呃,这可是云灵姐姐你说的哦,可不是我耍赖啊!”铁月灵终于听到了自己最想听的一句话,不过还是有些不放心,自己这个云灵姐姐可是计策多端防不胜防,还是确认似地又重复了一遍。

“是,这是我先提议的,所以不算是你耍赖,快点儿把小可稍微松一下吧。”

“可恶啊!弄了半天跟我兴师问罪也好,这么虐待小可也好都是你转移视线的战术啊!可怜小可都被你给弄疼了。既然这样的话,那小可我就不借给你了。”姬大东难得地为小可打抱不平起来,很是义正言辞地走上前去,打算把小可从铁月灵的魔掌里解救出来。

“没门儿!跟云灵姐姐的那盘棋我也要,小可我也要带回去陪我玩几天,姬大东不要忘了那可也是你主动提出来的哦?可不是我逼你的哦,所以绝对不能反悔。”

“你!”姬大东长叹一声,真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枉自己还自以为大有长进,今天竟然在这个一向都是一根弦,脑子不会转弯的铁月灵手中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以后都不要再出去见人了。

看到铁月灵跟姬大东闹成一团,而一旁的铁云灵也是一副毫不介意的样子,易腓看得眉头大皱。想起自己父亲交待自己的事情,易腓不为人所察地暗叹了一口气上前一步劝道:

“圣姑殿下,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既然小可也已经被骗到手了,我看我们还是先走吧,万一天黑之前我们还没有进宫门,那就算是圣姑殿下想要进宫也得弄一大堆麻烦的手续呢。”

“很好!易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正被姬大东缠得不能脱身的铁月灵听到易腓的话大喜过望,把小胸膛一挺指着姬大东的胸口责问道:

“臭姬大东,你听到了没有!本圣姑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再跟你在这里胡扯了,小可陪我玩几天就当是今天我帮你训练你的那些手下的报酬了。”

西门丁等人内牛满面,原来弄了半天我们几个的训练还抵不上一头畜牧的价值啊!

“好了,现在你快点儿给本圣姑让路,否则的话天黑之前本圣姑进不了宫门,那可就是你的责任啦!”

“搞笑!”姬大东被铁月灵这句话气得鼻子都快冒烟了,这小姑娘气人的本事真是大有进步,最开始的时候自己还能很从容地面对她的各种挑衅,到偶尔反击一两次,到不得不妥协,现在自己的智计越是进步就越容易被她给气得失去理智了。

“本来这次就是你主动惹的是非,现在还想怪到我的头上,哼,进不了宫门那是你活该!啊,对了,你这倒是提醒我了,我劝你还是乖乖地把小可给交出来,否则的话我就堵在这里不让你走了,哼哼,别忘了现在已经快要天黑了,到时候进不了宫门,受苦的还是你自己哦。”

没想到铁月灵自己竟然送给了自己这么好的一个借口,如果不利用一下的话,那岂不是太对不起铁月灵自己了?

“你觉得很搞笑是吗?”铁月灵先是面色一变,接着又恢复了正常索性走到铁云灵的旁边的座位上搂着小可坐了下来。

“谁告诉你我一定要今晚回去的。没错,如果在天黑之前我进不了宫门那是会非常麻烦,但是那我直接就不用回宫门不就得了。”

“嗯,你这府第虽然只有那些小猪小狗的才会住进来,但是作为一晚上的临时休息场所还勉强可以忍受。如果你不让开的话,只要我在天黑之前进不了宫门,那我今晚就直接住在这里了!”

“什么!”铁云灵含笑看着铁月灵,但是姬大东和易腓就没有这么淡定了,听到铁月灵的新主意,两个人全都慌了手脚。

“不行不行!你这个丫头还是堂堂的圣姑呢!这么点儿礼貌都不懂,你要想住在这里,就得征得我这个主人的同意!很遗憾,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你现在最好立刻放了小可然后马上回宫去!”

“圣姑殿下请三思啊!”易腓也是激动地有点儿过分,“如果您晚上夜宿后宫之外而不先与长老交待一声,恐怕会多有不妥,而易腓也必受重罚,请圣姑殿下三思!”

“什么三思四思的!”铁月灵嘴巴一撅,什么也听不进去,“易腓你有没有搞清自己到底是站在谁那一边的?你也看到了不是本圣姑不想回宫去,而是这个家伙硬挡着我不让我回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