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宰肥羊

“我都说了,这不是毛毯!”听到自己顶着个大太阳,辛苦了一个多时辰才弄好的东西一而再,再而三地被铁月灵说成是毛毯,以姬大东的脾气也有点儿受不了了。

“算了,这东西具体怎么整人你留下来的话下午就能自己看到了,现在跟你说了之后就没有神秘感了,你看起好戏来也就没有意思了,还是把这个悬念留到下午再揭晓好了。现在我们大功告成,不如就由我来做个小道东请两位圣姑殿下去下个馆子如何?”

想到下午就能让西门丁他们好好地吃吃苦头,姬大东的心情才算好了起来,热情地对铁月灵和铁云灵发出了邀请。

“好唉!去宰肥羊喽!”

姬大东很是郁闷地发现铁月灵此时的样子好像比刚才听说要去整人时还要兴奋。而且自己很像是肥羊吗?——对铁月灵的“黑话”完全不懂的姬大东极度郁闷中……

不得不说,一般弄个什么誓师大会什么的都要找一些有身份有派头的人物来参加那是很有道理的,至少现在姬大东就非常同意这种做法。

你看看在上午的时候还一个个无精打采的西门丁老陈他们,下午集合的时候刚看到铁月灵圣姑殿下也在一侧看着他们,立即就换上了一副英勇无畏的表情。那气势,仿佛姬大东接下来不是要让他们做什么训练而是直接让他们跳刀山火海的样子。

姬大东甚至想到,要是早知道只要铁月灵一来他们就这么有雄心和斗志,自己和铁云灵的那些手下也就不用这么累地弄了大半天来布置这个“训练专用场地”了。

“很好,果然没让我失望,一个个虽然训练不刻苦。”西门丁等人无限怨念,姬大东啊,你能不能给点儿面子,至少别在铁月灵圣姑殿下面前揭我们的老底嘛。

“但是至少下午还都能按时归队,没让我对你们彻底失去信心。好了,不说这个了。今天上午你们解散之后我想了一下,你们上午之所以训练的时候不在状态会不会是因为我们的场地没有整理好,从而影响了你们的情绪和状态呢?所以花了一上午的时候我专门为你们整理了训练场地。你们自己看看是不是还满意啊?应该都没有什么意见吧?”

“当然没有!”西门丁的表演天分实在是其他人所望尘莫及的,听到姬大东的问话第一个走上前来,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以补救姬大东泄露了他们的底的失误,“不要说还有这个什么训练专用场地就算是在一般的院落之中我们也会尽全力进行训练的。我们的口号是,有条件要练,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练!”

“很好!”姬大东仿佛也被他们感动得一塌糊涂了,“那么你们先进入各自的位置,然后御剑飞于低空之中,记住不要飞得太高,万一激发了洛水皇城的主动防御系统,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云灵姐姐,没想到姬大东去了一次神州道门之后,连演戏的天分都大有进步了,看他现在的样子如果不是早有心理准备的话,连我都可能要被他给骗过去了。”

另一旁铁月灵跟铁云灵说着“姐妹间的”悄悄话。很显然,铁月灵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已经软磨硬泡地弄出了铁云灵和姬大东的计划,不过虽然身为神州道门的五圣姑,但是铁月灵却是一点儿自觉去解救西门丁他们这些“老部下”的心都没有,反而还唯恐天下不乱一样成为了铁云灵和姬大东的帮凶。

“呵呵,虽然现在还是有些做作,不过已经是七情上面了,再这样下去啊,说不定我都会被他给骗过。”

铁云灵经铁月灵一提醒,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儿,“不过这还不是最主要的,一般情况下那小子都是同情心泛滥的主儿,这次竟然难得地也想整一下那个西门丁他们一帮人,呵呵,看样子他们以前也一定是感觉不错呢。”

“这还感情不错呐!”铁月灵吓得直吐舌头,看着这布满了院落的“毛毯”,暗暗吐了一下舌头,一边还拍着自己的胸口庆幸道:“还好还好,我跟他的关系虽然也不错,但是我是个女孩子,否则的话谁能受到了姬大东用这种办法来对付?

“喂喂喂,我的好妹妹,你说这种话的时候能不能注意一下你的说话对象啊?”铁云灵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应该知道这个计划本身就是我想出来的,难道刚才你是想说我非常的凶残喽?”

“呃,对不起,我把这件事给忘了。”铁月灵吐了一下舌头转过头去继续看姬大东是怎么骗他们这些可怜的家伙上当的。

“好了没有?”看到西门丁吴泰他们全都已经御起了魔剑立于其上,不过为了让他们多些准备的时候,姬大东还是最后确认式地问了一遍。

“放心吧,没问题,不管多么难的动作现在我们都能做得了!”在铁月灵圣姑殿下的面前西门丁他们哪里会说什么示弱的话,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兴奋地噢噢直叫。

“好,这次我是不会给你们硬性地规定用哪些东西的,一切都以你们自己的临场决断为准,做好准备……开始!”

西门丁他们还一个个都听得莫名其妙,完全不明白姬大东说的临场决断是怎么个考验法,就听到了“开始”两个字。

地狱也不过如此了吧?

一瞬间,这个念头充斥了八个人每一个人的脑子里。地上那些白色的白毯上,空间突然一阵扭曲,像是有什么东西将要被招唤过来一样。接着院子四周的空间上突然猛地燃起了四道火墙,把他们八个人完全围在了中间。

而西门丁他们一下子就被这突然出现的变故吓了一跳,刚才在铁月灵面前故意作出的种种“英雄气概”完全不见了踪影:“喂,那个,那个姬大东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火墙是怎么出现的啊,快点儿让它们退去,否则的话真要造成什么损伤那可就不好了吧?”

“现在就退了去那可不太好吧。”姬大东很为难地笑了笑,只不过现在在西门丁眼中,那笑容怎么看怎么有点儿恶魔的味道,“这可仅仅是个开始呢?真正的好戏,还没开始上演,我看你们几个就先热热身好了。”

西门丁他们还没搞清楚姬大东口中的“热身”是什么意思,就看到院中已经不仅令是那四道火墙了,地面上不停地出现空间扭曲的现象,接着一道道的火柱开始不停地从他们身上蹿了上来。

因为一开始姬大东就直接没有提醒他们,所以在那火柱周围的西门丁和吴泰四人差点儿被一道火柱给从魔剑上冲落下来。

“哇!怎么这么可怕!这火焰做得跟真的一样,现在的幻像术真是太厉害了,我好像刚才火柱从我身旁冲上去的时候,我还能感受到它那强烈的热度,真是太可怕了!”

“因为那根本就不是幻术的火焰啊,那是你们魔剑下面的这个裂焰风云阵的效果所发身出的火柱,如果你们不及时地躲开的话,那很遗憾,你们真的会被那火柱的温度给直接烧成飞灰的!”姬大东这时候才抛出最重要的重磅炸弹。

“什么!姬大东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呢?”西门丁已经再也无法保持他那淡定的样子了,而老陈也再不老实,面对着真正的死亡的威胁,所有人都赤红着眼,一边死死地盯着自己下面的法阵看会不会突然冒出可怕的火柱来,一边盯着姬大东希望他能高抬贵手地放过他们这些人。

“这不是狠心,而是让你们成为真正的战士所必须要经历的过程。”姬大东长吸一口气,把刚才听到他们的惨叫而支援的心神再次稳住了。

“必须要经历的过程,哎呀!好险躲过了。那个姬大东,这是什么意思啊。”老陈千钧一发地躲过了一道火柱一边心里暗自庆幸一边还忍不住问着姬大东。

“你们可知道这次我在神州道门之时,的确是步步惊心。这可不是在跟你们讲故事,更不是在吓唬你们。在那里我们的敌人都非常强大!甚至连实力已经达到大成期的,在整个魔界都是绝对处于顶端地位的强大敌人都有。”

“所以,没有人能真正保证你能一直活下去。我不知道这么说你们是不是能理解。虽然你们八个都曾经是御卫,但是却是一直都没有上过战场,平时的作战经验也都是以对练为主,从没有经历过那种生死相搏的场面。”

姬大东此时说话的万分地平淡,跟他话里的内容完全不相符合。

“那是真正的生死!只要一步走错就是万劫不复。而现在我刚刚到达洛水皇城就仿佛回到了神州道门皇城一般,虽然现在你们还看不到隐藏在这之后的腥风血雨,但是我却能感觉得到,而那些金子就是最好的证明!”

姬大东再没有之前那温和的样子,完全是一副杀神的可怕表情,“我知道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但正因为如此,我才有责任看护好你们。如果你们真的一定要死的话,那我宁愿你们死在我的手中,这样至少你们不会被敌人折磨可以少受点儿痛苦!而如果你们还想要洛下去的话,那就先拼掉你们的性命吧。”

说完,姬大东转过身去再不看院落中的一举一动,由得他们在那么狭小的空间里面不停地来回腾挪移动。

“呼,这还真是比我以前玩过的所有游戏加起来还要刺激啊。”铁月灵走到姬大东这边悄声说道。

就算铁月灵再无法无天她毕竟不傻,如果让这些御卫们知道自己看着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在那里进行所谓的“训练”而自己这个圣姑的感觉竟然是好玩刺激,真被他们听见了管你是不是圣姑殿下,都必须要先打了再说了!

虽然铁月灵自己的实力高达魔丹期,并不把西门丁他们放在眼里,但是万一一传十十传百的,还有谁会搭理自己?到时候恐怕想找人玩都找不到人了。

姬大东现在可没空再搭理铁月灵圣姑了。虽然刚才他嘴上说得轻巧妙但是实际上他比西门丁他们八个自己还要在意他们的性命,万一真出现了什么意外,姬大东必须保证自己能在第一时间飞跃过去,否则的话真出了生命问题那姬大东恐怕就要追悔终生了。

“哎呀!哦!太可怕了!”

“哈哈,西门,让你小子得意吧,看你刚才差点儿变成了烤乳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