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站到哪边

“唔,果然是相当麻烦的一次任务啊。”易空常感叹了一句,接着又转回了正题,“不过这对于腓儿你的成长也是很有帮助的。而且现在虽然回到了洛水皇城,但是腓儿更不能大意放松啦。我听说大圣子与二圣子都去对铁月灵圣姑殿下的平安归来表示的欢迎对吗?”

“可惜大圣子出现得晚了一些,或者说太早了。我们在接到长老的圣旨之前就已经跟他手下的苏察儿统领打过一次交道,所以对大圣子的真正态度是心知肚明的。”易腓脸含冷笑地道。

“有些事情不要太想当然,如果你们因此就投入到了二圣子的怀抱,那我想,二圣子殿下就算是在睡觉中也会笑醒的。”

易空常淡淡地点醒他,“既然这样,那么对最近洛水皇城最重要的形势想要你是有一个大概的认识了。”

“唉,现在三圣子与四圣子既去,以死亡的形势退出了长老之位的争夺,虽然现在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能表明他们两个一定是死在大圣子或者是二圣子的手中,但是仍然会给两位圣子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那就是成王败寇!”

“对于长老之位的争夺就更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所以这段时间洛水皇城可不是一般的紧张,为父也是有点儿心力交瘁的感觉了,每天都提心吊胆的,生怕城里发生什么意外,那很可能就会成为两位圣子真枪见血冲突的导火锁,更有甚者,会成为我们神州道门分裂的导火索啊!”

“这,这会不会太严重了?”这下子,轮到易腓目瞪口呆了,虽然他对于大圣子与二圣子必然要拼个你死我洛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却还从来没有往这可能会导致神州道门的分裂方面去考虑。

但是现在经易空常一点醒,却是越想越觉得这种可怕的灾难很有可能会发生。

四位圣子对于各自势力的争夺是不遗余力的。那不仅仅是拉拢在洛水皇城之内的大臣这么简单——真正能在现在逆天神州道门之中起柱石作用的大臣至少到现在为止无不坚守着自己的中立立场,现在天逆魔帝可还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呢,现在就开始选边站,那不是自己找抽么?

甚至于对于军中势力也开始了拉拢,虽然易腓本人对四位圣子的拉拢根本毫无兴趣,事实上四位圣子也从来没有想过能真的把易腓拉进自己的阵营,只要他不对自己势力报有恶感就成了,但是他同样也知道已经有几位实力派的人物比如说大圣子势力内的那个苏察儿,已经开始选边站了。

而既然他们可以在洛水皇城内对禁卫军进行拉拢,那为什么不能对边关各战区的军队统帅进行拉拢呢?

一时间,易腓心里觉得比冰还要更冷三分。

“那,那长老应该对这种情况有所防备吧?”

“那是当然,”易空常的回答让易腓暂时把心放到了肚子里,不过也仅仅是暂时而已,接着的话又让易腓的心提了起来。

“如果是在一般情况下,就算四位圣子联手想要弄出什么事儿来那也只能是找死,但是我说的是一般情况,而现在长老对于两位圣子的死伤心不已,根本没有心情再去防备着仅有的两个儿子了。”

“这个时候,恐怕就算大圣子与二圣子真的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也没有哪个大臣敢再往上报,而且就算报了,在现在长老的这种心态之下他也绝不会相信。这样又会反过来促使大圣子与二圣子进行更大的政治投机冒险,恶性发展下去,恐怕局势终有一日会彻底失控,不要说为父和亚瑟公爵,程老将军了,就算是长老自己恐怕也无力阻止神州道门的分裂了。”

易腓苦笑道:“那父亲能不能联合其他几位大臣去劝一下两位圣子殿下呢?只要把这一层意思对他们说明,那么相信他们也不可能会乐于见到神州道门的分裂吧?”

“谁知道呢?”易空常冷笑了一下,“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大圣子和二圣子现在的对立状态是我们几个老臣说几句话就能平息的吗?如果真是这样,那当初情势没有发展到这种恶劣境地的情况下我们就已经阻止了。”

“唉,现在大圣子也好,二圣子也好,都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谁先停下来而另一方又没有按约定停手那么先停手的一方就会陷入绝对的劣势。试问你是两位圣子中的一个,你会先停手吗?”

易腓颓然摇头:“这么说来,岂不是我们只能坐看神州道门的分裂,然后再随便赌赌运气找一方去投靠?”

“情况倒也不至于如此悲观,办法嘛还是有的。”易空常似乎早就在等易腓的这一句话,眼睛立即亮了起来,不过此时易腓被易空常所描绘的未来打击得意志多少有些消沉,所以低着头,没有看到自己父亲的眼神。

“在你们回来之前我曾经跟几位志同道合一心为国的大臣们聊过此事,我们一致认为不管我们支持哪一个圣子,结果都不会好到哪里去,更何况一天杀害三圣子与四圣子的凶手没有伏法,我们就一天不能排除他们两个的嫌疑,万一我们支持错了人,那又有何面目面对一直对我们信任有加的长老?”

“可是除了两位圣子之外,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听到易空常的话,易腓好奇地抬起了头。

“当然有,而且此人与我们的关系极近,”易空常目光灼灼,如果易腓能够感受到他那体内的热切的话,几乎会以为自己的父亲是想趁着这个机会自立为王了。

“腓儿,你与铁月灵圣姑殿下相处了这么多年,而且你对圣姑殿下的心为父也是看在眼里的,但是我却不知道现在你们两个发展到哪个阶段了?”

“这个,我和铁月灵圣姑发展的很好啊,父亲你问这个做什么?”易腓不安地在椅子上扭动了一下身子,不知怎么的,心里突然冒出了姬大东那自小子的身影,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这么回答道。

而因为心里太过紧张,易腓竟然没有体会到易空常突然提起他和铁月灵关系的用意。

“这个我当然要问清楚,因为那将决定我们在接下来的长老之位斗争中到底站在谁的一方!”易空常冷然道。

“什,什么!”易腓就算是个白痴现在也知道自己父亲的意思了,更何况虽然他平时行事过于激烈,但是那并不代表易腓的才智就不如别人,一时间,易腓被易空常的想法给惊吓了。

“父亲大人的意思是,是想让铁月灵圣姑殿下站出来与两位圣子殿下一起争夺长老之位?”

“不错!”易空常不满地瞪了一眼被自己一句话给吓得失魂落魄的易腓断然道,“不论是为了神州道门还是为了我们逸家的将来,这都是最好不过的选择!”

“不!那绝不可以!”第一次的,易腓对自己父亲的提议断然否决。虽然他并不是不想让铁月灵登上那个最巅峰的宝座,但是易腓却更深知铁月灵的性格,他知道以铁月灵的性格根本就对那个长老之位不感兴趣,而且她更不想与自己的两位圣兄拼个你死我活。

而易腓更不愿勉强自己喜欢的人去做她不爱做的事情,所以连想都没有想,易腓就对着自己从来没有拒绝过的父亲说出了“不”。

“腓儿!”易空常当然明白自己儿子的想法,不过这却更让他感到恼怒,他们逸家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没出息的子孙?几位为国死战的祖先会说不定都会被这个混帐家伙给气活过来!“你不要任性,就算你要拒绝,那你也得说出个合理的理由来!”

“父亲,您说的那个提议不是只是您和几位大臣们私下商量的吗?但如果铁月灵圣姑殿下本人不愿意你们又能怎么样呢?这个计划会不会太一厢情愿了。不但不能解决神州道门现在的问题反而会害了我们逸家和铁月灵圣姑殿下的。”

对于自己父亲的性格易腓也是比谁都清楚,他知道如果没有充足的理由让他打消掉这个计划,那么无论是谁都挡不住他的。冷静下来的易腓开始给易空常分析起利弊来。

“这的确是一个麻烦,而且还是一个无法忽视的大麻烦,还有别的吗?”易空常并没有什么意外的神色,似乎是对易腓提出的这一点儿早有准备,这让易腓心里极为不安。

“还有就是,其他四位圣子,尤其是现在还活着的大圣子和二圣子都是经过几几十年的时间来培养自己的势力的。现在他们的势力已经相当可怕而且根深蒂固,轻易动摇不得,而铁月灵圣姑殿下在这方面呢?几乎为零,除了我们以外还有谁会支持她呢?”

“接着说。”易空常甚至开始抚须而笑,完全不把易腓说的这些问题放在心上的样子,令易腓更是心虚了。

“还有就是我们神州道门从来都没有过女子称帝的先例,真到了那一步,不管是臣民还是军队里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恐怕没有任何人能够揣测,所以我觉得这个计划实在是太过于冒险了。”

“没了?”

“没了。”虽然易空常到现在还没反驳,但是易腓却已经完全丧失了说服他的信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