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父子

“呃,是是。只不过我们也是关心一下,姬大东啊,这找婆娘嘛,还是要找个能持家过日子的。我知道现在的年轻人爱好特别,以前那些温柔体贴的都不怎么吃香了。但是那种类型也只能是谈谈恋爱罢了,真结了婚可是要能过得下日子,能相夫教子才行啊!”

西门丁很是语重心长,完全忘记了其实他长这么大了,到现在可还是个老光棍呢。不过现在姬大东也被他给气得把这一出给忘记了。

“好吧,我就把她的身份告诉你们,但是一个个都给我把嘴巴管住了,否则的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姬大东只得无奈地妥协。

不过听姬大东说得这么严重,吴泰还不乐意了“切,不就是一漂亮女娃嘛,这些天我们玩过的漂亮女孩子可不止一个两个,那女娃再漂亮还能比得上蓝婷姑娘?”

“这种话你知道她的身份之后最好永远宵要再说,否则的话,你应该不想天天都有几个魔丹期,甚至是离婴期的绝顶高手跑遍整个魔界的去追杀你吧?”

姬大东不怀好意地“威胁”了一下,不过那语气与其说是告戒倒不如是想让他说得再大声一些,好让铁云灵真的听见了,那自己真是要少疼一半的头了。

不过吴泰虽然粗鲁,但是真要跑出几个离婴期,甚至只要几个魔丹期的高手,那自己还真是麻烦大了,不要说跑到魔界的天涯海角去,恐怕连这洛水皇城的大门都跑不出去,一下子声音就小了下来:

“这个,姬大东啊,你先别老是吓唬我们这些大叔啊,还是先把那位什么吴姑娘的身份告诉我们好了。”

“好吧,你们先都一个个的站稳了,”姬大东作足了前戏,伸脚在仍躺在地上的老陈踢了一脚,“别到时候又像这个老陈这样躺到了地上去。这位铁云灵姑娘,就是跟我们一起来到神州道门的……神州道门铁云灵圣姑殿下,知道了吗?”

“什么!她……”

“都给我闭嘴!”还没等吴泰这个大嘴巴说出来,姬大东厉声怒吼直接把他给压了下去。

西门丁等人无不吓得一哆嗦,虽然刚才他们已经见识过了姬大东的转变,知道现在的姬大东非昔日可比。但是仍然没想到他竟然也会像这么一个杀神一般怒吼。

“你们好像忘了我刚才说的什么了啊。我不是告诉过你们,知道了铁云灵圣姑的身份之后谁都不准出去多嘴的吗?”

姬大东的语气慢慢平静下来,但是西门丁他们那口大气仍然不敢松下来。此时姬大东嘴角的那抹冷笑怎么看怎么含满了杀气,虽然现在他们还不知道姬大东的实力已经进步到了何种境界,但是他们却一点儿也不敢怀疑只要自己再大声说一个字,立即就会被姬大东毫不留情地干掉。

“是,刚才是我们初听到这个消息所以有些失态了,下次我们绝对不敢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西门丁,连忙走上前两步先表个态,刚才自己发现丢掉金子的时候确实是非常心慌,但是很快过了那一阵也就平静了下来,对于姬大东的脾气他是很了解的,再怎么样也不会太重的处分他。

只是丢了那么多的金子心里还有些疼罢了,不过刚刚姬大东让老陈吴泰他们也都把金子留在了客厅中,现在大家都一样又重新变回了穷光蛋,西门丁的心里反而平衡了。

有了西门丁带头,其他人也一个一个都反应了过来,连忙相继堵咒发誓,绝不会把铁云灵的身份说出去。

“好了,你们也不用这样。”看到最后一个老陈也说了话,姬大东的语气才算是真正地缓和了下来。

“我知道你们几个的性子,都已经跟我相处了不短的时间了,更不会背叛我。何况铁云灵圣姑殿下不但是我的好朋友,更是铁月灵圣姑殿下的好朋友,她的性子你们都是了解的,真是出了什么事儿,你们应该不想单独去面对铁月灵圣姑殿下的‘赏赐’吧?”

“不敢不敢。”论起来,姬大东的杀伤力比起神州道门第一女魔头铁月灵圣姑殿下来还是有一段不可忽略的距离的,听到姬大东把这位姑奶奶都抬了出来,西门丁他们害怕得就差没有相拥在一起瑟瑟发抖了。

“另外,铁云灵圣姑殿下已经受到了天逆魔帝长老的赏赐,以后她就住在我们右面的隔壁,所以以后可能会常来串门,你们以后都注意一点儿,不要失了礼数,更不能口无遮拦,否则的话,神州道门的杀手可不比我们神州道门的差吧?”

姬大东作出很没有杀伤力的样子在那摆弄着一柄小飞刀,刀刃正对着西门丁他们。

“明白了,完全明白!”

“好,既然已经明白了,那就都散了吧。关于金子的事情我会好好研究一下看是谁做的,这件事暂时不要到外面去乱说。而且以后绝不能再让什么姑娘跑到我们神医府来,别忘了现在还在两位圣子的举丧期间呢。”

“虽然只是圣子,神州道门并没有明确地规定说圣子死了也要举一个月的丧,但是现在长老的情绪不好,你们再怎么说也是御卫,这种事情真要被你们的统领知道了,指不定就一辈子都不让你们回宫去了,那你们就只能一辈子给我看门喽。”

“呃,是。”西门丁一阵大汗,要不是姬大东提醒他们还把这一出给忘了,他们的顶头上司可是跟姬大东一起去神州道门的易腓统领啊。现在姬大东既然已经回来了,那么易腓统领当然也已经回到了洛水皇城了。

看到西门丁他们一个个都老老实实地回屋的回屋,出去买菜的出去买菜,呃这活也就是老陈一个人了。铁云灵才从客厅里走了出来。

“看样子你真的是很信任他们啊,这么直接就把我的真正身份告诉他们了?我还以为你会先编一个身份把他们应付过去呢。”

“呃,我们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姬大东想起一开始西门丁那些口无遮拦的话,不禁有些尴尬地摸着鼻子。

“拜托,我好歹也是魔丹期的实力,更是一个听觉完全正常的魔丹期,你们又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客厅又离这里这么近,我怎么可能会听不到。”

铁云灵也是想起了西门丁对他们身份关系的猜测,脸上同样一红,“好了,你们那些废话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就不怕他们会被人收买,把我的身份泄露给有心人知道吗?”

姬大东笑了笑,指着正忙进忙出的西门丁他们道:“其实在跟图尔凡将军接触的那些天,看到他们军中练兵的情景我就想了,不知什么时候我也能亲自训练出一支比他们还要精锐的魔界强兵呢?”

“那时候我就可以试验各种威力强大的阵法,带领着他们征战沙场,不管是黑墨族落,魄赢族落还是黑樱族落,都能靠我的部队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当时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西门丁他们。”

“一方面他们跟了我这么长时间,主仆情谊还是有的,另一方面他们就算再被人瞧不起那也是御卫啊,该有的基本军事素质应该不会比别人差,拿他们来练手正合适。而直接把你的身份告诉他们,同样有两个原因。”

“别忘了你的府第就在我家隔壁,以后我们也会常来往,更何况天逆魔帝还派了这么多的御卫来保护你,一来二去,他们那些猴精们很快就能打听出你的真实身份了,就算骗他们也是没用的。”

“另一方面则是借此考验我的手段,如果我连这八个人都管不住,训服不了的话,那我将来又凭什么去训练自己心目中的千军万马呢?”

“哼哼,说实话,我还真没看出他们的素质高到哪里去。”

听到姬大东的“雄心壮志”铁云灵芳心暗喜,哪个女孩子不希望自己未来的夫婿能立志成为一个大英雄的呢?不过表面上还是想打击一下姬大东的样子。

“别忘了,你离开洛水皇城其实也没多长的时间,但是你的这些随从们就花天酒地成这个样子,不要说被人重金收买,就是刚才那些坠仙楼的姑娘对他们抛抛媚眼,恐怕他们就连自己祖宗们的情报都出卖了。”

“那只是因为他们被‘发配’到我这里来,所以多多少少都有些自抱自弃的情绪,一时又找不到人生目标而已。”姬大东倒没有铁云灵那么悲观。

“你没有看到他们刚来这里时的样子,呵呵,跟那时候相比,他们已经好上太多了。剩下的,我会在短时间之内让他们找到新的目标,只要振作起他们心中的斗志,相信我,他们会比任何人做得更好的。”

“父亲,您是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

易腓跟着他的父亲易空常一路默然地一直走到了自家大院,易腓看到周围再没有别人终于忍不住问道。

易腓的性子并不仅仅是因为他自己太优秀,家世又太好所以才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而形成的。至少有相当大一部分也是受到他的父亲易空常的影响。

有一次神州道门的宴会之中,程老斧就曾经公开宣称他这辈子最佩服的人就是易空常了。

原因当然不是因为易空常比他程老斧更会带兵打仗,当然也不是因为易空常的实力何等惊人能让他服气——再强的实力也不至于比大成期的天逆魔帝更强了吧?就是因为易空常的沉默寡言!

天逆魔帝本人也曾经戏称如果把易空常与魔界中任何一个人关在同一个牢笼里永远关下去,那么除了那些天生聋哑的人以外,易空常绝对是最后一个被闷到发疯的人。

不但如此,易空常虽然行事颇为潇洒而不居一格,年轻之时更是有神州道门第一风流才子的美名,但是在对易腓的教育上却是死板到了极点。易腓有这么一个老爹又因为太过于优秀而没有任何的朋友他的性格又怎么可能会活泼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