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黄金

“嗯,我倒不知道原来你们的心灵是这么纯洁的,只不过有两点,第一,那个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话好像说的对象是没有什么好心的吧?”姬大东一耸肩,很淡然地走到了西门丁的身旁,一闪手把自己的钱袋“抽”了回来。

“那第二点呢?”西门丁一反手结果因为姬大东的动作太快,抓了个空,只得厚着脸皮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了。

“第二点就是,如果你们的心灵这么纯洁,那么这些个女人是从哪里来的?”姬大东往西门丁,老陈等人的身后一指道。

“呃,她,她们啊。”西门丁再也无法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了。难得是露出很不好意思的表情。

“这个姬大东你懂的,自从你走了之后,也没有什么看病的病人上门,我们几个就算是想要去乐于助人也是找不到机会,更何况家里的事情也不能什么都不处理,全都跑到外面去找找看有哪位老奶奶要过马路不是?”

“只好把这些深闺寂寞的美女,啊不,这些女子们叫到我们家里来,然后我们就可以在工作之余对她们进行深入的心理辅导。姬大东你也是知道的,心理辅导可是一项技术活,不长时间地陪着她们我可实在是不放心啊。”

如果不中跟西门丁相处了太长的时间,啊不,确切地说,如果不是在神州道门呆得时间里进步足够多,姬大东指不定就被他那伟大光明正义的外表给骗过了。

而现在姬大东只是很冷地指着老陈道:“对于西门你那尽职尽责的态度我非常赞赏,但是我还有一点儿不太明白,刚才我在大门外的时候清清楚楚地听老陈说要去买什么专门给女孩子喝的酒。难道说心理治疗还需要酒的吗?至少我是没有听说过,总不会在我离开的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西门丁你的医术就已经远远超过我了?”

“不会的,不会的。”此时西门丁脑门上汗都开始往外冒了,“虽然这一段时间以来,我是废寝忘食地学习医术,但是你放心吧,一天两天之内我还是没法超过你的。这个酒嘛,它是这么回事儿。”

“姬大东你不爱喝酒所以你不懂,人呢,有时候,尤其是在有心理疾病的时候,他不是喜欢把自己封闭起来吗?这个时候想要直接找开他的心灵之窗是非常困难的,而当一个人喝掉了足够的酒那就不同了,这时候甚至不需要你去引导他就会主动地敞开心扉。”

“这样不是更有利于我们进行治疗吗?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才让老陈他去买点儿酒回来,而且为了照顾病人的口感,所以只买些适合女孩子喝的酒就好了。”

西门丁又擦了一把汗,这个谎圆得真是太累了,姬大东要是再这么穷追不舍,自己还真不一定能吃得消。

“如果这样的话,那为什么现如今在这个房子里的都是女子呢?而且还都是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你可不要告诉我这只是个巧合,今天只有这些女孩子跑来找你们看病!”

姬大东气得嘴都歪了,看样子自己的进步还是差了一大截啊!明明知道他们不干正经事,但是就是抓不到他们的痛处。这都什么世道啊?

“这还不好理解?首先是因为女人比男人更加脆弱,再次那些经历得事情比较多的老太太们心理反而已经成熟不会有多少问题,越是这种涉世不深的小姑娘越是应该得到精心的照顾啊。”

“还真是‘精心’啊!那么现如今她们是不是已经得到了你们的精心照顾完了?是不是可以先离开这里让我这个刚远出归来的主人好好地休息休息呢?”

姬大东绝望地眼睛一闭,对于自己能抓得住这些家伙的破绽已经不抱希望了,当时自己真是犯了傻了,怎么就挑中了他们里面最精明的西门丁来审问呢?如果换成了是吴泰,恐怕早就什么都招了。

“哟,这是怎么回事啊?奴家听说姬大人刚刚从神州道门回洛水皇城来就专程来慰问一下,怎么一进大门儿就听到姬大人在赶奴家的姐妹们啊!是不是我们坠仙楼的姐妹们伺候得诸位大爷不开心呢?”姬大东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大门那里响起了蓝婷姑娘娇滴滴的声音。

“坠,仙,楼,的姐妹?”姬大东眉头一挑,转身以极其不信任的目光继续向西门丁攻击而去,“呵呵,西门丁,这也实在巧得过分了吧?怎么跑到我这里来看病的女孩子还恰恰都是出身青楼,你还有什么说法吗?我正在洗耳恭听呢!”

“这个,这个……”这下子,西门丁可真是没招了,眼睛一闭,脑袋一低,一副听凭处置的模样。

“蓝婷姑娘不是最新近的花魁吗?应该是日理万机才对,怎么会有空到我这简陋到极点儿的地方来闲聊呢?”姬大东现如今可没空理会西门丁,转过身来先应付完蓝婷再说。

之前还没去神州道门的时候,姬大东还没觉得蓝婷这个女子有什么特别之处,无非就是特别漂亮而已。

但是跟铁云灵,冯忻雅等人接触多了,才发觉之前自己真是严重低估了这个女子,就算是冯忻雅,也有被姬大东看透而压迫她的时候,但是回想了很长时间,姬大东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看透过这个蓝婷。

虽然也不能就据此说这个蓝婷的智谋或者实力在冯忻雅铁云灵之上,但是至少说明这绝不是一个可以轻视的女子。

尤其现在洛水皇城突然出现了这么可怕的凶杀案,正值非常紧张的时期,但是自己却连她是敌是友都分不清楚。这些都不能不让姬大东打醒十二分精神来应对她。

“看姬大东先生说的,蓝婷就算是已经当上了花魁又如何呢?在蓝婷的心里,那些虚名从来都不放在心上,最关键的是能不能找到自己真正中意的人。怎么,难道姬大东先生不也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吗?”

蓝婷丝毫没有把姬大东那并不太友善的话放在心上,仍然是一副巧笑倩兮的样子。最关键是无论她笑得有多媚都完全不会给任何人淫俗的感觉,不论一举手一投足,无不充满着圣洁的气质,光看外表,还真似是从修真界折落魔界的仙子一般。

而蓝婷说到最后,把“男人”两个字咬的极重,对于姬大东这种心智刚刚开始理解风情的大男孩来说,此时的蓝婷可是具有相当大的杀伤力。

“更何况,姬大东的神医府,现如今可是我们坠仙楼一个极大的主顾,蓝婷虽仍有时伺候歌舞,但是身为坠仙楼的管理人,许多时候都不得不亲自来跟我们的主顾们联络一下感情,之前西门大侠,吴大侠,陈大侠他们都对奴家礼让三分,真是没有想到,姬大人这才刚一回来,就对奴家摆脸色看。可真是伤了奴家的心了!”

姬大东暗叫厉害,这蓝婷的辞锋实在不在她的美貌之下,以前从来没有为难她的意思,所以还感觉不出来,现如今自己刚一跟她交上锋,立即就被人家完全压倒处于绝对的下风,让他再也没法兴师问罪些什么。

更何况,自己也只是觉得对方不是简单人物而已,并没有什么证据证明对方要对自己不利。

“蓝婷姑娘,请恕姬大东无礼,刚才的话姬大东可是完全没有别的意思。”好在是现如今的姬大东,至少还有能应付的能力。

“不过,刚才听蓝婷姑娘说起,我们神医府是你们坠仙楼的大主顾之一?呵,姬大东因为长时间不在家中,所以对于家里许多事情都不甚明了,不知蓝婷姑娘这话从何说起呢?”

“从何说起?”蓝婷满含深意地反问了一句,用奇怪的眼神扫了姬大东身后的西门丁他们一眼。

“呀!姬大东先生原来还不知道啊,这一个月来,因为贵府出手可很是阔绰呢。我们坠仙楼里最红的几位姑娘,几乎天天都能被你们神医府包去了四分之一之多!”

这时蓝婷身后的张妈也凑上来道:“呵呵,说句实话,如果不是这么长时间你们神医府一如既往地支持我们的生意,我们也不会这么大方让你们包去这么多的姑娘。”

“姬大东先生可能不知道,虽然这样我们的买卖是好了,而且也有了很不错的保障,但是漂亮的姑娘都让你们神医府给订了去,别人要不到姑娘,我们也是很不好交待的。东边是人西边不是人,蓝婷姑娘为了你们神医府这段日子可真是没少吃人家白眼呢!”

姬大东淡淡地点头道;“嗯,我这些手下可还真是争气,我自己都不知道原来他们赚钱的本事比我还要厉害,竟然能把你们坠仙楼的姑娘包下四分之一达一个月之久。西门丁啊,看样子我们太长时间没有好好地交流一下,开句玩笑话,彼此都快不认识对方了吧?”

姬大东嘴里说得着玩笑,但是西门丁他们可万万不敢把它当作玩笑来听。这里属姬大东还算是个半大孩子,不过在姬大东那锋厉至有如实质的可怕目光下,西门丁吴泰老陈他们反而倒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一个个低着头,刚才的口若悬河头头是道完全没了个影。

“好了,既然姬大东先生现在要跟自己的随从们好好交流,那么看样子蓝婷也只有改天再来拜访了,姬大东先生记得明天给蓝婷专门留出时间来哦。姐妹们,我们走啦!”

虽然听蓝婷说她明天还是会再来的,但是看到她现在就要离开还是让姬大东忍不住长松了一口气,但是姬大东一口气还没顺平,直接就被蓝婷坠仙楼里一个红阿姑一句话给堵得差点儿噎死。

“蓝婷姑娘,我们怎么能现在就走呢?这一次把我们几个姐妹叫来的钱,他们还没付呢!”

那姑娘似乎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一个劲儿地瞅着站在那里连半点儿反应也没有的西门丁。

“呃,这个,这个要多少钱?”姬大东一愣,不过没办法,西门丁他们都被自己训得抬不起头来,也只能自己来解决这个问题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