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进宫面圣

听说易腓这家伙也是从小被溺爱惯了,这才养成了现在这么一副谁也懒得理会的孤傲性格。

“唔,腓儿何出此言,神州道门的事情为父也有所耳闻,你能在那么复杂危险的情况之下护得两位圣姑殿下安全归来,实在是给为父大大增了脸面,更是没有辜负长老对你的信任。父亲和母亲都会以你为荣的。”

易空常听到易腓立此大功仍然能够坦然对之,有如此谦虚的表现心里暗喜,脸上的表情也是温和了许多,“哎呀,你看看我。微臣易空常,拜见铁月灵圣姑殿下和铁云灵圣姑殿下,老臣初见儿子心情激动以致忘了礼数还请两位圣姑殿下恕罪。”

一边说着,易空常抢上前来两步,一摆衣服下摆就要躬身行礼。

在神州道门,虽然铁月灵身为天逆魔帝最疼爱的圣姑,但是却是以军立国,甚至于那些国之柱石大臣,和军中统帅级将领,其位都不在圣姑与圣子之下。

这也是当初诺亚带着姬大东与四圣子遭遇之时对于四圣子的威势并不示弱的倚凭所在。这项不成文的传统到了雄心勃勃的天逆魔帝之时更是到达了顶峰,因此以易空常的身份见到铁月灵也只是需要躬身为礼而已。

而且那还是因为铁月灵这个圣姑太过于特殊,其他人就算是大圣子天鹏,易空常见了面也是想行礼与不行礼仅在其一念之间而已。

不过……

这老家伙也不至于这么不情愿吧?姬大东现在对易空常的称呼立即从老人家降级为老家伙了。

倒不是姬大东看到他是易腓的父亲就看他不爽,而是刚才姬大东明白可以从昆仑清心诀之中感受到他刚才抄前两步根本是故意的,想要让铁月灵有足够的时间来扶他一把,免得他真得给这个小丫头片子行礼。

实在不行以你的身份不是可以不行礼的嘛,一边这么不情愿一边又想把戏做足。刚才易空常给姬大东的那种飘逸超群的形象完全破碎掉了。

果然,看到易空常的一翻做作,铁月灵甚至包括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的铁云灵都连忙抢上前来争相搀扶:“好了好了,逸大人何必如此多礼。这一行我们还是多亏了易腓的尽心尽力的保护,更是为了我们神州道门立下了大功,论起来我们可还没有对逸大人表示一下感激之情呢。”

“呵呵,两位圣姑殿下实在是太客气了。”易空常借机站稳身形,手扶长须对于铁云灵的话很是受用的样子。

“腓儿还太过于年轻,做事冲动,思虑欠周详,只不过蒙长老信任才授以照顾铁月灵圣姑殿下的重任。这次去神州道门也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反倒是铁云灵圣姑殿下,老臣可是多有耳闻,那是出了名的聪明多智,上次与贵国左相大人会面之时,听他也是对圣姑殿下毫不掩饰地夸赞啊。”

“好了,逸大人,时间不早了,我们是受长老的口谕前来的,离开了这么长时间我也很挂念长老,就先不跟您聊了,我们先进宫云了。”铁月灵现在的心情还受到两位圣兄的死的影响,所以不想跟易空常多耽误时间,急着想云见到天逆魔帝,见到易空常说话的空里,立即插口道。

“这样啊,正好,我这次在这里等你们也是因为有长老的口谕。”听到铁月灵的打断,易空常没有半点儿不高兴的样子,仍然是扶须而笑:

“长老有命,让铁月灵圣姑,沫去圣姑还有亚瑟公爵,南宫先生四人进宫面圣。呵呵,林大人,姬大东医奉,现在长老事情很多,而且精神状态也不是太好,所以不想见太多人,两位还是改日有机会再向长老问安吧。”

“遵旨。”虽然易空常宣天逆魔帝的口谕之时仍是一副慈眉善目的表情,但是天逆魔帝的威严极高,所以除了铁月灵和铁云灵,南宫正,其他人还是很恭敬地样子。尤其是林显容,一扯姬大东的袖子,半点儿怨言也不敢表露在脸上。

“那就好了,老臣也可以交差了。不再打扰两位圣姑殿下和亚瑟公爵大人。腓儿啊,这些天你都有些什么长进没有?来跟为父先行回府,让我好好地考较考较你。”

易空常欣然朝铁月灵,铁云灵和亚瑟公爵点头致意,然后又转头向易腓道,“这一次你亚瑟伯父家的诺亚表现很是出色,腓儿,让为父看看你现在跟诺亚有多大的差距了。”

亚瑟公爵当然不会受易空常这拐弯抹角地对自己儿子的称赞,笑骂了一声,回头给了姬大东等人一个安慰的眼神,举步往皇宫走去。

“算了,既然姬大东不去,那么我也不进去了。”这时南宫正很是冷淡地斜了易空常一眼,冷冷地道。

“呃,这个……”不但易空常,亚瑟公爵等人也没有想到南宫正竟然为了姬大东而违抗天逆魔帝的旨意。“南宫先生,您可是长老的好友啊,此时正是长老用人之际,南宫先生的力量在长老一般不能亲自出手的情况下正是长老最需要的高手啊。依我看,您是不是还是进去见长老一面,看看长老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您说?”

没办法,南宫正虽然没有任何官职在身,却是他们之中身份比铁月灵和铁云灵还要超然的存在。再加上他那超卓的实力足以令除天逆魔帝之外的任何人都要忌惮三分,所以易空常等人就算心里再不满,也只能以非常委婉的口气劝解。

“没这个必要!”南宫正的口气依然冷淡,丝毫不给这两位神州道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之重臣面子。

“天逆魔帝对我的个性非常了解,就算我不进去也不会让他失望了,所以你们也不用担心会交不了差。而且他托付我的事情我都已经办委了,再没有呆在这里的必要,告辞了。姬大东,好好保重。”最后,南宫正还是对着姬大东表达了自己的关心。

姬大东心中一阵感动,从南宫正刚才的样子明显可以看得出,他之所以不再去见天逆魔帝至少有一部分原因是姬大东受到的冷遇,而最后一句就算没有运起昆仑清心诀,姬大东也能感受得出,那也并不是一般的套话,而是这么长时间,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南宫正已经真正把姬大东当成了自己的子侄来看待。

同样的,姬大东也已经把南宫正当成了自干爷爷和小可之后这世上最亲的亲人。

不等姬大东有什么感动的表示,南宫正身影一闪,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亚瑟公爵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跟铁月灵铁云灵她们一起进宫面圣。而易空常却是奇怪地看了姬大东一眼。

虽然这还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见面,但是以易空常的智谋和势力这洛水皇城还真没有多少事情是能瞒得过他的,更不用说当初铁月灵为姬大东讨官的事情还并不是什么秘密事情。所以姬大东刚刚才随着铁月灵一行离开洛水皇城他的详细资料就已经摆在了易空常的案头上。

易空常到现在还能清楚地记得,当自己刚刚看完姬大东的情报资料之后当时就皱起了眉头。

从资料上看,铁月灵圣姑殿下对这个来历不明的毛头小子似乎很感兴趣。不过也仅仅是皱了一下眉头而已。易空常对自己的儿子非常了解,别看他外表一副对任何事情都十分冷漠的样子,但是实际上却是一个相当要强的人。

尤其现在还是在铁月灵圣姑的事情上,那真是天王老子来了,易腓也不会退让半步的。而易空常更是有信心年轻一代不管是谁,自己的儿子都绝对不会输给他。更不用说情报上说这个姬大东的实力根本不入流,想来铁月灵圣姑也不会就是对他一时好奇,过上一段时间之后,这位只对新奇事物感兴致的圣姑殿下恐怕就理都不会理他了。

而现在看来,易空常才发觉自己似乎在某些方面对这个姬大东太低估了一些。至少他就看不出来这个臭小子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能让南宫正如此对他另眼相看,甚至于连天逆魔帝的面子都不卖!

“父亲?”易腓的叫声把易空常从沉思中拉了回来。“现在两位圣姑殿下已经进到皇宫里,我的任务完全完成,刚才父亲大人不是说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呃?啊,对对,”易空常点了点头,再次饱含深意地看了姬大东一眼,“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易腓你先跟我来。”

“那逸大人,易统领,你们两位自便,我还有些事情就先走了,姬大东,你自己多保重啦。”林显容也开始告辞而去。

“太过分了吧?好歹也是共过患难的战友,怎么刚一回到洛水皇城都跟不认识我似的了。”姬大东挠了挠后脑勺,看着一个个都因为各种原因相继离开的使团成员们,心里暗暗不满。

此时小可似乎感受到了姬大东的心情,一个起身趴到了姬大东的肩膀上,舌头一个劲儿地舔着姬大东的脸。

“好啦好啦,小可,我没有不高兴啦。”姬大东被小可的动作弄得哭笑不得,更在周围一群好奇的御卫和百姓们的注视下很是不好意思。

“好了,他们有他们的去处,我们不是也有我们的去处?都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家里现在已经变成什么样了。小可,我们也回家去吧。”

说完,姬大东也不等小可反应当先一步往自己在洛水皇城的宅院跑去。

“呜呜呜,爸爸讨厌小可了吗?人家不就是体型变大了一点儿嘛,干嘛不让小可往你的怀里钻了?”小可哀呜两声,无可奈何之下只得追着姬大东的身影去了。

“长老!”

铁月灵在逆天皇宫之内根本就不是一个遵规守矩的好榜样。刚进入大殿之中见到了天逆魔帝,连个大礼都不行就直接三步两步冲上前去,一下子扑进了天逆魔帝的怀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