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当然不是

“亚瑟公爵,您不必再说了,”图尔凡长吸了一口气,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其实我知道,虽然嘴上不说,但是不光是易腓将军大人,就连公爵大人您本人,对我刚才所说的也并不相信对吧?你们全都认为我一直在夸大其辞,故意夸大神州道门的威胁,从而能从朝庭那里引起更大的重视,弄到更多的晶石和魔核甚至是兵力对吧?”

“难道不是吗?”不等亚瑟公爵说话,易腓已经冷笑一声继续讽刺道。

“当然不是!”图尔凡严肃地道,“就在易腓大人很瞧不起的这十年之间,神州道门从来就没有中断过对我们神州道门的侵袭,而且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易腓大人以及亚瑟公爵大人,虽然每次我们都能把他们的侵拢击退。”

“但是就在千龙湖以西的那个三不管地带,却是我们与神州道门的兵家必争之地,就在我们的朝庭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黑鬼魔族那里而对这里根本放不上注意力的时候,神州道门却已经把那里的战略要地全都给占据了!”

“前后矛盾!”说起辩论那是林显容的特长,一把把正要反唇相讥的易腓按住,回击图尔凡道:“刚才图尔凡将军刚刚才说过每一次跟神州道门交锋你们都是占了上风的,那老夫就奇了怪了,每次都是我们神州道门军占上风,那么怎么那些个所谓的战略要地都被人家神州道门给占据了呢?”

“那是因为我们因为受兵力所限,也只能在战役层面上占占对方的便宜而已,但是在战略层面上,我们却是步步受制,非是图尔凡危言耸听,如果长老与朝庭再不对东部战线引起足够的重视,那么东部战区这数千里江山,不复再为我神州道门所有!”

想起这么多年来自己带领着这些不逊色于神州道门任何一支部队的最英勇的部队连年多番争战,却是因为一次次地被洛水皇城轻视才换来了这么一个局面,心头更苦:

“说来惭愧啊,打了这么多年,我竟然都没有弄清楚对面的神州道门西部战线到底聚焦了多少军队!不过,不是图尔凡太无能,而是对面的神州道门大军实在是越打越多,每年都有几支新番号的军队前来。”

“但是有一点儿我可以肯定,那就是到现在为止,对面神州道门的大军至少在我们的五倍以上!易腓大人是现役禁卫军中赫赫有名的将领,而亚瑟公爵大人和林显容大人虽然不是军人但是也都是随长老入军中征战过的国之重臣。”

“当然应该明白神州道门仅在我们神州道门的战线上就集中了如此之多的兵力绝不可能只是因为粮草晶石太多没处花了,而现在我们双方的兵力悬殊差距对于我们神州道门来说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吧!”

“哼!诡辞!”易腓不屑地一扬头,对于图尔凡的话他根本一个字都懒得信。哦,说什么神州道门那边的军力是他们的五倍以上!老实说,这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借口,但是很可惜,这也只是一个借口而已!

与包括图尔凡这东部战线赫赫有名的战将在内的许多人所想象的不同,虽然这么多年以来,神州道门一直都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北部战线和对于无际大山之中的那三大要塞上面,但是易腓还是偶尔能从他老爸那里得来的信息知道。

对于这无论是名声上还是实际上都稳居魔界第一强国的神州道门,上至霸绝天下的天逆魔帝下至国之柱石的文武百官可是从来都不敢掉以轻心的,呃,好吧,就算大部分官员已经被这么长时间的“和平”给蒙蔽了双眼,但是至少他的父亲易空常,大圣子,二圣子还有程老将军四人还是有着足够的认识的。

而只要他们四个以及长老不会把身在侧旁的这天下第一大敌忘记,那么就不用担心神州道门会真的能成功地对他们神州道门进行什么突然袭击。

而之所以现在即使在这个图尔凡屡屡大加提醒的前提下,朝庭之中仍然越来越不把东部战线当成一回事,正是因为在对东部战线屡屡投入极大的情报力量来验证图尔凡的汇报之后,每次都发现那根本就是谎报军情!

事实上包括易腓的父亲易空常在内都已经对图尔凡这种“狼来了”的行为越来越不耐烦。如果不是程老将军对他一力维护,在长老面前屡次称赞他是罕见的将才,东部战线能有如此安宁的局面有相当一部分都是他的功劳,这才勉强保住了他的位子。

不过显然这个图尔凡愚蠢地以为这里只有亚瑟公爵才算是国之重臣,而且还是一个以文臣形象为多的大臣,而包括自己在内,都没有资格接触到那些军事机密所以才说出这些个危言耸听的东西来吓唬他们。但是很可惜啊,有我易腓在这里,绝对不会让你如此欺骗铁月灵圣姑殿下的!

“呵呵,诡辩吗?”图尔凡却是已经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好了,我也不想再跟你们争吵了,如果易腓大人真的以为我是在危言耸听的话,那我就向逸大人敬酒陪罪好了。”

图尔凡的一众部下甚至包括易腓本人都被吓了一跳,这还是刚刚那个霸气冲天,老子天下第一的图尔凡?“因为我到底是危言耸听还是实话实说你们很快就能知道的了。”

“现在最关键的是,如果我愿意为两位定风校尉没有前来赴两位圣姑殿下的接风洗尘宴会而道歉的话,却不知几位大人,甚至是两位圣姑殿下愿不愿意代图尔凡上报长老,提醒朝庭无论在任何情况之下,千万不可对神州道门掉以轻心啊!”

图尔凡的话如此诚恳令得铁云灵铁月灵等人尽皆动容。姬大东忍不住问道:“图尔凡将军职位可并不低啊,更何况还是身为东部战线的方面之统帅,却不知为什么不亲自向长老进言呢?我想,长老不会对图尔凡将军的建议视而不见吧?”

“进言?”图尔凡放下酒杯,苦笑着摇了摇头:“姬大东你还是太天真了,你可知道,上次在朝庭认定我上报说神州道门在边境之地大规模集结兵力根本是子虚乌有之后,许多大臣都认为我是居心叵测,是想借机威胁朝庭,所以长老已经有意要罢掉我的官职了。”

“虽然后来经程老将军多番周旋才令得长老回心转意,但是却已经是完全剥夺了我上报军情的权力!否则的话,你们以为我何必如此对你们低三下四?”

“这样啊,”听到图尔凡竟然因为坚持自己的意见而被处以如此严厉的惩罚,姬大东大为感动,“那么图尔凡将军就放心好了,无论如何只要此次回到洛水皇城能面见到长老的面,我一定会替你转达这一个重要的情报的!”

“姬大东!”听到姬大东根本不问自己这个与图尔凡闹翻了的同伴的意见,竟然这么笨地就相信了对方说的话,还帮他这么一个大忙,易腓就气都不打一处来,“你有没有搞错什么啊!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还有,你以为长老是可以随便见的吗?还是以为见到长老你想说什么就可以说什么话?”

一番话把姬大东说得一愣一愣的,在神州道门的时候,因为得到大业魔尊的青眼有加,所以姬大东还真是基本上有什么话就可以说什么,而姬大东那“局外人”独特的想法也给了大业魔尊和左相他们打败大祭祀索伦提供了许多有创意的东西。

而在姬大东的印象当中,似乎逆天魔尊跟大业魔尊一样的,除了更骄傲,更霸气了一些之外,对他姬大东都是格外优容的,不过现在听易腓说来似乎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啊。

“图尔凡将军,”把姬大东的兴致给打压下去之后,易腓又转过头来,“关于向长老代为汇报你那所谓的‘军情’的事情,很遗憾,我们根本不能确定你现在所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又一次的危言耸听,所以我们绝不能把这种根本没有得到证实的东西上报给长老。”

“至于图尔凡大人的那所谓的‘道歉’,呵呵,我想两位圣姑殿下以及几位大人都是很有肚量的人物,就算没有‘道歉’,我们也是不会介意的。”

“如此……甚好……”图尔凡长叹了一口气,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突然睁开了眼睛,“事实如何相信我们很快都会知道,就请几位在洛水皇城的时候拭目以待好了。铁云灵圣姑殿下,铁月灵圣姑殿下,末将不擅饮酒,现在已经有些喝多了,我看今晚的宴会就到这里为止吧。”

“如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两位圣姑殿下恕罪!统仁!代我送两位圣姑殿下及诸位大人回帐!”说罢,图尔凡头也不回地甩袖而去。

姬大东跟南宫正对望了一眼,心中想到的只有不欢而散这个词了。

看样子在那晚的宴会之中,易腓等人的行为和言论真是把图尔凡和他的部下给得罪的不浅。

第二天,姬大东众人一路太过疲累,决定多休息一天。而这一天除了姬大东在还能得到相当的尊重之外,其他人如易腓等在军营之中闲逛的时候无不受到军中上至图尔凡本人下到普通小兵的冷遇。

甚至于到了第三天,姬大东他们一行出行的时候,虽然从礼节上,有铁月灵和铁云灵两位圣姑在,图尔凡倒还不至于失礼到不来给她们送行,但是不但陪同图尔凡出来的军中将领少得可怜——而且黎统仁和他的几个兄弟还是专门以私人身份给姬大东送行的。

图尔凡本人更是少言少语,一路上又恢复了三天前迎接他们时那种冷漠的模样,除了铁月灵和铁云灵问起什么来还能回几句话,对于其他人包括姬大东在内都是爱理不理的样子,时不时还发出了阵阵冷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