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接风洗尘

“哼,听到没有,看看你们这些人跟了我这么多年,尤其是你,黎统仁!平时深得我的栽培现在却连一个小孩子都不如!”

姬大东一番话不但把黎统仁他们气得够呛,而且也让正要转个口风教训一个姬大东的图尔凡对他大为改观,心想这小伙子真不愧是自己和神州道门的安吉将军都看中的家伙,果然领悟能力相当不错,将来肯定会是个不错的人才啊。

“是,属下等知错,多谢图尔凡将军大人指正,多谢姬大东医奉大人指正。”黎统仁他们现在心里恨不得把姬大东和南宫正,甚至包括了易腓他们这些跟姬大东同行的家伙们全都大卸八块,不过现在理被人家占着,而且也确是自己大意,更重要的是现在可是在图尔凡将军大人的眼皮子底下,他们再恨再气也只能先忍了。

“不必客气,”姬大东很是不好意思地摆摆手,那架式,竟是把黎统仁他们的客套话全盘接收下来了,“大家同为神州道门效力,互相之间有什么不足之处互相指正也是应该的嘛,如果姬大东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同样也要请李校尉和诸位大人不吝赐教才是啊。”

“这,这家伙,到底脸皮有多厚啊!”黎统仁感觉自己已经快把门牙都给咬碎了!

姬大东却似乎到现在还没有被人家看成是厚脸皮的觉悟,一脸淡然从容地在亚瑟公爵和林显容他们要杀人的目光走进了中军大帐,随着铁云灵,铁月灵和图尔凡三人的下首自顾自地直接坐了起来。

还真是不怕得罪人啊!图尔凡心中再次感叹起来,论起来自己在神州道门之中得罪权贵算是出了名的了,但是至少也没有这个姬大东这么胆大包天和肆意妄为。

怎么说就算是两位圣姑殿下也在这里,这还是自己的地盘上,如果真把他惹毛了想要让姬大东难看也不算是多难的事情。

不过姬大东的举动却是很对图尔凡的脾味,以前所有那些从洛水皇城来的官员们,包括现在的亚瑟公爵和林显容,易腓,一个个都不见得有什么真正的见识和胆色,反而耍起官架子来一个比一个牛气冲天。

反而姬大东的举动虽然无礼了些,却是没有那么多的花花架子,不用怕他将来回到洛水皇城之后又想要怎么算计自己。

姬大东如果知道现在图尔凡对他的印象的话,恐怕还真会有些不好意思,就在刚才,要不是南宫正及时提点,被某个定风校尉气得火冒三丈的姬大东恐怕真会在回到洛水皇城之后跟亚瑟公爵他们联合起来给这个图尔凡穿穿小鞋了。

不过姬大东的心思却是不可能去猜测图尔凡对他有什么观感了。他刚刚在这个座位上坐下还没热乎起来,就看到易腓已经臭着一张脸如同一只幽灵一般飘到了自己的身前。

“呃,怎么了?”姬大东莫名其妙地问道,刚才的得意劲儿早就不翼而飞了。自从确定了自己将会成为铁云灵的附马之后,易腓跟自己的关系又莫名其妙地改观了起来,已经有很长时间都没有看到易腓对自己有现在这么可怕的表情了。

“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事情,”看到姬大东直接都没有反应过来,易腓满头黑线地指着中军大帐之中他们这一排最靠后的那个座位,“只不过,姬大东你似乎抢到我的位置了,而你自己的位置应该是在那里才对!”

“呃,这样啊。”姬大东讪讪地放下快要送进嘴里的烤羊腿,不好意思地红着脸赶紧蹿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那里至少别人想发现他现在脸红得像猴子屁股一样的样子要略微难一些吧。

“好了,图尔凡将军何必动这么大的怒气呢?”看到姬大东和南宫正已经不会有什么事了,只是图尔凡将军对于自己手下刚刚的表现仍是余气难消的样子。

对他的性子有一点儿了解了的铁云灵知道就算以亚瑟公爵和林显容的身份如果说什么开解的话也不会有效果,反而可能还会让图尔凡将军认为他们是想干预他的军权,因此也只有自己或者是铁月灵二人说些什么才能让图尔凡将军听得入耳了。

“云灵听说,俗话说不经一事不长一智,所幸这次并不是真的敌人的刺客杀手前来捣乱,因此对于黎统仁将军他们来说,这也不失为一次难得的教训,我看他们也都心里已经记和最这次的教训,图尔凡将军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吧?来,云灵虽为神州道门人,但是也对于图尔凡将军的大名如雷贯耳,不如就让云灵敬图尔凡将军一杯如何?”

听到铁云灵的话,亚瑟公爵等人无不长松了一口气,知道现在能缓和下气氛来的也只有铁月灵圣姑和这位神州道门的铁云灵圣姑殿下了。

对于他们自己的这位五圣姑殿下他们是绝不敢抱什么希望的,关键时候这位小祖宗不火上浇油就已经是历代天逆魔帝长老保佑了。

果然,被铁云灵这么吹捧一翻,就算是以图尔凡的不假辞色也不由得容色大缓:“好啦!既然连铁云灵圣姑殿下都已经这么说了,那就算了吧。正七品以上入帐来陪两位圣姑殿下接风,其他人退下去坚守好自己的岗位,不要再发生这种事情了。”

一边说着,图尔凡连忙从自己的桌上端起酒杯,向着正摇敬自己一杯的铁云灵回礼。

“呃,对了,图尔凡不过一介武夫,没想到竟然也能让铁云灵圣姑听到我的大名,”一杯酒还没咽到肚子里去,图尔凡就像想起什么似的道,“只是不知道在神州道门里,大家都是怎么评价我的呢?”

“呃,这个啊……”铁云灵一口酒差点儿从鼻孔里全呛了出来。

虽然图尔凡在神州道门也是独当一面的方面之主帅,但是论起名声,就算只是在神州道门里,比之程老斧,逸长空,牟布雷特等人也是差得太远了,铁云灵又不是朝廷专管情报或者军事的大臣,就算听说过他的名字又怎么可能知道得太详细?

因此刚才那句话还是为了缓和气氛的客套居多,没想到这个图尔凡倒是信实了!

“呃,大部分人都夸赞图尔凡将军您英勇善战,独当一面,几十年为神州道门挡住了神州道门的敌侵,实在是名将之材啊!”

好在铁云灵还是有急智的,顺着这图尔凡的性格随便估摸着些他比较喜欢听的编了一套说辞,那脸色半点儿没有变化,而且从她的嘴里说出来一气呵成毫无停顿,恐怕就算是大业魔尊在这里也绝分不出她说的是真是假了。

“这样啊。”图尔凡当然更加分辨不出来,听到铁云灵的话后显得更加高兴,“好了,现在我看人都到的差不多了,我们都不要被刚才的事情扫了兴致,继续给两位圣姑殿下接风洗尘吧。”

亚瑟公爵这些酒桌上的老狐狸哪有不见风驶舵的道理,借着图尔凡将军的这一翻表态,立即也是高举酒杯,为了两位圣姑殿下,为了远在洛水皇成的逆天魔尊长老,为了地球的和平,为了人类的幸福等等等等,接连举杯,把宴会的气氛又带回到了正常状态上来。

不过作为主人一方的图尔凡军中阵营,坐着的却都是一条条的直爽汉子,刚才的事情虽然连他们的主帅图尔凡都半真心诚意半借着梯子的直接给揭了过来,但是他们的心里却是没有这么容易就转换过想法来。

尤其是看到南宫正一脸的冷傲,就连他们的主帅都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他们可不知道南宫正生性如此,还以为他是在那里拿自己当什么大人物的表现,而另一边的姬大东却是仿佛根本没有把他们辨在眼里一般,不但已经完全嬉笑自若,而且还偶尔主动给他们敬酒,真是脸皮厚到了一定程度啊!

这些军中的好汉们没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心里怎么想就准备怎么做,不过他们再不懂事也知道现在是给两位圣姑殿下的洗尘宴,真要闹出什么事儿来英气是要连累到自己的主帅大人的。

因此,黎统仁猛地灌下两杯,借着那强烈的酒劲儿直接趁着图尔凡将军跟铁云灵说话的空档站起身来,将大帐之中众人都缓缓扫了一圈。

黎统仁的动作在这大帐之中也实在是碍眼了些,就算其他人想不注意到他都不行,更何况那些不管是不是跟黎统仁交好,都是喜好热门的军中将领们,一个个都停止了说话,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黎统仁的身上。

连带着姬大东他们一方再想要装作没有看到黎统仁的动作也已经不可得了。

“咳咳,黎统仁!你又想弄什么花样?在两位圣姑殿下面前不可放肆!快坐回座位上去。”

图尔凡脾气是暴躁了些,但是却并不代表他是一个什么事情都看不出来的莽夫,正好相反,对于自己手下任何一个能叫得上名字来的效仿,图尔凡对他们的性格都了如指掌,所以一下子就知道黎统仁这家伙肯定是又想惹事儿了,连忙喝止道。

“将军大人,”黎统仁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对于刚才自己被图尔凡严加训斥早就扔到脑后了。

“虽然这次是给两位圣姑殿下的接风洗尘宴,但是怎么说也是在中军大帐之中,就这么喝喝酒聊聊天也实在无趣得很,因此末将有个提议,希望能得到图尔凡将军和两位圣姑殿下的恩准。”

图尔凡瞅了一脸淡然,根本无意发表意见只等自己作出决定的铁月灵和铁云灵一眼,心里很想直接一口否决让他的提议直接憋死在他的肚子,但是却恨那是行不通的。

先不说这会给亚瑟公爵和自己的手下们什么样的心理暗示,更是担心以黎统仁的性格自己纵能压下他一时,说不定他心里却更是气愤,那样的话还指不定他会在宴会之中闹出什么更离谱的事情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