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诸多不满

而孙龄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却是可以不用什么虎符龙剑,单单一声令下就可以直接调动五百人精锐城卫队!

这样一个人物即使职位低得在这次出使任务之前都没有荣幸能得到我们集伟大与可爱于一身的铁月灵圣姑的亲切接见过。

但是在易腓等人的暗示下,铁月灵也知道为了在四位皇兄的激烈争斗中至少能做到自保,她必须趁着这天赐良机跟这些“小人物”们打好关系。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刚才心里虽然万分的别扭,但是却也只能憋在心里,不能说出来的。

而现在图尔凡却是毫不顾忌任何人的面子,就这么以最让人下不了台面的方式,把孙龄——其实也包括亚瑟公爵和铁月灵他们——给讽刺了一通。

顿时把所有人那勉强还残留的一点点对他的好感完全驱散干净了。不过勉强顾忌着自己刚刚还被这个家伙给救了一命,——或者说,是顾忌着他身后的那三千看上去竟是比孙龄手下的洛水皇城精锐城卫队还要强悍的军队,才没有直接对他恶语反击。

一瞬间,亚瑟公爵和林显容对望了一眼,心里打定了主意一会儿进去吃个晚餐就直接睡觉明天一早就离开这个白痴的军营,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洛水皇城,逼着程老头儿把这个图尔凡什么的家伙一个人孤伶伶地赶到无际大山里去!

哼哼,就让那里同样不怎么懂得礼貎的可爱的魔兽们来好好地招待一下这位伟大的图尔凡将军吧!

“呵呵,图尔凡将军教训的是,都是我孙龄太失仪了,不过那也是因为突然见到圣姑殿下及诸位大人平安归来所致,还请图尔凡将军包涵一二。”

虽然算不上什么大人物,不过能在洛水皇城那天子脚下,王朝各方高官达人云集的地方安安稳稳地坐在城卫军大队长的位子上,那本身看风色眼力的本领也绝不能弱了。

因此,虽然心里已经恨不得把图尔凡的所有女性直系亲属全都问候一个遍,但是面上还是不能跟这个在边境一带手握重兵的实力派统兵将领发生冲突。

尤其是他已经看到了亚瑟公爵和林显容眼神里的含意,知道这个图尔凡也根本得意不了几天了,所以此时更是不会傻得去得罪这个图尔凡了。

“哼,虚伪!”哪知图尔凡根本不吃他这一套,看到他刚刚还满脸喜悦的热泪,几乎是转眼之间就是对着自己一副谦恭有礼的样子,直接就从鼻孔里再次讥讽了他一句,正眼都不看他一下,当先领着姬大东他们直往军营里走去。

这下连姬大东都能感觉到气氛十分的不对劲儿了。包括铁月灵他们脸上都是毫无表情的冷漠样子,知道大家都对这个图尔凡已经是十分的不满。

然而,姬大东虽有心想要提醒一下这个对自己还算热情,而且也毫无保留地教授自己练兵之法的图尔凡将军一下,但是看到图尔凡一脸的毫不在乎,却也知道就算自己真的说了什么他也是根本听不进去的。

毕竟自己跟他再投缘也不过是萍水相逢,有时候自己交浅言深了,反而会让对方产生别的想法,那也少不得也像这个孙龄一样被他直接冷嘲热讽一番了。

算了,还是等大家的气消得差不多的时候,自己再找铁月灵和亚瑟公爵他们说一下,不要跟这个图尔凡将军太较真了。

姬大东把这些东西从脑海之中甩开,跟着图尔凡走进了他的军营之中。

其他人除了南宫正还默默地陪着他之外,其他人因为这一天来的疲惫,一个个都先跟着图尔凡的亲兵们去已经为他们准备好的帐篷之中休息一下了。

看他们那呵欠连天的样子,不到接风洗尘的晚宴时间他们是不会再出来了。——就算图尔凡再直再愚,他又不是傻子这点儿事情他还是知道需要早早准备的。

而姬大东却并没有感觉到十分的疲惫,反而觉得这种大量耗费体力真元和精神的长途逃亡对于他的修行有非常大的帮助。

比如说现在,姬大东连昆仑清心诀都已经无法运行起来。但是这却更能让姬大东直观地感受到昆仑清心诀的直接作用。

在这种“有”和“无”的对比之中,姬大东感觉到如果自己能更深的体悟到其中的奥妙,那么对于他之后对昆仑清心诀的修习,在自己的精神与这内功的融为一体之中,有更加明确的方向性指引。

抱着这样的心情,或者说是期待,姬大东一边像平时那样到处逛一逛看一看,一边时刻留意着自己体内真元的种种变化。

好在军营之中的卫兵们似乎也已经受到图尔凡打过招呼,对于姬大东和南宫正并没有什么戒备和提防,由得他们在军营之中乱走乱逛,只要他们不是要进入最机要的地方,都不会有人刁难他们。

于是他们也就很顺利地来到了讲武校场。

当校场之中那已经排成整齐的队列,整个军阵之中杀意肃然的大军进入到姬大东的眼睛之中的时,那什么“有”“无”之别,什么以更快的速度提升实力全都被姬大东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因着与神州道门城守军的性质不同,而且在神州道门皇城那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就算是在神州道门皇城之外,也不可能划出太大的地方来作军营之用,所以神州道门的这东部防线的主大营面积要比城守军大上十几倍。

当姬大东他们刚进入军营之时,有密密麻麻分布着的营帐挡着,还看不出什么来,但是当姬大东和南宫正来到校场之后,却完全领略到了这军营是何等的广阔。

不要说是不到万人的规模,便是五万大军,以姬大东那对军队安营粗浅的认识,觉得也未必盛不下来。

当然了,就算是这军营面积再大也不可能让姬大东吃惊到这种地步,真正让添满了姬大东的眼睛和脑袋的是现在正在校场之中训练着的几千名修魔者。

姬大东一下子明白刚才图尔凡跟自己所说的练兵之法,至少有相当大一部分并不是在虚言应付。现在正在校场之上训练的修魔者之中绝大部分正是都是训练着基本的御剑飞行。

那边一队士兵正在练习绕行障碍飞行,在半空中设置了不少的胳膊粗细的铁柱,这些士兵要以一定的速度连续绕过这些铁柱,如果速度稍有减慢,那么就算没有碰到铁柱也会被他们的长官冲上前去轻则一阵训斥,重则以一种可怕的鞭子对着他们一通锰抽,而这些士兵也不敢有半分怨言。

另一边的士兵却是双手翻上手捧魔剑,一个个双眼紧闭嘴里念念有辞的模样。姬大东自己并不会御剑飞行,但是却是听铁云灵他们说起过,对于御剑飞行的操控灵活,影响最大的有两种因素。

一种是你魔元的实力,另一种则是与自己所持魔剑“心灵交流”,除了极少数,几乎要三百年一遇的魔剑择主,一开始其主人与魔剑便极为契合的特例之外,其他就算实力高明如大业魔尊这样的大成期高手,也要花费不少时间与自己的魔剑进行一些“心灵交流”。

另一方面这也是为什么不管某些修魔者实力有多高,一般都会主修一到两柄魔剑,其他的就算备上也不过是当作消耗品来使用。

其一当然是因为精品的魔剑炼制极为困难,不管在魔界哪个国家也都是供不应求的局面,另一个原因也是因为与魔剑进行“心灵交流”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如果主修的魔剑太多,就会占用到大量的自己本身进行修行的时间和精力,其得并不足以偿所失。

而离姬大东最近的一阵则是练习一些实战应用技法。姬大东猜测或许对于御剑飞行作战来说,尤其是大规模的应用迅雷对战时来说,越是简单的作战技法越是实用的关系,这些人所练习的技巧都是相当的简明。

比如说在五十丈的距离上以最快的速度冲刺,而到达目标杆之后却要几乎是在瞬间把魔剑停住。又或者直接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来个急行俯冲,而在低过设立的那不过两人高的高度杆之后才会被允许减速提升,只要对御剑的控制水平稍差半丝,恐怕就免不了直接一头栽到地上的惨状。

而这个却是比那在空中的绕行障碍飞行还让姬大东不敢相信的事实!

以姬大东的目测,这些士兵在冲刺或者俯冲时比之易腓的速度都不惶多让——当然了,那也是因为人家易腓是带着他这个累赘的缘故。

而与他们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和距离之内来个急停,却只是一百人之中才有一两人会因为操控不熟练而冲过了头,呃好吧,或者是一脑袋栽到了地上,但那九十九人的实力却已经可以说是已经不在易腓之下了,只是在御剑这一项上,而且同样的,也是因为某个累赘增加了易腓御剑前行的惯性。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在这些士兵之中,不,就算是加上那些军官,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实力能达得到易腓的高度。

难道说易腓那小子一直在与魔剑进行“心灵交流”的时候偷懒?想想也是,捧着那么一个不会说话的铁家伙那么长时间,倒也的确是挺无聊的了,我倒也是可以理解啦。

姬大东很不负责任地想道。

不过姬大东也是知道的,以易腓的个性这种事情是绝不可能发生的,而且就算万中无一的事情真的发生了,那么铁云灵铁月灵她们却也表现得并不比易腓更强那也同样无法解释。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士兵们在平时受到了何等严酷的训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